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令操盤手 黃唯碩 濁酒 期億 stockliao 論不敗 皮皮pipi12157 羅威 jaway 大帆 大帥哥 Almany 白茶 洋神 麥門 我要出書開課
聚財網 wearn.com 首頁
 
 查閱主題:轉貼 鬼股子專欄 南天竹帝國(51) 短網址
[閱文紀錄]742 次讀取 本主題只有一頁
miroko99:轉貼 鬼股子專欄 南天竹帝國(51)   將本主題只顯示我的回覆 僅顯示作者   將本主題加入我的收藏 加入收藏 解除分類鎖定 加黑名單

沒有設定個性圖像

 聲望:0
 個人著作


請  
收通知

  發表時間  發送悄悄話 傳悄悄話  引用 引用回覆  檢舉主題 檢舉 
轉貼
0

【第十三章】

【當唯一的選擇是冒險時,人才會知道平凡的美】


張董率團的參觀考察一開始就很順利,他們的行程由臺灣北部往南行走,第一站就是著名的臺北魚市,楊顯德的人際關係果然相當廣,臺北魚會的理事長與總幹事都親自出面接待。

臺北魚市占地寬廣,占地面積足足有兩千多平米,這裡除了供應當日捕撈的新鮮水產品外,還供應觀賞魚類及飼養器材,另外還設有餐飲部,為遊客提供新鮮美味的餐飲服務。張董與幾位元董事看到這種經營模式,各個都頗有同感地對黎中源說:“今後我們的經營方式就是要採取這樣的形態。”

當晚,由臺北魚會做東接待,席開四桌,幾位在臺灣北海岸養殖鮑魚、石斑魚的公司老闆也都列席參加。當魚會理事長致辭,特別介紹金宇公司有意投鉅資在深圳建設工廠養殖基地後,這些臺灣的企業家紛紛與黎中源示好,也都表達了希望建立合作夥伴的意向。

次日開始,幾位董事受魚會理事長與總幹事的邀請,在臺北近郊的淡水、八裡、金山…等地旅遊,除了品嘗各地小吃美食外,還到了北投溫泉區泡澡喝酒,總之是吃喝玩樂樣樣俱全。

幾位領導逍遙快活去了,留下黎中源與幾個隨行的幕僚幹部和有意合作的廠商老闆談判,洽商合作細節。

在臺北忙活了3天后,整個考察團驅車南下,直達臺灣最著名的彰化花卉生產基地。彰化縣28個鄉鎮有24個鄉鎮發展花卉生產,主要生產切花類、蘭花類、苗圃類為主。經營模式采產銷一體化,從生產的溫濕度控制、育種、栽培、採收乃至保鮮運輸,全部電腦控制,產品行銷全世界,在世界各地均享有盛名。在這裡,黎中源體會到了一句古話: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臺灣的花卉產業,是幾十萬人經過幾代的努力與研發,胼手砥足一步一腳印,從零發展起來的。這其中,累積了無數人的辛勤勞動與血汗。累積了無數晝夜的智慧結晶與成果。黎中源深深體驗到這產業鏈建設的不易,也感受到自己未來雙肩將會承擔的千斤重擔。

一周的中臺灣之旅,考察團的足跡踏遍了臺灣中部的台中市、彰化縣、雲林縣與南投縣四個縣市,他們遊覽了南投日月潭與溪頭的山水之美,也品嘗了鹿穀的凍頂烏龍茶與古坑的原味咖啡,更有幸的是考察團親身體會到臺灣獨特的民宿文化與其中所蘊含的服務精神。這種以客為尊,寓旅遊於生活的經營模式,讓整個考察團有在家的溫馨與賓至如歸的感覺。

結束中臺灣的考察後,接下來是這次考察的重頭戲~南臺灣。南臺灣種植養殖業的重鎮在臺灣最南端的屏東縣。這裡有著名的景點墾丁。墾丁這名稱的由來,是清朝同治年間一批大陸的壯丁來此開墾故而得名。

