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唯碩 濁酒 期億 羅威 大帥哥 stockliao jaway 皮皮pipi12157 麥門 洋神 大帆 艾斯 白茶 林梵心 許大俠 御風一朗
聚財網 wearn.com 首頁
 
 查閱主題:轉貼 鬼股子專欄 南天竹帝國(18) 短網址
[閱文紀錄]856 次讀取 本主題只有一頁
miroko99:轉貼 鬼股子專欄 南天竹帝國(18)   將本主題只顯示我的回覆 僅顯示作者   將本主題加入我的收藏 加入收藏 解除分類鎖定 加黑名單

沒有設定個性圖像

 聲望:0
 個人著作


請  
收通知

  發表時間  發送悄悄話 傳悄悄話  引用 引用回覆  檢舉主題 檢舉 
轉貼
0

下午4點30分,香格里拉酒店咖啡廳,枯坐老半天的林光榮終於見到姍姍來遲的顧甜甜,顧甜甜的打扮相當性感也相當野雞。上衣是件近乎透明的白襯衣,一眼就可看到她裡面穿的是紫羅蘭色的胸罩,白襯衫只扣了三顆紐扣,襯衣的下擺在肚臍眼的上方,交叉打了個蝴蝶結,露出了性感的小蠻腰。襯衣底下是條長度可與比基尼媲美的牛仔短褲,泛白而破舊,緊繃著渾圓的臀部,將整個曲線暴露無遺。兩條筆直修長白皙的雙腿,蹭著一對麵包鞋,就如風擺柳絮般一搖三擺地走進來。

顧甜甜一走進咖啡廳,立刻吸引全場人員的側目,所有的人都在猜,這個女孩是獨自一人來還是與人有約。

顧甜甜才剛坐下,林光榮就沒好氣地說:“大小姐,現在幾點了?遲到半小時。下次能否有點時間觀念。還有,你這樣的衣著是打算來這裡攬客的嗎?穿著像只野雞似的。”

顧甜甜根本沒理會林光榮的不悅,滿不在乎地從皮包裡掏出打火機和香煙說:“人家窮的沒錢買衣服嘛!”。

林光榮一看,呵斥道:“這裡不能吸煙,把煙收起來。”

顧甜甜不情願的收起香煙,開口就問:“說吧,找我什麼事?”

“我問你,昨晚怎樣?”林光榮問。 “Bingo!”顧甜甜回答。

“Bingo?什麼意思?”林光榮追問。

“Bingo就是 Bingo嘛,Bingo就是搞定。怎麼?你還想追問細節?你是不是想問昨晚搞到幾點?搞了幾次?我是怎麼叫床的?”顧甜甜沒好氣的回答,像是吃了爆竹似的。

“喂!你是怎麼回事?沖我發什麼火,神經病,莫名其妙的!”林光榮也生氣了。

顧甜甜說:“你們那個小老闆也真是的,好像一輩子沒搞過女人似的,一夜搞到天亮,搞得我是精疲力竭,開始的時候,老娘還裝純情,嗯嗯呀呀的配合他,到了天亮,他老兄還不休息,還要上,我不管了,躺在那裡來個死豬睡,隨便他怎麼樣了,林董,說真的,要不是沖著你的面子,老娘才不接這攤生意呢!要我說,你這個小老闆是色鬼投胎,算我倒楣遇上了。”

林光榮撲哧一聲笑了出來:“你還真說對啦,據我所知,我這小老闆長這麼大還真是沒碰過女人。你算是趕上了。”

“呸!要照你這麼說,我還碰上處男了,要不要包個紅包給他呀?,對啦,林董,話說回來,折騰了一夜,把我搞得筋骨都散了,早上他趁我睡覺的時候,一溜煙就不見人影,也沒留錢給我呢!”

“錢的事你就不必擔心了,我負責。”林光榮頓了一下,繼續說:“跟你說句正經的,甜甜,你覺得我們這個小老闆怎麼樣?想不想跟他多玩一陣子。”

“玩就玩,有啥了不起的。老娘14歲就出來撈世界,到現在也有10年了,什麼場面沒講過?”顧甜甜一臉不在乎的神色。

“行,你有意,我就繼續安排,不過以後,你都得聽我的指揮。”

“聽你的指揮?不會是幹什麼壞事吧?”

“哼哼,別看你平時一副伶牙利嘴,開口老娘閉口老娘的模樣,真要幹壞事,你還差那一點道行呢!你還不夠格。”林光榮接著說:“我是要你緊緊地纏住他,把他迷的神魂顛倒,要他對你言聽計從,你叫他往東他不敢往西。”

“行,沒問題,小菜一碟。保證完成任務。不過,林董,我有什麼好處?”

