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益期貨開戶 群益外匯開戶

3月10日是現代孔明最愛的妻子逝世4週年紀念日現代孔明

[閱文紀錄]1442 次讀取 本主題只有一頁 發表新文章 回覆該文章:::...
複製分享賺分潤說明

  預約作者
請  
收通知

發表時間 
原創

3

相關個股:統一(1216)

妻子(台大外文系美女)婚紗照
1956.09.04 ~ 2019.03.10
吾妻的八字如下 :
丁甲丙丙
卯戌申申
甲戌日出生的幾乎都是美女
例如 名模林志玲 英國黛安娜王妃
地支兩個申與戌暗拱酉
時支卯沖出酉暗神 丙丁火以酉為貴人 吾妻就是1981辛酉年遇到我一見鍾情
這是高段八字命理學秘笈

土星與海王星合相的世運及金融占星
土星與海王星合相具備了穩重、專心的力量以及機敏的天賦,擁有精神上的成熟與基於實際經驗的憐憫情結。海王星的理想與靈感遇到土星時,所以不會太過不切實際,而且帶來具體的表達能力。這個合相的人十分愛好藝術與音樂。
土星與海王星合相的週期大約是36年。1917~1919年合相於獅子座,人類歷史上第一個實行共產主義的國家-蘇聯-建立,中國大陸則是興起了五四運動。
1951~1953年合相於天秤座,毛澤東在中國大陸推行「三反」、「五反」運動,很努力地實行共產主義,現在對岸的政治明星-習近平,以及台灣電子科技新貴友達董事長李焜耀、華碩董事長施崇棠、馬英九的老婆周美青等都是出生於此時期。現代孔明也是1953年生的世界級金融占星學泰山北斗!
1988~1990年合相於摩羯座,期間中國發生「六四天安門事件」,歐洲發生「柏林圍牆倒塌」,共產鐵幕國家相繼垮台,冷戰時代結束。台北股市於1987年到1990年所以瘋狂大漲也是受土海合相的影響所致!
土星與海王星合相(同宮)即將出現於2023年3月8日~2028年4月13日之間,而且2023年3月24日起冥王星將開始進入寶瓶座,居留約20年。根據推背圖的預言「黑兔走入青龍穴」,現代孔明預言屆時兩岸將真正達成政治統一。至於台北股市會不像上次土海合相時期那樣大漲特漲?請各位網友們拭目以待吧!

3

諸葛孔明.氣死周瑜.耍弄關公.草船借箭.能借東風...

聚財線上投資講堂+更多

現代孔明

  回覆時間 2023/03/07 04:26:16


我在建中的那一段荒謬歲月

話說1969年(民國58年)暑假,我從木聯初中畢業後,在家苦讀了一個月準備高中聯考,放榜日我自己去看榜單,發現我上了建中夜,全班只有三人上榜,一個建中日,兩個建中夜。當時心裡第一個想法是:「數學老師說本班實力只有一位可以考上板橋,終於出了一口鳥氣了」。正好當時旁邊正在舉辦唱片大展,於是就跑進去用全部財產買了一套世界十大交響樂團唱片集犒賞自己一下。

整個暑假都在反覆聽這一套交響樂,幾乎聽到每個音符都會背了。開學後不久,我就去參加了建中管樂社,從此迷上了銅管樂器,每天都在玩樂器,連暑假也是如此。整個高一與高二都在搞音樂,功課當然又是用混的了。

那個時候的建中,包括建中日、建中夜、建中補校,學生有約一萬人之多,算是一所非常巨大的學校,每學期結束前,學校都會統一舉辦學科測驗,然候根據成績重新分班,所以高一的同學到了高二幾乎全換了,高三又重新分班一次,又是另外一批新同學。

