犀利股神 群益槓桿交易開戶

千萬別碰信用卡 (一)sagemao

[閱文紀錄]2524 次讀取 本主題只有一頁 發表新文章 回覆該文章:::...
複製分享賺分潤說明

  預約作者
請  
X 9

發表時間 

1

6月11日禮拜天


【摘要】
今天出租屋斷網了,只能來網吧繼續寫我的故事,萬幸的是自己身上還有一些現金可以維持一段時間生活,有的朋友會問,你到底欠了多少錢?
目前我一共負債五百多萬元,其中交通、招商、建行、民生四個銀行信用卡負債三十多萬已經逾期半年多,平安銀行貸款二十萬以逾期四個多月,其中的滯納金與罰款早已無法計算,農行抵押貸款一百二十萬尚未歸還,利息兩毛借的高利貸一百四十多萬,隨著我的跑路已經忘記多久沒有交利息了,至於身邊所有的親戚,朋友前前後後藉了我兩百多萬,呵呵,全部輸掉了,一分錢沒有還給它們。
在這裡勸還在賭博的朋友,或者急著籌錢的朋友,千萬不要去碰銀行的信用卡,哪怕借高利貸都不用去觸碰“信用卡”這個高壓線,因為它比高利貸還有恐怖,披著合法的外衣之下是恐怖計算出來的利息,最後讓你走向絕路的一定是它。
正如現在的我一般,多家銀行已經起訴我,甚至連協商還款的機會都沒有,高利貸還可以商量減免利息,但是銀行不可能,哪怕你死了或者坐牢都要償還。
我也沒有想到最後逼死自己的竟然會是這些卡片,我今年到現在家裡一共收到了十幾張律師函還有出庭通知,當然,我一次都沒有去,法院早已強制執行凍結了我所有的賬戶,這是何等的悲哀。
事已至此怨不得任何人,這是我的罪孽,與生俱來,可以懺悔,卻無法救贖。
※※※
【文章開始】
賭徒,行走於地獄與天堂,他們的人生精彩堪稱傳奇,但他們都走到了這裡,倒在了這裡,方寸賭桌,血淚人生,賭桌上一擲千金,紙醉金迷如夢如幻,魔鬼卻正在招手,地獄之門早已打開,愿賭,卻不願服輸,無數次輪迴後早已面目猙獰,背棄所有,原來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莫過於失去了所有,愛還在,你想回頭,卻不再岸上。
賭徒,雖然可恨,但並非十惡不赦之徒,相反的,他們之中不乏才華橫溢,心存善良之輩,因為不被理解,因為想贏回失去的一切,所以他們是孤獨的,更是瘋狂的,在看完我的故事之後,如果在你們的身邊,你們的朋友,親人,深陷賭海,希望你們能夠包容他們,勸解他們,回頭是岸,而不是一味的責罵,鄙夷,讓他們越陷越深,越走,越遠。
這座城市的地下室依舊這麼潮濕,似是在嘲諷我們這群依舊苟活著的老鼠,毛髮崢嶸,臭不可聞,沒有人願意靠近我們。
床上的手機忽然震動了一下,黑白屏幕上跳動著一條威尼斯人公關剛剛發來的短信,原本我應該像往常一樣,憤怒咆哮的砸掉手機,或者回一條短信過去詛咒這些害人的魔鬼,但是這一次我卻出奇的平靜,嗅著地下室腐爛的空氣,我忽然哈哈大笑,笑出了眼淚,原來當我變成一隻過街老鼠之後,想起我的竟然會是澳門賭場的公關,直到此刻我幡然醒悟,這是我的罪孽,可以懺悔,卻再也無法救贖。
※※※
我曾是一名網絡作家,曾是一間規模不大的公司老闆,擁有屬於自己的親人、朋友、同學,有著愛我的妻子和孩子,但時至今日,因為一念之差,我毀掉了所有,使自己走向了末路,負債累累,眾叛親離,我不敢奢望自己還有活下去的勇氣,或許當你看見這篇文章的時候我早已離開這個世界。
在這裡寫下我的故事,只願用我的遭遇警醒世人,賭博,不分大小,或許踏上賭博的道路有很多,但最後殊途同歸,都是自掘墳墓。
