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益期貨開戶 群益外匯開戶

論《黃帝陰符經》的"觀時盜機"觀點現代孔明

[閱文紀錄]1507 次讀取 本主題只有一頁 發表新文章 回覆該文章:::...
複製分享賺分潤說明

  預約作者
請  
收通知

發表時間 
轉貼

0

相關個股:統一(1216)

論《黃帝陰符經》的觀時盜機觀 作者:李遠國

作者:玄都之王│2015-04-08 20:10:11

在成都都江堰青城山天師洞有一幅對聯:「道德五千言,陰符三百字。」將《陰符經》與道家經典《道德經》相提並論,給予了很高的評價。事實上,《陰符經》自隋唐之際問世後,即獲得非常崇高的地位。唐初,著名書法家歐陽詢曾書寫《陰符經》贈人。褚遂良奉唐太宗、高宗之命,兩次書寫《陰符經》。王冰作《素向六氣玄珠密語》,其序言引《陰符經》曰:「天生天殺,道之理也。若能究其玄珠之義,見天之生,可以延生;見天之殺,可以逃殺。《陰符經》曰:觀天之道,執天之行,盡矣。此者使人能順天五行六氣者,可盡天年一百二十歲矣。」

到了宋代,《陰符經》成為和《道德經》同等重要的道教經典。張伯端認為,《陰符經》和《道德經》一樣,乃是古今一切神仙得道的必由之路。他的《悟真篇》多次稱引《陰符經》:「先且觀天明五賊,次須察地以安民。民安國富方求戰,戰罷方能見聖君。」「三才相盜食其時,此是神仙道德機。萬化既安諸慮息,百骸俱理證無為。」「須將死戶為生戶,莫執生門是死門。若會殺機明返覆,始終害裡卻生恩。」這裡所說的「觀天」、「五賊」、「三才相盜」、「害裡生恩」,都是《陰符經》的思想。

金元全真道創始人王重陽,在他認為必讀的三、五本經書中,就有《陰符經》。王重陽說自己:「理透《陰符》三百字,搜通《道德》五千言。」(見《重陽全真集》卷十三)大弟子馬丹陽亦說:「學道人不須廣看經書……若河上公注《道德經》、金陵子注《陰符經》,二者時看亦不妨。」(見《丹陽真人語錄》)。丘長春的高足尹志平認為:「道人雖未能廣學,《陰符》、《道德》、《清靜》三經,又豈可不學。」(見《清和真人北游語錄》卷四)

不僅如此,儒家亦對此書十分重視,程頤說:「《老子》言甚雜,如《陰符經》卻不雜,然皆窺測天道之未盡者也。」(見《遺書》卷十五)朱熹化名「崆洞道士鄒訴」,作《黃帝陰符經注解》,以理學心性理氣之說釋經,並多處附加按語,贊譽其經文「極說得妙」、「最下得好」、「此等處特然好」。五代時期,契丹太子耶律信將《陰符經》譯為契丹文,從此《陰符經》又在遼金統治的地區流傳開來。元代大儒劉因亦教其弟子們讀《陰符經》,他說:「史既治,則讀諸子者,莊、列、陰符四書者,皆出一律,雖云道家者流,其間有至理存」。(見《靜修集·敘學》)明代哲學家呂坤指出,《陰符經》其言「洞造化精微,極天人蘊奧,契性命歸指。帝王得之以御世,老氏得之以養身,兵家得之以制勝,術數家得之以成變化而行鬼神,縱橫家得之以股掌人群,低昂時變。是書也,譬江河之水,惟人所挹。其挹也,惟人所用」。(見呂坤《陰符經注·序》)

總而言之,《陰符經》自公布於眾之後,即受到三教九流的關注,為從多思想家、學者所重視,歷代注本多達近百種。故世人評價曰:「備識天地意,獻詞犯乾坤。」「口含造化斧,鑿破機關門」。(見唐·陸龜蒙《讀陰符經詩》)「不測似陰陽,難名若神鬼。得以升高天,失之沉厚地」。(見唐·皮日休《讀陰符經詩》)這裡,僅就《陰符經》中的「觀時盜機」思想做一探討,以求證於道教界高真及學界同仁。

