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財網 wearn.com 首頁
 
 查閱主題:3千打到140萬 (二) 短網址
[閱文紀錄]937 次讀取 本主題只有一頁
辣荷官:3千打到140萬 (二)   將本主題只顯示我的回覆 僅顯示作者   將本主題加入我的收藏 加入收藏 解除分類鎖定 加黑名單

 聲望:16
 個人著作


請  
收通知

  發表時間  發送悄悄話 傳悄悄話  引用 引用回覆  檢舉主題 檢舉 
轉貼


3千打到140萬 (二) 另開

杰克剛從澳門回到我辦公室的時候,曾困惑地問我一件事情。
“海哥,群里有個人自稱他是觀山,突然問我是不是給了你140萬港幣,你說我該怎么答他?他們怎么會打聽這事?”
杰克把他的手機拿給我看。
話說觀山原來是4群的一個群友,經常上公司喝茶聊天,上周突然退群后,開始在外面說我和海襲的壞話。而且他還發信息給點犀,讓點犀不要繼續在Q群和貼吧里做我的助理,指責點犀幫我“沒原則”。
我聽聞后很奇怪,自問自己平時沒得罪過此人。於是把公司人都叫進辦公室,問:“有個叫觀山的群友,最近上公司來的時候大家有沒有怠慢過他?”
几個姑娘都搖頭,說次次來都笑臉相迎泡茶款待。
“那就奇怪了,他怎么到處拆我們的台!”我也納悶。
不過我這兩年看淡很多事情,性格磨練得有點冷漠(點犀評價),所以對別人的誤解甚至攻擊都不太重視,也就沒深究下去。
誰知此人又唯恐天下地摻和進杰克這里,真是讓我無語。
“此人無聊透頂,想挖一些八卦新聞來攻擊我,你就說確實有錢放在我這,遂了他心願吧!”我冷笑地說。
何況,杰克確實留下了五萬港幣在我這。
於是,杰克那頭在上演荒誕的人生游戲,我這頭開始上演齷齪的人性爭斗表演。

四天之后。
請注意是四天之后,不是我預估的一個月之后,杰克打電話給我:“海哥,在家里覺得干什么都不帶頸,我想這兩天過來!”
“不是吧!這才過了几天?錢在你手上還沒捂熱呢。你還是歇一陣子再說吧!”我勸他。
“我已經買好了機票,明天就過來。這次就十萬本,我帶五萬過來,絕不會多。”他說。
看來是勸不動了。
“好吧,后天剛好我們全公司要去澳門實習,你過來就一起去吧!”
由於公司的巧克力和綰綰都沒去過澳門,對酒店業務和賭場外幣兌換沒有現場體驗,所以我們恰好安排了一次公司全體的澳門游,在几個賭場預訂了七八個房間,准備自己人住一部分,剩余的就現場賣掉。
此外,孫總又來了,我又聯絡好了三波群友,在澳門要見十五人左右。
杰克,開啟地獄之門。

這次澳門之行偏偏沒有國,因為他回老家辦證件去了,直到我回到深圳后他才到澳門與杰克匯合。
出行之前,我和Hu約好了私人集資9萬打21點,他的目標是贏回信用卡數,我的目標是弄筆快錢,補充X哥退股后公司資金不足的困境。
一行9人到了澳門,瑣事就不重述了,杰克從我這取回5萬,帶上10萬港幣去了新葡京。我把公司女孩們安排在威尼斯和喜來登住下后,和Hu去永利和美高梅把房間賣掉,又見了一波群友兌換了几筆港幣,然后回到金沙城假日酒店開房,下樓與大家匯合,參觀賭場。
下午飯后,我宣布大家自由活動,便和Hu到金沙城的21點台開戰。
到了晚上,我們贏了十二萬左右,基本完成當日預定目標。此時,杰克從新葡京過來了,他10萬已經輸完,又從卡里刷出10萬,但手頭只剩几萬。
杰克的賭法通常几分鐘見分曉。過了一會,他走到我身邊,小聲說:“海哥,先借10萬給我。”
我想也沒想就拿了一個10萬的籌碼給他。十分鐘之后,他贏回來了,把10萬籌碼塞回我手里,他手上還有十几萬。
我和 Hu都不想賭了,起身回房睡覺。杰克也覺得疲憊,於是和小許一起四人回到房間。聊了一會后,杰克回新葡京酒店睡,我和Hu,小許三人擠一個房間。