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著,堅持著,把自己的故事寫完,但是如果有一天,我的親人們,朋友們,偶然看見了我寫下的這些故事,希望你們看在一個將死之人的份上,能夠接受我的懺悔,放下曾經對你們造成的傷害,如此,我便是含笑九泉了。
※※※
我出生在東南沿海的一座城市,家中三代經商,家境殷實,大學畢業後,我用離家出走一個月的代價讓父親妥協,拒絕到機關單位工作,從家中藉了一筆錢自己創業,跟兩個大學同學一起做起了茶葉貿易。
當然現在回想,如果當初我接受父親的安排,會不會就沒有了後來的故事?
萬丈高樓平地起,現在回憶當初創業的日子,雖然艱辛,但卻忙碌的讓人踏實。
那個時候的自己陽光、踏實,憑著一股初生牛犢不怕虎的闖勁,跟另外兩個同學帶著十萬塊錢到鄰近的一座城市創業,之所以不選擇生活了多年的城市,就是不想依靠家裡的幫助,如今想來,或許就是這要強,不服輸的性格讓我淪落至此。
暫且叫它B市吧,那個時候房價已經上來了,但我們三個年輕氣盛再加上做貿易的都講究排場,所以就在市中心的寫字樓租了一百多平米的辦公室,又在鄰近的地方租了個倉庫,買了兩輛二手麵包車,開始了我們的創業。
茶葉在當時簡直可以稱之為暴利行業,為了降低成本,我們三個人天天開著麵包車到漳、泉兩個城市的幾個小鎮上採購茶葉,其中有幾個地方的茶葉特別出名,或許很多朋友現在都還在喝那裡的茶葉,但是跟市面上昂貴的價格不同,當時的當地的茶農都不太會喝茶,往往一斤幾十塊錢採購來的茶葉倒手就能賣到幾百上千的價格,特別是春秋兩季的茶葉,簡直是一本萬利。
※※※
這就是為什麼前些年茶葉的連鎖店那麼多,因為這個行業當初的利潤太高了,茶農做出來的都是好茶卻不懂得賣,我們採購過來之後通過各種各樣的包裝來提高茶葉的檔次,賣出去的差價十倍都不止。
或許是老天給了我們機會,讓我們抓住了當時的機遇,兩個大學同學中,大林的父親就是茶商,因此他品茶十分厲害,價格掐的很準,後來所有的採購都是他負責的,另一個小王學的設計專業,產品的包裝就都交給了他,反倒是我在學校什麼都沒學到,但資金都是我提供,因此我成了大股東。
我們三個人都忙碌於茶葉的產地跟倉庫還有公司三個地方,起早貪黑的干,因為交通不便車開不進去,有的產地甚至要步行十幾公里才能到,買下來的茶葉都是幾百斤一個袋子的,三個人就咬著牙輪流一袋袋的扛到車上。
有時候為了更深入了解,我們三甚至輪流到茶產地給茶農打工,從茶葉的栽種,採摘,到後面的曬青,搖青,烘乾等等,因為茶葉價格的差異就在這幾個地方,氣候、土壤水質、人工管理與炒茶技術,四個環節哪一個步驟做的不好,價格上就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了。
差不多用了不到兩年的時間,公司真正步入了正軌,工商註冊兩百萬的執照,還併購了一個小的加工廠負責製作包裝,並且在B市的同行里面我們也算是嶄露頭角了,有了很多的固定客戶。
年少得志的自己那時覺得整個世界都是自己的,因為當初扣掉採購茶葉的流動資金,光自己私人的存款就有上百萬。
兩年間我很少回家,因為我想等,等自己更成功的那一天在回去,讓父母親戚都看看,不靠他們的幫助自己一樣可以成功。
08年初,我買了人生中的第一部車,一輛黑色的低配君威,大林跟小王各自買了一輛凱越,當時的我們在同齡人中可謂是春風得意,因為有的同學甚至還在為不停的換工作而苦惱,而我們毅然是一家公司的老闆。
生意上了軌道,自己就清閒了下來,採購跟包裝都交給同學了,我只負責跟客戶打好關係以及算每個月的利潤進賬就可以了。
直到如今我都無比懷念這兩年的時光,它就像噩夢來臨前的光明,成了我人生中,僅有的,寶貴的記憶,記憶自己曾經付出,奮鬥,努力的身影。
※※※
