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唯碩 濁酒 期億 羅威 stockliao 大帥哥 麥門 jaway 大帆 皮皮pipi12157 史提夫 白茶 艾斯 林梵心 御風一朗 槳贛
聚財網 wearn.com 首頁
 
 查閱主題:老股民比新股民還經不起風雨 短網址
[閱文紀錄]1052 次讀取 本主題只有一頁
sagemao:老股民比新股民還經不起風雨   將本主題只顯示我的回覆 僅顯示作者   將本主題加入我的收藏 加入收藏 解除分類鎖定 加黑名單

 聲望:4149
 個人著作


請  
收通知

X 4

  發表時間  發送悄悄話 傳悄悄話  引用 引用回覆  檢舉主題 檢舉 
轉貼
1

2018年11月1日星期四

老股民比新股民還經不起風雨 另開


「我這人運氣不好啊……這幾年什麼都沒順過,就說那房子,為了房子我不去事業單位,哪知道咱們單位的房子後來一直遙遙無期,兩年前反而是那個事業單位都修新房子了,咱們的卻還是沒影子,一晃,我們全家在丈母娘那小房子裡一住就又是六年……而我炒股又虧損累累,把轉業的錢全給虧完了!」

「唉!……」老童最後嘆了口氣,不再言語,沉默地收拾了一下辦公桌,拍了拍我的肩膀,離開了。剩下我,獨自坐在窗前。

已經是傍晚將近七點,10月的Q市,夜色漸漸黯淡起來,我扭頭向窗外看去,只見街燈已經亮起,想想在機關單位要如此步步小心,我不禁為未來充滿了『不自信』。想想不可測的前程,突然感到很累,也想『炒股』來轉換心境──其實那時我完全不求暴富,只是想讓自己平淡的生活多一點「一成不變之外的偶然」。

僅僅因為抱著一個小小的心願:想讓自己平淡的生活多一點意外和偶然,我買了自己第一支股票,成了一個新股民。我那時完全不可能知道,股市如同一個巨大的迷宮,多數人最終都將丟失自己最初進入時的初衷;我那時更不可能知道,股市更像一個巨大的絞肉機,會絞殺多數人的心願和盼望;我那時尤其不可能知道,股市彷彿一個冷血的收割機,會像收割麥子與韭菜那樣,周期性地收割新成熟的顆粒。

十六年後我回望自己股市之路的起點,我似乎可以看到一個張開的血盆大口,無聲地擺在我的面前,在沉默地等待着新的獵物墜落;又如同一個幽暗的深淵,在默默地凝視着我,讓我想起一句怵目驚心的話──當你看著深淵時,深淵也在看著你!
  
然而,這所有的一切,我在起初怎麼可能知道呢?沒有問任何人,我樂滋滋地去開了戶,那時,單位最近的一個證券營業所,是奮強街上的海通證券,考慮到我們單位多數同事大約都在那裡開的戶,為避免遇到領導,我特意找了離單位相當遠的一家營業所,前進路與花園路交匯處的那家『南方證券』營業部。

事過經年,南方證券早已經在上一輪大熊市中不復存在,2004年1月2日,由於挪用客戶準備金高達80億元以及自營業務的巨額虧損,南方證券被行政接管,2005年9月28日,南方證券正式退出歷史舞台。連一個龐然大物般的券商也會觸礁沉船,更何況我們小投資者?

一入股市深似海,回首已是百年身,十六年來,我無數次問自己,如果我早知道結局如此,我還會在最初的起點,奮不顧身地投身股海嗎?我在不同的時間,內心往往會有不同的回答,而今天,我的回答是,很可能還是會的,因為也許這就是我的宿命。

記得在南方證券開戶後,我存進了2800元,那是我當時的全部存款。1996年11月8日,我用其中的2600多元,買了500股(5張)廣電電子,買價是5.16元,為什麼會買這支?說實話,是因為老童的推荐。

1996年的行情中,廣電電子是一支表現平平的股票,在我買前和買後都是如此,然而我並不在意,買了就放著,因為雖然2800元是我的全部存款,但也畢竟只是我兩個月工資,因此完全沒有心理壓力,同時也因為只有那麼少錢,即使漲幅再大我也不會發財,所以,我根本就沒太關心它的漲跌。那時候,我更多的關注,完全放在女朋友簡潞身上。

簡潞是我的初戀,她與我同校同系,不過她要低一年級,1996年,我倆戀愛已經三年了。記得簡潞大一剛進校時,接新生的大二學生們驚呼,“我們系終於也有美女了!”,在90年代中期以前,我們系一向男女比例嚴重失調,比如說我們92級,60個學生,只有13個女生,而且幾乎全是歪瓜裂棗。所以簡潞的出現在我們系93級,很有點驚艷的味道。 簡潞面貌有些像妮可•基德曼,個頭高,一米六八,往哪兒一站都很打眼,加上氣質脫俗,一副大家閨秀的模樣,所以一進校就被公認為系花。當時,不少高年級男生都在打簡潞的主意,沒想到卻被我這個系學生會主席捷足先登,於是不少男生憤憤不平地說:「又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