“一個月10萬元。”林光榮的回答直接而乾脆。

“成,成交。每個月有10萬塊,你就是讓我上刀山下油鍋,老娘眉頭都不皺一個。”顧甜甜高興的答應。

“甜甜,對你我是有信心的,不過,有件事我得說說你。在我面前也就無所謂,但是有旁人在場時,你講話得注意一下影響,稍微控制一下,別老是一副老吃老做的架勢,整個形象都破壞殆盡。”

“我知道,裝淑女是嗎?這我會,不就是演戲嘛。話說回來,你還真不知道,我18歲那年曾經去考過戲劇學院,錄取了,就是沒錢去讀。要我說,我有演戲的天賦,你說的事絕對沒問題。”顧甜甜滔滔不絕的把自己表揚了一番。

“好啦,我走了,交代你的事得記住就是。”

林光榮走後,顧甜甜一人獨坐,心裡面是想著今後每個月有10萬大洋入帳,這錢該怎麼花?嗯,上次逛街在CUGGI專賣店看到的那個名牌包,肯定得先拿下;還有,在西武百貨精品店看到的那套義大利進口的露背裝,37000元,也是得一併收拾掉。等等,等等,韓麗雅健身中心的會員也得去加入吧!哼,和那些名媛淑女一起健身Keep Fit ,身份應該也會跟著水漲船高吧!顧甜甜坐著慢慢想,感覺自己都心花怒放了!

初到深圳的黎中源感覺深圳和內地城市有迥然不同的風貌。這是個移民城市,97%的人來自全中國各地,所有來的人都懷抱著來打拼奮鬥的思想而來,大家都想在這個新興城市立足下來,站穩腳跟繼而有所發展。就由於大家都是外地人,也都有這樣的思想準備,因此,在人與人相互的競爭下,造就了所謂的深圳速度。

跟所有來深圳的發展的人一樣,黎中源一開始也是抱著騎驢找馬的心態,先把食宿問題解決了,再來想辦法吃好住好。黎中源在深圳的第一份工作是在華強北的電子商城打工。

九零年代末期,中國周邊的國家與地區全都遭受到亞洲金融風暴的洗禮,全部的經濟活動大幅衰退,連帶的也使得中國的經濟受到波及,經濟的不景氣造成股市也死氣沉沉,上海與深圳兩個交易所的日成交量相加,也不過三四百億元左右,這樣的成交量,別說是股民受不了,就是證券公司也是吃不消。

黎中源打工的電子商城隔壁就是一家證券公司,大約500平米的營業廳大堂門可羅雀,看盤的股民稀稀落落十來人,有的還是深圳天熱,進來歇腳吹冷氣的。
至於證券公司的營業員也都是死氣沉沉,看報紙、侃大山、喝茶聊天比比皆是。

看到這樣的光景,黎中源都懷疑,當初在大學讀財經股票專業,是否是一生最大的錯誤選擇?正所謂男怕選錯行女怕嫁錯郎,四年大學辛苦所學的專業,竟然如此的不景氣,難道未來的股市永遠就這麼的低迷嗎?將來想在證券這行發展,是否就此沒戲了呢?黎中源對於人生的未來產生巨大的迷惘。

時間過得很快,一眨眼來深圳已兩年多過去了,黎中源的工作還是老樣子,公式化的上班下班,渾渾噩噩不知所云。他的思維早已和證券脫離關係,殘存的只是為了在深圳這高度競爭的城市苟延殘喘混碗飯吃的本能。

和黎中源完全不同的是柴銳在廈門可是混的風生水起,財政局的工作,讓柴銳接觸到許多與預算有關的工作。九零年代末,全國各地都在大力的搞基礎建設,地方政府要搞項目就得先編列預算,而這預算的管理與撥補,大權就在財政局的掌握之中。柴銳畢竟是正統大學的高材生,來到財政局這單位,晉升很順暢,兩年多的時間已經是個科長了。

別看科級幹部是個九品芝麻官,位階雖低但是工作很重要,他是預算案把關的第一道關卡,各種建設專案的預算編列,還就得像他這樣的基層幹部來處理。職之所在,柴銳這“土地爺”如果沒擺平,更別說預算案能往上呈,因此,柴銳在所轄地還算蠻吃得開。柴銳的工作與錢有關,預算的撥付要經由哪家銀行,也是他說了算,所以各個銀行的負責幹部,柴銳都很熟悉,也跟他們保持著良好的工作關係。