墾丁位於南臺灣甯K半島的底部,三面環海,東面太平洋,西臨臺灣海峽,南頩巴士海峽,其地理位置猶如海南的三亞,是臺灣的天涯海角。

墾丁周遭著名的景點很多,鵝鑾鼻公園、貓鼻頭公園、南仁湖、龍鑾潭…等等。不過,此次考察團來到南臺灣最主要的目的當然不是觀光旅遊,而是拜訪臺灣水產實驗所東港分所,洽商合作項目。

臺灣水產實驗所東港分所是臺灣最早研發出龍膽石斑魚的種苗繁殖孵化技術。在它的推廣與種苗的供應下,全臺灣才開始養殖龍膽石斑魚。換句話說,東港分所才是臺灣龍膽石斑魚的養殖技術鼻祖。而龍膽石斑魚就是黎中源養殖專案規劃的第一優先選擇。

由於楊顯德的牽線搭橋,考察團一路以來,從北到南都得到非常禮遇的招待,來到這裡也不例外。東港分所向考察團展示了許多最新的研究成果,特別是一條全身閃亮基因的螢光魚“夜明珠”更是引起全團人員的好奇與興趣。

根據東港分所的工作人員介紹:我們運用自行研發的基因工程技術,把外來的綠螢光基因植入野生的青鱂魚胚胎中,所培養的綠螢光基因魚,其外表及全身都會發出螢光,並能遺傳給它的卵、胚胎、幼魚。使之都能發出螢光。

蔡董驚歎地說:“這種全身會發出螢光的魚,絕對是最好的觀賞魚類,把這項技術引進到國內,單是賣這條魚就發達了!”

黃董也說:“要是我在書房內,擺個大型的玻璃水族缸,養它幾十條這螢光魚,晚上關了燈,喝杯紅酒,靜靜地欣賞這魚游水曼妙的舞姿,相信一天工作的辛勞都會忘得一乾二淨。”

張董也對黎中源說:“來臺灣考察之前,我的概念就是簡單的認為,養殖就是養那些高經濟價值的食用魚,這次來了之後,我的觀念改變了,像這種新培育的觀賞魚品種,它的經濟效益遠遠在食用魚之上,畢竟食用魚的價格受到市場的制約,產量一多,價格就下跌,而這種觀賞魚,只要能得到消費者的青睞,價格可以我們說了算,一個是稱斤輪兩在賣,一個是論尾在賣,孰貴孰賤高下立判。中源,接下來,你得發揮你的談判技巧,無論如何都得和東港水產研究所簽下合作協定,我們要引進他們的高科技產品。”

黎中源點頭稱是:“各位董事,我一定盡我的努力,想辦法與對方達成合作協定。”

蔡董笑著說:“這次考察的行程,我們幾個老傢伙,其實是一路遊山玩水跟著吃喝玩樂,談判協定的事都交給黎總,黎總,你年輕有為不辭辛勞,一肩扛起所有的工作。我代表董事會謝謝你啦!”

時近9月底,南臺灣的墾丁還是驕陽似火暑熱逼人,墾丁大街上來自各地的遊客穿梭如織。考察團一行人已經下榻墾丁的五星級酒店,墾丁大街綿延長達3公里,考察團住的酒店就在大街的尾端,酒店靠海,極目遠眺是一望無際,湛藍的大海與藍天白雲。

午後4點鐘,眾人各自活動,蔡董拉著張董與黃董在酒店的SPA房泡澡按摩,黎中源與楊顯德兩人上街閒逛,領略墾丁特有的海風與陽光。墾丁大街兩旁幾乎全是民宿與酒吧餐廳,放眼望去,各型各色不同風格的建築外貌,地中海式、希臘古典式、傳統臺灣式…。體現出經營者的匠心獨運與經營巧思。

