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財網 wearn.com 首頁
 
 查閱主題:我是姜子牙43 短網址
[閱文紀錄]1604 次讀取 本主題只有一頁
鬼股子:我是姜子牙43   將本主題只顯示我的回覆 僅顯示作者   將本主題加入我的收藏 加入收藏  加黑名單

 聲望:7683
 個人著作


請  
收通知

  發表時間 
原創

車行在十點半左右到達庫區的招待所門前。大夥兒依序下車後,只見眼前是花團錦簇百花齊放。此時,陽光普照和風徐人,招待所四周的花圃間,三三兩兩的坐著一些遊客正在啜著咖啡。

離招待所大約七八十米距離就是湖邊,一條寬度三米,長度十來米長的浮筒橋從岸邊延伸至湖心。這種浮筒乃FRP塑料所製,耐酸耐鹼耐摔堅固異常,每個浮筒長寬高均為一米,週邊呈凹凸狀,彼此可以相互勾連,一并起來,即可形成一個巨大的個體。由於顏色五花八門,組合時隨意拼湊,成形後倒像是一幅色彩繽紛的抽象畫。

浮橋的那端連著三百來平米面積的釣魚平台,這整座平台也是全由彩色浮筒組合而成。此時平台上可見到已有三四十名釣客正在垂釣。

姜老師與廖董兩人拎著釣具釣魚去了,柴老闆小程和宰總三人就在花間的咖啡座聊天。

“宰總,你說,這次廖董的項目,你們風投公司批准的程度高不高?”柴老闆問。

宰總沉吟一下說:“柴老闆,明人眼裡不說瞎話。我實話說吧,如果以我們這家國營的風投公司來看的話,過關的機會不大。”

聽到宰總這麼說,柴老闆的心有點涼:“為什麼?是這個項目的遠景不好嗎?”

“不是,廖董這項目構思非常清晰也非常有遠見,問題是他這項目沒啥高科技的技術含量,我們公司的宗旨是投資那種技術含金量的產業為主,例如:大數據、互聯網+,或者生物製藥、基因工程這類的產業。我承認廖董的這個項目,未來的遠景相當好,也會有很豐厚的獲利空間。可惜的是與我們公司的政策不太相符。”

宰總這番話令柴老闆心頭有點不爽,你覺得不行,怎麼還拉了朋友一起來參觀考察,莫非是來白吃白喝?柴老闆正在琢磨著如何措辭來表達一下感受。話還沒出口,卻聽到宰總又說:“柴老闆,你知道,為什麼我今天刻意把這個姜老師拉來,並且製造機會讓他和廖董多聊聊嗎?”

“為什麼?”“其實這個姜老師,我也才剛認識不久,問題是,也不知怎麼了,他跟新鼎和集團的劉董兩人是一見如故,劉董對他是言聽計從。”

“新鼎和集團劉董?是那個飼料大王嗎?”柴老闆問。

“新鼎和的劉董那是資產幾千億的大老闆,他有個投資部門,也專門做風險投資的項目。我和他的私交很好,有些我們公司不合適的項目,我都私底下PASS過去給他,他的資金實力比我們公司雄厚多了,而且他這私營企業,全都是他一人說了算,不像我們公司有層層作業審批,只要劉董點頭,幾十億元的資金立馬到位。我今天刻意把姜老師找來就是希望他能和廖董好好地交往,有姜老師在劉董那裡吹吹風,廖董這事就算成了。”

原來如此,看這個姜老師外表其貌不揚,年紀與小廖相差無幾,想不到他竟然是小廖這次項目的關鍵人物。真是人不可貌相呀!待會兒要如何找個機會,偷偷地把這個消息透露給小廖知道呢?柴老闆暗自琢磨著。

宰總與柴老闆說話的這當口,浮筒平台上的廖董與姜老師已經開釣了。

為了招待宰總等人,前一天晚上,廖董特別交代庫區的工作人員,在平台的西北角底下水底放置了三大塊每塊二十公斤的豆粕,這種豆粕是大豆榨油之後的副產品,經過強力機械高壓後,形成一米直徑的圓餅狀。放於水中會慢慢的糊化,這一糊化便會吸引索餌的魚群聚攏過來,幾十公斤的豆粕經過一夜的糊化,早就把庫區的魚群聚攏過來了。換句話說,廖董與姜老師此時坐在浮筒上面,底下便是魚群索餌的所在,坐在魚群之上,還能釣不到魚嗎?

