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財網 wearn.com 首頁
 
 查閱主題:百家樂不樂 (21) 短網址
[閱文紀錄]4075 次讀取 本主題只有一頁
sagemao:百家樂不樂 (21)   將本主題只顯示我的回覆 僅顯示作者   將本主題加入我的收藏 加入收藏  加黑名單

 聲望:5651
 個人著作


請  
收通知

X 5

  發表時間 
轉貼

7月1日星期六

百家樂不樂 (21) 另開


第41節
日期:2015-03-17 12:22:23
(生死百家樂/第十章/出人頭地/10)
接下來的夏天我又去了幾趟澳門,我開始學著跟那些賭鬼一樣用護照過關。 每次簽證理論上可以去四次澳門,間隔的兩個月裡每月去兩次。 那幾次行程各有輸贏,但總體來說贏回了差不多十萬。 很快我就習慣了三千五千地下注。 賭博這種事,一旦基注被抬高就很難再調低下——除非你輸得走投無路了。

八月左右我又碰到了雲姐。 去澳門之前她就在Q上跟我約定在老葡京的走廊見面。 可能是為了應對廣東漫無邊際的夏天,所以她剪了個超短的頭髮,穿著也乾淨利落得儼然一副校學生會新當選幹部的模樣。 她一見面便把手搭我肩上,跟我說這說那。 在那之前我在Q上跟她說起過跟女朋友分手的事,但我只不過是在陳述一個簡單的事實罷了。 當時她正一個勁地跟我倒苦水說去澳門賭博怎樣怎樣害苦了她,我這才提起此事。 原本我的用意是說自己沒太多心情來安慰她的遭遇。

碰頭後她表示希望繼續跟著我下注,學習一些投注技巧。
“哪有什麼投注技巧,不過是些簡單的注碼調配罷了。碰到運氣不好時照樣輸得找不著北。”我推託道。
老實說我一點也不喜歡跟熟人同台賭博。 一上桌誰都覺得自己天下無敵,絮絮叨叨說個沒完。
“那也比我瞎碰運氣強些。你不會真這麼小氣吧,咱們好歹也是同床睡過一晚。何必這麼無情?”雲姐以一副死纏亂打的勢頭說道。
她其實是個性格豪爽的人,若非做了二奶我想她其實可以活得更灑脫。 二奶什麼的畢竟是吃軟飯。 軟飯吃久了難免沾染奴性,習慣通過向別人討好撒嬌來達成自己的心願。
“好吧,隨你。輸了可別怨我。”
“沒問題。我人都敢託付給你,還怕你策我不成!”

日期:2015-03-17 12:23:15
(第十章/11)
我們一起去了美高梅金殿,因為最近我主要就是在那兒贏回十萬的。 雖然我知道那多半是運氣使然,但潛意識裡我還是把這兒當成自己的福地。 我從大廳五百起步的免佣台開始打,全程打閒。 說起來奇怪,在你什麼都打時你的投注密度會越來越大越來越隨意。 但在你規定自己只能打閒後你的投注模式突然變得規範起來。 你會耐心等待莊勢結束,並在閒連出時果斷加註。 我邊打邊看顯示牌上的莊閒路,莊旺時單跳出來的閒一般不跟,而閒旺時單跳莊就反打閒,出閒就加註跟之。 如此一來二去,我基本上贏多輸少。 雲姐在邊上亦步亦趨地跟著我投注,贏利跟我差不多。 我們打了一個下午,各贏了差不多三萬。