08年,我噩夢開始的一年早晨,急促的手機鈴聲把我從睡夢中吵醒,是老李打來的電話:“小吳啊,睡醒了沒有啊?下午有飯局,介紹幾個大人物給你認識哦!”
我睡眼朦朧的答應著,腦子卻有些犯暈,最近自己的生活越來越沒有節制了,飽暖思淫欲,公司的事情都交給兩個同學了,自己天天陪著客戶應酬喝酒,不過有什麼關係呢,父母不再,無妻無子,掙錢就行!
在這座城市兩年,朋友不多,老李算一個,他本是我的一個客戶,大我十歲,在周圍幾個市有十幾家茶葉連鎖店,去年給我帶來了幾十萬的利潤,並且介紹了不少生意夥伴給我,因此我倆走的極進。
但是我那個時候就知道老李有一個陋習,好賭! 據說年輕的時候曾經為了籌集賭資入室搶劫被判了刑。
當然了,我當時對“賭博”這個字眼嗤之以鼻,覺得自己一輩子都跟它沒關係,這是一個骯髒的名稱。
大林跟小王都去上班了,空蕩蕩的租房只剩下自己一個人,沒來由的自己打開了落地窗走到陽台上,看著下方川流不息的車流,
“我要站在這座城市的最高點!”我忽然內心生出了這樣一個想法。
驅車趕到君悅酒店的時候已經臨近飯點,大老遠的我就看見老李正倚靠在自己那輛黑色的天籟旁按著手機。
“老李啊,什麼大人物讓你這麼火急火燎的把我拉過來?”我下車笑著跟他打了聲招呼。
老李收起手機習慣性的攬過我的肩膀,語氣卻是有些鄭重的說道:“是咱們B市道上的幾位大哥,今兒介紹給你認識認識!”
我有些驚訝,不過很快就釋然了,做生意都這個樣子,黑白兩邊多少都得有點關係。
老李帶著我上了酒店五樓,我心中有些疑惑,君悅我經常來,吃飯應該是在三樓啊?
來到五樓的一間套房門口,兩個人攔住了我們,看他們手臂上展露的紋身我就明白了,這兩個人應該是那幾位大哥的小弟,這個時候我隱隱約約猜到房間裡面在做什麼了。
“李總,這位是?”看門的小弟見我面生有些不放心。
※※※
老李笑著跟對方解釋道:“這是我兄弟,小吳,我跟虎哥說過了,沒事的!”
那人點了點頭放我們進去,一進去,好傢伙,裡面煙霧繚繞,四五個漢子光著膀子坐在沙發上,個個前胸後背都畫滿了紋身,我們一進去所有人都齊刷刷的看向這邊。
這個時候我內心說不緊張是騙人的,畢竟平時很少跟這種類型的人接觸,再加上電影小說的耳濡目染,對混社會的人多少有些抗拒。
不過老李看起來跟他們十分熟悉,一個胸脯上紋著狼圖騰剃著平頭的漢子笑著指了指裡面的一個房間:“虎哥他們都在呢,趕快進去吧。”
這是一間面積很大的套房,隔成一個大廳跟三個房間,老李帶著我走進去其中一個房間,一進去就看見四個中年人正在打牌。
“虎哥,這麼早就開戰了啊?”老李笑著說道。
其中一個人頓時抬頭看過來,我心想這個人應該就是虎哥了,因為他的眉毛很寬,而且穿著打扮都有一股江湖氣。
虎哥很熱情的起身走過來跟我們打招呼,同時看著我說道:“這就是你常說的小吳吧?不錯不錯,年輕有為啊!”
對於虎哥這樣的江湖人士我還是有點緊張的,但是這兩年陪著形形色色的客戶得出的經驗倒不至於讓我出醜。
我禮貌的跟虎哥握了握手,之後老李就很隨意的坐下去跟他們一起玩了,那個時候我根本沒碰過賭博,因此就坐在邊上靜靜的看著。
他們玩的是比較常見的牌九,兩張牌比大小,0點平點莊家通吃。
或許是為了打法時間而已,他們玩的不是很大,輪莊五萬封頂。
但是在當時的我看來,桌面上那一捆捆的鈔票在不停的變換著主人,這種畫面對我一個剛做生意的年輕人來說衝擊力是巨大的。
※※※
我想著,自己拼死拼活大半年或許都不過是他們桌面上一個小時的輸贏罷了。
打了差不多一個小時,老李的手氣很臭,還沒輪到坐莊就已經輸了四五萬了,倒是虎哥手氣好,坐莊經常滿點,面前已經有了差不多十沓鈔票了,都是整萬的。
