黃唯碩 濁酒 期億 羅威 stockliao 大帥哥 jaway 皮皮pipi12157 洋神 麥門 大帆 白茶 林梵心 御風一朗 一氣化900 Almany
聚財網 wearn.com 首頁
 
 查閱主題:貿易戰開打只是小菜一碟 小心它 ... 短網址
[閱文紀錄]1470 次讀取 本主題只有一頁
Victoir:貿易戰開打只是小菜一碟 小心它未來隨時會崩盤   將本主題只顯示我的回覆 僅顯示作者   將本主題加入我的收藏 加入收藏 解除分類鎖定 加黑名單

 聲望:4209
 個人著作


請  
收通知

  發表時間  發送悄悄話 傳悄悄話  引用 引用回覆  檢舉主題 檢舉 
轉貼
2

本篇最後由 Victoir 於 2019/05/20 16:00:46 編輯

如今看來,“打”,已經不可避免,而既然要“打”,那就只能贏,不能敗!

5月16日淩晨(美國當地時間15日),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行政令,以“科技網路安全”為由,要求美國進入緊急狀態,並向美國商務部賦權,允許後者禁止美國公司購買“外國敵人”生產的電信設備、技術。

------美國商務部隨後將華為及其70個分支機搆列入“實體清單”!

作為回應,5月17日淩晨,華為海思發佈《致員工信》,信中除譴責超級大國中斷全球合作的技術與產業體系的瘋狂決定外,更是高調宣佈:科技自立,保密櫃裡的備胎晶片“全部轉正”!

-------------------------------------------------------------------------

那麼,如何才能立於“不敗”?

《孫子•謀攻篇》中說: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不知彼而知己,一勝一負;不知彼,不知己,每戰必殆。

顯然,千年前的先人智慧早已告訴我們,無論何種鬥爭,“知彼”是“不敗”的前提,“知己”,則是最終勝利的根基!

而要想獲得最終的勝利,知彼的“不敗”,則是我們需要扎實踏下的第一步...

如今的“對面”,到底是個什麼模樣了?

當前世界的國際規則,是為美國服務!

要認識當下的美國,我們還需要將時間拉回到19年前,拉回到世紀之交的千禧年!

那一年,即將卸任八年總統任期的威廉•傑弗遜•克林頓在最後一次國情咨文中驕傲的宣稱:

在(我)任期內,美國獲得了30年來的最快經濟增長....2000萬新工作崗位的產生下,使得失業率降到了30年來的最低,貧困得到了減輕、政府財政得到了盈餘...

不可否認,當年朝著世界發佈演講的克林頓是驕傲的。

就在前一年,美國這個世界經濟叢林中的“巨獸”,不僅不可思議的創造了4.69%的大體量增長奇跡!

在他將總統的“接力棒”交到繼任者小布希手中時,美國政府的財政盈餘更是打破42年的赤字惡圈達到了2370億美元,佔據了美國同期GDP的2.5%...

及其漂亮的經濟資料,帶來的是對美國“市場經濟體制”及其狂熱的崇拜!

在當年世界各大主流經濟學派的宣揚中:舊有的資本主義市場經濟週期定律已經不堪適用,在以資本私有化、市場自由化為基本特徵的新自由主義經濟學的引領下,世界有望進入了一個“永不衰退”的時代....

彼時的美國就是這種狂熱幻想的佐證!

彼時美國的經濟體系,就是這群經濟學家眼中“近乎完美”的存在!

而由此引申,當年的美國儼然成為了世界各國迷航的“燈塔”:

美國的發展思路就是楷模,就是方向!

美國的科技成就、體系成就,就是聖旨,就是人類社會的真理!


同樣在這一年,美國在戰後44年冷戰中鬥垮蘇聯的第9個年頭後,終於攀上了歷史的巔峰,在“克林頓繁榮”下,美國終於達到了前所未有的輝煌....

然而,摘下耀眼的光環之後,美國當年的一切成就真的只是依靠國民的勤勞和奮鬥換來的嗎?

倘若美國的一切奇跡發生在1971之前,或許筆者都會起立來為這個“偉大的國度”歡呼鼓掌,但是歷史沒有“如果”,助推美國走向巔峰繁榮的從來不是勤勞和奮鬥,而只有建立在龐大軍事霸權之上的,對全世界的盜竊和盤剝!