所以現在回想我的高一、高二,完全想不起來有那些同學了,只記得其中一位,他參加了學校的橄欖球隊,所以跟我一樣,有點「特權」,可以經常請假參加比賽,甚至可以不參加月考。建中的管樂社與橄欖球隊當時都是很有名的,管樂社的水準大概是全國高中前三名之列,主要的勁敵是新竹中學與光仁中學音樂班。 

橄欖球隊綽號「黑衫軍」,曾經得過全國高中橄欖球大賽冠軍。記得這位同學百米賽跑可以跑到11秒,後來為了整個校隊可以一起練習,學校將他安排轉到日間部就讀,放學後就在操場上苦練球技,建中的操場號稱「沙漠」,與「綠洲」相對映,綠洲就是指北一女。

當初剛進建中時就有聽說,所謂黑衫軍精神就是建中精神,何謂黑衫軍精神?我印象最深刻的體認是發生於高二某日黃昏-校友隊與校隊在沙漠展開的一場友誼賽,比賽到中途,天空忽然下起大雨,比賽卻照樣進行不停止,操場四周教室走廊上萬頭鑽動觀戰,這時候課也暫時不用上了,水花與球共飛,黑衫追風齊揚,建中人意志力堅強、打死不退!

我的高一、高二生涯,除了樂隊,現在還有記憶的特殊事件是「存在主義」,那時候的建中校刊,最熱門的文章都是講存在主義,這引起了我研究存在主義的興趣,記得當時南海路上有很多書店,我買了幾本存在主義的書自己看,現在還保存的是「非理性的人」。記得那時候我最崇拜的是宣稱「上帝已死」的尼采,尼采認為人必須自己做決定、後果自己負責,不能依賴上帝,這正好符合我們那時候建中小男生們的胃口。

到了高二結束,暑假開始後,升學壓力又來了,我被學校分到的班級算是好班,記得第一次數學複習考試是考三角函數,我連題目都看不太懂,好像只考了三十幾分,於是回想起初三時候的輝煌歲月,當時就下定決心再當一次「黑馬」,回家跟媽媽要了一些錢,自己到書店買了幾本參考書猛k,甚至在高三寒假時,就先買了一些高三下學期的參考書自己先看,等到開學時已經看完了。記得那時候的數學老師在校外補習班是名師,在學校裡上課卻是屌兒郎噹的,隨便教教,有次月考,我考了90分,隔壁座位有兩個同學一看我的分數,羨慕佩服的要命,因為他們只考了個2、30分,兩人的分數加起來還不及格。

記得有一次,數學老師剛從校外補習班趕場回來,已經精神不繼,於是就在班上跟同學閒聊,他問:「你們班上將來填志願,有沒有人想讀數學系的?」,當時班長立刻舉手,他叫「陳開宇」,是班上的第一名,人也很活耀,於是老師就說:「那我要教的壞一點,以免以後你跟我搶飯碗。」全班哄堂大笑。陳開宇後來果然以第一志願考上台大數學系,跟他一起考上台大數學系的還有我青潭小學六年級的同班同學程潁,也是建中生,他也是我小學班上的第一名,所以我有兩個第一名同學都讀台大數學系。前幾年,偶然看電視上有一個佛光山「釋慧開」和尚講生命的意義,就是我的高中同學陳開宇。

而我當時的想法是絕對不讀理科的,數學系更是免談,當時的想法是數學那裡能賺到大錢呢?雖然我的數學很好,不會輸給陳開宇,物理也頂尖,建中畢業模擬大考,物理科分數甚至是當年建中全體畢業班學生裡面的第三名,但我只想讀工科,只選電機、機械與土木三科系,其他通通排除,這是因為我算是個性早熟,在高三時我就知道我將來必須賺錢養家,負擔整個家計,也不可能出國留學,因為父母在台灣只有我這個兒子可以依靠,家裡一窮二白,我必須扛起來,我如果走了,這個家大概也垮了。所以,高三時買的一本課外英文翻譯書籍:「如何在四十歲以前成功」,在四十歲以前五子登科,是我考完大專聯考上成功嶺時所訂下的人生目標,聽起來很俗氣...哈哈。