2002年夏,由於工作的緣故,柴銳到深圳出差。與黎中源兩年沒見,柴銳對這次深圳之旅很興奮也很期待,他企盼著公餘之暇能與黎中源把酒言歡,再敘舊情。

柴銳此次深圳行,黎中源事先和他說好,無論如何得做一次東,稍盡地主之誼。柴銳第一天到深圳辦完事後,就直趨黎中源住的地方。黎中源住在離華強北電子商城不遠的華新村,這地方是深圳所謂的城中村,改革開放前原本是深圳在地農民所居之處,改革開放後,全國人民向深圳湧來,面對大批湧進的外地人,讓這些在地人嗅到了鈔票的味道,他們的腦筋動得快,將自家住宅的單層舊房拆了改建成高樓出租,這種樓,動輒最少7樓,高者還有9樓,也不配電梯,住在高層樓者,樓梯能爬的氣喘如牛,就全當是體能訓練了。

改建樓,簡陋而狹小,除水電外,啥都沒有,空蕩蕩的房間,租客得自己準備家私,每個單間,窄小如鴿籠,住這裡稱之為“鴿居”是一點也不為過。別看這種地方如此狹小如此簡陋,它還很搶手呢!上午有人搬出,下午立刻就有人補進。

柴銳費了好大勁終於才找到黎中源位於7樓的單間住處,爬了7層樓,氣喘吁吁的柴銳見到黎中源的第一句話是說:“如果再找不到你,我的心臟可要休克了!”

讓柴銳稍事休息後,黎中源領著柴銳下樓吃飯。看見黎中源住在這種地方,柴銳嘴上不說,心中卻有數,黎中源來深圳兩年,實在混的不怎麼地。黎中源領著柴銳在住家附近巷弄的一家小餐館吃飯。

這家小餐館招牌上明明標榜的是湖南菜館,可是拿上來的菜牌上印的卻是全國各地的菜式都有。這是符合所謂的深圳特色,反正不管你是哪地方人,在我這裡你都能吃到你的家鄉菜,至於口味地不地道,那是你家的事,與我無關!意思到了就好。

既然是黎中源盡地主之誼,當然是黎中源點菜,客隨主便嘛!

“老闆,來個攸縣香乾、剁椒魚頭、辣炒雞丁、梅菜扣肉….。”柴銳看黎中源一口氣點了4個菜,好像還要繼續多點幾個的模樣,立刻出聲制止道:“我們才兩個人,點多了浪費。”

“好吧,那就這樣,老闆,先來2瓶啤酒,凍的。”

老闆點完菜走了,柴銳說:“中源,看樣子,你來深圳兩年多,口味也變了,從福建變成湖南了。”

“沒辦法,入鄉隨俗嘛!深圳湖南人多,當初建設深圳時,來了兩個建設兵團,都是湖南人,要說現在深圳是湖南人的天下,我看也不算過分。你知道嗎?深圳的的士佬,一半以上是來自湖南攸縣,剛才我點的第一道菜攸縣香乾,就是被攸縣的的士佬吃出名堂的,待會兒你嘗嘗看,很好吃的。”黎中源解釋道。

黎中源話才說完,這道有名的攸縣香乾就上桌了,柴銳一看,也不過就是豆干炒芹菜,再放幾顆辣椒點綴一下罷了。柴銳夾了一塊豆干塞進嘴巴,一嚼,覺得是還好罷了,要認真說呢,只能說很一般而已。像這樣的味道要評為很好吃,那只能證明說這話的人沒吃過什麼好東西,高檔料理。

柴銳嘴裡不說,因為生怕黎中源誤會,於是轉移話題道:“中源,聽你說來深圳兩年了,都沒碰過股票,那技術是荒廢了吧?”

“技術倒沒荒廢,只是沒錢炒實戰而已,不過我一有休息時間,還是繼續鑽研,天天至少得看三份財經報,我還做模擬操作,鍛煉我的實力,模擬操作,我都有記錄的,昨天我還看了一下舊記錄,上個月大盤指數只漲0.2%,而我的操作賺了11%,遠遠的跑贏大盤。”說完,黎中源舉杯和柴銳乾了一口啤酒。

柴銳放下酒杯道:“中源,其實有個問題,我早就想問你卻一直找不到機會,今天就趁著這機會問你。3年前,臺灣那楊老師離開雙龍證券時,你本可以留在證券公司的,結果你卻選擇跟他離開去開證券諮詢公司,我知道,你告訴過我,你離開雙龍是要跟楊老師學習更高的技術,可是,楊老師走後,你決定來深圳發展,臨行前,你說想到深圳來找炒股的機會,你說深圳是個移民城市,機會肯定比廈門還多,問題是,據我所知,你來深圳卻學非所用,你跑到電子商城打工,一直也沒機會進金融證券的領域,這樣的話,不是白白的浪費幾年的時間了嗎?”

