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貨期惑期禍29鬼股子

[閱文紀錄]2116 次讀取 本主題只有一頁 發表新文章 回覆該文章:::...
短網址   將本主題只顯示我的回覆 僅顯示作者   將本主題加入我的收藏 加入收藏  加黑名單

  預約作者
請  
收通知

發表時間 
原創

7

相關個股:幸福(1108)、冠軍(1806)、精湛(2070)、全台(3038)、霹靂(8450)

阿嬌上班的第一天就得到許多個封號:“小林青霞”“福利社西施”“車籠埔女王”“車籠埔之花”…等等。其實,要坦白說,阿嬌的容貌真要評分的話,以100分為滿分我會給70分,算是中上之姿。可是在車籠埔那封閉環境無從選擇,以及移情心態的催鼓下,這70分就銳變成120分,可與林青霞媲美啦!

我第一次見到麗嬌時,她已經在福利社工作一年多,阿嬌的熱潮已經褪去,可是她終究還是車籠埔之花~事實上,作為車籠埔唯一女性,這頭銜她永遠當之無愧。見到她,我的第一念頭就想要追求她。

在福利社工作了一年多,看到成千上萬潮來潮去的菜鳥兵後,阿嬌已經不是那初次上班羞澀稚嫩的少女了,特別是天天有可能遇到語言上的性騷擾時,她變成火辣暴躁如扈三娘般的山東大妞。

水滸傳書中提到王虔婆對西門慶說:要想追女人,男人要有潘、驢、鄧、小、閒
五大本事。我自思沒有潘安的容貌與鄧通的鈔票,但是小心翼翼的呵護與大把空閒時間我還是有的。下定決心後,我就開始每天上下午兩次到福利社報到。

我每次去福利社只買一樣東西~原子筆。一天兩次,上下午各一次,一個禮拜阿嬌就注意到我了。還記得,阿嬌第一次開口跟我說的話是:“我們福利社賣的原子筆品質那麼差嗎?一寫就壞。”我笑笑不語,拿了筆就走。

天天買筆,過了幾個星期,連上同仁要寫信都會找我借筆,我也得了一個新名字:孫一筆。連上的幹部排長班長們都知道我在追阿嬌。大夥都鼓勵我加油!

一個月後,我還是照往例去福利社,還是那句老話:“阿嬌,一支原子筆”“沒貨”我愣了一下:“要不然來一瓶可樂”“也沒貨”。

“那不就是可樂嗎?”我疑惑地指著貨架說。“你要找我就找我,幹嘛亂花錢。”

聽她說這句話,我一下子就心花怒放,在那剎那間,我彷彿聽見天籟之聲。我知道,我成功啦!她接納我了。

從此以後,只要有空我就往福利社跑。只要我一到,阿嬌就丟下手中的工作,陪我在櫃檯後面做賬的小房間聊天,讓其他兩個大頭兵去站櫃檯。

快樂的時間永遠過得很快,一眨眼,我三個月的訓練中心生涯即將過去。接著就是抽籤下部隊了。連上負責抽籤的行政士官私底下偷偷告訴我,這次我們整個連的籤,不是金門就是馬祖,我們中了金馬獎了!

這消息對我而言,簡直就是晴天霹靂,因為如果能在本島服役,偶爾還有假期可以和阿嬌相見,可是下部隊去金門馬祖,除非退伍就不可能回台灣,換句話說,去金門馬祖那就意味要跟阿嬌別離1年9個月,這麼長時間的分離,我是絕對無法接受。

後來,行政士官告訴我,要不想去金馬,唯一的辦法就是自願報名留下來參加車籠埔的士官隊訓練,6個月結訓後,可以待在車籠埔當教育班長至退伍。

車籠埔士官隊這是個一聽就不寒而慄的名字。車籠埔士官隊有悠久的傳統,是全台灣所有訓練中心士官隊中的佼佼者,常年拿全台灣士官隊競賽的冠軍。他們平日訓練之嚴格、要求之殘酷、操演之不合理,那是人盡皆知的事實。士官隊也是住在我們營區,因此他們的訓練,我們這些菜鳥兵早有目睹。車籠埔士官隊的隊訓是“愛的教育、鐵的紀律”問題是第一句是廢話,第二句才是真實。

還記得我剛來訓練中心一個星期左右,我們整個連隊一百多個大頭兵,由值星班長帶著要去野外訓練,還沒走出營房,就見到迎面來了一班9個人的士官隊學員,他們正從野外訓練的場地回營區。

我們那值星班長和對方帶隊的班長是同梯次士官隊的老戰友。看見對方才僅僅一個班的人數,我們值星班長大概是想以人多欺負人少吧,走著走著,我們的值星班長突然喊了一句:“雄壯、威武。”這是部隊行進間的答數,於是全連一百多號大頭兵的我們立刻跟著喊著:雄壯、威武…。

誰知,對方帶隊班長一聽,也不甘示弱地跟著大吼一聲:“唱歌答數,九條好漢在一班,預備,唱!”對方9個士官隊的學員立刻唱起了軍哥九條好漢。沒想到,對方9個士官隊學員的歌聲蓋過了我們一百多號新來的菜鳥兵,音量比我們還大聲。