在美高梅吃了晚飯後我們就回了新葡京,因為我在新葡京的積分最多可以換房。 回房間休息了個把小時後我們繼續去娛樂場戰鬥。 這回我只帶了一萬下去,想過三關沖一下。 雲姐則帶了二萬,她說我狀態這麼好要趁勢多撈點。 我們繼續回到大廳無菸區的免佣台繼續全程打閒。 想著第一天下午就贏了不少,我這會打得更穩重了。 莊旺時出閒我根本不跟,莊閒勢均力敵或者閒起勢反追莊時我以二千為基注見閒跟閒並且在勝出後翻倍過三關。 可能是心態好的緣故,那晚幾乎每靴牌我們都抓住了機會過三關,有時候甚至能過三四次。 牌路一般的台我們順利過三關後就割青禾走人,牌路好的台我們就多打一會。 如此,我們鬥志昂揚一口氣打完了五靴牌。 我贏了差不多三萬,雲姐贏了五萬。 她高興得像過節時跟長輩去逛集市的小孩,見到什麼都跟你嘮叨個沒完,一會說我是賭神,一會說我認真投注時的樣子格外迷人,如此等等。

打完第五靴牌後已經半夜一點多了,我幾乎是迫不得已去了趟洗手間。 我感覺到自己的膀胱都他媽的快賬破了。 雲姐也想起來似地跟著去解手。 她緊跟在我屁股後面邊走邊說著剛才的那段牌路,結果跟著我進了男側所。 有個在小便器前拉尿的賭客嚇得手忙腳亂拉褲子,結果手上都撒了不少尿。 雲姐卻故意若無其事地張望了一下才轉身出去。 我還沒解褲帶差點就笑著尿了出來。 但正式要尿時可能因為憋尿憋得太久我一開始竟然尿不出來,只感覺到下身一陣僵硬的脹痛但就是尿不出來。 我靠著牆休息一會,什麼也不想一點點放鬆自己的神經,然後才慢慢尿出來。 那泡尿斷斷續續尿了差不多十分鐘,我覺得自己的尿管裡塞了一堆玻璃渣子般極其難受。

尿完後一陣沉重的睏意向我襲來。 雲姐玩著手機在門口等我。 我說不玩了去睡覺吧。 雲姐好像意猶未盡,但我管不了那麼多直接走了。 她只好跟了上來。

日期:2015-03-17 12:25:08
(第十章/12)
那晚我們依然沒睡,我是指沒**。

其實做也無妨,我也罷雲姐也罷都覺得無所謂。 而且我倒是很想來一炮——跟林秋宜分手後,我確實蠻長時間沒**了,桑拿當然是不算。

但畢竟沒搞成。 沖涼時雲姐見鬼似的大叫了一聲,我隔著玻璃門問她怎麼回事。 她喪氣地說大姨媽來了。 她說比平時早來了整整一周,所以嚇了一跳。 我安慰她說可能是舟車勞頓加上今天在賭場廝殺了一整天太過勞累的緣故,叫她別太擔心。 我們陸續沖完涼後一起躺在沙發上看了會電視。 電視裡港澳這邊的一個頻道正放著某外國競選總統的新聞,演講呀選票呀支持率什麼的,主持人正一個州一州對比兩位候選人的民意調查支持率。 我們都還沉浸在贏錢的那股興奮勁中,覺得誰當選總統都他媽的不值一提所以就乾脆把電視關了省得聒噪。 我們就這麼躺在那兒聊起一些各自喜歡的事。

第42節
雲姐說她喜歡做菜,經常在家嘗試著做各種不同的菜品。 末了她搖搖頭說她老公是廣東本地人吃不慣麻辣味,所以每次她做了一桌子菜後都只能獨自逐個品嚐然後倒掉。 我聽到後大為嘆惜。 二奶的生活果然與眾不同,我心想。 雲姐管那個包養她的人叫老公,雖然那個人並沒給她任何名分但她打心眼裡還是認為自己是他的人。 為此我倒對她添了一分敬意。 我在想或許當初她走上這條路肯定有自己的苦衷吧,但是我並沒有往下問。 我懶得重複聽同樣的故事。 我只是調侃地說下次她做大餐時可以叫我去免費幫忙品嚐測評。 她十分當真地說非常歡迎我去品嚐,語氣充滿期待。 末了她說等贏回輸掉的錢她就在佛山那邊開個川菜館。 我問她一共輸了多少,她說全部加起來差不多一百萬。 不對,應該是九十萬,今天贏回了十萬。 說完她朝我笑了笑,是發自內心的那種笑法。