黎中源拿起酒杯,喝了一口,的確,柴銳的這問題有些沉重,不好回答;沉默了好一會兒,他說:“要說浪費時間嘛,倒也不是,嚴格的說,只能是浪費一半。”

“一半?怎麼說一半呢?”

“所謂的一半是指來深圳這後半段時間,2年前剛來深圳的時候,我也想找證券公司的工作,可是當時的股市不好,交易量少,證券公司大多處於虧損狀態,很多證券公司都在縮編規模,老員工隨時有被裁撤的危險,又怎麼有招新人的機會呢?至於我說的前半段,就是沒有待在雙龍證券而選擇與楊老師離開,一起和他去打拼,關於這點,我覺得我沒選擇錯誤。

如果要比擬我和楊老師那段期間,到底學了多少技術的話,我可以這樣形容,以我們在大學那4年期間所學當做1的話,那麼我後來與楊老師相處的1年時間所學得的技術那應該就是10,不,絕對不止10!”

“十倍都不止?”柴銳訝異地問。“沒錯,十倍都不止。”黎中源的口氣很堅決。

“柴銳,我從來不覺得離開雙龍證券有啥可惜的,當初如果繼續待著,搞不好過個一年半載,股市不靈,公司裁員,我一樣有可能被裁撤掉。可是,和楊老師住在一起的時候,我天天學習股票,我的腦海裡滿滿的都是股票,我一天24小時,除了吃飯睡覺外,想的都是股票,不對,有時候連睡覺也夢見股票,就是在那種全心全意的狀態下,我覺得我的技術真的是突飛猛進。我真的到了所謂的登堂入室進入股市殿堂的境界。”

達到登堂入室進入股市殿堂的境界。柴銳對這句話很有興趣,畢竟柴銳也是這個專業領域畢業的學生。

“照你這麼說,你能否告訴我,當初楊老師是怎麼教你股票的呢?他炒股的理論基礎何在?他的技巧又有什麼高明之處呢?”

“要說楊老師炒股的理論基礎,那就是四個字~大道至簡。”黎中源沉吟了一下接著說:“所謂的大道至簡,就是把一切的思維,對股票的思維,化繁為簡,只取精華不管枝節。至於什麼是精華呢?簡單地說,正確有效的方法就是精華。也就是對的,賺錢的方法就是精華。

你應該常常看到電視財經節目,主持人介紹來賓是說,這是某某股市的專家。我告訴你,股市沒有專家只有贏家與輸家。所謂的專家都是一些口才姣好能說會道之輩,他們說的頭頭是道,可是如果讓他們真正進場實戰,能有幾個能賺到錢?我很懷疑。

要我說嘛!炒股不是變把戲,是真刀實槍真金白銀的拼搏,漲就是漲跌就是跌,賺就是賺賠就是賠,沒有模擬兩可也沒有似是而非的灰色地帶。每天在報章雜誌寫寫股評,說一些明天大盤“可能”會漲,明天大盤“或許”有收黑的可能,因為、所以、如果….等等。說這種話的人,自己都沒有自信,沒有底氣,又怎麼上實戰的戰場呢?楊老師曾經說過,炒股就猶如兩軍對決,狹路相逢勇者勝,你都不能“明確”的看清楚後勢如何?妄談可能,如果,這不是曚是什麼?所以說,股市裡,不管什麼時候,都不缺專家,只缺贏家。”

黎中源這一口氣稀裡嘩啦地說下來,如水銀瀉地一氣呵成,說的人是慷慨激昂,聽的人也是頗有感觸。柴銳說:“聽你剛才說的大道至簡的道理,我突然想起好多年前看過的一本古龍寫的武俠小說,書名我忘了,不過那小說裡描寫過一個殺手級的江湖人士,這人的外號叫中原一點紅,你出錢他就幫你殺人,是個職業殺手。這中原一點紅,殺人時沒什麼繁複的劍招,有的只是一招斃命直取咽喉的招法。就由於咽喉位於人體的中央地帶,一劍刺中咽喉,血噴而出,所以他的外號叫中原一點紅。

你說的大道至簡的理論與中原一點紅的招式的確有異曲同工的相似之處。對啦,中源,你這名字,與中原同音,我看你將來必定是中國股市裡的中原一點紅,哈哈哈!”

“呵呵!你這一提醒,我還真想起來了,你說的那本武俠小說我也看過,中原一點紅,是有這麼一號人物,呵呵,還真是巧了!”