《陰符經》曰:「天生天殺,道之理也。天地,萬物之盜也。萬物,人之盜也。人,萬物之盜也。三盜即宜,三才即安。故曰:食其時,百骸理,動其機,萬化安。人知其神之神,不知其不神之所以神也。日月在數,大小有定。聖功生焉,神明出焉。其盜機也,天下莫不見,莫能知也。君子得之固躬,小人得之輕命。」

這種符合自然之道的「有道」之「盜」,就叫做「盜機」。《陰符經》說:這個盜機,普天下沒人看不見,但卻沒有人能認識。如君子掌握了它,身安事成;小人得到了它,輕生玩命。也就是說,盜機所產生的形像容易為一般人發現,但其深層的本質卻難以了解,正如李筌所說:盜機深奧玄妙,容易看到,難以把握。例如國氏盜取天時地利而獲富,人皆見種植收益,而不知其中的深理。那麼究竟什麼是盜機?芽這是指在未見到之前,當預先知道將來的結果,暗設計謀,運用智能,抓住時機,於常人不知不覺之中,盜竊利益於將來,以生養自己,這就叫做盜機。(據李筌《黃帝陰符經疏》意譯)

所謂「盜」,亦即悄然難曉的意思。天地運作,無聲無息;萬物生息,不知不覺;人之存亡,潛生暗息。於不經意之中,天荒地老,物毀人去,其發展的過程尤如一個高明的大盜竊取他物而毫不張揚。所謂「機」,是指時機、機宜,指天道運化之初萌,人事變動之征兆,皆因隱蔽難察,故謂之機。

《陰符經》說:「食其時,百骸理。動其機,萬化安。」宋人蹇昌辰解釋說:機者,得失變化之關鍵時刻,其天地、萬物、人都處在否泰、興亡、損益、盛衰的兩極發展之中。(據蹇昌辰《黃帝陰符經解》意譯)朱熹亦說:人能利用天地之時則百骸安好,人能掌握運化之機則天下太平,這就是盜的原則。(據朱熹《黃帝陰符注解》意譯)《天機經》也指出:聖人觀時而用,應機而制,故能運生殺於掌內,成功業於天下。

在這個三才相盜的天人結構中,唯有人最具備道德的主體性。故其動機的善惡與價值的取舍,往往決定了盜機所生的結果。宋人劉海蟾說:君子知大道包含萬善,故所作所為追求的是和諧與完善,舉凡所有的活動皆有美好的動機,以之與大道合契。乃至於精思守一,取天地之微妙,以資養真性;或盜萬物之精華,神水金液,以致神仙,故曰君子得之以身安事成。小人得知其機,追求浮華奢淫。這樣一來,窮兵黷武則軍旅敗亡,望上高攀則榮消辱至,或因貪婪而損傷自己,或因財色而禍害終身,雖然可以榮貴一時,但最終難免咎患,蓋因不知大道的真旨妙機,以至於此,故曰小人得之卻輕生玩命。(據十真本《黃帝陰符經注解》意譯)這就非常明確地指出,在利用萬物,改造自然的過程中,人類道德水准的高低,有著至關緊要的作用。

在面對自然、三才互盜的環境中,人並非無所作為,而是可以主動地駕馭自然,積極地參與萬物的運化。《陰符經》說:「觀天之道,執天之行,盡矣。」對此李筌解釋說:人與禽獸、草木一樣,都是由陰陽的運化而生,但人又為萬物之靈,位處天地的中心,心懷智能權謀,能夠反照自性,窮達事物的本始,盜取陰陽五行之氣而用之。換言之,人是具有自我意識的主體,既能認識自我本性,又能知曉自然規律,取萬物為己用。而盜取天萬物的過程,亦是對自然的認識過程,是人掌握自然規律、因勢利導加以利用的歷史。