第二天下午,公司倆女孩先回去深圳值班,我和Hu繼續在21點台前進,又贏了十萬。
杰克也在新葡京贏了。他把他的澳門女友-蒙古女孩也帶了過來,准備在金沙城購物。
“這里買雙鞋給她要多少錢?”杰克問。
“別買太貴的,這里店面很多,挑一雙一兩千的就夠了。”我勸他節省點,畢竟那女孩是普通人家,不必當電影明星供荂C
誰知兩小時后,兩人提茪j包小包的戰利品回到房間,足足讓現場的Amy和我們下巴掉了下來。
“這件大衣很合她身材,兩萬三。”
“這個包一萬二。”
“這個手鐲八千多。”
“長筒靴四千多。”
……
我這時候心里很責備杰克。他太不懂得珍惜錢!要知道他自己才剛剛擺脫債務,几乎沒什么存款,就為了博一個萍水相逢的異國女孩一笑已經花了十几萬!
何況這十几萬花得不值,全是買了成本只要几百元的奢侈品,如果全買了金飾倒還說得過去,至少過几天杰克落難后,金飾可以迅速變賣掉,當然,前提是蒙古女孩願意才行。
於是杰克和他蒙古未婚妻興沖沖地走了,留下我們四人在房里感慨萬千。我們已經斷言:杰克必然栽倒在澳門。
只是杰克永遠是讓人大跌眼鏡的人物。我們判斷他難撐三個月。

誰知他五天就出事了。
當晚我和Hu的贏利又是12萬,節奏把握得很好,於是睡覺,第二天起床又見了一波群友,做了十萬港幣的兌換生意。
杰克又輸完了,來到金沙城找我。
我再次借給他10萬。
這次杰克很爭氣,而且很厲害,僅半個小時他就回來了,把10萬還給我。
另外,他又給我三個10萬的籌碼,說:“這是剛才贏的,先放你這,這樣保險!”
他得意地晃晃手上剩余的几個籌碼,說:“我就用這七萬繼續打。”
30萬在我包里并未駐留多久,杰克每隔十分鐘過來取一個,還剩最后一個10萬的時候,他有點怯意了,於是只取了5萬,剩下5萬留在我這。
幸好他打起來一點,但是已經疲憊了。於是他走過來說:“海哥,我還是回新葡京試試吧。“
“好的,我們也回房睡覺了。“
第四天下午,我和Hu已經完成了預定目標,決定打道回府,於是電話通知杰克。
杰克匆匆打車趕過來,我和Hu,小許三人在喜來登大堂等他。
“海哥,再拿那5萬給我,剩下不多了。“
我點出5萬港幣給他,把他拉到一邊說:“杰克,你這樣賭下去肯定會出事。你這次已經三起三落了,次次贏了都不收手。沒有人能折騰下去的,你要聽我的勸。“
他又頻頻點頭,說“知道知道”。
我們三人先打車到永利賭場,再用我的積分卡兌換三張船票,如今形勢嚴峻,必須這樣精打細算。
剛准備坐賭場大巴去碼頭,杰克的電話又打了過來。
“海哥,你走了沒有?”他語氣急不可耐。
“正在去碼頭。”
“那我去碼頭等你吧!”他掛了電話。

到了碼頭,杰克已經在二樓出發處等。
他說又輸完了,要我借5萬,保證是最后一次。
“借5萬給你可以,但是我警告你一句,輸完了不准去借大耳聾。如果被我聽到你借了大耳聾,從此沒兄弟做。”鑒於知道他毫無自控力,又難以拒絕他,所以我嚴厲警告一次。
他點頭發誓不會。
於是我拿出5萬給他,與小許他們乘船回家。

回到深圳,我忙於處理我的煩惱,沒有再主動與杰克聯絡。反正他的結果我也能猜到。
Amy和海棠還留在澳門,我則前往廣州與出版社討論全國發行的事宜。
此時網絡上一日之間出現了很多小號,主要發言的是天佑良知 和事實只能有一個 ,開始以見義勇為的第三者姿態“揭密”,一會說我輸了股東400萬,一會說杰克被我騙了140萬,我天天敞開公司大門,卻沒見他們手持身份證上來申張正義,卻每日像地溝老鼠一樣躲在下水溝里罵人。
我心里明白這兩個小號是和誰有關,不過我對攻擊反應冷漠,既然他不敢露面,我也就樂得看他24小時在網上忙乎。
那條久違的蛆廣州純生也冒了出來,其實此人我根本沒見過,他卻擺出一副最熟悉我隱私的臉孔來四處宣揚,至今我也不知他是否已如願成為網絡大神?
真正莫名其妙的是觀山,他突然自稱為我和杰克故事的解說人。因為他以前經常上海襲喝茶,所以他的話很多人相信。
想想也可笑,我和杰克正在一起吃飯賭博的時候,觀山一邊和杰克發QQ短信,一邊在外面對群友包括點犀說我騙了杰克,然后這頭杰克把他的手機遞給我看。
天底下竟有如此造謠生事的傻子。
而且觀山最愚蠢的一點就是:其他几人還知道利用小號來散播謠言,真人并不冒頭。觀山本來與紛爭無關,一個有家有業的人,卻傻子般地跳出來在眾目睽睽之下,他一定還沒領略過做“網絡大神”的煩惱。
后來杰克走投無路了,主動找觀山。我知道杰克的目的是尋求幫助籌錢,這一點我非常理解他,只要有希望籌錢,賭徒什么事都能做出來,因為我也做過。