這晚,兩人就在這小菜館,盡情瞎侃,直到夜深。

【鬼股子目前人住大陸,由於無法登陸聚財網,所以拜託我轉發】


下午4點30分,香格里拉酒店咖啡廳,枯坐老半天的林光榮終於見到姍姍來遲的顧甜甜,顧甜甜的打扮相當性感也相當野雞。上衣是件近乎透明的白襯衣,一眼就可看到她裡面穿的是紫羅蘭色的胸罩,白襯衫只扣了三顆紐扣,襯衣的下擺在肚臍眼的上方,交叉打了個蝴蝶結,露出了性感的小蠻腰。襯衣底下是條長度可與比基尼媲美的牛仔短褲,泛白而破舊,緊繃著渾圓的臀部,將整個曲線暴露無遺。兩條筆直修長白皙的雙腿,蹭著一對麵包鞋,就如風擺柳絮般一搖三擺地走進來。

顧甜甜一走進咖啡廳,立刻吸引全場人員的側目,所有的人都在猜,這個女孩是獨自一人來還是與人有約。

顧甜甜才剛坐下,林光榮就沒好氣地說:“大小姐,現在幾點了?遲到半小時。下次能否有點時間觀念。還有,你這樣的衣著是打算來這裡攬客的嗎?穿著像只野雞似的。”

顧甜甜根本沒理會林光榮的不悅,滿不在乎地從皮包裡掏出打火機和香煙說:“人家窮的沒錢買衣服嘛!”。

林光榮一看,呵斥道:“這裡不能吸煙,把煙收起來。”

顧甜甜不情願的收起香煙,開口就問:“說吧,找我什麼事?”

“我問你,昨晚怎樣?”林光榮問。 “Bingo!”顧甜甜回答。

“Bingo?什麼意思?”林光榮追問。

“Bingo就是 Bingo嘛,Bingo就是搞定。怎麼?你還想追問細節?你是不是想問昨晚搞到幾點?搞了幾次?我是怎麼叫床的?”顧甜甜沒好氣的回答,像是吃了爆竹似的。

“喂!你是怎麼回事?沖我發什麼火,神經病,莫名其妙的!”林光榮也生氣了。

顧甜甜說:“你們那個小老闆也真是的,好像一輩子沒搞過女人似的,一夜搞到天亮,搞得我是精疲力竭,開始的時候,老娘還裝純情,嗯嗯呀呀的配合他,到了天亮,他老兄還不休息,還要上,我不管了,躺在那裡來個死豬睡,隨便他怎麼樣了,林董,說真的,要不是沖著你的面子,老娘才不接這攤生意呢!要我說,你這個小老闆是色鬼投胎,算我倒楣遇上了。”

林光榮撲哧一聲笑了出來:“你還真說對啦,據我所知,我這小老闆長這麼大還真是沒碰過女人。你算是趕上了。”

“呸!要照你這麼說,我還碰上處男了,要不要包個紅包給他呀?,對啦,林董,話說回來,折騰了一夜,把我搞得筋骨都散了,早上他趁我睡覺的時候,一溜煙就不見人影,也沒留錢給我呢!”

“錢的事你就不必擔心了,我負責。”林光榮頓了一下,繼續說:“跟你說句正經的,甜甜,你覺得我們這個小老闆怎麼樣?想不想跟他多玩一陣子。”

“玩就玩,有啥了不起的。老娘14歲就出來撈世界,到現在也有10年了,什麼場面沒講過?”顧甜甜一臉不在乎的神色。

“行,你有意,我就繼續安排,不過以後,你都得聽我的指揮。”

“聽你的指揮?不會是幹什麼壞事吧?”

“哼哼,別看你平時一副伶牙利嘴,開口老娘閉口老娘的模樣,真要幹壞事,你還差那一點道行呢!你還不夠格。”林光榮接著說:“我是要你緊緊地纏住他,把他迷的神魂顛倒,要他對你言聽計從,你叫他往東他不敢往西。”

“行,沒問題,小菜一碟。保證完成任務。不過,林董,我有什麼好處?”

“一個月10萬元。”林光榮的回答直接而乾脆。

“成,成交。每個月有10萬塊,你就是讓我上刀山下油鍋,老娘眉頭都不皺一個。”顧甜甜高興的答應。

“甜甜,對你我是有信心的,不過,有件事我得說說你。在我面前也就無所謂,但是有旁人在場時,你講話得注意一下影響,稍微控制一下,別老是一副老吃老做的架勢,整個形象都破壞殆盡。”

“我知道,裝淑女是嗎?這我會,不就是演戲嘛。話說回來,你還真不知道,我18歲那年曾經去考過戲劇學院,錄取了,就是沒錢去讀。要我說,我有演戲的天賦,你說的事絕對沒問題。”顧甜甜滔滔不絕的把自己表揚了一番。

“好啦,我走了,交代你的事得記住就是。”

林光榮走後,顧甜甜一人獨坐,心裡面是想著今後每個月有10萬大洋入帳,這錢該怎麼花?嗯,上次逛街在CUGGI專賣店看到的那個名牌包,肯定得先拿下;還有,在西武百貨精品店看到的那套義大利進口的露背裝,37000元,也是得一併收拾掉。等等,等等,韓麗雅健身中心的會員也得去加入吧!哼,和那些名媛淑女一起健身Keep Fit ,身份應該也會跟著水漲船高吧!顧甜甜坐著慢慢想,感覺自己都心花怒放了!