兩人逛了一段路後,楊顯德有些感慨地說:“我已經有十多年沒來墾丁了,想不到這裡變化這麼大,過去這裡盡是些賣海鮮的小攤檔小餐廳,現在卻蛻變成具有國際風格的遊樂街。感覺上像是一個樸素的小村姑,一眨眼間,突然蛻變成濃妝豔抹的都市女郎,說實在的,還真有點不習慣。”

黎中源點頭道:“時代在變,風土人情自然也會跟著變,跟不上變化,就會被時代淘汰的。”

楊顯德苦笑道:“是呀,像我這樣仍是抱著老觀念的古董,早晚會被時代淘汰的。”

走的累了,兩人挑了一家日式裝潢風格的居酒屋暫歇。這家居酒屋是由老式的木板平房改裝,餐廳門口有塊大約三十多平米的空地,空地的邊緣是棵上百年的老榕樹,榕樹的枝椏密密麻麻的,幾乎將整片空地都遮蓋了,坐在空地上的小圓桌,享受的是迎面而來的海風與偶爾從枝椏間隙灑下的陽光。

兩人要了一壺冰凍的啤酒以及十幾串的燒烤,吃著燒烤喝著冰凍啤酒,黎中源笑著說:“這一冷一熱,就這樣的送進肚子,真是水火並濟,的確有另類的滋味。”

“可不是嘛!人世間太多兩極端的事湊在一起,卻能巧妙地找到和諧點,或許這就是生活的樂趣所在。”楊顯德回應道。

“楊老師,我問你。這次你幫柴銳炒股,總共賺了多少錢?你個人又分到多少?”黎中源猛然冒出這句問話,令楊顯德沉默了一會兒。

“不瞞你說,全部賺了接近15元人民幣,紀寧分到5個億,而柴銳分了2億元給我。坦白說,窮困潦倒了十多年,一下子賺了這麼多錢,還真不知怎麼花?”

楊顯德繼續說:“你知道的,當年從福建回臺灣時,我是身患重病的,古人說,富在深山有遠親,窮在都市無近鄰,這句話說得一點都沒錯,那時候,伸手碰壁舉目無親,活著的目的就是等死。況且,我當初去廈門是躲債過去的,回到臺灣,老婆帶著兒子跟人跑了,也不知道去了哪裡?唯一“關心”我的,是那些追債的黑道份子,他們常常上門來騷擾,我反正是抱著人肉鹹鹹的態度,要錢沒有要命一條。最終他們也拿我沒轍才放過我。”

“紀總當時沒幫你嗎?”黎中源問。

“要不是他,我早不知八百年前就死了!我這十多年來,就是靠著他的照顧才挺了過來,十多年前,紀寧還在別的機械廠上班,賺一份薪水要養父母及老婆孩子,他還偶爾偷偷地接濟我,真的沒有他,閻羅王早請我去喝酒了。”

“六年前,他貸款成立了八德公司,草創之初,我住在工廠當總務,不管什麼事,只要我能做的我都做。採購、掃地、打雜我樣樣都行。沒想到有事幹了,病痛沒了,精神也好了。公司成立三年後,我就勸他申請股票上市。幸運的,八德公司順利經過輔導期也順利的通過臺灣證管會的審核股票上市。這才算是苦盡甘來。不過,由於八德公司是個迷你型的小公司,自有資金不足,上市後,沒嘗到多少股票上市的甜頭,反倒是你這次的標案,才讓我們真真正正的賺到鈔票。”

聽到這,黎中源感觸地說:“其實,認真地說,如果你們這次合作的對象不是柴銳而是我的話,恐怕我沒那個氣魄與決心,大幹這一場。”

“是的,這是你和柴銳最大的不同,柴銳的野心大膽子大,也敢冒險,他的思維異于常人。你做事四平八穩,不敢激進,你也比較瞻前顧後,這是你們兩個性格上最大的不同點。”

“楊老師,你說,在股市裡,柴銳的性格適合生存,還是我的適合?”

