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財網 wearn.com 首頁
 
 查閱主題:一個股市作家的感嘆 短網址
[閱文紀錄]1899 次讀取 本主題只有一頁
sagemao:一個股市作家的感嘆   將本主題只顯示我的回覆 僅顯示作者   將本主題加入我的收藏 加入收藏  加黑名單

 聲望:5549
 個人著作


請  
收通知

X 5

  發表時間 
轉貼

2018年11月11日禮拜天

一個股市作家的感嘆 另開


寫作並不能使我愉快,但是,我為什麼還要寫作呢?我想,或許不寫作的話,我將更不愉快。

白天,總是有各種各樣的聲音,入侵我的寫作。樓下有兩個木匠,上午九點, 總是準時開始敲敲打打,有時還用電鋸來切割木料,那對樓上寫作的我無疑是巨大的折磨。我的寫作因此而斷斷續續。每次我寫得順暢的時候,就是他們鋸得不順暢的時候。其實,寫作就是和俗世的生活搶奪時間。

從物質的角度看,今年我比較不幸,但從寫作的角度看,今年又是我的幸運年,尤其高興的是,5月之後,我終於適應了一種新的寫作方式,即網路寫作,我愛上了這種寫作。網絡寫作的自由令我獲得了內心的愉快。如果沒有網路,實在難以想像會有如此廣闊的寫作空間。

可是,有收獲就有損失,當網路成為我生活的一部分之後,我發覺自己對現實的敏銳性正在迅速地衰減,對網路這個虛擬世界裡的恩怨我變得耿耿於懷,會為了一個網上的爭執憤怒難耐。這令我擔心,因為網上比現實世界裡產生爭執的概率大得多,大多數人都是匿名,想罵就罵,一不小心就會產生是非,這就使人容易心情激動。而一個寫作者不能保持內心的寧靜,是難以寫出真正的好作品來的。人生短暫,寫一些虛假的作品或許能贏得暫時的榮譽,最終卻什麼也保存不下。我必須時時這麼警惕自己。

有一種感覺,當一個寫作者的文字累積到一定數量時,或許就能發生質的變化。我覺得自己是在磨蹭出十五萬字以後,才開始感到寫作如同滑翔一樣的輕鬆。在成都平原的靜夜裡,有時,當我寫作時,我會感到自己彷彿一輛夜行列車,在無聲地滑行,一種插翅欲飛的感覺。雖然,我並不認為那有多麼愉快,說實話,如果能把寫作換成飽餐一頓山珍海味,我會喜悅得多,我從不避諱承認自己是一個貪圖享受的人。

不過,這種無聲的滑行,使我對寫出一部長篇產生了信心。我覺得已經基本上具備了寫長篇的條件。但是,我又懷疑,一個人如果不滿三十歲就開始寫長篇,可能對其寫作生涯未必是有益的。

好大喜功是我們每個人潛意識裡的願望,而寫出一篇『史詩』則是進行文字寫作的人最容易產生的好大喜功。我也未能幸免。

我驀然發覺,如果真的打算映射一代人,將是我心力難以達到的。因為實際上,長期以來,我對於個體的關注是遠遠超過對於群體的關注的,本質上我並不太關心群體,我不是完全的『自由主義者』,但我是『個人主義者』。

然而,寫作越來越艱辛。我每每凌晨三四點才入睡,但進度依然很慢。我越寫反而越不知道自己最終能否寫完,心裡時而激動,時而沮喪;時而信心百倍,時而情緒低落,各種反差不斷地折磨自己 。

而且,我開始陷入了對『寫作意義』的懷疑。寫作究竟是為了什麼?為股民服務?這顯然是虛幻的;弘揚道德,教化世人?這顯然是可笑的;『交流思想』,『記錄思想』?這好像是一個好理由,但是,「這種交流和記錄的邊際成本太高」,寫一百萬字,承擔交流和記錄的文字或許不到一萬字,剩下的99萬字都是浪費,實在有點鋪張。