為什麼這麼說?

在之前的答疑系列文章中,筆者曾詳細的為大家揭露了美國借助美元對世界所進行的金融剝削,在此就不再贅言。

不可否認,自1971年美元宣佈脫鉤黃金以來的48年間,特別是前蘇聯解體以來的28年間,美元體系是維繫美國世界霸權的絕對基礎:

伊拉克戰爭與其說是為了石油,不如說是美國為了通過對原油減產恐慌而導致的石油價格上漲,擴張世界大宗(石油)商品的美元結算需求!

科索沃戰爭與其說是為了人權,不如說是美國通過點燃巴爾幹的火藥桶,以截斷近東商路及勢力滲透的方式,來阻斷歐元對中東地區的滲透!

而阿富汗戰爭與其說是為了反恐,不如說是美國為了應對911事件危機所導致的美元外逃,是為了向世界證明美國資本市場的安全和可靠!
.....

“為了美元”,這是美國近30年來一切對外戰爭和利益訴求的根本!

沒錯,當前的“國際秩序”,特別是國際經貿秩序及建築其上的世界性經貿組織,其初衷不過就是比照美元體系,為美國利益而量身打造的服務機構!

對此,我們不妨以1995年開始運作的WTO為例:

什麼是WTO?

WTO,全稱“世界貿易組織”,從名字我們大致可以知道,該組織就是一個世界性的跨國經貿組織...

當然,他的實際存在意義也確實如此:通過對成員國間無差別的商貿協議和地位對等,WTO始終致力於消除或者說限制阻礙跨國貿易的“關稅壁壘”。

想公正跨國貿易不做“凱子肥羊”嗎?那就加入WTO吧!
想在美國的撐腰下享受世界市場的自由和發展紅利嗎?那就加入WTO吧!

不可否認,WTO在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強國背書下所建立起來的完善監督辯訴機制維護下,成為了維護世界貿易公正仲裁監督機構的WTO,一度使得各成員國在彼此間的商業貿易中,產生了“大國霸淩一去不返”的幻覺...

但是,幻覺終究不過只是幻覺。

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在過去的幾十年裡之所以撐腰WTO,要說是“正義良心”那真的牽強,他們之所以一次次的站出來為小弱發聲,其實根本還是為了維護自己的利益!

前面也說了,WTO主要幹的事就是“減稅”,就是推進“貿易自由”。

不得不說,美國人確實比英國人聰明....

想當年,英國祖上“闊”的那會兒,為了打開中國的市場還需要打一場“鴉片戰爭”、為了打開日本的市場,還需要來一出“薩英戰爭”,而為了穩固威壓世界各市場對日不落帝國的敞開,從16世紀到20世紀初的整整三百多年,不是在戰爭,就是在趕赴戰爭的途中。

美國人一看這“傻”啊,你打打野人土著咱倒是不說啥,可是你幹啥要把自己搬到傳統列強的對立面?

這不是作妖,這是作死啊。

於是我們可以看到,在1944年順利接過英國寶座成為西方領袖並建立起以美元掛鉤黃金的布列敦森林體系的美國,在僅僅強撐了27年之後,便選擇了新的方向:

簡單的講,我們可以將其比喻為:站在金字塔上的老闆、打手和勞工。

在這座塔上,美國是金字塔的設計者,是位於頂端的“老闆”。

而西歐諸國及日本等美國盟友,則是上承老闆,下壓勞工,秉承美國意志進行秩序維護的打手。

至於第三世界“欠發達國家”,則成為了充當原料產地及勞務輸出地的最下層“勞工”。

而為了達到維繫“金字塔”及“籠絡各階層”團結在美國周圍的目的,美國除了大肆渲染社會主義陣營的“威逼”,更是創造了“國際產業轉移”這一“利誘”!

不得不說,美國當年的算盤確實打得很精:

通過對本國製造中下游產業的大量外移,美國不僅成功降低了與傳統盟友間在諸多同質化工業領域的貿易摩擦,在世界市場不同產業間的“貿易剪刀差”影響下,諸如英法德日等陣營內盟友,更是從曾經的“競爭者”變成了對第三階梯的”“合作剝削者”!