我剛想勸老李別玩了,忽然他對我說道:“來,小吳,你幫我看兩把,我這手氣不行!”
我猶豫了一下,本能的想要拒絕,但是老李已經不容置疑的把牌移到我面前並且壓了一萬上去!
我根本不懂點數,索性直接伸手把牌翻開!
結果,一個黑桃三,一個方塊六,牌九!
虎哥愣了一下,隨即大笑道:“小兄弟好手氣啊!”說完就丟了兩捆鈔票過來,牌九是吃一賠二的。
老李笑呵呵的收起兩萬塊錢,更不想放過我了,堅持讓我看牌。
說來也怪,自己從來沒有賭過但是那天手氣出奇的好,好到眼前的撲克牌似乎有一種魔力,跟我建​​立起了某種連接,在開牌的一瞬間我就能預感到這把要贏。
結果一圈打下來,贏多輸少,我不僅幫老李把輸的贏回來了,還倒贏了五六萬。
到了下午一點多左右,大家都餓了就準備下去吃飯了,這個時候大林打來電話說公司有客戶找我。
我歉意的跟虎哥他們告別準備先走,虎哥遞給我一張名片說道:“小兄弟運氣不錯,有空一起出來玩!”
剛到酒店門口的停車場,老李忽然追了過來,不由分說的賽給了我兩萬塊錢,說道:“剛才人多不好看,這是你的,拿著!”
我剛想拒絕,但是轉念一想,自己幫他贏了那麼多,分點也是應該的吧,於是就收下了。
現在回想起來,或許就是這兩萬塊讓我嚐到了賭博的甜頭,那是魔鬼給我的禮物!
※※※
找我的是一位年輕的客戶,姓曾,他的穿著打扮看起來家境不菲,交談後得知小曾想要在B市開店,聽說我這里庫存的茶葉多而且質量不錯,所以就來問問有沒有合作的可能。
不過他手上的資金不足,想要先賒一批貨,換做別人的話我肯定是不會同意的,這年頭做生意的沒有傻瓜,第一次合作就賒賬更是天方夜譚。
但經過慎重考慮後我還是同意了,直覺告訴我跟小曾的合作不僅僅是現在,或許他有什麼難言之隱也說不定,而我始終堅信,雪中送炭遠比錦上添花更好。
後來事實證明我的這個決定是對的,在後來我窮困潦倒的時候,就因為第一次合作的信任,小曾幫了我無數次,可惜,他的幫助只是助長了我的心魔,讓我越陷越深。
跟兩位同學商量過之後一共批給了小曾十三萬的貨,大部分是中低端的鐵觀音,當然我也是有私心的,這批鐵觀音很多都是去年囤積下來的,銷售無門正好都給了他,反正我知道他肯定不會賴賬。
小曾走後我獨自坐在辦公室看這個月的銷售報表,忽然聞到一股香味,一抬頭卻是曉雯進來了,她穿著平日里的黑絲套裙職業裝,正一臉微笑的看著我。
公司現在除了我跟兩個同學之外還有四五個員工負責採購跟設計包裝,曉雯是我的會計,當初花了大力氣從外企挖來的精英。
※※※
因為都是年輕人所以公司裡一般沒有什麼規章制度的約束,更沒有著裝的要求,但是曉雯依舊保留了外企上班的習慣都穿職業裝,一米七的身高配上高跟鞋都跟我差不多高了。
“吳總,這是林總監讓我送過來的批給曾總那批貨的價目表。”
我卻沒有接曉雯遞過來的文件,反而是有些不著邊際的笑道:“大美女,整個公司都是您的香水味,讓做設計的伙計怎麼工作?”
這話不假,曉雯還是單身,公司裡的幾個設計師估計都對她想入非非呢。
曉雯聞言面色有些微紅,說道:“您又不給我獨立弄個辦公室,我有什麼辦法, 再說了,哪個女人出門不噴香水的?”
“好了好了,等明年公司擴大了,給你隔一個比我還大的辦公室!”
“你每次都這麼說!”
曉雯忽然有些氣惱的轉身出去了,搞的我有些發楞,看來平時自己沒有什麼架子倒是把他們都慣出脾氣來了。
沒來由的我把手伸進衣兜里摸了摸,掏出了兩捆鈔票,那是老李給我的分紅!
我來回把玩著這兩捆鈔票,再加上今天處理了一批去年的貨,可謂是雙喜臨門,心情大好的我拿出手機給大林跟小王發了一條信息:“晚上夜色酒吧,我請客!”
“嗨呀,吳總交女朋友了?”
“你小子發橫財了?”
※※※