“其實,柴銳的個性與我年輕時相當接近,那時候,我叱吒風雲不可一世,自恃腦筋聰明,天上的星星都可摘得下來,就由於這種剛愎自信的脾氣,才會導致後來的失敗。中源,我在股市幾十年了,看過太多大浪淘沙的例子,我也見過太多的莊家作手,眼見他起大樓眼見他樓塌了,我自己就是個活生生的案例。所以,別看柴銳他聰明,世間聰明反被聰明誤的事情太多了。”

“楊老師,照你這麼說,你們這次的炒作已經結束了,你是會到我這裡,幫我們金宇公司維持股價咯!”黎中源趁熱打鐵地問。

楊顯德啞然一笑:“說了半天,原來你是繞著圈子來逼我。”

“楊老師,我發誓,我絕對沒有逼問你的意思,你別誤會。”黎中源急忙辯解。

“要我說嘛,如果時光倒流十多年,我要想賺錢,要想不擇手段的賺大錢,我一定選柴銳不選你,因為他可以提供我孤注一搏的機會,而你不可能。可是經過十多年的窮困煎熬,很多事我都看開了,雖然有人說:有錢不是萬能,無錢卻是萬萬不能。沒錯,金錢的確不是萬能,金錢買不到的東西太多太多了,金錢買不到青春、歲月、親情、朋友….。

金錢就像一把槍,表面看,有了槍就可以為所欲為無往不利,其實錯了,就是因為有了槍,原本不敢想的壞事就敢做了,有了槍,不該有的邪念就產生了。錢跟槍一樣,都是一種工具,人要能駕馭工具為我所用,而不是被工具拖著鼻子走!

所以,你剛才問我的問題,我現在回答你,我會來你這裡幫金宇公司維繫股價。因為,我已經賺到錢了,也已經上岸了,我將來要的是安寧的生活,而不是刀光劍影的戰場。”

聽到這,黎中源舉杯說:“楊老師合作愉快。”

【鬼股子目前人住大陸,由於無法登陸聚財網,所以拜託我轉發】


【第十三章】

【當唯一的選擇是冒險時,人才會知道平凡的美】


張董率團的參觀考察一開始就很順利,他們的行程由臺灣北部往南行走,第一站就是著名的臺北魚市,楊顯德的人際關係果然相當廣,臺北魚會的理事長與總幹事都親自出面接待。

臺北魚市占地寬廣,占地面積足足有兩千多平米,這裡除了供應當日捕撈的新鮮水產品外,還供應觀賞魚類及飼養器材,另外還設有餐飲部,為遊客提供新鮮美味的餐飲服務。張董與幾位元董事看到這種經營模式,各個都頗有同感地對黎中源說:“今後我們的經營方式就是要採取這樣的形態。”

當晚,由臺北魚會做東接待,席開四桌,幾位在臺灣北海岸養殖鮑魚、石斑魚的公司老闆也都列席參加。當魚會理事長致辭,特別介紹金宇公司有意投鉅資在深圳建設工廠養殖基地後,這些臺灣的企業家紛紛與黎中源示好,也都表達了希望建立合作夥伴的意向。

次日開始,幾位董事受魚會理事長與總幹事的邀請,在臺北近郊的淡水、八裡、金山…等地旅遊,除了品嘗各地小吃美食外,還到了北投溫泉區泡澡喝酒,總之是吃喝玩樂樣樣俱全。

幾位領導逍遙快活去了,留下黎中源與幾個隨行的幕僚幹部和有意合作的廠商老闆談判,洽商合作細節。

在臺北忙活了3天后,整個考察團驅車南下,直達臺灣最著名的彰化花卉生產基地。彰化縣28個鄉鎮有24個鄉鎮發展花卉生產,主要生產切花類、蘭花類、苗圃類為主。經營模式采產銷一體化,從生產的溫濕度控制、育種、栽培、採收乃至保鮮運輸,全部電腦控制,產品行銷全世界,在世界各地均享有盛名。在這裡,黎中源體會到了一句古話: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臺灣的花卉產業,是幾十萬人經過幾代的努力與研發,胼手砥足一步一腳印,從零發展起來的。這其中,累積了無數人的辛勤勞動與血汗。累積了無數晝夜的智慧結晶與成果。黎中源深深體驗到這產業鏈建設的不易,也感受到自己未來雙肩將會承擔的千斤重擔。