舉個最簡單的例子:

70年代時,美國向日本轉移了國內的家用電器產業,日本的家電製造業因此短期內獲得了技術的提升和市場競爭壓力的減輕。

從字面上看,這起轉移的“獲利者”似乎只有日本,但是在實際操作中,不菲的專利轉讓費、美資駐日工廠生產成本的降低、國內產業升級所帶來的新興產業投資轉移、環境保護等綜合效益、以及世界貿易金字塔由此對美元的高度依賴,使得美國成為了實質上的最大“受益者”!

從經濟角度看,因為構築在貿易金字塔基礎上的全球化分工的存在,美國成功的將過去與英法德日間對欠發達地區的市場資源爭奪,轉換為了美英法德日與欠發達地區有關發展的矛盾!

從政治角度看,因為自上而下的利益盤剝,處以中間位置的“打手”和頂端的“老闆”成為了利益共同體,消除了曾經對第三世界盤剝時經常存在的相互掣肘,減輕了陣營內耗,極大地凝聚了抗蘇實力,為最終贏得冷戰勝利提供了物質條件!

而如果說“美元”是締造這一切巨人的“血”的話,那麼在冷戰時期,旨在消減關稅和貿易壁壘的“關貿總協定”就是肉,在前蘇聯覆亡之後,接替而上的“WTO”就是肉...

因此,對於美國等歐美發達國家而言,初創之時的WTO意味著什麼?

他們是遠比大炮更為廉價有效的“敲門手段”!

是奏響前蘇聯覆亡之後對世界剩餘市場瓜分的號角!

是維繫美元在世界市場地位,維繫美各盟國團結忠誠基本構架的維護者與輔助者!

是保障美日英德國等歐美發達國家能夠以極高的利潤趴在市場頂端朝九晚五、周日雙休,能夠以極低的代價揮霍世界資源,享受“自由”生活的根本保障!

這是一個體系,一個足以控制世界,讓後進者永不翻身的“禁錮體系”...
局勢發生變化:紅色東方正在破碎美國貪婪

然而令人意外的是,僅僅就在WTO建成後不過24年的今天,美國總統特朗普不僅多次抱怨“WTO就是世界其他國家設計來壓榨美國的”,在個人推特上,特朗普更是不止一次的揚言,要“結束糟糕的一切”....

顯然,倘若是在19年前,諸如“糟糕的一切”的此類詞彙,無論如何都是不可能被用在被世界公推為“人類燈塔”的美國身上的!

但是,如今的美國總統卻張口戳破了一切....

我們且不論特朗普的話有幾成可信,單單就說一說,到底是什麼造成了今天的一切!

1、後進國家的發展意志,破碎了美國的如意算盤

2016年10月14日,中國國際關係學家金燦榮教授,在受邀日本記者協會組織的一場報告會時的一席話,道破了關鍵:

日本需要明白一個基本事實,過去100年你們之所以對中國形成碾壓態勢,本質上還是工業國對農業國的生產力先進,但是今天,中國不僅完成工業化了,而且這個人類歷史上最大規模的工業集成體,早在2015年時,工業GDP便已經超過了美日之和!

雖然,金教授的話是講給日本人聽的,但是其中的關鍵資訊同樣適用於美國:早在2015年時,中國的工業GDP便已經超過了美日之和!

對於美國而言,現實是及其嚴峻的:

2017年時,美國高達19.4萬億美元的GDP中,真正由實體經濟創造的部分僅僅不到5萬億美元,剩下的14.4萬億美元的GDP中,超過80%以上統統來源於金融市場操縱下的虛擬經濟!

而與之相應的則是,自1971年美國宣佈美元脫鉤黃金,放棄布列敦森林體系的48年以來,美國的工業GDP,從1971年的占比41%,銳降至2017年的不足11.6%....

不可否認,如今的美國是相當“憂慮”的:以特朗普為代表的美國精英階層當下針對東方後進大國的強烈反彈,乃至不惜犧牲眼前利益的痛苦選擇,表現了這種“憂慮”。

但是,我們需要明白的卻是,美國精英階層當下對美國發展所普遍存在的憂慮,並非是對本國經濟近半個世紀以來的“金融化趨勢”而憂慮,對於他們而言這一切不過是計畫之中的正常執行。

他們所真正且唯一憂慮的是那個東方“後進國家”的挑戰,憂慮的是設計自1971年的美元剝削體系的覆亡坍塌!