我在建中那個時代,「建中傲,附中皮」是一般人對這兩個學校風氣的印象。我初中算是附中人,高中又變成了建中人,對於建中人喜歡「擺譜」,有點親身經歷,在此順便說給現在「草莓族」小學弟們聽聽。

我高三畢業後,為了K書準備聯考,還是照樣背著書包到學校讀書,學校也特地開放幾間教室配合。以下是在教室走廊聽到的對話:

甲生:「我讀累了就在教室睡覺,三天三夜沒回家了。」

乙生:「嘿嘿...我ㄧ星期沒回家了。」

丙生:「你這本是什麼書?」

丁生:「大一微積分,高中數學都讀完了,只好讀這本。」

丙生:「哦?我是高中英文都讀完了,只好背牛津大辭典。」

荒謬(Absurdism, 又譯荒謬主義),哲學術語,字源是拉丁文的adsurdus,意為『難聽的』,在存在主義中用來形容生命無意義、矛盾的、失序的狀態。一個事物的基本意義的存在必須要一個更高的意體來解釋。但是,這個更高意體的意義又必須要一個比它更高的意體來解釋。 這個「解釋的鎖鏈」不可能達到一個結果,從而,沒有任何東西可以擁有至高的意義。 哪怕這個結果被發現了,它也有可能並不能滿足我們。好比說,當一頭豬發現牠的「至高意義」是被人當成食物屠宰吃掉時,牠不會對這個「意義」感到滿足。 因此, 根據存在主義和虛無主義,生命是無意義的,是荒誕的。如果要有意義,則必須由你自己去找~

人生的目標,真的要深思,不可以隨緣。以我的高中同學陳開宇而言,後來會去當數學老師本非他的志願,他進台大數學系,照他自己的理由,純粹是興趣而已。但是我在他那個年紀早就知道興趣不能當飯吃了。我對美術、音樂、哲學等也都有興趣及天份,但是這些不能當職業,也賺不到錢。我進大學的目的就是要習得一技之長,要玩音樂、美術,等我錢賺夠了,閒得發慌時再搞還來得及,而且搞美術音樂不需要進大學也可以搞,最主要的是要有天份,鄧麗君、張大千有進過大學嗎?

釋慧開自述說他因為父親長期生病,大二時因為每天跑醫院,以致有出家的念頭,其實人生本來就是無常的,論家變,我也有,狀況相差無幾,1972年春季末,尼克森訪問中國發表上海公報沒多久,我家也發生了一連串大事,老爸在辦公室發瘋了,而且跟老闆同事吵架,被友人從公司送回家,最後一個月的薪水也沒領到,失業回家後繼續瘋,全家都被老爸鬧得雞犬不寧。家裡養的一隻小狗也在有一天我親眼目睹之下突然口吐白沫,全身抽筋而死,據我媽猜測,可能是誤食了毒老鼠藥,禍不單行的恐怖氣氛瀰漫在家裡,那時候家裡連買菜錢幾乎都沒有了,我每天上學時也經常精神恍惚,一直在想這個破碎的家以後到底怎麼辦呢?

那時候我已經快要高三畢業了,正是要加緊準備大學聯考之際,結果卻發生家變!辦法是人想出來的,老媽決定由她出去找工作當管家養我妹妹(當時妹妹尚在讀私立高中,學費超貴),我則是去報考軍校,一切靠自己。所以那一年,我除了參加大學聯考,也考了軍校聯招。

放榜以後兩個都考上了,軍校錄取中正理工學院電機系,通知上說,可以立即去報到,學校管吃管住,全部免費。

諸葛孔明.氣死周瑜.耍弄關公.草船借箭.能借東風...