一周的中臺灣之旅,考察團的足跡踏遍了臺灣中部的台中市、彰化縣、雲林縣與南投縣四個縣市,他們遊覽了南投日月潭與溪頭的山水之美,也品嘗了鹿穀的凍頂烏龍茶與古坑的原味咖啡,更有幸的是考察團親身體會到臺灣獨特的民宿文化與其中所蘊含的服務精神。這種以客為尊,寓旅遊於生活的經營模式,讓整個考察團有在家的溫馨與賓至如歸的感覺。

結束中臺灣的考察後,接下來是這次考察的重頭戲~南臺灣。南臺灣種植養殖業的重鎮在臺灣最南端的屏東縣。這裡有著名的景點墾丁。墾丁這名稱的由來,是清朝同治年間一批大陸的壯丁來此開墾故而得名。

墾丁位於南臺灣甯K半島的底部,三面環海,東面太平洋,西臨臺灣海峽,南頩巴士海峽,其地理位置猶如海南的三亞,是臺灣的天涯海角。

墾丁周遭著名的景點很多,鵝鑾鼻公園、貓鼻頭公園、南仁湖、龍鑾潭…等等。不過,此次考察團來到南臺灣最主要的目的當然不是觀光旅遊,而是拜訪臺灣水產實驗所東港分所,洽商合作項目。

臺灣水產實驗所東港分所是臺灣最早研發出龍膽石斑魚的種苗繁殖孵化技術。在它的推廣與種苗的供應下,全臺灣才開始養殖龍膽石斑魚。換句話說,東港分所才是臺灣龍膽石斑魚的養殖技術鼻祖。而龍膽石斑魚就是黎中源養殖專案規劃的第一優先選擇。

由於楊顯德的牽線搭橋,考察團一路以來,從北到南都得到非常禮遇的招待,來到這裡也不例外。東港分所向考察團展示了許多最新的研究成果,特別是一條全身閃亮基因的螢光魚“夜明珠”更是引起全團人員的好奇與興趣。

根據東港分所的工作人員介紹:我們運用自行研發的基因工程技術,把外來的綠螢光基因植入野生的青鱂魚胚胎中,所培養的綠螢光基因魚,其外表及全身都會發出螢光,並能遺傳給它的卵、胚胎、幼魚。使之都能發出螢光。

蔡董驚歎地說:“這種全身會發出螢光的魚,絕對是最好的觀賞魚類,把這項技術引進到國內,單是賣這條魚就發達了!”

黃董也說:“要是我在書房內,擺個大型的玻璃水族缸,養它幾十條這螢光魚,晚上關了燈,喝杯紅酒,靜靜地欣賞這魚游水曼妙的舞姿,相信一天工作的辛勞都會忘得一乾二淨。”

張董也對黎中源說:“來臺灣考察之前,我的概念就是簡單的認為,養殖就是養那些高經濟價值的食用魚,這次來了之後,我的觀念改變了,像這種新培育的觀賞魚品種,它的經濟效益遠遠在食用魚之上,畢竟食用魚的價格受到市場的制約,產量一多,價格就下跌,而這種觀賞魚,只要能得到消費者的青睞,價格可以我們說了算,一個是稱斤輪兩在賣,一個是論尾在賣,孰貴孰賤高下立判。中源,接下來,你得發揮你的談判技巧,無論如何都得和東港水產研究所簽下合作協定,我們要引進他們的高科技產品。”

黎中源點頭稱是:“各位董事,我一定盡我的努力,想辦法與對方達成合作協定。”

蔡董笑著說:“這次考察的行程,我們幾個老傢伙,其實是一路遊山玩水跟著吃喝玩樂,談判協定的事都交給黎總,黎總,你年輕有為不辭辛勞,一肩扛起所有的工作。我代表董事會謝謝你啦!”

