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卡片
交易中心

百家樂不樂 (10)sagemao

[閱文紀錄]2225 次讀取 本主題只有一頁 發表新文章 回覆該文章:::...
短網址   將本主題只顯示我的回覆 僅顯示作者   將本主題加入我的收藏 加入收藏  加黑名單

  預約作者
請  
收通知

X 7

發表時間 
轉貼

相關個股:光耀(3666)、世界(5347)

6月30日星期五


第19節
而我呢,這麼多年流連忘返於澳門賭場,沉醉那種輕搖慢舞的氣氛或許只是在尋找當初夏天的感覺。 如果那些夏天我他媽的干成點什麼事或許後來我就不會那麼沉迷於百家樂了。 抑鬱症這種東西你還真把握不准。 你這一生總有那麼一段時間會感到悵然若失。 比如在夏天結束的時候你沒有像其它人一樣收拾行裝回歸生活,卻還在日漸寒冷的街頭巷尾尋找夏天那種溫情脈脈的感覺。
如此一來,時間久了可能你就會抑鬱。
而百家樂正是在這個時候介入了我的人生,向我應承能找回失去的那一切,讓我沉醉其中無法自拔。 它讓我像個小孩一樣在遊戲中盡情追逐年少時的種種幻想和榮光,彷彿這一樣來自己的青春就可以重來一樣,甚至連夜已深沉都沒有察覺。
百家樂多麼像我們的初戀,她讓我們覺得自己這一生真的是倉促到來不及思考或後悔。
日期:2015-03-03 11:21:33

(第七章/1)
寂寞時的愛“就像冬天的刺猬一樣依偎著互相取暖,靠得太近了會彼此傷害,離得遠了又無法忍受世間的嚴寒。”
——羅叔卡博《愛情的起源》

有一段時間我覺得大學生活的一切事務都是圍繞著戀愛來展開的。 一起逃課可以讓你們的感情得到進一步的穩固,名家大師的講座會讓你們對某個冠冕堂皇的話題有一些共同的經驗和看法,社團活動給你們的戀愛加入一些恰到好處的猜忌和嫉妒,至於漫無邊際的暇閒和寬鬆的環境則是你們縱情歡愉的溫床。
別人眼裡的大學生活是不是顯得更加豐富和深刻我不得而知,但在我看來所有這一切都是我們縱樂敗壞的源由。 或許我們天生都是現實的享樂主義者,在唯物主義的旗幟下色彩鮮明地開始了我們道德敗壞的一生。 幾乎看不到任何質樸的品德在大學校園裡得到肯定和實踐。 克制、勤儉、厚道,這些彷彿成了令人蒙羞的標致,我們盡可能地避免和它們發生任何關聯。 確切地說一切都在朝著與之相反的方向發展。 我們總是侃侃而談討論一些時髦光鮮的理論,比如移動互聯網或者金融戰爭;我們極力讓自己的行頭看起來更光亮些,哪怕只是些冒牌貨也能取得心理上的相對優勢;我們甚至避免接觸任何實質性的東西,比如詩歌。

所以當葉子才真的搞了個現代詩歌社團時,我倒對那小子刮目相看。 雖然我知道他搞這個什麼鬼“鹿鳴社”的目的只不過是想藉用一個高雅的名頭來網羅文學院一批外貌可人的女生時常出來進行一些私人性質的聚會,但這至少相對那些公開宣稱以玩樂為目的社團來說還算是含蓄的。 在趙子才幾番挑釁式的邀請下,我只得加入了他們的鹿鳴社。 一來顧海抑鬱休學後我所能交流的人幾乎沒有,二來我也想通過一些不太過火的社交活動來沖淡別人對我的成見。 倘若我還是成天窩在宿舍研究百家樂,早晚會被人當成神經病告發到學校。 大學這種地方雖說自由,但這種自由也只是徒俱其表罷了。 你逃課或者亂搞男女關係那是一點問題都沒有,可你若對大家都十分熱衷的社團活動完全無動於衷而一味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那麼你總是會被種種猜疑和不懷好意的目光所冒犯。 歸根到底大家都是不學無術,內心多少還是有點惶恐的,所以全都希望大家都一樣地流於表面敷衍應對就皆大歡喜了。