兩個同學幾乎同時給我回的信息,我笑了笑沒有回复,而是看著面前的兩​​萬塊錢,開始幻想著下午如果我手氣好的話,或許能夠贏到十萬,二十萬. .....
夜色酒吧算是B市比較火爆的夜店了,來的時候已經臨近十點鐘,不過我沒有想到大林竟然把曉雯也給叫上了。
剛下車她就擰了我的胳膊一把,惡狠狠的說道:“行啊你,出來玩都不叫本小姐,虧我還從外企辭職出來替你賣命!”
我暗暗叫苦,一下班這丫頭的大小姐脾氣就出來了,根本不把我當老闆。
大林跟小王在邊上竊笑,這兩個沒義氣的傢伙。
“喲,吳總,林總,王總,你們三位怎麼才來啊,位子都快沒了!”
剛到大門口酒吧的經理就迎上來,我們是這兒的老顧客,經常在這招待一些喜歡獵豔的客戶,投其所好才是做生意的真理。
進去坐下後,我要了一桶香檳酒,一瓶軒尼詩,當然,也給自己要了一瓶葛瑪蘭,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對這款台灣的酒水情有獨鍾。
“說吧吳總,發什麼橫財了,晚上這麼大方?”大林笑著問道。
因為我們三個的工資都是一樣的,每個月只給各自開兩千五,平常情況下除了招待應酬,我們是不敢這麼花錢的。
當然我不可能告訴他們原因,只是神秘的說道:“佛說,不可說,不可說,哈哈!”
“切,不說拉倒,曉雯咱們跳舞去!”大林喝了酒,色心就開始了,拉著曉雯一溜煙跑去了舞池,跟著人群開始搖擺起來,不見了踪影。
我無奈的笑了笑,雖然我喜歡來夜店,但更多的是喜歡這種刺激震撼的氛圍,卻不喜歡那種放縱的搖擺,更別提泡妞獵豔的。
小王跟我一樣,可能是做設計出身的緣故,屬於那種悶騷型的男人,寧肯自己躲在房間看小黃片,來到夜店也不敢主動去找目標。
喝著喝著我有些上腦了,暈暈乎乎的,再加上音樂在耳邊跟炸彈一樣,整個人有種飄飄浮浮的感覺。
深吸了一口煙,看著眼前搖晃顛覆的世界,我忽然發現來酒吧的無非兩種人,寂寞的,討生活的。
城市給人太多的空虛,沒有一丁點安全感,只有來了這裡,藉著夜色與酒精,人性的一面才能肆無忌憚的放縱打開。
就在這個時候,忽然前方的舞池一陣喧囂吵鬧,隱約間我好像看見大林再跟幾個人推推搡搡著,嘴巴罵罵咧咧的不知道說些什麼。
“壞事了!”
我暗道不好,在這種地方與人衝突無疑是最棘手的,倒不是害怕什麼,而是大家都喝了酒,什麼事情都乾的出來,後悔都來不及,而且這種場子都是背後有人的,更不能報警,否則是自找麻煩。
想到這裡我對小王喊道:“不要報警!”,言罷操著酒瓶子就衝了上去!
※※※
衝突的原因很簡單,夜場魚龍混雜,曉雯被幾個小混混揩油了大林看不慣,雙方就鬧上了。
我上前的時候大林已經被打倒在地了,顧不得那麼多,我一個酒瓶子就甩到了其中一個人的腦袋上。
不得不說這種台灣產的酒不但質量好,連瓶子都這麼給力,那小子一下子就倒地上了,哼都沒哼出聲。
當然我一下子就成了眾矢之的,他們轉過來圍攻我,混亂中我已經分不清誰是誰了,拳腳之間有人用啤酒瓶子給了我幾下,然後自己就倒下了。
自己被他們按在地上,他們不停的踹我,用腳踢我的頭,當時我的眼睛已經睜不開了,鮮血從頭皮一直滲流了下來,眼前是猩紅的一片。
耳旁人群的嘈雜聲,曉雯的尖叫聲跟對方的咒罵混在了一塊兒,我感覺整個世界都在旋轉,身體的疼痛讓我幾乎暈厥。
※※※
“青峰!”
一聲怒吼,一道身影撲過來壓在了我身上,我知道那是大林,是的,我的兄弟正在為我承受著敵人的拳打腳踢。
到後面曉雯竟然也撲過來保住了我們,一下子對方就都停下了,顯然他們不好意思打女人。
“住手,你們幹什麼,找死啊!”
忽然我聽到了一聲憤怒的呵斥,之後舞池的人群就被沖上來的保安疏散了,之後有人拉了我一把,我下意識的伸手抹掉臉上的血跡,一看卻是驚住了,對方竟然是下午老李介紹給我認識的虎哥。