廖董為姜老師準備的釣竿長度才一米,釣竿附著圓盤狀的捲線輪,釣線綁著個二兩重的小鉛砣,鉛砣的上緣就是兩條帶著釣餌的子線,只要把按著捲線輪的手鬆開,鉛砣就會拖著子線往下沉,幾秒鐘的時間,子線已經到了水底了。

姜老師才剛剛把釣線放下去,沒多久,立刻就感到釣竿一陣劇烈的震動,難道這麼快就來魚了嗎?
姜老師本能性的把釣竿往上一揚,握著魚竿的雙手立刻感覺到釣線的另一端傳來激烈的掙扎,沒錯,中魚啦!

就在這一瞬間,姜老師的腎上腺素突地飆高,他興奮地用右手指尖轉動著捲線輪,把釣線迅速的往回收。這時,那根短短的釣竿,立刻呈弧形的拋物狀,而釣竿尖端的釣線也被蹦的極緊,那釣線拉著釣竿仿佛要把釣竿拉斷似的。

“哇,這條魚起碼有十來斤!才會拉的這麼有力。”跟在廖董旁邊侍候的工作人員小何也興奮的高喊道。
姜老師喜歡釣魚,釣齡也有二十多年了,這輩子釣到最大的一條魚是十多年前在深圳海邊釣場釣到的一條八斤多重的海鱸魚,那時的感覺還沒今天這麼的激烈。只覺得今天這條魚既沉重又搏鬥,從釣竿上傳來的那股反抗勁是生平所未經歷過的感覺。這一下子,也激起姜老師與大魚搏鬥的勁頭。

姜老師也知道,跟這種大魚搏鬥,絕對不能硬幹,要是硬幹極可能會把釣竿或者釣線搞斷,萬一線斷魚去,那可就是釣魚人最大煞風景的事啦!此時此刻,不能硬來只能軟磨,要把魚的那股彪悍勁磨的殆盡,才是起竿收網的時候。

姜老師聚精會神的跟這條大魚釣起了“舞步”,你逃我放,你停我收。慢慢的,隨著時間的推移,姜老師感覺到魚的抵抗勁減弱了,於是他開始一步步的卷著釣線,把魚往水面上拉。

又足足過了幾分鐘,這條大魚終於被拉到水面了,魚頭一露臉,站在姜老師旁邊的小何驚呼一聲:“是條胖頭鰱魚”。

小何手中抄著一把長桿的網兜,隨時配合著要把魚撈上來。就在魚頭被拉至水面的一剎那,突然,這條大魚又驚鴻一瞥似的猛然往水底潛去,大魚這突如其來最後的掙扎,一下子又把釣線拉的絲絲作響,姜老師也迅速的做出反應,他用力使勁,腳踩三七步來個側身扭腰向後拽,這一拽把魚頭的方向拐了回來。至此,大魚的全身力氣耗盡,已經全無反抗的力道了。興奮的小何把網兜往魚頭一套,兩下子就把魚拖上平台之上。

這魚上了平台後,猶在做垂死的掙扎,魚身劈里啪啦的拍打著平台,小何抄起身旁的木棒,重重的往魚頭砸了幾下,魚不動了。

幾個在旁邊垂釣的釣客也都放下手中的釣竿趕來圍觀。大家一看這條大魚,羨慕地嘖嘖稱奇,也七嘴八舌的估摸著魚的重量;“估計應該有十七八斤左右。”“不止,絕對超過二十五斤以上。”

“姜老師,我幫你看過時間,你釣這條魚足足花了三十七分鐘。”小何興奮的說道。

廖董也笑著湊熱鬧說:“人魚大戰,辛苦啦!待會兒,就讓我們大廚料理你這戰利品。”