日期:2015-03-03 11:22:13

(第七章/2)
恩,我加入鹿鳴社沒多久,剛好碰上這個社團成立一年的紀念活動。 葉子才通知所有社團成員準備一首自己的原創的詩歌以便舉行一個詩歌朗誦的活動來紀念社團成立一年。 這個活動看起來倒是搞得五彩繽紛的,有古文詩詞,有外語詩歌,也有各種打油搞笑的無厘頭作品。 說起來倒也奇特,文學院裡面雖然有一半以上的人連羅叔卡博的名子都沒怎麼聽過,可一談到現代詩歌卻個個說的頭頭是道。 其實在我看來漢語現代詩歌大多只是實驗之作,雖然也不乏亮點,但畢竟魚龍混雜,良莠不齊。 若靠看這些東西來提昇文學鑑賞和創作能力,結果往往是南轅北轍。

林秋宜作為葉子才的女朋友理所當然的成了鹿鳴社的副社長,當然也可能是她成為副社長後投桃報李地成了葉子才的女朋友也未可知。 總之他們兩個一唱一合倒也把這個社團搞得有聲有色。 說起來葉子才這小子泡妞倒真有一套。 正因為他女朋友是副社長的緣故,其它女生反而更加容易親近並加入鹿鳴社,而且還有好幾個蠻漂亮的女生為他爭風吃醋。 作為主角他自然佔盡便宜並趁機四處賣乖討好。 入學一年多,看慣了這些朝秦暮楚落花流水的事情后,我對葉子才倒也沒那麼反感了。 他只不過也是在逢場作戲罷了,只是他比一般人更敬業入戲更深一些。 就敬業這點來說。 我確實很佩服他。 他選了電子商務作為第二專業,同時他英文也非常棒,跟幾個外教混得很熟。 而我則在大二把英語六級過了後就徹底按自己的那一套來搞了。 我他媽的才懶得管什麼學分,什麼保研,什麼就業。 總之自己喜歡什麼就鼓搗什麼。 我的底線是各門功課都及格。 我做到了,一次也沒掛科。 我懶得重考。

話說大二暑假從澳門回來後我大部分時間依然窩在宿舍沉迷於百家樂——我通過網絡購買到兩本從港台翻印過來的百家樂專著《五局八星》和《百家樂數理分析》——完全沒把鹿鳴社詩歌朗誦活動放在心上。 待到活動馬上要舉辦的當天,我才想到自己也得準備一首詩歌來應對才行。 其實我高中時也寫過一些詩歌作品,但現在看來那都只不過是些臨摹之作,讀起來自己都覺得羞愧。 我本想把最近給顧海回信時寫的那首《登岳麓山訪故人墓》拿出來充一下門面,可是一想到廣東這邊的學生對歷史和地理近乎一無所知,也就只能作罷,免得自討沒趣。 最後我實在沒辦法,只好把顧海的那首《抑鬱症》背熟了拿去應對。

日期:2015-03-03 11:23:14
(第七章/3)
詩歌朗誦在水庫邊學術交流樓的裙樓裡舉行,依山面湖,視野顯得相當開闊。 讓人不得不打起點精神的是葉子才居然把校基金會的董事和文學院的客座教授也請了過來,此外他還糾結了一幫搞搖滾音樂的傢伙前來助興。 坦白說他的組織運籌能力我輩這種書呆子真是望塵莫及。 活動開始時葉子才煞有介事地來了一通開場白,大意是說要通過鹿鳴社來保持我們對詩歌的敏感和熱情,並希望這個社團在文學院一直傳承下去。 如此云雲。 然後他懷著十二感激之情請校董和客座教授發表講演。 校董畢竟是校董,他在經濟全球化的視角下探討了詩歌的國際性和民族性的問題。 最後他期望S大的學子能出一些在國際詩歌節上拿獎的作品以光耀門楣。 當然他的原話並沒用光耀門楣這個詞,但大概就是這麼個意思,為此他說了有十幾分鐘。 客坐教授則用英文朗誦了一首聶魯達的詩,然後又用英文簡單闡述了一下他對這首歌的看法。 這哥們是個美籍華裔他用英文表達倒也沒什麼不妥,事實上S大很鼓勵雙語教學。 但問題是聶魯達的原著是西班牙語的他卻用英語來闡敘它。 他的邏輯讓人很難接受。 也許他是故意的。 那些搞文學的總是喜歡在邏輯上亂來,以便體現自己能受到他人額外豁免的優越感。 所以很多時候我不太喜歡那幫子專門搞文學的人。 我倒更喜歡那些不是專門搞文學的人偶爾搞一下文學。