初到深圳的黎中源感覺深圳和內地城市有迥然不同的風貌。這是個移民城市,97%的人來自全中國各地,所有來的人都懷抱著來打拼奮鬥的思想而來,大家都想在這個新興城市立足下來,站穩腳跟繼而有所發展。就由於大家都是外地人,也都有這樣的思想準備,因此,在人與人相互的競爭下,造就了所謂的深圳速度。

跟所有來深圳的發展的人一樣,黎中源一開始也是抱著騎驢找馬的心態,先把食宿問題解決了,再來想辦法吃好住好。黎中源在深圳的第一份工作是在華強北的電子商城打工。

九零年代末期,中國周邊的國家與地區全都遭受到亞洲金融風暴的洗禮,全部的經濟活動大幅衰退,連帶的也使得中國的經濟受到波及,經濟的不景氣造成股市也死氣沉沉,上海與深圳兩個交易所的日成交量相加,也不過三四百億元左右,這樣的成交量,別說是股民受不了,就是證券公司也是吃不消。

黎中源打工的電子商城隔壁就是一家證券公司,大約500平米的營業廳大堂門可羅雀,看盤的股民稀稀落落十來人,有的還是深圳天熱,進來歇腳吹冷氣的。
至於證券公司的營業員也都是死氣沉沉,看報紙、侃大山、喝茶聊天比比皆是。

看到這樣的光景,黎中源都懷疑,當初在大學讀財經股票專業,是否是一生最大的錯誤選擇?正所謂男怕選錯行女怕嫁錯郎,四年大學辛苦所學的專業,竟然如此的不景氣,難道未來的股市永遠就這麼的低迷嗎?將來想在證券這行發展,是否就此沒戲了呢?黎中源對於人生的未來產生巨大的迷惘。

時間過得很快,一眨眼來深圳已兩年多過去了,黎中源的工作還是老樣子,公式化的上班下班,渾渾噩噩不知所云。他的思維早已和證券脫離關係,殘存的只是為了在深圳這高度競爭的城市苟延殘喘混碗飯吃的本能。

和黎中源完全不同的是柴銳在廈門可是混的風生水起,財政局的工作,讓柴銳接觸到許多與預算有關的工作。九零年代末,全國各地都在大力的搞基礎建設,地方政府要搞項目就得先編列預算,而這預算的管理與撥補,大權就在財政局的掌握之中。柴銳畢竟是正統大學的高材生,來到財政局這單位,晉升很順暢,兩年多的時間已經是個科長了。

別看科級幹部是個九品芝麻官,位階雖低但是工作很重要,他是預算案把關的第一道關卡,各種建設專案的預算編列,還就得像他這樣的基層幹部來處理。職之所在,柴銳這“土地爺”如果沒擺平,更別說預算案能往上呈,因此,柴銳在所轄地還算蠻吃得開。柴銳的工作與錢有關,預算的撥付要經由哪家銀行,也是他說了算,所以各個銀行的負責幹部,柴銳都很熟悉,也跟他們保持著良好的工作關係。

2002年夏,由於工作的緣故,柴銳到深圳出差。與黎中源兩年沒見,柴銳對這次深圳之旅很興奮也很期待,他企盼著公餘之暇能與黎中源把酒言歡,再敘舊情。

柴銳此次深圳行,黎中源事先和他說好,無論如何得做一次東,稍盡地主之誼。柴銳第一天到深圳辦完事後,就直趨黎中源住的地方。黎中源住在離華強北電子商城不遠的華新村,這地方是深圳所謂的城中村,改革開放前原本是深圳在地農民所居之處,改革開放後,全國人民向深圳湧來,面對大批湧進的外地人,讓這些在地人嗅到了鈔票的味道,他們的腦筋動得快,將自家住宅的單層舊房拆了改建成高樓出租,這種樓,動輒最少7樓,高者還有9樓,也不配電梯,住在高層樓者,樓梯能爬的氣喘如牛,就全當是體能訓練了。

改建樓,簡陋而狹小,除水電外,啥都沒有,空蕩蕩的房間,租客得自己準備家私,每個單間,窄小如鴿籠,住這裡稱之為“鴿居”是一點也不為過。別看這種地方如此狹小如此簡陋,它還很搶手呢!上午有人搬出,下午立刻就有人補進。

柴銳費了好大勁終於才找到黎中源位於7樓的單間住處,爬了7層樓,氣喘吁吁的柴銳見到黎中源的第一句話是說:“如果再找不到你,我的心臟可要休克了!”