兩人收拾好釣竿,小何扛著大魚,在眾人驚羨的目光目送下,走回招待所。一回到招待所,廖董立刻把小陳師傅找來,特別叮囑他,一定要把壓箱底的絕活使出來。

午餐時候到了。這條大魚被小陳師傅料理上桌了。由於今天是老闆帶著貴客到場,小陳特別親自上菜,眾人一看,這第一道菜是紅燒魚腩。魚腩是整條魚最肥美最有油脂的部位,小陳把這部位切成半吋寬一吋長的魚條,用蔥薑蒜加紅糖、醬油紅燒。入口一嚼,柴老闆立刻贊呼道:“真是入口即化,小陳,你這火候掌握的太好了。”

小陳謙遜的回答:“今天這條魚是二十多斤的大魚,魚越大,魚腩就越肥,要想找到這種食材,真是可遇不可求。姜老師今天能釣到這魚,也算是大家的口福。”

接下來的第二道菜是油炸魚鱗。當這道菜上桌時,柴老闆看見那一瓣瓣如大拇指指甲般大小的油炸魚鱗時,立刻驚呼:“我有幾十年沒吃過這道菜了。”

小陳特別介紹道:“是呀,最主要是找不到這麼大的魚,其實,鱼鳞含有丰富的蛋白质脂肪以及多种维生素,还有铁、锌、钙和多种人体必需的微量元素,以及胶质和不饱和脂肪酸。可是美容的佳品,还能预防高血压心脏病!”

“小陳,你這介紹,真像是台北華西街夜市賣藥的郎中,普普通通的魚鱗被你這一說,變成仙丹妙藥啦!”廖董笑著啐了小陳幾句。

宰總和姜老師生平從來沒嘗過魚鱗,聽柴老闆這麼一說,也紛紛舉起筷子,夾了幾片,這一吃,覺得酥酥脆脆的,口感蠻不錯的,宰總笑著說:“這道菜最適合下酒了,尤其是配啤酒最合適啦!來來來大家乾杯。小陳,你也喝一杯,我代表在座的所有人敬你,感謝你的巧手烹飪。”

再接下來,更是精彩紛呈,酥炸、醬燒、糖醋、漕溜、酸辣…..,小陳使出渾身解數,十幾種不同的烹飪方法全都一一展現,吃的眾人是興高采烈。整餐飯吃了足足三個小時,柴老闆一邊摸著肚皮說:“吃不下了。”一邊卻還舉著筷子說:“還有什麼菜?”

餐後,眾人移師到戶外喝泡茶,宰總有意的說道:“姜老師,劉董的資金昨天已經到賬,明天可是你開始大展拳腳的時候了!”

廖董問:“什麼大展拳腳?”

聽廖董這麼問,宰總就把顧總私募的事情說了一遍。宰總話一說完,姜老師朝著廖董說:“我知道,廖董十八歲就開始炒股,算這時間,廖董還是我的前輩,廖董有沒有興趣,看看我們大陸的操盤手怎麼炒作?”

廖董笑著說:“如果有機會的話,倒是要請教。”

姜老師邀請道:“廖董明天上午如果有空的話,歡迎到我們公司指導。”

“一定,我準時九點到貴公司拜訪。”

個人著作
http://www.wearn.com/book/p.asp?id=22526



在這刊登您的廣告


 
7533967
 聲望:160
 個人著作

X 7
  回覆時間 2018/07/12 12:52:51


好看

兩年學說話,一生學閉嘴



qq2699
 聲望:0
 個人著作

  回覆時間 2018/07/13 14:29:45


讚,有夠讚




本主題只有一頁。
作者上一篇主題作者上一篇 作者下一篇作者下一篇主題

回上一頁回上一頁

回頁頂 回頁頂

短網址

聚財資訊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wear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TEL:02-82287755 客服時間:台北週一至週五9:00~12:00、13:00~18:00 [ 網站信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