嚴格說來,文革時期的不少作家,以及21世紀之後玄幻小說網的許多網路作家,寫了100萬字,99萬9千字都是浪費。「不僅浪費了他自己的生命,還浪費了閱讀者的生命。」

然而,人作為一種群居動物,其傾訴的欲望或許是無法遏制的。禪宗主張不落文字,但依然將那些公案記錄下來,這其實也是一種寫作,無非曲折一點罷了。

一代又一代,膚色各異的人,年復一年地用各自的文字說明各自的觀點或者見聞。那些內容其實是何其相似 。

你現在正寫著的,或許一萬公里之外的另一個人也寫過。你走過一顆大樹,或許一百年前的一名書生同樣走過。文字所記錄的,本質上就是人性。千百年來,人類社會日新月異,時而奴隸社會,時而封建社會,或者什麼資本主義社會,社會主義社會……但其實,不管什麼社會,人性都是類似的,無非就是『永恆的自私』,『永恆的猜疑』,『永恆的嫉妒』,以及由這些永恆的欲望產生的仇恨或者瘋狂。

所以,不管哪個時代,文字最終是相似的,你今天所做的記錄,本質上是重複前人的記錄。但是,明知如此,人們總是忍不住要再記錄一遍。我猜測,原因可能在於人總是太在乎自己了,非要自己記錄一遍,才感覺到『自己存在的意義』。

更多的人不是用文字在記錄,而是用音樂,繪畫,日常言論,談戀愛,泡妞(搞女人),追帥哥(釣凱子),跑江湖,做生意,搞政治,嫖娼或者賣淫……等等進行他們各自的記錄。其實,今天的一個嫖客和500年前的一個嫖客在行為上或許沒有差別,今天的一個商人在小賺一筆時的竊笑或許和1000年前的某個奸商一模一樣,但是,大家仍然忍不住重複一遍,用各自的方式進行『身體寫作』。原因其實還是:「非要自己記錄一遍,才感覺到自己存在的意義。」

人,實在是最自戀的了。當然,這是件好事,起碼不會太無聊而投江。

以上文字寫於大約2002年初,那時我剛剛完成自己人生中第一部長篇小說。一般來說,靠天賦而非勤奮吃飯的作家,他寫的第一部長篇,往往就是他一生中最好的一部小說。例如小仲馬的《茶花女》、瑪格麗特·米契爾的《亂世佳人》,他們在很年輕時寫出了代表作,並且後來再也沒有更好的作品。但是,局限於我天資不夠高,我的長篇處女作不能算是我一生中最好的一部小說。

2017年,生活不斷地磨礪著我,我由一個長期活在夢中的人,不得不學會腳踏實地,我開始認真經營財經論壇公眾號,於是重新翻開塵封15年的底稿 。

當我翻開這些底稿,禁不住百感交集。它真是我生命中的一個坎。

還記得當我開始寫下第一章的之後半年,我卻忽然把第一稿全廢棄了,將女主角的故事徹底刪除,在廢墟上建立了另外一個框架。如果早知如此,我當初幹嘛要寫那一大段的意淫故事呢?可見,小說創作,就是這麼的不靠譜,比生活本身更不靠譜。

2017年5月20日的今天,我居然又記起了原型女主角的名字。她是很前衛很漂亮的女孩,不知道現在過得怎樣?屈指一算,她今年也該37歲了。時光真是一把殺豬刀啊!