讓柴銳稍事休息後,黎中源領著柴銳下樓吃飯。看見黎中源住在這種地方,柴銳嘴上不說,心中卻有數,黎中源來深圳兩年,實在混的不怎麼地。黎中源領著柴銳在住家附近巷弄的一家小餐館吃飯。

這家小餐館招牌上明明標榜的是湖南菜館,可是拿上來的菜牌上印的卻是全國各地的菜式都有。這是符合所謂的深圳特色,反正不管你是哪地方人,在我這裡你都能吃到你的家鄉菜,至於口味地不地道,那是你家的事,與我無關!意思到了就好。

既然是黎中源盡地主之誼,當然是黎中源點菜,客隨主便嘛!

“老闆,來個攸縣香乾、剁椒魚頭、辣炒雞丁、梅菜扣肉….。”柴銳看黎中源一口氣點了4個菜,好像還要繼續多點幾個的模樣,立刻出聲制止道:“我們才兩個人,點多了浪費。”

“好吧,那就這樣,老闆,先來2瓶啤酒,凍的。”

老闆點完菜走了,柴銳說:“中源,看樣子,你來深圳兩年多,口味也變了,從福建變成湖南了。”

“沒辦法,入鄉隨俗嘛!深圳湖南人多,當初建設深圳時,來了兩個建設兵團,都是湖南人,要說現在深圳是湖南人的天下,我看也不算過分。你知道嗎?深圳的的士佬,一半以上是來自湖南攸縣,剛才我點的第一道菜攸縣香乾,就是被攸縣的的士佬吃出名堂的,待會兒你嘗嘗看,很好吃的。”黎中源解釋道。

黎中源話才說完,這道有名的攸縣香乾就上桌了,柴銳一看,也不過就是豆干炒芹菜,再放幾顆辣椒點綴一下罷了。柴銳夾了一塊豆干塞進嘴巴,一嚼,覺得是還好罷了,要認真說呢,只能說很一般而已。像這樣的味道要評為很好吃,那只能證明說這話的人沒吃過什麼好東西,高檔料理。

柴銳嘴裡不說,因為生怕黎中源誤會,於是轉移話題道:“中源,聽你說來深圳兩年了,都沒碰過股票,那技術是荒廢了吧?”

“技術倒沒荒廢,只是沒錢炒實戰而已,不過我一有休息時間,還是繼續鑽研,天天至少得看三份財經報,我還做模擬操作,鍛煉我的實力,模擬操作,我都有記錄的,昨天我還看了一下舊記錄,上個月大盤指數只漲0.2%,而我的操作賺了11%,遠遠的跑贏大盤。”說完,黎中源舉杯和柴銳乾了一口啤酒。

柴銳放下酒杯道:“中源,其實有個問題,我早就想問你卻一直找不到機會,今天就趁著這機會問你。3年前,臺灣那楊老師離開雙龍證券時,你本可以留在證券公司的,結果你卻選擇跟他離開去開證券諮詢公司,我知道,你告訴過我,你離開雙龍是要跟楊老師學習更高的技術,可是,楊老師走後,你決定來深圳發展,臨行前,你說想到深圳來找炒股的機會,你說深圳是個移民城市,機會肯定比廈門還多,問題是,據我所知,你來深圳卻學非所用,你跑到電子商城打工,一直也沒機會進金融證券的領域,這樣的話,不是白白的浪費幾年的時間了嗎?”

黎中源拿起酒杯,喝了一口,的確,柴銳的這問題有些沉重,不好回答;沉默了好一會兒,他說:“要說浪費時間嘛,倒也不是,嚴格的說,只能是浪費一半。”

“一半?怎麼說一半呢?”

“所謂的一半是指來深圳這後半段時間,2年前剛來深圳的時候,我也想找證券公司的工作,可是當時的股市不好,交易量少,證券公司大多處於虧損狀態,很多證券公司都在縮編規模,老員工隨時有被裁撤的危險,又怎麼有招新人的機會呢?至於我說的前半段,就是沒有待在雙龍證券而選擇與楊老師離開,一起和他去打拼,關於這點,我覺得我沒選擇錯誤。

如果要比擬我和楊老師那段期間,到底學了多少技術的話,我可以這樣形容,以我們在大學那4年期間所學當做1的話,那麼我後來與楊老師相處的1年時間所學得的技術那應該就是10,不,絕對不止10!”