第20節
接下來鹿鳴社的成員依次朗誦了自己的詩歌。 葉子才抄了首勃洛克的抒情詩,朗誦起來聲情並茂、理直氣壯。 其它大部分人也是如法炮製,要么明抄,要么暗仿,聽起來都像那麼個調調——現代詩歌令人頭暈目眩的虛晃感。 你若問他這詩到底要表達些什麼,他們多半說不上來。 我在倒數第二個才上場,當時校懂和客座教授等嘉賓早已經匆忙離場。 我盡可能心平氣和地將顧海那首《抑鬱症》念完。 這會我突然覺得顧海休學實在是明智之舉,至少不用勉強捲入這些故作姿態的社團活動。

我念完詩後台下一點反應都沒有,彷彿我念的根本不是詩,而是示波器使用指南之類的玩藝。 最後林秋宜站起來帶頭鼓掌,但其它人——幾乎全部是女生——並沒有被她的行為所帶動,她只好尷尬地朝我點頭笑了下。 顯然她對顧海這首詩還是有點感觸的,對此我多少心存感激。 我打心眼里希望這個世界能多一些人接納並喜歡顧海那樣的人。
詩歌朗誦完後大家都嚷嚷著去食堂一起吃宵夜,我只得在前往食堂的路上找了個機會溜回宿舍。 我在想自己這一天到晚的都在幹些什麼事呢。 我突然覺得人這一生未免太過漫長和枯燥。 若是如此日復一日,簡直讓人無法忍受。
要是能有一場博弈讓我跟這種歲月分個勝負,我會毫不猶豫地押上自己所有的一切。
日期:2015-03-03 11:23:50
(第七章/4)
回宿舍的路上我突然想起顧敏。 高考之後我們便分手了。 說分手都他媽有點太過鄭重其事。 我們約好了似的都沒再聯繫,因為那些夏天已經結束了。 我在想她此刻正過著怎樣的大學生活呢? 都跟些什麼樣的人談論一些什麼樣的話題。 恩,顧敏原本就長得水靈,若再點化妝做個頭髮什麼的,想必是個大美女。 也許此刻她在北方那所以理工科為主的大學倍受追捧也未可知。 我想到自己以前跟她傻乎乎拍拖了兩年,卻睡都沒跟她睡過,不禁感到一陣惱火。 我在想說不定上大學後她會跟第一個向她示好跟她說些俏皮話的小子出去打炮。 我幾乎肯定她已經跟人打過炮了,而且對方說不定就是葉子才之類的小滑頭。 這些念頭讓我很難受。 不管怎麼說她以前是我的女朋友,總是在我耳邊哼著孫燕姿或者什麼人的歌。 這會我突然格外懷念起她來。 我在想自己是不是錯過了什麼特別重要的東西,是不是把事情徹底搞砸了。 我琢磨著也許那會我們的關係應該更上層樓。 我倒不僅僅指肉體方面更親密,不僅僅是指上床打炮。 上床當然也重要,但我更希望當時我們能更加默契更珍惜彼此的存在。 現在說什麼都晚了。 我一想到那些成天熱衷於社團的傢伙想法子帶著她去開房並把她的衣服一件件脫掉這種事就感到一陣窩火。 說不定在脫衣服時他還會順勢來上兩句無傷大雅的黃色笑話讓她放輕鬆。 這種事情說起真他媽操蛋。

更操蛋的是此刻我體內也無端生出一股很強的**,簡直強到無可扼制,我甚至想要隨便在校道上找個女生按倒後施暴一翻。 強烈得嚇人。
日期:2015-03-03 11:24:28

(第七章/5)
在學校南門往市區的方向兩三里有一片紅燈區,這是S大男生群體眾所皆知的事,彷彿這事再正常不過了一樣。 至於女生們對此怎麼看我倒不得而知——我是說某個女生要是知道自己傾慕的男生經常往那種地方跑時,她會是怎樣一種心情。 以前我從沒去過那兒,倒並非我對**什麼的很反感,只是我覺得自己的身體還沒飢渴到那一步。 但是今晚我彷佛對那裡很熟似地徑直朝那條亮著紅燈的小巷信步而去。 十來分鐘就到了。 站在巷口乍一看時你會覺得那裡頭除了一片紅光什麼也沒有,可往裡一走你就會感覺到每個門廳裡面都人影卓卓。 一些女人三三兩兩地坐在沙發上大腿翹得老高,彷彿要是她們不把自己的『內』褲露出來就覺得自己還不夠開放。 有的女人站在門口的粉色簾子邊用眼神使勁跟每個路過的人搭訕,還有些站在最裡頭虛掩的門後面跟一些男的討價還價。 現在說起來可笑,以前我對性什麼的挺看重的,尤其在我喜歡的女孩面前更是如此。 但是這會我突然間感覺到性這玩藝跟菜市場明碼標價的雞蛋和青菜沒什麼太大的差別。 差別僅僅在於有的東西是論斤,有的東西是論次。 我在小巷裡來回走了一趟,裡面總共有七八家門店,每家都有那麼五六個姑娘待價而沽。 我很興奮同時心裡也有點打鼓。 這至少比成天待在社團面對一幫因為憋著一股**沒處釋放而不停打情罵俏說廢話的男女要強得多。 我幾乎是閉著眼睛隨便揀了一家門店走進去,裡頭沙發上坐著的三四個姑娘中馬上站起來一個,面帶微笑地朝我點頭示意。 我一時突然不知道該怎樣開口才好。