沒有更多的感嘆了,就這麼結束吧……

我用幾秒鐘的時間權衡了一下,決定疏遠這個任性的女孩
發布:2017-05-20
作者:財經作家雷立剛
來源:雪球
編輯:sagemao

Sage Mao



在這刊登您的廣告


 
sagemao
 聲望:5549
 個人著作

X 5
  回覆時間 2018/11/11 13:15:06


【重新整理】

一個股市作家的感嘆

寫作並不能使我愉快,但是,我為什麼還要寫作呢?我想,或許不寫作的話,我將更不愉快。

白天,總有各式各樣的聲音,入侵我的寫作。樓下有兩個木匠,上午九點,必定準時開始敲敲打打,有時還用電鋸來切割木材,那對樓上寫作的我無疑是巨大的折磨。我的寫作因此而斷斷續續。每次我寫得順暢的時候,就是他們鋸得不順暢的時候。其實,寫作就是和俗世的生活搶奪時間。

從物質的角度看,今年我比較不幸,但從寫作的角度看,今年又是我的幸運年,尤其高興的是,5月之後,我終於適應了一種新的寫作方式,即網路寫作,我愛上了這種寫作。網路寫作的自由令我獲得了內心的愉快。如果沒有網路,實在難以想像會有如此廣闊的寫作空間。

可是,有收獲就有損失,當網路成為我生活的一部分之後,我發覺自己對現實的敏銳性正在迅速地衰減,對網路這個虛擬世界裡的恩怨我變得耿耿於懷,會為了一個網上的爭執憤怒難耐。這令我擔心,因為網上比現實世界裡產生爭執的概率大得多,大多數人都是匿名,想罵就罵,一不小心就會產生是非,這就使人容易心情激動。而一個寫作者不能保持內心的寧靜,是難以寫出真正的好作品來的。人生短暫,寫一些虛假的作品或許能贏得暫時的榮譽,最終卻什麼也保存不下。我必須時時這麼警惕自己。

有一種感覺,當一個寫作者的文字累積到一定數量時,或許就能發生質的變化。我覺得自己是在磨蹭出十五萬字以後,才開始感到寫作如同滑翔一樣的輕鬆。在成都平原的靜夜裡,有時,當我寫作時,我會感到自己彷彿一輛夜行列車,在無聲地滑行,一種插翅欲飛的感覺。雖然,我並不認為那有多麼愉快,說實話,如果能把寫作換成飽餐一頓山珍海味,我會喜悅得多,我從不避諱承認自己是一個貪圖享受的人。

不過,這種無聲的滑行,使我對寫出一部長篇產生了信心。我覺得已經基本上具備了寫長篇的條件。但是,我又懷疑,一個人如果不滿三十歲就開始寫長篇,可能對其寫作生涯未必是有益的。

好大喜功是我們每個人潛意識裡的願望,而寫出一篇『史詩』則是進行文字寫作的人最容易產生的好大喜功。我也未能幸免。

我驀然發覺,如果真的打算映射一代人,將是我心力難以達到的。因為實際上,長期以來,我對於個體的關注是遠遠超過對於群體的關注的,本質上我並不太關心群體,我不是完全的『自由主義者』,但我是『個人主義者』。

然而,寫作越來越艱辛。我每每凌晨三四點才入睡,但進度依然很慢。我越寫反而越不知道自己最終能否寫完,心裡時而激動,時而沮喪;時而信心百倍,時而情緒低落,各種反差不斷地折磨自己 。

而且,我開始陷入了對『寫作意義』的懷疑。寫作究竟是為了什麼?──為股民服務?這顯然是虛幻的;弘揚道德,教化世人?這顯然是可笑的;『交流思想』,『記錄思想』?這似乎是一個好理由,但是,「這種交流和記錄的邊際成本太高」,寫一百萬字,承擔交流和記錄的文字或許不到一萬字,剩下的99萬字都是浪費,實在有點鋪張。