“十倍都不止?”柴銳訝異地問。“沒錯,十倍都不止。”黎中源的口氣很堅決。

“柴銳,我從來不覺得離開雙龍證券有啥可惜的,當初如果繼續待著,搞不好過個一年半載,股市不靈,公司裁員,我一樣有可能被裁撤掉。可是,和楊老師住在一起的時候,我天天學習股票,我的腦海裡滿滿的都是股票,我一天24小時,除了吃飯睡覺外,想的都是股票,不對,有時候連睡覺也夢見股票,就是在那種全心全意的狀態下,我覺得我的技術真的是突飛猛進。我真的到了所謂的登堂入室進入股市殿堂的境界。”

達到登堂入室進入股市殿堂的境界。柴銳對這句話很有興趣,畢竟柴銳也是這個專業領域畢業的學生。

“照你這麼說,你能否告訴我,當初楊老師是怎麼教你股票的呢?他炒股的理論基礎何在?他的技巧又有什麼高明之處呢?”

“要說楊老師炒股的理論基礎,那就是四個字~大道至簡。”黎中源沉吟了一下接著說:“所謂的大道至簡,就是把一切的思維,對股票的思維,化繁為簡,只取精華不管枝節。至於什麼是精華呢?簡單地說,正確有效的方法就是精華。也就是對的,賺錢的方法就是精華。

你應該常常看到電視財經節目,主持人介紹來賓是說,這是某某股市的專家。我告訴你,股市沒有專家只有贏家與輸家。所謂的專家都是一些口才姣好能說會道之輩,他們說的頭頭是道,可是如果讓他們真正進場實戰,能有幾個能賺到錢?我很懷疑。

要我說嘛!炒股不是變把戲,是真刀實槍真金白銀的拼搏,漲就是漲跌就是跌,賺就是賺賠就是賠,沒有模擬兩可也沒有似是而非的灰色地帶。每天在報章雜誌寫寫股評,說一些明天大盤“可能”會漲,明天大盤“或許”有收黑的可能,因為、所以、如果….等等。說這種話的人,自己都沒有自信,沒有底氣,又怎麼上實戰的戰場呢?楊老師曾經說過,炒股就猶如兩軍對決,狹路相逢勇者勝,你都不能“明確”的看清楚後勢如何?妄談可能,如果,這不是曚是什麼?所以說,股市裡,不管什麼時候,都不缺專家,只缺贏家。”

黎中源這一口氣稀裡嘩啦地說下來,如水銀瀉地一氣呵成,說的人是慷慨激昂,聽的人也是頗有感觸。柴銳說:“聽你剛才說的大道至簡的道理,我突然想起好多年前看過的一本古龍寫的武俠小說,書名我忘了,不過那小說裡描寫過一個殺手級的江湖人士,這人的外號叫中原一點紅,你出錢他就幫你殺人,是個職業殺手。這中原一點紅,殺人時沒什麼繁複的劍招,有的只是一招斃命直取咽喉的招法。就由於咽喉位於人體的中央地帶,一劍刺中咽喉,血噴而出,所以他的外號叫中原一點紅。

你說的大道至簡的理論與中原一點紅的招式的確有異曲同工的相似之處。對啦,中源,你這名字,與中原同音,我看你將來必定是中國股市裡的中原一點紅,哈哈哈!”

“呵呵!你這一提醒,我還真想起來了,你說的那本武俠小說我也看過,中原一點紅,是有這麼一號人物,呵呵,還真是巧了!”

這晚,兩人就在這小菜館,盡情瞎侃,直到夜深。

【鬼股子目前人住大陸,由於無法登陸聚財網,所以拜託我轉發】

   
0




在這刊登您的廣告


 
pocoyo
 聲望:66
 個人著作

  回覆時間 2016/05/14 23:22:00 發送悄悄話 傳悄悄話  回覆並引用原文 引用回覆  檢舉回覆 檢舉

太長了懶得看...又是酒店又是什麼董阿主力的不知是真是假

倒是知道幾年前一個由越南來穿法拉立夾克在會場騙人說他認識主力結果被抓起來




本主題只有一頁。
作者上一篇主題作者上一篇 作者下一篇作者下一篇主題

回上一頁回上一頁

回頁頂 回頁頂

短網址

聚財資訊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wear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TEL:02-82287755 客服時間:台北週一至週五9:00~12:00、13:00~18:00 [ 網站信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