接著她問起我的戰況,我說總體算下來應該贏了二十來萬。 她聽後滿臉的崇拜,敲打著我的肩膀說我是她在現實生活中見過的第一個真正在澳門贏錢的人。 只玩過一兩次的當然不算,她解釋道,我是指相當長時間連續玩下來後還能贏錢的人。 我聽後搖搖頭說贏這點錢算不了什麼,還不夠一次輸。 我們就這樣有一茬沒一茬地聊了很久。 直到那股興奮勁被紛至沓來的倦意擊退才去睡覺。 一覺睡到大天亮。

日期:2015-03-17 12:26:06
(第十章/13)
因為頭天贏了不少,所以第二天我們從容了很多。 上午睡到十來點才起來,洗刷完畢後下樓吃了些早點。 然後我們去街上逛了逛,雲姐買了些奶粉和尿不濕之類的嬰童用品。 我什麼也沒買就一路跟著幫她提東西。 雲姐說跟著我贏了不少錢,說要買條好點的皮帶或者手錶什麼的送給我。 我堅決拒絕了。
“不過是想送樣東西給你以表謝意罷了乾嘛這麼紳士,你不會是以為我圖你什麼吧?”雲姐有點不快地問。
“那還用說,你肯定圖我什麼。”我開玩笑應道。 頓了頓我十分嚴肅性地說,“你不就是圖我的百家樂秘訣嘛,又送東西又投怀送抱的,至於嘛。”
她聽後會心的笑了笑。 雲姐笑的時候總是眉頭一翹,乍一看彷彿在生氣。 時間久了你難免會心動。
逛完後我們在附近一家川菜館吃了頓飯。 最近這幾年來澳門的內地旅客連年暴增,澳門各種內地風格的菜館陸續都開張了,而且個個生意好得不行。 我們隨便點了兩三個菜,水煮牛肉、麻婆豆腐和手撕包菜。 就這麼簡單一頓吃下來居然花了差不多三百塊,澳門的吃住行等消費真他媽的高得離譜。 其它各種品牌購物店的東西就更不用說了,就算你贏個十萬八萬,不消兩三天也會花個精光。 所以我每次在澳門期間除了吃住之外,其它一概不消費。 哪怕叫小姐我也寧可回大陸再叫。

中午回房間後我們又休息了好一會。 雲姐大姨媽剛來身體多少有點不適,逛了沒一會就覺得很累。

日期:2015-03-17 12:26:53
(第十章/14)
下午我們又去娛樂廳玩了一場。 剛開始雲姐提意說她有個老鄉在一家貴賓廳疊碼,買十萬泥碼就能成為會員,成為會員後不斷可以免費提供吃住而且還有返水。 她說既然我們這次運氣這麼好不如乾脆去那兒玩撈一把大的。 末了她說她有那兒的會員卡。 貴賓廳這種地方我聽說過,而且之前好幾次有疊碼仔慫恿我進那裡邊玩。 但羊毛出在羊身上。 我覺得在賭場你不可能平白無故占到任何便宜所以就沒去。 我問云姐之前她輸了那麼多是不是在貴賓廳輸掉的。 她聽後點點頭。 她說她一開始在大廳玩還算小有贏利,因為她玩得也不小所以陸續有疊碼仔邀請她請貴賓廳玩。 剛開始她還沒動心但後來有一次實在招架不住一個老鄉的盛請邀請——沒去他們那貴賓廳玩之前就請吃請喝,還免費幫她訂了個房。 結果可想而知。 突然加大注碼後人都會患得患失。 在那種心態下不輸錢才怪。