現代孔明

  回覆時間 2023/03/07 04:38:56


我大學時代讀了很多遍的一本小說~最末一章 

當你見到克利斯朵夫面容之日,是你將死而不死於惡死之日。 

勝(聖)者克渡過了河(到達彼岸),他在逆流中走了整整一夜,肩上還扛著一個小孩。那些看著他出發的人都說他渡不過的。在激流澎湃中,克只聽到孩子平靜的聲音,喊著:「走吧,向前啊!」

忽然,無數的鐘聲響了,天又黎明,黑沉沉的岩岸後面,看不見的太陽在金色的天空昇起,快要倒下的克終於到了彼岸。他對孩子說:「咱們到了,唉,你好重啊!孩子,你究竟是誰啊?」

孩子回答說:「我是即將到來的日子。」(希望、理想、奮鬥)

我在建中高三課堂上聽物理老師講過最有哲學味道的一句話:「每個人一出生之後,就開始向著墳墓的方向走,而且走得很快樂。」(註:孫老師的這句話被收錄在1972年建中畢業紀念冊內)

吾妻生平不喜與任何男人合照,但馬英九例外!

諸葛孔明.氣死周瑜.耍弄關公.草船借箭.能借東風...

現代孔明

  回覆時間 2023/03/07 04:45:27


本篇最後由 現代孔明 於 2023/03/07 04:47:27 編輯

我為什麼成了建築師、土木技師?

「我在建中的那一段荒謬歲月」那篇文章經北一女校友林莉向建中1972重聚特刊主編江教授推薦,他一看就知道適合刊登,但是細讀大作,他覺得故事似乎尚未結束,讀者必定會好奇追問,不知能否補上?

林莉也來問說:還是江簡富有研究的精神。我不好意思問,也很好奇如果去了中正理工的電機系,怎麼後來又成了建築師、土木技師。

為了滿足讀者的好奇心,就補了一段後記如下:

後來大概是因為我福大命大,先父的病在放榜後不久又突然好轉,老媽認為將兒子賣給中華民國十年不妥,所以就去了中興大學土木系。

為什麼我會說自己是「福大命大」呢?這其實又有一段故事,就從1976年4月說起吧。那時候再兩個月就要畢業了,忽然接到老媽來信,說是老爸又出事了。這次是因為他從年初就辭職不上班了,有朋友找他一起從事土地買賣賺佣金的工作,只要做成一筆生意就發財了,問題是這種事情豈是容易做的,結果當然是生意不成人也又瘋了。算一算時間,老爸在我讀大學期間只撐了三年多而已。本來我還計劃要考台大土研所,這下子又完蛋了。

畢業典禮時,別的同學都有家長來觀禮,只有我是一個人。畢業後收拾行李從台中回到新店老家,但見院子裡落葉滿地,才五十歲的老媽頭髮也全白了,面對殘破荒蕪的家園,該怎麼辦呢?有了高三的經驗,這次問題就簡單了,老媽還是又去幫傭當管家,負責養我那還在私立大學三年級的老妹,老妹自己也想辦法打工賺錢。我反正已經畢業,就等著去當兵,但是當兵要10月份,所以就設定目標去參加8月份的高考,如果考上了不但有公務員資格,還兼取得土木技師執照,可說是一箭雙鵰。

問題是這目標太難了,中興大學土木系到我這一屆共12屆,從來沒有學長是畢業當年就考上高考的,甚至連系上的教授們也只有一位是有技師執照的。但是我不這樣往前衝,也是無路可走,所以就一邊在家燒飯洗衣照顧老爸生活,一邊就全力複習。這期間只有跟同學一起去看了一場電影,記得那時台北正在上演「飄」,同學帶著剛訂婚的女友,帥哥美女,相得益彰,我則是孤家寡人一個,看著倔強不服輸的費雯莉在一片荒蕪的農場地以雙手挖出北軍遺留下來的地瓜根,對天發誓說:「我永遠不會再讓家人挨餓了!」,因為面對的難題雷同,中場休息時,我獨自坐在電影院椅子上,望著銀幕發呆,被感動的幾乎快哭了。