聖人在盜萬物、取天機的過程中,在充分發揮主觀能動性的同時,應尊重客觀世界的規律,效法天道自然之靜,因為無論什麼時候,人的生存與社會的發展,都必須在大自然這個先天決定的環境中,別無選擇。《陰符經》說:自然之道寂寥寧靜,天地萬物不斷生衍。天地之道不知不覺地運作,一會兒陰勝陽,一會兒陽勝陰,陰陽交替推移,變化有條有理,所以聖人知自然之道不可違背,順勢利導而利用之。也就是說,作為宇宙本源的道體是無聲無息,寂靜不變的。由道體所生的天地萬物,則是在逐漸地生滅變化之中,並以陰陽交替的形式在運作。這種交替是緩緩的,慢慢的,像水的浸潤,不知不覺,你進我退,此勝彼負,萬物就是這樣生存在這樣一個有序的空間環境中。閭丘次孟說:「《陰符經》所謂自然之道靜,故天地萬物生;天地之道浸,故陰陽勝;陰陽相推,變化順矣。此數語,雖《六經》之言無以加。」朱熹評述說:「如他閭丘此等見處,盡得。」(見《朱子語類》卷一二五)

天地間陰陽的交替推移,即是自然之道。聖人的所作所為便應效法自然之道,順從陰陽消息的規律,制定生殺克勝的法則,此即經中所說的順勢利導而用之。蹇昌辰注曰:自然之道有其固有的規律,故聖人知其不可違背,而順勢利用。所以說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換言之,在道教看來,人類與天地、萬物的關係並非僅限於互相盜取互相利用,其中尚隱藏著一個重要的因素,那就是大自然與萬物還是人類最好的老師,是啟迪人的智能、促進社會發展的無窮動力。

《道德經》說:最高的善像水那樣,善於幫助萬物而不與萬物相爭,它停留在眾人所不喜歡的地方,所以最接近「道」。《關尹子》說:天下之物多達億萬,但天地並不據為己功,故聖人管理國家,應效法江海,含塵忍垢,這樣便萬邦歸流,天下擁戴。這是引天道來說明人類所應有的謙德,讓人向天地學習無私的品質。《關尹子》又說:天下萬物各適其生成,無一物而窒塞不通。故聖人效法大道而無為,以德應變而致用。這是用自然無為、生養萬物的事實,教育人們順應客觀的規律,在永恆變化的世界中求得發展。

不僅天地為人道之師,萬物亦給人類以啟示。《關尹子》說:聖人向蜜峰學習而設立君臣制度,向蜘蛛學習而紡織、結網,向拱立的老鼠學習而制定禮儀,向征戰的螞蟻學習而設陣打仗。聖人就是這樣善於向萬物學習,而去教育賢人,幫助一般人。但唯有聖人能使自己與自然萬物合一同理,所以心無先入主的偏見,能行種種方便,善利天下。

總結《陰符經》的盜機學說,其核心仍然是尊重自然客觀規律的基礎上,把握住事物發展的關鍵,以追求萬物昌盛、天人共安的理想社會。對此,《關尹子》中所說的「四不違」原則便是這種學說最好的注解。

《關尹子》說:天不能使蓮花冬天開放,使菊花春天開放。因此聖人不違天之四季,不逆時之通塞,這是「不違時」。地不能使河南生產橘柑,使江南生養狐貉,因此聖人不違地之風俗,不逆氣之變化,這是「不違欲」。聖人不能使手走路,使足握物,當各盡其能,這是「不違我所長」。聖人不能使魚在空中飛翔,鳥在水中游馳,任魚游水中,鳥騰高空,這是「不違物所長」。這樣一來,天地萬物可變動,可靜止,可晦藏,可明顯,唯不可以拘泥,當隨時達變,運化生養萬物,這就是道。(據牛道淳《文始真經注》意譯)也就說,只要遵循這四條基本原則,不違拒造物之變化,不拘守人間之死法,便可以應變無窮而為妙道。

從三才互盜的生存空間,到強調人在改造自然、利用自然方面的主觀能動性,強調人在大自然中的重要作用與地位,最後仍歸根於道法自然,這是《陰符經》中的三才相盜學說的基本結構。顯然,《陰符經》中的這種理論框架,仍然是建立在道家傳統的天人合一的思想之上。與老莊所說的不同之處,是《陰符經》更加鮮明突出了人的主觀能動性,反復強調了人在天人關系中的主導地位,這樣一來,使道家傳統的天人合一觀發生了一個巨大的變化,從而消除了其中原有消極因素,高揚了人在改造自然、利用自然中的客觀價值,成為道教思想中的一枝奇葩。這枝奇葩具有以下特色:

一、在天人合一的境界中實現自我主體性,這與西方哲學講主體是有所區別。從古希臘的智者普羅塔哥拉提出「人是萬物的尺度」這一命題,以人作為中心,到近代康德建立起完整的主體性哲學,西方哲學尤其是近代哲學主要是在人與自然的相分離相鬥爭中講主客關係,主張對自然環境的征服與控制。與其相反,《陰符經》的盜機哲學則以人和自然的認同與和諧為大前提,在此前提下講人對自然法則的認識和利用,即人對天地萬物的合理取捨。天與人盡管存在相互盜取的矛盾關係,但二者的對立是次要的,統一是根本的,天人之間通過互盜建立起來反饋系統。而信息的反饋使二者達於統一,即所謂天機與人機的「暗合」。故在《陰符經》中,看不到人與天的根本分離和對立。也正是此點,使它既有別於道家傳統的天人合一觀,亦與儒家天人感應的學說異趣,從而獨具風彩。

二、在《陰符經》中,從天道和改造自然達到了有機的結合。順從天道是前提,而天道的基本內容是五行生剋,懂得了五行生剋就可以合理適序地利用自然。這樣,順從天道的本身包含著對自然的積極改造,而改造自然又是遵循著天道,二者在時間和空間上都是統一的,而不是分開的。同時,它也不只是對某些局部情況的說明,而是人和自然關系的普遍原則。《陰符經》的這些思想,體現了人在自然接口前的一種積極的態度,使人類改造和利用自然的要求獲得了理論上的認可。所以它在問世以後,人們常常援引,把它作為改造自然、自主生命的思想依據。

三、在三才相盜的交換中,即人利用、改造大自然的過程,強調作為主體的人在道德自律方面的重要性。所謂「君子得之固躬,小人得之輕命」,明確指出了由於人們不同的道德取向,在利用自然的過程中,卻可能出現截然不同的結果。用《列子·天端》所舉國氏致富的例子來講,國氏的致富是為了整個社會的福利,而去取用自然的財富,這是合理合法,順應天道。相反,那些封建諸侯只是為私利掠奪積聚財富,這是反社會的不道德的,因此必然造成社會大亂,天人共憤。元末明初,劉伯溫作《郁離子》,其《天地之盜》講:人,是天地之盜,但只有聖人才真正懂得盜機。盜,不是「發藏取物」,主要是「執其權,用其力」。如春種秋收,高處建房,低地鑿池,水上行舟,因風作帆。而一般人不懂得盜機,以至於「遏其機,逆其氣」,甚至只知道無限制地盜取自然界的物質,這就必須造成「物盡而藏竭」。

以上的這些相當深刻的思想,對於現代工業文明的各種弊病,不也是一種尖銳的批判嗎?在人類利用現代高科技,向大自然展開更大規模征服的今天,在人類文明面臨全面危機的時候,古老的道家智能與道教思想,是否能夠啟迪我們的心靈,重新確定人在大自然中的作用與地位呢?芽這將有待更多的智士哲人去思索。但不管如何,道教的這些充滿智能的結晶,應當成為人類精神文明的重要成果。

(作者係四川省社會科學院研究員)

0

諸葛孔明.氣死周瑜.耍弄關公.草船借箭.能借東風...

聚財線上投資講堂+更多

現代孔明

  回覆時間 2020/11/18 11:30:34


觀者仔細觀察也
時者時間序列
行星運行之道
盜者暗中取得 如借東風 草船借箭 等
機者 機遇 機會 若能掌握住 能得天下
若不得 沒身而已

諸葛孔明.氣死周瑜.耍弄關公.草船借箭.能借東風...