不得不說,近40年來,特別是2000年以來發生在亞歐大陸東端“經濟奇跡”徹底擾亂了美國的如意算盤。

在過去的近半個世紀,特別是前蘇聯解體後的28年以來,憑藉著美元的國際貨幣地位、憑藉著傲視全球的北約政治軍事同盟、憑藉著一手締造的世界經貿—政治秩序、美國在短短的48年間,在胡蘿蔔加大棒的世界縱橫下,一次次的突破了人類國家歷史財富的上限,到2018年時,GDP總額已經被抬升到了20.49萬億美元的嶄新高度!

但是,就在美國“偉大”的同時,亞歐大陸東端的一個古老國家卻也在走向“輝煌”:

在本國貨幣國際化的不斷推進下,美元的國際貨幣基石開始被從伊朗、俄羅斯等傳統抗美陣營國家中撼動。

在與北方強鄰的抱團取暖下,世界第二及第三大軍事集團逐年走向了日趨緊密的軍事政治同盟關係。

而在連接歐亞,縱橫美非的海陸商路串聯下,咱們這個古老的國家運用自身所特有的古老智慧,在撇下美國的前提下,不可思議的將一百多個國情各異,貧富差距巨大的國家在一帶一路的偉大號召下拉到了一起,開始了一場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偉大征程....

美國如何不怕?美國如何不憂慮?

2、債務的“惡性循環”,讓美國不再淡定

前美聯儲主席,被譽為全球“經濟沙皇”、“美元總統”的艾倫•格林斯潘,在提及美國近半個世紀的經濟成功時,用了一個詞彙進行高度總結—債務經濟模式。

在格林斯潘口中,處於債務經濟模式下的美國,不再需要一般性實業企業,除食品,尖端產品外,其它商品都應當從國際市場購買,而美國的唯一職責,就是通過舉債的形式,向全世界輸出美元,用印鈔工廠滾筒印刷的紙幣,換回真金白銀....

在經典設計構型中,一切想要融入美國所主導的世界市場的國家,不得不接受這一切:

其他國家為了國際貿易結算順利進行,不得不持有相當數量的美元進行儲備;

因為美元“世界貨幣”及其“浮動匯率”的特性,其他國家又不得不去購買美債進行投資避險...

如此循環往復,理論上美國欠下的債務只需“拆東牆,補西牆”,猶如龐氏騙局一般無限做大,但是在向世界舉債的同時,不勞而獲的美國人卻能依靠從全世界借來的“錢”,吃香喝辣、發展科技軍備、在一幫打手的扶持下,穩坐霸主寶座!

這真的很美好,但是一切的前提必須是:美元是國際結算貨幣,世界貿易必須在美國主導的三級產業經貿金字塔中進行...

但是咱們前面也提了:

亞歐大陸東端的後進古文明國正在撼動這一切,國際結算貨幣並不一定需要美元,美國的高端科技及軍事地位,也在遭受前所未有的挑戰!

當然,更為致命的還是伴隨而來的“惡性債務迴圈”。

2000年克林頓下臺時,美國國債是5.6萬億美元、小布希任上8年政府赤字累計58490億美元,國債增長到10萬億、奧巴馬任上政府赤字累計85880億,美國國債增長到19.6萬億。

如今特朗普任期還沒完,美國的國債達到了22.3萬億!

短短19年,美國國債翻了4倍,占GDP的比重也從2000年的50%,到了如今的超過100%,每年僅利息支付就超過4000億美元,而在彼德森基金會的資料預測中,最遲到2026年,美國的國債年息支付將8300億美元!

8300億美元什麼概念?

2018年美國政府稅收一共也才3.3萬億美元,但是就是在三千多億債息負擔下,美國的財政赤字就達到了創紀錄的8470億美元,事實上,根本到不到2026年的8300億美債利息償還,美國就會發生違約!

擺在美國面前的路只有三條:

1、削減固定開支:例如裁軍、壓縮公共支出

2、增發美債:繼續拆東牆補西牆

3、製造地區恐慌,趁亂剪羊毛

顯然,第一條會被直接幹掉,且不論削減固定開支是斷人錢財,與十大財團為敵,單單就是其中最大頭的裁軍一項,誰敢碰?誰能碰?莫不是想學甘迺迪!

至於第二條,不錯,美國確實可以繼續舉債。

但是,現在的問題是因為國債總額的暴增,美國的債務違約的風險也在急劇上升,為了繼續借錢,美債的利率近幾年其實一直是呈現一個緩慢上升的狀態!