“小吳?咋個是你啊?”
虎哥看到我一臉鮮血猙獰的也是愣住了,隨即他的眉毛就擰在了一塊兒,轉頭吼道:“你們幾個是不是翅膀硬了?翻天了啊?這是我小兄弟,你們也敢打?怎麼回事?”
打我的那些人虎爺一來就不動了,現在被他一吼更是噤若寒蟬,一個個低著頭不敢看我們。
對方唯唯諾諾的不敢說,曉雯倒是硬脾氣,看我跟虎哥認識,就一五一十的把事情都告訴了虎哥。
“我艹你大爺!”
我恢復意識後卻是沒有管那麼多,上前一腳就踢在了其中一個人的胸口,隨後整個人撲上去坐在他身上,拳頭一拳拳的朝對方的臉上招呼!
※※※
因為我記得清楚,剛才就是這個染紅毛的用酒瓶子砸我!
“砰砰砰!”
我一拳拳的打,打的對方眼眶都裂開了,滿手都是鮮血,周圍死一般的寂靜,所有人都在冷眼旁觀著,曉雯趴在大林的肩膀上不敢看,虎哥也沒有說話,就靜靜的看著。
差不多打了十幾下,虎哥上前拉住我,輕聲說道:“行了小吳,給我個面子,算了。”
這個時候我已經意識到這個場子估計是虎哥的,對方能讓我解氣已經是給足了面子了,我不是剛出學校那個時候的愣頭青,知道進退,因此就從對方身上起來了。
“你們幾個,把他送去醫院!”
虎哥揮了揮手後,對我說道:“小吳啊,你沒事吧?可不要出了事情啊,不然我沒法跟李總交代啊!”
這個時候我腦袋還是有些暈,估計腦袋得縫幾十針了,但依然裝作沒事的樣子朝虎哥笑了笑,說道:“沒事,不好意思啊虎哥,我不知道他們是你的手下!”
“哎呀,小吳啊,你也真是的,下次來我的場子玩跟我打個招呼就好了嘛,你看,出了這檔子事,我的朋友在我的場子被打了,這要是傳出去以後我都沒法在B市立足了!”
隨後虎哥非要親自送我去醫院,被我婉拒了,不過從這件事之後,我對虎哥隱隱多了些敬佩,後來在我那段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日子裡,虎哥也幫了我幾次。
所以很多時候有些人雖然做的是見不得光的生意,但卻更看重情義跟道義,而這些人中很多包括虎哥都沒有受過多少教育,甚至字都不認識幾個。
仗義多是屠狗輩,負心總是讀書人,跟他們比起來,我自覺慚愧。
自從那天晚上的事情之後,曉雯整整一個月除了工作上的事情之外幾乎不理我,我也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直到後來我才明白,原來女人真的很難琢磨。
※※※
之後我在醫院躺了一個星期,腦袋縫了十三針,還有一點輕微的腦震​​盪,沒告訴父母,就幾個關係好的朋友跟客戶來看過我幾次,虎哥也來過,公司的事情都交給大林他們處理。
一個星期後,我出院的那天中午,老李掐準了時間興沖衝的來醫院找我,告訴我剛出院打算帶我發一筆橫財慶祝一下。
他告訴我,今天有一個從山西過來的客戶,家裡開礦的有點錢,老李讓我陪他一塊兒去接待,至於財從何來,他卻是神神秘秘的不肯說。
出了醫院老李把我帶到了他在市郊區的一間店面,這家店總佔地面積三百多平米,連地皮帶裝修老李說花了三百多萬,我起初有些驚訝,因為在這種地方開店尤其是茶葉這種高檔消費的店面等於找死。
後來我才明白,實際上老李不僅僅是賣茶那麼簡單,掛羊頭賣狗肉,他跟虎哥幾個道上的合作在店裡面開賭場,賺抽水,一年下來的利潤簡直不可估量。
這就是為什麼一直到現在,經濟這麼不景氣,那些茶葉店依然是拼命的開,裝修砸錢,儘管你看它每天進出的客人沒幾個,門口依然是豪車扎堆,裡面其實別有洞天。
※※※
來到店裡的包廂內,我看見虎哥也在,另外兩個人卻是不認識,不過應該都是道上了,脖子上的金鍊子跟跨間的鱷魚包是基本特徵。