嚴格說來,文革時期的不少作家,以及21世紀之後玄幻小說網的許多網路作家,寫了100萬字,99萬9千字都是浪費。「不僅浪費了他自己的生命,還浪費了閱讀者的生命。」

然而,人作為一種群居動物,其傾訴的欲望或許是無法遏制的。禪宗主張不落文字,但依然將那些公案記錄下來,這其實也是一種寫作,無非曲折一點罷了。

一代又一代,膚色各異的人,年復一年地用各自的文字說明各自的觀點或者見聞。那些內容大多似曾相識。

你現在正寫著的,或許一萬公里之外的另一個人也寫過。你走過一顆大樹,或許一百年前的一名書生同樣走過。文字所記錄的,本質上就是人性。千百年來,人類社會日新月異,時而奴隸社會,時而封建社會,或者什麼資本主義社會,社會主義社會……但其實,不管什麼社會,人性都是類似的,無非就是『永恆的自私』,『永恆的猜疑』,『永恆的嫉妒』,以及由這些永恆的欲望產生的仇恨或者瘋狂。

所以,不管哪個時代,文字最終是相似的,你今天所做的記錄,本質上是重複前人的記錄。但是,明知如此,人們總是忍不住要再記錄一遍。我猜測,原因可能在於人總是太在乎自己了,非要自己記錄一遍,才感覺到『自己存在的意義』。

更多的人不是用文字在記錄,而是用音樂,繪畫,日常言論,談戀愛,泡妞(搞女人),追帥哥(釣凱子),跑江湖,做生意,搞政治,嫖娼或者賣淫……等等進行他們各自的記錄。其實,今天的一個嫖客和500年前的一個嫖客在行為上或許沒有差別,今天的一個商人在小賺一筆時的竊笑或許和1000年前的某個奸商一模一樣,但是,大家仍然忍不住重複一遍,用各自的方式進行『身體寫作』。原因其實還是:「非要自己記錄一遍,才感覺到自己存在的意義。」

人,實在是最自戀的了。當然,這是件好事,起碼不會太無聊而投江。

以上文字寫於大約2002年初,那時我剛剛完成自己人生中第一部長篇小說。一般來說,靠天賦而非勤奮吃飯的作家,他寫的第一部長篇,往往就是他一生中最好的一部小說。例如小仲馬的《茶花女》、瑪格麗特·米契爾的《亂世佳人》,他們在很年輕時寫出了代表作,並且後來再也沒有更好的作品。但是,局限於我天資不夠高,我的長篇處女作不能算是我一生中最好的一部小說。

2017年,生活不斷地磨礪著我,我由一個長期活在夢中的人,不得不學會腳踏實地,我開始認真經營財經論壇公眾號,於是重新翻開塵封15年的底稿 。

當我翻開這些底稿,禁不住百感交集。它真是我生命中的一個坎。

還記得當我開始寫下第一章的之後半年,我卻忽然把第一稿全廢棄了,將女主角的故事徹底刪除,在廢墟上建立了另外一個框架。如果早知如此,我當初幹嘛要寫那一大段的意淫故事呢?可見,小說創作,就是這麼的不靠譜,比生活本身更不靠譜。

2017年5月20日的今天,我居然又記起了原型女主角的名字。她是很前衛很漂亮的女孩,不知道現在過得怎樣?屈指一算,她今年也該37歲了。時光真是一把殺豬刀啊!

沒有更多的感嘆了,就這麼結束吧……

我用幾秒鐘的時間權衡了一下,決定疏遠這個任性的女孩
發布:2017-05-20
作者:財經作家雷立剛
來源:雪球
編輯:sagemao

Sage Mao



hui88
 聲望:224
 個人著作

  回覆時間 2018/11/11 14:06:53


感謝分享




sagemao
 聲望:5549
 個人著作

X 5
  回覆時間 2019/04/02 07:01:20


Sage Mao



sagemao
 聲望:5549
 個人著作

X 5
  回覆時間 2019/10/09 19:08:21


Sage Mao



本主題只有一頁。
作者上一篇主題作者上一篇 作者下一篇作者下一篇主題

回上一頁回上一頁

回頁頂 回頁頂

短網址

聚財資訊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wear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TEL:02-82287755 客服時間:台北週一至週五9:00~12:00、13:00~18:00 [ 網站信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