另外一件事情,我到現在也還記憶深刻,有一天在家開飯時間晚了一些,瘋子老爸居然罵說:「有什麼好讀的,根本考不上的。」我聽了此話差點衝過去想揍人。

1976年11月12日國父誕辰,那時候我已經當兵下部隊了,分到510工程工兵營,在大溪建造地下化彈藥庫,就是現在李登輝藏寶的那個營區-虎豹坑。中午時分回到營舍吃中飯,連長胡祥喜孜孜地告訴我,他看報紙榜單,高考放榜,我是土木科第5名。後來我才知道,當年報名參加土木科高考的全國共有三千多人,只錄取三十多名。就連當時系上一位剛剛學成歸國的蔡丁貴講師;因為分數差了一點點,也沒考上。蔡博士後曾任行政院環保署副署長、行政院研考會副主委,現為國立台灣大學土木工程學系教授。

放榜不久以後,營長就來要人了,將我這個二等兵從連上調到營本部,擔任他的地下工程官。全營共計四連,每週施工進度以及工程材料驗收都交給我代管,營長李廣毅少校還邀請我加入國民黨,我也爽快地答應了,所以我入國民黨的介紹人是李廣毅,當時全營軍官大多數都是外省人,只有營長及作戰官是本省籍,工程官則是唯一客家人。

後來在我與營長的配合下,我擬定各連每週應完成的工程進度,如果各連弟兄能夠在週六完成,週日營長就答應可以全連放假一天,在重賞之下必有勇夫的法則中,果然大家都拼命地幹,每天都從清晨幹到晚上九點,甚至更晚,就是為了星期天可以放假。工指部少將指揮官每週都來巡視,看到進度如此超快,也驚訝萬分。退伍時,我的軍皆已從二等兵連升三級,升為下士,營長說,這是破紀錄拔擢,以前從未有過。

談起服兵役這段時間,勾起了我很多回憶,連長胡祥為人聰明風趣,他號稱是中華民國最矮的軍官,因為他身高只有159公分,按規定要報考軍校,身高必須有160公分以上才行,但是他老爸也是軍人,他自己也機靈,量身高的時候偷偷將腳跟墊高一點就矇混過關了,我退伍多年以後聽說他已晉升少將了,我猜他一定還是吹牛他是中華民國最矮的將軍...哈哈

還有就是作戰官,為人豪爽有魄力,做事擅長抓重點,曾經在郝柏村手下當過排長,甚得郝大刀賞識,所以經常以此吹噓,據說只要工程進度完成就可以放假的點子就是他向營長建議的,但是他有個好吃愛喝酒的缺點,每天晚上都要吃宵夜飲酒,身材越來越肥,碰到胡祥連長時,一個號稱是中華民國最矮的軍官,一個說自己是中華民國最肥的軍官,我退伍多年以後聽說他英年早亡,原因就是喝酒喝死了...

我為何又是建築師呢?那是因為根據建築師法,土木系畢業後具有五年工作經驗者得報考建築師,1984年我在聯勤202兵工廠正好滿五年了。那時正好工作很閒,就花了三個月時間準備通過了。

諸葛孔明.氣死周瑜.耍弄關公.草船借箭.能借東風...

現代孔明

  回覆時間 2023/03/07 04:53:59


《台北人》的三個階段

身分認同主要是文化認同,沒有文化即無身分認同問題可言,白先勇的《台北人》是第一次出現《台北人》這樣一個身分認同意識形態的符號概念。歷經五十多年的演變,《台北人》這個概念可分為三個階段,每個階段約各20年。

第一階段《台北人》:

白先勇於《台北人》書中所描述的大陸遷台外省族群,皆以記憶中的大陸生活對比現實台北的生活,小說中的人物事件多數以第一代遷台外省族群為敘述主角,故這個階段所謂的台北人的心態,從<金大班的最後一夜>中的金大班最有名的一句話即可代表。金大班一位老上海百樂門舞廳舞女大班,逃難到台北夜巴黎舞廳重操舊業,金大班說:「好個沒見過世面的赤佬!左一個夜巴黎,右一個夜巴黎。說起來不好聽,百樂門堥熄●Z所只怕比夜巴黎的舞池還寬敞些呢。」