我的班長就曾經告訴過我,他在士官隊時為了練嗓音喊口號,6個月期間喉嚨破了出血三次。想到車籠埔士官隊是這樣魔鬼般的訓練,我真是腳底發麻。可是在一番詳細的思考後,我還是毅然決然的報了名。因為唯有如此我才能留在車籠埔。

6個月的魔鬼訓練讓我的體格如脫胎換骨般的蛻變,我更精壯更孔武有力,最主要是我和阿嬌的感情得到升華,我們陷入熱戀中。士官隊結訓後,我待在車籠埔當教育班長,天天帶著一梯次又一梯次的新來菜鳥,大聲的吼著他們:“給你方便,你當隨便!臥倒…..。”

在車籠埔當教育班長的日子忙碌而又平淡,一年多後,也就是臨退伍前兩個月,阿嬌的父親因久病纏身不幸過世。退伍後,我帶著阿嬌返回台北。

剛回台北,我回到老東家上班。阿嬌是那種不甘於在家無事可幹的山東大娘脾氣,沒多久,她就跟我說:“我今天去看了一個鋪面,地點在松江路長安東路附近,高架橋邊。一整排都是五層樓的透天厝,鋪面面積32坪,我想隔後面10坪當做住家,剩下22坪開餃子館,你看如何?”阿嬌包的手工水餃、鍋貼那是一流,絕對有職業水準,也絕對好吃。這是我敢打包票的!

松江路、長安東路口的地段確實是一流,那附近全是辦公大樓,上班族很多,中午吃飯的人潮不少,在那裡開手工水餃館生意有保障。問題是,那個地段租金押金貴,要想開店,錢從哪裡來?

面對我的疑問,阿嬌笑著說:“父親去世後,我領了26萬元的保險金跟撫恤金。這錢我算過了,絕對夠我們開店了,況且,開個手工水餃館,鍋碗瓢盆的設備花不了幾個錢。”既然如此,那就開吧!

時間如梭,一晃眼就是11年,這段期間,靠著阿嬌精湛的手藝,水餃館的生意不錯,口碑也在附近傳開了,附近的上班族都知道松江路高架橋邊這裡有家山東水餃館,味道相當正宗,午餐時間,我們的生意特別興隆,我負責外場的招待點餐工作,阿嬌則在廚房一腳踢。這十多年來,阿嬌幫我生了一男一女兩個小孩,老大孫賢德、女兒孫賢惠。我們一家過著平淡幸福的日子。

這天中午,不到11點半,店裡的7張小方桌已經坐滿了客人,我忙著點餐端菜。剛剛把一盤鍋貼端到3號桌給客人,從我的身旁傳來一聲:“老闆,有沒有紅龜粿?”我心想:這小子是不是走不知路了?跑到水餃館來點紅龜粿!

轉頭一看,這人怎麼有點眼熟,再仔細端詳一下,乖乖,竟然是十多年不見的黃宇翔!他坐在2號桌,白襯衫灰西裝沒戴領帶,臉上還是戴著眼鏡,只不過不是小時候那副玳瑁框,換成金絲框。看著一臉詫異的我,他笑盈盈的說:“沒想到吧?”我上前一個巴掌重重的拍在他的左肩上:“太意外了,想不到是你。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開店。”

黃宇翔說:“我事先不知道,我是今天有事到斜對面那家信和證券公司找何老闆,中午收盤,何老闆說你們這家水餃館遠近馳名,就約我來吃餃子,沒想到這麼巧遇見你。來,我給你介紹一下,這是何老闆!”黃宇翔指著他的旁邊一位50來歲的中年人說。

“何老闆你好,多謝關照。”我熱情的和何老闆握手。何老闆回應說:“我們公司就在對面,想炒股的話,歡迎你來開戶!手續費特別低。”

“何老闆,我不懂炒股。”我搓著手說。

“不必懂,只要跟著你的朋友黃董就可以了,他是股市的大莊家。跟著他買就對啦!”我看了一眼黃宇翔,心中有點不敢相信,十多年不見,想不到我這死忠兼換帖的老友竟然搖身一變成為股市的大莊家。

黃宇翔從襯衫口袋掏出一張名片說:“這是我的名片,我現在不住三重埔了,我搬到仁愛路,今晚有沒有空到我家來吃飯。我們好好聊聊。”

“沒問題,沒問題。晚上我准到。”“好,晚上7點我在家等你!”

7


【鬼股子線上影音課】一次購買×無限次觀看
【長短線通吃的獲利技法《股票篇》】


聚財線上投資講堂+更多

fdwdc

  回覆時間 2021/12/30 13:09:13


謝謝分享!


本主題只有一頁。
作者上一篇主題作者上一篇 作者下一篇作者下一篇主題

回上一頁回上一頁

回頁頂 回頁頂

短網址

聚財資訊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wear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TEL:02-82287755 商城客服時間:台北週一至週五9:00~12:00、13:00~18:00 [ 聯絡客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