現代孔明

  回覆時間 2020/11/18 11:34:08


從黃帝《陰符經》探索中華祖先歷史觀修改文章
2008/05/14 17:16瀏覽1,078迴響1推薦2引用0
從黃帝《陰符經》探索中華祖先歷史觀

作者 : 今鐘, 發表時間:12/1/2007

(今鐘哲學探索系列之十二)

前言 

瞭解《陰符經》有個前提:先瞭解中華古文化的宇宙觀,簡單說「人體小宇宙,宇宙大人體」。 

《三才論》(整體論)黃帝向廣成子求教,頭一個教訓就是「自你治理天下,雲不聚而雨,葉不黃不落」,是說天、地、人是統一的整體,人類和天與地的環境形成統一的場;宇宙只允許人類繁殖,佔領地球,其他物種都不可能。「萬物皆備於我」是說萬物都是為人準備的,人不能和動物等同。 

天、地、人同樣是宇宙的傑作。 

《三要論》(反映論):人有九竅與外界溝通(五官加前後陰,人體共有9個空隙和外界交流)。「九竅之邪,在乎三要」,三要:眼、口、耳。地球是宇宙低汙下層,遠不夠聖潔;人在地球為萬物之靈,但在宇宙中又是低級生命,如太極圖內有陰陽:宇宙物質也有正與負,貫穿到地球,正與邪,善與惡同在。眼觀花花世界,耳聽靡靡之音,口嘗山珍海味,是人類物化的管道與根源,有如外邪內侵而致生老病死,是人類退化的外因,所以黃帝說「知之修煉,是為聖人」。 

《三盜論》(循環論):(一)「天地,萬物之盜」是說宇宙生萬物,給萬物以生命(包括人類),又使生命衰老病死,又收回了生命。老子說:「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芻狗:(草紮的狗形祭物)。這是說最大的宇宙(包括層層大、中、小的宇宙)與萬物是一個迴圈的系統,這個系統迴圈正常,宇宙則存;這個循環系統老化、障礙,宇宙則滅。 

(二)「萬物,人之盜」是說人享受、開發、利用萬物,同時通過眼、耳、口的三個最重要管道與萬物交流和迴圈,逐漸走向反面:人要生病,人類要異化為物,被物化而失去人性,等於被萬物盜走人性。 

人自以為越舒服、越享受越好,實質上先天的自然本能,與宇宙溝通的能力,不修煉必喪失。 

科學越發達,物質越文明,整體上盲目性越大。不知出路何在,走向何方?歷史似乎是瞎撞,宇宙似乎無目的,過一天算一天,盲目過日子,以科學在發展,社會由低級向高級的線性思維安慰自己。大多數人不知道或不相信「反者,道之動」的宇宙動律。 

(三)「人,萬物之盜」是說地球資源有限,萬物生於自然又歸於自然,本來是正常的迴圈。但自培根以來,科學不是從整體,而是從聲、光、電、化、理、生,隨機地分科地產生。人造物質不能歸於自然,古代沒有的垃圾有增無減;居理夫婦發現鐳時想不到日本廣島、長崎兩市同類的毀滅。分類的科學各自埋頭苦幹,想不到地球整體生態會因此而變化!人等於是地球的強盜,萬物的盲目偷竊者。 

《四機論》(目的論): 

(1)「天發殺機」是說宇宙局部的毀滅、更生,現代天文學家可以觀察到總星系(宇宙的一小粒子,一塵埃)內星系團,超星系團在不斷爆炸,又不斷產生。中華古代科學看到的大、小宇宙與大、小的生命的同一性在於都是一個內外循環系統。「天發殺機,天地反復」,在人看來,可怕之極,其實就是宇宙生命本身的新陳代謝。 

(2)「地發殺機」是說地面上人把地球肆意破壞,譬如「蜀山兀,阿房出」引來天災人禍,「龍蛇起陸」爭奪天下,生靈塗炭。地球也有生命。 

(3)「天人合發」是說整個巨宇宙的老化與人類退化同步,都走完了生命的進程,兩種巨與細的生命同時結束,說明宇宙歷史與人類歷史的規律性,都不是盲目的,是有安排的。

(4)「人發殺機」是說人都不夠格當人了,就沒有了在宇宙中存在的資格,人的最低標準是與獸的區別。 

孟子說:「無惻隱之心,非人也」,比如把善良的人類當豬、羊、小白鼠一樣,開膛剖眼,不施麻醉,任其痛叫,發令之人及操作醫、護皆失人心,對此麻木不仁的大眾,亦已失人之惻隱之心,同情心。按宇宙的標準而不是現代人自己的標準,那都是等於自殺。 