《台北人》一書雖以台北地域為名,然書中所寫的不是土生土長的台北人的故事,而是大陸淪陷時遷移來台的大陸人,他們不是原生的台北人,而是身經戰亂、離鄉背景,雖然人在台北,卻老生活在回憶之中。在林懷民的訪問文<白先勇回家>中,白先勇曾對於「家」的意象提出看法,或許可對此一問題有進一步的釐清:

台北是我最熟悉的--真正熟悉的,你知道,我在這裡上學長大的--可是,我不認為台北是我的家,桂林也不是--都不是。也許你不明白,在美國我想家想得厲害。那不是一個具體的「家」,一個房子,一個地方,或任何地方--而是這些地方,所有關於中國記憶的總和,很難解釋的,可是我真的想得厲害。

第二階段《台北人》:

此一階段的台北人可以「來來來,來台大,去去去,去美國!」代表,留學生文學風行一時,例如於梨華1967年寫的《又見棕櫚,又見棕櫚》小說,一位留美的博士回台北相親的故事,留美學生牟天磊雖然學成業就,卻深感無根的寂寞、痛苦、迷惘,愛情也無法慰解,但是同樣悶在台北從未出過國的女主角一聽說男主角打算婚後留在台大教書,不回美國了,當場就跟男主角翻臉了,不嫁了。這些作品寫出了那個冷戰時代僑居海外的華人或留學生作為社會“邊緣人”和“無根的一代”的精神痛苦。

鄭愁予的<錯誤>這首詩反映了此時期台北人像是「失根的蘭花」,美國與台北都不是故鄉,自己像「過客」一樣到處漂泊,找不到身分的認同。

我打江南走過

那等在季節裡的容顏如蓮花般開落...

東風不來,三月的柳絮不飛

你的心如小小的寂寞的城

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

跫音不響,三月的春帷不揭

你底心是小小的窗扉緊掩

我達達的馬蹄是美麗的錯誤

我不是歸人,是個過客...

第三階段《台北人》:

這個接段的台北人,筆者以一首1984《台北的天空》歌詞為代表:

作詞:陳克華 作曲:陳復明 原唱:王芷蕾

1.風好像倦了 雲好像累了

 這世界再沒有屬於自己的夢想

 我走過青春 我失落年少

 如今我又再回到思念的地方

*台北的天空

 有我年輕的笑容

 還有我們休息和共享的角落

 台北的天空

 常在你我的心中

 多少風雨的歲月我只願和你渡過*

2.風也曾溫暖 雨也曾輕柔

 這世界又好像充滿熟悉的陽光

 我走過異鄉 我走過滄桑

 如今我又再回到自己的地方

Repeat*

許多人喜歡聽老歌,原因不一而足:據說年輕人喜歡的原因可能是因為,每個時代的曲風不同,造成它的旋律、節奏與時下的流行音樂相比,老歌反倒因為「稀奇」而變得「新鮮」了;而對於年紀稍長的老歌愛好者而言,則可能是因為它們總能將時光一下子拉到過去(通常是青春正盛的過去),讓人回想起某些屬於那個時代(當老歌還是流行歌曲時)的人、事、物,或是想起自己當時正在做什麼?想什麼?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上述的原因,2006年的台北市長選舉,郝龍斌陣營選了王芷雷的「台北的天空」(一九八四),據說「台北的天空」這首歌是新一代移民海外的《台北人》每次聚會時所必唱的,這首歌曲流行約是一九八四、五年間,台灣整個社會經濟、國民所得持續起飛,是台北人共同緬懷的美好年代!