時近9月底,南臺灣的墾丁還是驕陽似火暑熱逼人,墾丁大街上來自各地的遊客穿梭如織。考察團一行人已經下榻墾丁的五星級酒店,墾丁大街綿延長達3公里,考察團住的酒店就在大街的尾端,酒店靠海,極目遠眺是一望無際,湛藍的大海與藍天白雲。

午後4點鐘,眾人各自活動,蔡董拉著張董與黃董在酒店的SPA房泡澡按摩,黎中源與楊顯德兩人上街閒逛,領略墾丁特有的海風與陽光。墾丁大街兩旁幾乎全是民宿與酒吧餐廳,放眼望去,各型各色不同風格的建築外貌,地中海式、希臘古典式、傳統臺灣式…。體現出經營者的匠心獨運與經營巧思。

兩人逛了一段路後,楊顯德有些感慨地說:“我已經有十多年沒來墾丁了,想不到這裡變化這麼大,過去這裡盡是些賣海鮮的小攤檔小餐廳,現在卻蛻變成具有國際風格的遊樂街。感覺上像是一個樸素的小村姑,一眨眼間,突然蛻變成濃妝豔抹的都市女郎,說實在的,還真有點不習慣。”

黎中源點頭道:“時代在變,風土人情自然也會跟著變,跟不上變化,就會被時代淘汰的。”

楊顯德苦笑道:“是呀,像我這樣仍是抱著老觀念的古董,早晚會被時代淘汰的。”

走的累了,兩人挑了一家日式裝潢風格的居酒屋暫歇。這家居酒屋是由老式的木板平房改裝,餐廳門口有塊大約三十多平米的空地,空地的邊緣是棵上百年的老榕樹,榕樹的枝椏密密麻麻的,幾乎將整片空地都遮蓋了,坐在空地上的小圓桌,享受的是迎面而來的海風與偶爾從枝椏間隙灑下的陽光。

兩人要了一壺冰凍的啤酒以及十幾串的燒烤,吃著燒烤喝著冰凍啤酒,黎中源笑著說:“這一冷一熱,就這樣的送進肚子,真是水火並濟,的確有另類的滋味。”

“可不是嘛!人世間太多兩極端的事湊在一起,卻能巧妙地找到和諧點,或許這就是生活的樂趣所在。”楊顯德回應道。

“楊老師,我問你。這次你幫柴銳炒股,總共賺了多少錢?你個人又分到多少?”黎中源猛然冒出這句問話,令楊顯德沉默了一會兒。

“不瞞你說,全部賺了接近15元人民幣,紀寧分到5個億,而柴銳分了2億元給我。坦白說,窮困潦倒了十多年,一下子賺了這麼多錢,還真不知怎麼花?”

楊顯德繼續說:“你知道的,當年從福建回臺灣時,我是身患重病的,古人說,富在深山有遠親,窮在都市無近鄰,這句話說得一點都沒錯,那時候,伸手碰壁舉目無親,活著的目的就是等死。況且,我當初去廈門是躲債過去的,回到臺灣,老婆帶著兒子跟人跑了,也不知道去了哪裡?唯一“關心”我的,是那些追債的黑道份子,他們常常上門來騷擾,我反正是抱著人肉鹹鹹的態度,要錢沒有要命一條。最終他們也拿我沒轍才放過我。”

“紀總當時沒幫你嗎?”黎中源問。

“要不是他,我早不知八百年前就死了!我這十多年來,就是靠著他的照顧才挺了過來,十多年前,紀寧還在別的機械廠上班,賺一份薪水要養父母及老婆孩子,他還偶爾偷偷地接濟我,真的沒有他,閻羅王早請我去喝酒了。”