對於美國而言,這就是一個惡性循環:借的越多,買家越懷疑,買家越懷疑,就越要提高利率吸引購買,然後負債總量進一步擴大...

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因為美國的“還債”途徑被掐斷了。

這是第三條“路”走不通的根本原因,眾所周知,利用美元美國是能夠對世界進行“剪羊毛”的,其大致過程基本可以概括為:

1、美聯儲降息、資本流向世界、美元(貶值)流動性充足(播種+償還美債);

2、各大經濟體信貸擴張、債務膨脹,導致世界或目標區經濟泡沫產生(耕地+更優投資管道增多,美債被繼續回攏);

3、美聯儲加息(或製造目標區緊張局勢)、資本回流(或避險逃逸)、流動性萎縮(收割+美元升值,發行新一期美債);

4、泡沫破滅、危機爆發(借機侵吞目標區廉價資產,徹底完成收割)
•••

在經典構型中,通過單次週期16年的吞吐借還,美國在美聯儲的調息政策及對外軍事政治手段輔助下,不僅能夠保持債務的基本平衡,甚至還能夠趁火打劫的“大賺一筆”!

但是,從2001年之後這一切都不再可能。

正如特朗普所說:自從“他們”加入WTO之後,經濟就像坐了火箭!

從某種意義上講,正是因為“他們”這樣一個大體量的新興市場經濟大國的存在,成為了阻遏美國收割世界的最大對手:

超大的海外貿易需求,使得此國常年都保持著巨量的美元外匯儲備和美債儲備(降低美元震盪);

龐大的市場容量使得危機發生時國際遊資的流入方向有了更多的選擇(分流美元回攏);

而當泡沫破滅後,勝利果實的瓜分同樣有了強力的競爭對手(阻遏美國回血);

這是目前早已喪失工業製造優勢,正逐漸喪失高科技壟斷優勢的美國,所面臨的絕境!

文章最後,筆者有話說

筆者相信,看到這裡時,大家對於此次的“戰爭”應該已不會有一絲僥倖!

道理很簡單:這遠非通常報導中的所謂的“摩擦”這麼簡單,這壓根就是一場關乎活命的生存之爭!

美國不會放手

特朗普口中的“他們”,同樣不會放手

因此,美國當前的一切選擇自然是情理之中:從1971年開始,美國就再也沒有打算“勤勞”,在他們眼中,財富就應該來自於“美國規則”下的週期性剝削...

然而,‘’紅色東方”的崛起阻遏了一切:

他們不僅在“美國的規則下”一次次的令“美國”的貪婪落空,而今更是通過自己的智慧與勤勞,向著美國的最後一塊遮羞布發起了進擊!

5月16日淩晨(美國當地時間15日),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行政令,以“科技網路安全”為由,要求美國進入緊急狀態,並向美國商務部賦權,允許後者禁止美國公司購買“外國敵人”生產的電信設備、技術。

------美國商務部隨後將華為及其70個分支機搆列入“實體清單”!

作為回應,5月17日淩晨,華為海思發佈《致員工信》,信中除譴責超級大國中斷全球合作的技術與產業體系的瘋狂決定外,更是高調宣佈:科技自立,保密櫃裡的備胎晶片“全部轉正”!

拳拳到肉!
刀刀出血!
中國絕不彎腰!
獨立自主就是咱們的膽氣!硬氣!

筆者曾聽說:一天中的“至暗時刻”就在黎明之前,而人類歷史的發展更是一次次表明,腐朽勢力的反撲,是最為瘋狂、最為不擇手段...

而就在今天,一個在多年腐朽中已經糜爛到窮途末路的“行屍”,發起了最後的瘋狂!

明天即將如何筆者不知道,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一百年後的中國史冊對於我們今天的一切堅決與鬥爭,一定會飽含深情,毫不吝惜的評價:

他們當年的犧牲與鬥爭,對於中華民族而言,是一件十分偉大的事,那是歷史的轉折!

   
2




在這刊登您的廣告


 
本主題只有一頁。
作者上一篇主題作者上一篇 作者下一篇作者下一篇主題

回上一頁回上一頁

回頁頂 回頁頂

短網址

聚財資訊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wear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TEL:02-82287755 客服時間:台北週一至週五9:00~12:00、13:00~18:00 [ 網站信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