諸葛孔明.氣死周瑜.耍弄關公.草船借箭.能借東風...

現代孔明

  回覆時間 2023/03/07 05:08:49


藍綠及兩岸如何建立『互信機制』?

談到政治,無論是台灣內部以及兩岸關係,問題追根究柢,還是雙方無法信任對方,以至於長期處於你防我吃掉你、我防你出賣我的惡性循環漩渦之中。政治是一個如何面對處理眾人之事,如果各方政黨或族群相互不信任,必然無法攜手共進、眾志成城、達成目標。

kurich曾經從事營建工程施工聯合承攬的joint venture工作,謹提出如何建立『互信機制』的經驗,以供大家參考。話說1989年起,台北捷運工程齊寶錚局長(齊局長是kurich大學時代老師,kurich後來也是齊局長歸隱前的最後一名部屬)鴻圖大展,台北捷運木柵線、淡水線、新店線與南港線四條線同時發包施工,平均每約一公里長度為一個合約,每一個標案都是二、三十億元的巨大工程,但由於當時國內是第一次做地下捷運工程,所有營造廠商均無實際施工經驗,所以招標規定國內廠商可以聯合國外有經驗廠商一起投標,但國內廠商的合約金額比例不得低於30%,齊局長的用意是藉此扶植國內廠商,以免國內廠商無法參與此重大國家建設。

1989年,kurich當時在理成營造任職,從事商業建築與工業廠房工程,某韓國廠商來公司找總經理,之前韓國廠商已經找到一家德國廠商負責潛盾隧道工程了,但是還欠一家國內廠商參與,否則無法投標。他們發現理成營造當時年營業額達新台幣30億元,因此希望理成能加入團隊共同投標,由韓國廠商領銜當老大。但是一方面大家以往從未合作過,二方面理成也從未做過金額如此巨大的土木工程,所以總經理就開出條件,要參加可以,但是30%的負擔實在太高了,承擔不起,所以公司就私下與韓國廠商達成檯面下協議,中方只負擔盈虧5%。

開始算標後,韓國人要求理成提供鋼筋模板工最低發包單價,當時kurich一位學長負責擔任理成方面的專案經理,學長跑來問kurich,kurich當時就問要這些資料要幹甚麼?學長說他也不知道,反正韓國人要就給他們吧,別問這麼多了。

開標結果真的就以最低價得標了,第二天學長就發現韓國人通通失蹤了,過了幾天韓國人終於又現身了,原來他們一知道得標就通通去了韓國大使館,要求由大使出面給外交部壓力,要求台灣政府同意他們將韓國軍隊調到台灣來當營建工人(那時候韓國的工資水平比台灣低很多),台灣當時雖然股市上萬點,營建工人奇缺,但是從來沒有開放外勞,更何況是將軍隊開來台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吵了幾個月之後,台灣政府當然最後還是不同意韓國的無理要求,台北捷運工程局當時也每天要求理成出面開會,學長跑來kurich辦公室訴苦,這個案子明明是三家公司JV,工程合約規定老大是韓國人,業主為何不找韓國人,也不找德國人,偏偏只找我們這個只有5%的小角色去開會?kurich就分析,那是因為三家公司只有你會說國語啊,不找你找誰溝通呢?

這個案子在六個月後,韓國又找外交部施壓,他們決定片面毀約了,拍拍屁股不幹了,退出JV,留下德國人與中國人收拾爛攤子。德國人說他們是講求信用的民族,無論盈虧(當時的潛盾隧道合約來價是50萬元/米,施工成本是30萬元/米),他們都決不毀約!中國人(理成營造)說捷運工程從來就沒做過,而且我們只是誤上賊船,現在老大落跑,我們實在是愛莫能助啊!?於是最後業主只好將主體工程切割出去,重新發包給別人,理成後來只當了個掛名者結案。總而言之,這次的JV組合是以失敗收場,因為三方都沒有開誠佈公,都各懷鬼胎。