經我的提點後雲姐還是繼續跟著我在大廳玩。 我們玩了差不多兩小時,繼續下午那種免水台全程打閒的策略,注碼則採用反式三注直纜即跟閒贏後1、2、4往下加。 勝利過三關後要么暫停要么平注跟長閒。 我們各買了二萬籌碼,基註一千,若第一個一千輸了則繼續觀察,贏了就按套路往下走。 免水台因為莊六點贏賠一半所以我堅決不下莊,省得在關鍵節點上碰到莊六點贏就非常劃不來——輸了就全輸,贏了卻只賠一半。 下午運勢一般,基本上每靴牌只有一次過三關的機會,兩次的很少三四次的根本沒有。 剛開始在同一靴牌上我還想等第二次所以基本上贏來的都還了回去。 後來每靴牌成功過一次三關後我就直接割青禾,繼續遊台觀察其它可切入的新台。 這麼著兩小時拉鋸下來我們每人贏了一萬左右,運氣不好確實很難繼續往上打所以就草草收場了。

結束後我們回房收拾了一下便準備各自回去了。 因為雲姐買的東西實在太多所以我送她到拱北關口,然後我再折回港澳碼頭坐船回深圳。

日期:2015-03-17 12:27:50
(第十章/15)
經過五六次的小贏,我總算把上次輸掉的二十來萬全部搞了回來。 如此頻繁地往返澳門,我的工作自然沒什麼特別的起色。 軟件裝機量雖然沒怎麼下降但因為提成點越來越低所以收入每況愈下。 各種新成立的手機SP公司還是像雨後春筍一樣冒出。 公司陸續有三四個老業務員被那些公司挖走。 新開張的公司為了擴充市場份額盡快打開局面,不惜把大部分利潤都放給了業務員的提成上。 那種新公司的業務侵略性極強,在客戶端談判的籌碼也大很多。 三鉅全憑跟幾個大客戶由來已久的關係苦苦支持著自己業界第一的位置。

也有公司找我談過,開出的提成額度比我現在的翻了差不多一倍。 但我卻不太想挪窩折騰。 一來那會我沉心在百家樂上面追逐更大的戰果,二來我總覺得這個行業已經日薄西山沒什麼好搞頭。
實事也的確如此。

日期:2015-03-17 12:29:11
(第十章/16)
六月初的時候深圳又開始全面清查手機SP公司。 這種事情往年3.15的時候也會發生,不過那時查處的主要是手機集成商,就是下游那些銷售內置惡性收費軟件的手機公司。 但這次卻直接查到上游SP公司​​來了,有點釜底抽薪的架勢。 三鉅公司好些員工都被帶走調查,公司陷入暫停營業的狀態,三個老闆見此狀況個把月都沒在深圳露面。 查辦的結果是在公司做司機的某個副總的表哥被拘留起來關了十五天,因為他是公司註冊的法人代表。 此外三鉅公司因非法經營被罰了二百萬,並責令暫停營業整改一個月。

其它幾家大點的SP公司也遭受了同樣的查處,不過兩個月後這次清查活動像往常一樣不了了之。 坊間的傳聞是某個有勢力的人新成立了一家手機SP公司,為了盡快打開局面搶占市場資源所以操盤了這次清查活動。 當然這很可能是謠傳。 經過這次查處後雖然幾家大的SP公司都元氣大傷——罰款只是毛毛雨,主要是打擊老闆經營的信心——但也沒出現什麼特別起眼的後起之秀。
但這次打擊至少標誌著混水摸魚的好日子結束了,整個SP行業江河日下。

生死百家樂,拔一拔澳門賭徒的奇葩人生
作者:梅山唐德
來源:天涯社區、易讀

Sage Mao



在這刊登您的廣告


 
sagemao
 聲望:5651
 個人著作

X 5
  回覆時間 2017/07/01 14:09:32


百家樂不樂 (21) 另開


20170701作家榜...

Sage Mao



本主題只有一頁。
作者上一篇主題作者上一篇 作者下一篇作者下一篇主題

回上一頁回上一頁

回頁頂 回頁頂

短網址

聚財資訊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wear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TEL:02-82287755 客服時間:台北週一至週五9:00~12:00、13:00~18:00 [ 網站信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