虎哥看見我愣了一下,隨即問老李:“李總,你怎麼把小吳給帶來了呢?他不是還在醫院養傷呢嗎?”
“就是啊老李,你帶這麼個生面孔來,能行嗎?”其中一位大哥開口說道。
雖然是合作夥伴,但老李明顯比這些道上的大哥矮半截,聞言有些歉意的說道:“虎哥,劉哥,天哥,不好意思啊,我就想帶小兄弟來見見世面。”
原來帶著金鍊子剃著板寸頭的叫劉成,穿西裝打領帶的叫天一,兩個人都是跟虎哥在B市平起平坐的江湖大哥。
這個時候自己有點尷尬,畢竟跟他們打交道我還是忌憚的,自己只是個本分的生意人,跟他們做的生意卻是一點都不沾邊。
“唉,算了,來都來了,小伙子一會兒看著就行,多看少說,明白嗎?”天哥語氣嚴肅的對我說道。
本來那位劉哥是不贊成的,但虎哥跟天哥都表態了他自然不好說什麼了,只是後來這位劉哥沒少讓我吃苦頭,他的豺狼本性至今讓我後怕。
坐下後,老李道出了事情的始末,一個小時後他那個山西客戶就到B市了,這些開煤礦的手底下有幾個錢,眼光也不俗,隨著國內茶葉市場的逐漸火爆,在熟人的牽線下聯繫了老李,打算投資老李的公司,把連鎖的範圍擴大起來。
※※※
不過這不是重點,老李還知道一個消息,這個山西佬是從澳門飛過來B市的,而不是山西! 據說在澳門贏了很多錢。
這就是今天他們幾個坐在這裡的重點了,打算設個局狠狠的宰這個山西佬一筆,哪怕敲點零頭都是好的。
一開始我並不知道是什麼樣的局,後來我才明白,原來這個世界到處充滿了狡詐與欺騙,人心隔肚皮,再好的伙伴都可能給你下絆子,而往往你就是那頭被剝皮抽筋的豬,屠刀在首卻渾然不知。
差不多下午兩點鐘左右,虎哥跟老李去接機了,開的是虎哥的座駕,一輛七系寶馬,隨行跟著兩輛林蔭大道的商務車,因為山西佬講究排場,不夠檔次看不上眼的人朋友都沒得做。
而我則跟兩位大哥一塊兒去約好的酒店等著,說實話跟他們相處在一起雖然只有短短一個小時,但我如坐針氈。
就在我玩手機快要睡著的時候,酒店包廂的大門打開了,一個光頭佬被一群人簇擁著走了進來!
好傢伙,那氣場真的不用說了,就跟明星出場似得,黑墨鏡,花襯衫,手上帶著鑽戒,萬國表,再加上大腹便便的樣子,的確顯得富態,而且隨行帶著兩男兩女,應該是保鏢跟秘書之類的人。
※※※
“哈哈,焦總,歡迎歡迎啊,您的到來讓我們B市蓬蓽生輝啊!”
山西佬一進門,劉哥跟天哥就熟路的上前跟對方握手,這時候老李給我使了個眼色,我急忙跟著上前。
有錢人都喜歡別人奉承,這是天性,於是我跟著迎合道:“焦總大駕光臨,讓我們榮幸之至啊!”
話說完虎哥他們就讚許的看了我一眼,顯然一開始他們還怕我年輕嘴笨,現在卻是沒有這顧慮了。
“哈哈,你們好你們好,來來來,大家都坐,都坐,坐下說!”
山西佬一進門就受到熱烈歡迎顯然心情不錯,招呼大家坐下後,笑著說道:“李總,給大傢伙介紹介紹吧!”
老李打了個哈哈,起身逐個介紹,當然他不可能告訴對方虎哥他們是混社會的,而是隨便掛了個公司的老總,最後介紹我的時候卻是多提了幾句,不過無非是年輕有為之類讚許的話。
“年紀輕輕就當老闆了?好,後生可畏啊,哈哈!”
山西佬伸手拍了拍的肩膀,這個時候我說不緊張是騙人的,畢竟這些人的身份地位一個個都比我高出太多,自己的全部身家估計不夠人家一星半點。
我盡量保持自信謙虛的表情,同時眼疾手快的給自己倒了滿滿的一杯白酒對著山西佬舉杯道:“焦總,您遠道而來,小弟敬您一杯,我全乾了您隨意!”
隨即二話不說一飲而盡!
山西佬愣了一下,笑道:“夠豪爽,小伙子有前途!”言罷他也是一飲而盡。
接下來的事情就簡單了,大家都是生意場上的人,酒量一個個深藏不露,推杯換盞之間各自保留清明,喝個過場罷了。