kurich餐與的第二次台北捷運工程-南港線台北市政府站及潛盾隧道工程JV組合(CN257標:工程合約總金額約30億元),則是運作非常成功的案例。話說1991年kurich由於做了多年建築工程後,從來沒有做過土木工程,而且也確實對捷運工程產生興趣,於是就轉任到另外一家營造工程公司:泛亞工程建設公司是與一家日商營造公司JV,由於公司幹部們大都有海外工程合作經驗,因此所制定的JV協議組織非常公平合理,契約責任分擔是採取各佔50%方式,日方與中方誰也沒有比誰大,任何重要事務都要相互商量,或信任對方,但共同負擔成敗,有關材料採購、工程發小包與工地財務及會計也是完全透明的,所有成本支出都由工地開立支票,並經中日雙方工地負責人蓋章確認,一切隨時都可接受檢驗。

投標估算事先也是各算各的,然後再拿出來相互討論後再決定投標價,得標後的工地人事派遣也是都盡量派出公司內部最優秀的人員,而且因為日方來台人員薪資很高,還要攜家帶眷,每個月成本40~70萬元以上,但日方也非常自律,只要分配的工作任務一完成,就立刻自動調回國了。

工地的任務編組也採取混合編組方式,幾乎所有的工程項目都是雙方都有人員參與其中,不像絕大多數台北捷運工程其他標的假JV,所謂假JV就是:將工程切成幾塊,由成員分配各自負盈虧,各不相干。或者是單一外商或國內廠商佔契約責任股份的70%,以大吃小,形成一方獨霸。

當時日商來台的廠商總共參與十幾個標案,泛亞合作對象地崎工業在日本也不算是大公司,其他來台的有鹿島建設、熊谷組、清水建設等等都是赫赫有名的,但日本廠商在海外是很團結的,每個月都有輪流舉辦各個工地負責人的聚會用餐與打高爾夫球等,運作下來他們日本廠商發現,所有的工地都是問題重重,而且大多數都是虧本,唯有kurich參與的JV工地卻是非常成功,合約來價雖然幾乎是最差的,但是卻很賺錢,進度也很順利,大家於是都在問:這到底有何玄機、秘訣?日本廠商們經過多次探討的結論是:對等、尊重與互信!而且以互信是成功最關鍵的因素。

諸葛孔明.氣死周瑜.耍弄關公.草船借箭.能借東風...

莫宰羊

  回覆時間 2023/03/07 06:37:22



汪洋深海

X 5
  回覆時間 2023/03/07 23:45:05


哀心 祝福 孔明大的愛妻
能安心地往下個旅程前進


現代孔明

  回覆時間 2023/03/08 00:29:21


現代孔明與吾妻在台北希爾頓訂婚喜宴照(1982)

諸葛孔明.氣死周瑜.耍弄關公.草船借箭.能借東風...

現代孔明

  回覆時間 2023/03/08 00:53:16


諸葛孔明.氣死周瑜.耍弄關公.草船借箭.能借東風...

現代孔明

  回覆時間 2023/03/18 23:48:15



這是30年前我與美麗的老婆去加州優勝美地國家公園旅遊拍的照片 除了氣勢磅礡的瀑布、陡峭高聳的懸崖,還有一個特色就是巨杉森林。馬里波薩谷巨杉林內有許多堪稱參天古樹的大杉木,許多樹齡達千年 這裡透漏一個小故事 遊覽時老婆突然想小便 在我把風下就在杉林中蹲下灑了一拋尿 ,學孫悟空到此一遊 哈

諸葛孔明.氣死周瑜.耍弄關公.草船借箭.能借東風...

本主題只有一頁。
作者上一篇主題作者上一篇 作者下一篇作者下一篇主題

回上一頁回上一頁

回頁頂 回頁頂

聚財資訊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wear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TEL:02-82287755 商城客服時間:台北週一至週五9:00~12:00、13:00~18:00 [ 聯絡客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