過了几天,杰克早上打電話過來了。
“怎樣,你怎么還在澳門?”我問他。
“昨天飛了一趟越南,又回到澳門了。”他假裝無所謂的說:“海哥,你再打一萬塊給我吧,我不賭了,就是想陪女朋友逛逛街看看電影。”
“不行!”我斬釘截鐵地說:“你回來吧,呆在澳門我不會管你。”
他只能說:“好吧,我明天就回來。”
第二天,杰克開始徹底淪落了。
“海哥,我昨晚又借了大耳聾,現在錢還不上,和看單的人呆在酒店里,怎么辦?”
我問他:“你是想跑還是想還錢?想還錢就通知你家里打錢過去,想跑就直接上街報警。”
他猶豫不決,最后說:“沒事,他們目前態度還好,也沒限制我自由,我看情況再說。”
我掛了電話。給我一萬個理由,我也無法幫杰克還這筆大耳聾,我自己還欠很多親朋好友的錢,海襲公司也正缺資金創業翻身。

我肯借5萬10萬給杰克賭是出於兩點:
一:作為客戶,杰克非常支持我公司的業務,肯直接把120萬交我手上。
二:作為朋友,杰克值得深交,他夠義氣待人大方,照顧身邊人的困難,在澳門几次聚餐他都搶荈R單。
但他繼續借大耳聾的話,這個朋友的度就已經破了。
只能任他在澳門自生自滅。
我在短信里規勸杰克走,特別是還錢后千萬不能循環借。
但他真的瘋了,最后一條短信是:“我就是不走!我要贏回來,否則死也要死在澳門!”。接茪ㄕA與我聯系。
接下來兩天,杰克帶茯摀瑼漱j耳聾四處轉悠,一會在新葡京,一會在金沙城見群友,連留在澳門的Amy和國也知道他身邊跟茖潃茪H。
最要命的是,杰克蒙騙他爸爸和客戶,偷偷轉了兩次錢平單,但馬上又向大耳聾再借出來,然后輸完。
他真的在循環借大耳聾。

不記得過了几天,杰克終於扛不住了,在酒店里給我發微信。
“海哥,他們不耐煩了,說今天再收不到錢就帶我去珠海,怎么辦?”
“你總共輸了多少,借了几次?”我問他。
“加起來可能輸了八九十多萬,借了三次,最后這次欠他們15萬港幣。”他說。
“你不要跟他們去珠海,直接下樓報警。”
“為什么?”他問。
“到了珠海會很麻煩,在澳門他們害怕,到了珠海他們就不怕了。”
於是杰克說他考慮一下。
誰知道下午,他還是跟茪j耳聾到了珠海,被轉賣給另一伙討債的大耳聾。
杰克被人帶去了珠海,被拘禁在一個大耳聾公司里。
這個時候,我只能勸他和家人聯絡,盡快還清賭債走人了。他爸爸手里現金足夠,因為我上周才親手匯了56萬過去,卡號還存在手機里。
杰克發來數條微信,說現在必須用擴音通話,旁邊有人要聽到內容;說剛被人踹了一腳;說老板你盡快幫他還錢,不然我們今晚要他好受;說他已經和他爸聯系,把我的手機號給他爸了。

【海洋日记】江湖风云——杰克事件(三)
新浪博客





在這刊登您的廣告


 
本主題只有一頁。
作者上一篇主題作者上一篇 作者下一篇作者下一篇主題

回上一頁回上一頁

回頁頂 回頁頂

短網址

聚財資訊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wear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TEL:02-82287755 客服時間:台北週一至週五9:00~12:00、13:00~18:00 [ 網站信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