原文:一個末路賭徒最後的心聲,方寸賭桌上的血淚人生
樓主:5847544
時間:2015-01-13 13:42:00

1


◆聚財作家數位卡【sagemao.老千卡】
卡友可免費閱讀卡友教學文章、可加入老千會研習LINE群等不定期加碼福利!

最新熱銷優惠

龍來寶

X 1
  回覆時間 2017/06/11 10:44:41


不錯喔


皇家禮炮
沒有設定個性圖像

  回覆時間 2017/06/11 23:59:02


讚~~


sagemao

X 9
  回覆時間 2020/09/09 02:29:08


【長篇連載】
千萬別碰信用卡 (一)
https://www.wearn.com/bbs/t912584.html
千萬別碰信用卡 (二)
https://www.wearn.com/bbs/t912585.html
千萬別碰信用卡 (三)
https://www.wearn.com/bbs/t912586.html
千萬別碰信用卡 (四)
https://www.wearn.com/bbs/t912588.html
千萬別碰信用卡 (五)
https://www.wearn.com/bbs/t912589.html
千萬別碰信用卡 (六)
https://www.wearn.com/bbs/t912590.html
千萬別碰信用卡 (七)
https://www.wearn.com/bbs/t912593.html
千萬別碰信用卡 (八)
https://www.wearn.com/bbs/t912594.html
千萬別碰信用卡 (九)
https://www.wearn.com/bbs/t912596.html
千萬別碰信用卡 (十)
https://www.wearn.com/bbs/t912598.html
千萬別碰信用卡 (十一)
https://www.wearn.com/bbs/t912604.html
★★★


◆聚財作家數位卡【sagemao.老千卡】
卡友可免費閱讀卡友教學文章、可加入老千會研習LINE群等不定期加碼福利!

本主題只有一頁。
作者上一篇主題作者上一篇 作者下一篇作者下一篇主題

回上一頁回上一頁

回頁頂 回頁頂

聚財資訊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wear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TEL:02-82287755 商城客服時間:台北週一至週五9:00~12:00、13:00~18:00 [ 聯絡客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