但我知道我會打完這一炮,已經沒法回頭了。
日期:2015-03-03 11:25:59
(第七章/6)
“要玩一下嗎,帥哥!”門旁突然閃出個中年婦女明知故問地朝我說道。
她顯然就是人們常說的老鴇雞頭之類的角色,三四十歲的模樣,身材已然發胖,劣質化妝品厚厚地抹了一臉。 不過她這副令人反胃的尊容倒讓初次涉足此等場所的我突然間放鬆起來。 她周身有股平易近人的廉價氣氛,彷彿在說,來嘛帥哥,玩一下,這東西跟吃個燒烤喝杯啤酒沒什麼兩樣。
“你們這多少錢一次。”我盡量語氣老練地問她。
我的眼光在沙發邊那幾個姑娘身上快速掃了一圈。 有個姑娘的腿十分修長白晰,不過五官長得一般,胸很平。 另外兩個女孩胸部很傲,深深的『乳』溝彷彿能把你的腦袋都夾住,但她倆都明顯相通化妝來掩蓋自己的容貌。 還有一個女孩穿得略為含蓄,雖然身材勻稱但臉上明顯有幾點褐斑。 總之沒一個能讓人完全滿意的。

“這條街都一樣。都是一百塊一次。兩點以後可以三百包夜!”雞頭理了下她那染成栗紅的短髮,隨口應道。
“就這幾個,都在這兒了嗎?”我裝作有點不耐煩地問。
“樓上還有好幾個,要不要去看看?”
她宛如吃定了我似地說道,說完信手朝樓梯口指了指。 我估摸著其它門店的情況跟這應該也差不多,就點頭朝樓梯口走去。 她緊跟在我身後走著,好幾次胸都壓著我的背了。 我喜歡這種昏暗零亂的樓梯,好像裡頭藏著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一樣讓人心動。
“好像不是很熱鬧,今晚。”走樓梯時我調侃說,盡量讓自己顯得像個老嫖客。
“現在還早!人都還沒出來活動呢。十二點你再過來的話,還得排隊!”她熱情而自豪地反駁著。 顯然她對這生意很有把握,彷彿她如此這般馬不停蹄熬夜捉老鼠完全說明她是只社會主義的標準好貓。
“干我們這行,天天都得熬到三四點,掙的都是些辛苦錢!”她邊走邊補充道。
我們來到樓上,二樓的過道橫了張跟樓下差不多的皮沙發,皮都快掉光了。 幾個姑娘彷彿要睡著了似地坐在上面閉目養神。 其中有一個確實有幾分姿色。 倒不是說很漂亮,但卻是很能擊起男人**的那種類型。 她極其隨便地穿著件背心,臉蛋白淨略化了點妝,渾身看起來肉肉的但身材並不算太胖,雙腿疊著看上去蠻長。 相對來說我喜歡肥一點的女生,只要別肥過頭。 就嫖娼來說,肥一點的女生會讓我心裡頭那股負罪感減輕一點。

生死百家樂,拔一拔澳門賭徒的奇葩人生
作者:梅山唐德
來源:天涯社區、易讀


◆實體課程【短波段極限選股法】 限時早鳥優惠中
★首度揭露!快狠準的當沖、短波段選股法​

sagemao

X 7
    回覆時間 2019/04/10 22:59:52


 

◆實體課程【短波段極限選股法】 限時早鳥優惠中
★首度揭露!快狠準的當沖、短波段選股法​

本主題只有一頁。
作者上一篇主題作者上一篇 作者下一篇作者下一篇主題

回上一頁回上一頁

回頁頂 回頁頂

短網址

聚財資訊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wear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TEL:02-82287755 商城客服時間:台北週一至週五9:00~12:00、13:00~18:00 [ 聯絡客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