我畢業去單位報到之後,因為不再每天相見,距離產生美,簡潞反而對我更加依戀了。可能因為大學高年級女生總是對社會比對學校更有興趣一些,簡潞不時往我這邊跑。

把簡潞送回學校寢室,我累得夠嗆,還得嘿哧嘿哧騎半小時自行車回到單位宿舍,一回去倒頭就睡,全然不知道那天晚上七點的新聞聯播裡,全文宣讀了人民日報社論《正確認識當前股票市場》。這是那一年股市最大的一件事情,影響可謂深遠,從此中國股民的口頭禪就成了『炒股要聽政策』,也不知這是悲劇還是喜劇。

第二天正是中國證券史上赫赫有名的96年12月16日,我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竟然親歷了一個標誌性的日子。記得那是個星期一,我一上班,就看到老童臉色發青,嘴皮直顫,拿着一張報紙,半舉着,彷彿那份報紙是壓垮牛的最後一根稻草。嘴裡喃喃唸著:「完了,全完了。」當天,滬深股市幾乎全線跌停,我們的廣電電子自然也不例外。

17日星期二,大盤再度接近跌停,股票也幾乎全部跌停。我因為僅僅有500股廣電電子,所以壓根就沒在意。但老童不同,他滿倉廣電電子,應該是他那幾年省吃儉用的全部積蓄,以及他轉業費的最後一點零頭,所以,他整個人的精神差不多要崩潰了。

18日,指數開盤就下跌了百分之四點幾,廣電電子再度開盤跌停,那種劇烈的大跌,在以後的幾年裡,也不多見,關鍵是,誰也無法預料會不會再來兩個跌停,老童面如死灰坐在藤椅裡,猶豫了大約10分鐘,顫顫巍巍地撥打電話,割肉賣出了全部股票。

巨虧賣出之後,他似乎反而輕鬆了,臉色恢復了一些紅潤,還很懊惱地對我說:「小雷啊,這次是我害了你,本來想讓你跟著賺點錢,結果卻……唉,要不,你也趕緊賣了吧,少虧點總是好的。」我想,500來股,虧就虧吧,於是懶得打電話賣票。

所有人都沒想到的是,那天最終卻絕地反攻,大盤由跌4%變成漲7%,廣電電子由跌停變為漲5%,中午的時候,老童看了看傳呼機,臉上的紅潤再度消失,他自言自語地說:「這是假漲,是圈套,是要把散戶誘殺了!」但到了下午,大盤指數十分穩定,老童終於臉色慘白起來,額頭的青筋直冒。

我擔心他出什麼意外,趕緊說:「童處長,要不,您請個假回去休息?」,老童像是什麼都沒聽到一般,無動於衷,但又顯然聽進了我說的話,微微搖頭道:「不必的,不必的。」那一刻的神情,在我心裡留下無法磨滅的印象。

那是我第一次發現,老股民在某些時候恰恰比新股民還經不起風雨,我後來曾反覆思考過原因,覺得這個原因也許很複雜,但其中之一估計在於:老股民往往在股票上寄托了全部的希望,所以一旦遇到大挫折,會心理上更痛苦,同時,相當多的老股民往往投入了自己大部分資金甚至是全部資金,而新股民由於剛剛入市,還在試水,一方面不會投入太多資金,另一方面也不抱太高期望,因此反而在心態上具有優勢──這是我自己在若干年後,由一個新股民變成了老股民,所時常反思的地方。

《萬物枯榮:一個小投資者的掙扎沉浮》
第6、7節
作者:雷立剛
日期:2012-03-05 17:27:50
來源:易讀

   
1
Sage Mao



在這刊登您的廣告


 
sagemao
 聲望:4149
 個人著作

X 4
  回覆時間 2018/11/01 06:26:20 發送悄悄話 傳悄悄話  回覆並引用原文 引用回覆  檢舉回覆 檢舉

【最新發問】

老股民比新股民還經不起風雨 另開

Sage Mao



sagemao
 聲望:4149
 個人著作

X 4
  回覆時間 2019/04/07 15:25:26 發送悄悄話 傳悄悄話  回覆並引用原文 引用回覆  檢舉回覆 檢舉

Sage Mao



本主題只有一頁。
作者上一篇主題作者上一篇 作者下一篇作者下一篇主題

回上一頁回上一頁

回頁頂 回頁頂

短網址

聚財資訊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wear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TEL:02-82287755 客服時間:台北週一至週五9:00~12:00、13:00~18:00 [ 網站信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