“六年前,他貸款成立了八德公司,草創之初,我住在工廠當總務,不管什麼事,只要我能做的我都做。採購、掃地、打雜我樣樣都行。沒想到有事幹了,病痛沒了,精神也好了。公司成立三年後,我就勸他申請股票上市。幸運的,八德公司順利經過輔導期也順利的通過臺灣證管會的審核股票上市。這才算是苦盡甘來。不過,由於八德公司是個迷你型的小公司,自有資金不足,上市後,沒嘗到多少股票上市的甜頭,反倒是你這次的標案,才讓我們真真正正的賺到鈔票。”

聽到這,黎中源感觸地說:“其實,認真地說,如果你們這次合作的對象不是柴銳而是我的話,恐怕我沒那個氣魄與決心,大幹這一場。”

“是的,這是你和柴銳最大的不同,柴銳的野心大膽子大,也敢冒險,他的思維異于常人。你做事四平八穩,不敢激進,你也比較瞻前顧後,這是你們兩個性格上最大的不同點。”

“楊老師,你說,在股市裡,柴銳的性格適合生存,還是我的適合?”

“其實,柴銳的個性與我年輕時相當接近,那時候,我叱吒風雲不可一世,自恃腦筋聰明,天上的星星都可摘得下來,就由於這種剛愎自信的脾氣,才會導致後來的失敗。中源,我在股市幾十年了,看過太多大浪淘沙的例子,我也見過太多的莊家作手,眼見他起大樓眼見他樓塌了,我自己就是個活生生的案例。所以,別看柴銳他聰明,世間聰明反被聰明誤的事情太多了。”

“楊老師,照你這麼說,你們這次的炒作已經結束了,你是會到我這裡,幫我們金宇公司維持股價咯!”黎中源趁熱打鐵地問。

楊顯德啞然一笑:“說了半天,原來你是繞著圈子來逼我。”

“楊老師,我發誓,我絕對沒有逼問你的意思,你別誤會。”黎中源急忙辯解。

“要我說嘛,如果時光倒流十多年,我要想賺錢,要想不擇手段的賺大錢,我一定選柴銳不選你,因為他可以提供我孤注一搏的機會,而你不可能。可是經過十多年的窮困煎熬,很多事我都看開了,雖然有人說:有錢不是萬能,無錢卻是萬萬不能。沒錯,金錢的確不是萬能,金錢買不到的東西太多太多了,金錢買不到青春、歲月、親情、朋友….。

金錢就像一把槍,表面看,有了槍就可以為所欲為無往不利,其實錯了,就是因為有了槍,原本不敢想的壞事就敢做了,有了槍,不該有的邪念就產生了。錢跟槍一樣,都是一種工具,人要能駕馭工具為我所用,而不是被工具拖著鼻子走!

所以,你剛才問我的問題,我現在回答你,我會來你這裡幫金宇公司維繫股價。因為,我已經賺到錢了,也已經上岸了,我將來要的是安寧的生活,而不是刀光劍影的戰場。”

聽到這,黎中源舉杯說:“楊老師合作愉快。”

【鬼股子目前人住大陸,由於無法登陸聚財網,所以拜託我轉發】

   
0




在這刊登您的廣告


 
Catfish2310
 聲望:112
 個人著作

  回覆時間 2016/07/07 01:12:47 發送悄悄話 傳悄悄話  回覆並引用原文 引用回覆  檢舉回覆 檢舉

感謝分享




本主題只有一頁。
作者上一篇主題作者上一篇 作者下一篇作者下一篇主題

回上一頁回上一頁

回頁頂 回頁頂

短網址

聚財資訊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wear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TEL:02-82287755 客服時間:台北週一至週五9:00~12:00、13:00~18:00 [ 網站信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