孟子說:「無是非之心,非人也」,被顛倒黑白的媒體所騙,以邪為正,以正為邪,也失去了作為人的先天理性。

正如廣成子,談到人類對雲、雨、草、木的影響,華夏十三個朝代,從開始無為而治,順應自然而風調雨順,每到結束倒行逆施,違反自然,天災人禍,兵慌馬亂,「龍蛇起陸」,都不是偶然的,因為天、地、人是統一的場。 

和現代科學視宇宙為無生命的大塊死機器相反,中華古代科學認為宇宙是有機的、比人更全能的生命體,所謂「人體小宇宙,宇宙大人體」。 

現代粒子物理學已顯示,物質到微觀層次就顯露出生命的特徵,所有粒子在無數可能的運動軌跡中瞬間可以作出優選,超出人的智慧。霍金說「宇宙是無始無終,自足自給的自在者」(注:見《時間簡史》),其實就是比人體小宇宙無限高級的活的大生命,在黃帝《道原經》中早已說的很明白。

正文 

《陰符經》最恐怖的章節是談到巨宇宙自身的結束,是徹底的,最徹底的『反者,道之動』。 

過去沒人敢碰,是掉腦袋的罪名:『妖言惑眾』,也說不清楚怎麼不是『妖言惑眾』。 

原文之一:『天發殺機,移星易宿』 

這在現代人好理解,過去的天文望遠鏡,看到的是明星閃耀的安靜的宇宙,現代射電望遠鏡呈現的是能量在躍動,處處在爆炸的宇宙,這就是『移星易宿』,宇宙的新陳代謝。

kurich:2008年出現於中國大陸一連串事件,包括南方特大雪災、四川大地震以及即將到來的北京奧運,從占星學均可解釋為「冥王星開始進入摩羯座」,新大國崛起現象!

過去有的版本,包括較權威的埽葉山房本都把這八個字刪去了,造成天、地、人三才缺一。因為請教天文臺,也不懂,只能看到發出可見光的星宿,可見光只是電磁波族中的極小波段,現代儀器,可探測電磁波長範圍從十的負十四次方cm到十的六次方cm,達到了二十個數量級,但仍然很有限。 

目前天文學家發現銀河系周邊的鄰居在遠離,宇宙中星體在加速度的擴散,斥力超過引力,離心力大於向心力,這是類似爆炸的前景,尤其發生在地球所在的總星系,實在不堪樂觀。 

原文之二:「地發殺機,龍蛇起陸」 

這比天發殺機範圍小得多,是中華文明史的概括,就是十三朝更換時到關節點的「龍蛇爭霸」。 

西方舶來品:「歷史唯物主義」說「農民起義是歷史發展的動力」史實正相反,都是歷史大倒退,把每個朝代開始輕徭薄賦,無為而治積累起來的物質文明,增長的人口來個大破壞,尤其是對道德的全面瓦解。什麼「闖破天」,「闖蹋天」,「闖王」,「沖天大將軍」顧名思義,就可知道都是什麼路數。 

陳勝、吳廣造反後,老鄉們去探望,看到王宮中搶到的珠寶,驚歎道:「涉之為王,沉沉者!」(注1)現在話說就是「陳涉當了王,太闊啦!」結果這些鄉親都被滅口,怕傳出搶掠的事「影響不好」。其實這些小蛇都是陪襯,真正殘酷的內戰是劉、項爭霸天下,正如戲劇《霸王別姬》中所演,梅蘭芳所唱虞姬之歌:「秦王無道把江山坐,英雄四路起干戈!」(注2) 

後人看歷史,叫「成者王侯敗者寇」,而黃帝預見,從頭看到底是「龍者成王,蛇者成寇」項羽學萬人敵,八千子弟兵,九敗章邯,滅秦軍主力的是項羽,司馬遷在史記中專題予以平價。項羽是楚國貴族,看到始皇出行威儀,順口說出「彼可取而代之」想當皇帝卻做不成,所謂「心生於物,死於物,機在於目」(眼睛見到秦始皇的權勢而生爭奪之心,死於物,死于奪權)。劉邦也不是好人,他最瞧不起專講仁義的孔孟之學,抓起儒生的帽子竟然當溺器。劉邦不講仁義,利用張良打下天下,馬上滅了韓信三族群及季布,彭越等所有非劉姓封王者。張良注《陰符經》得到黃帝的傳授,引導劉邦步步踩在點上“執天之行”,才得到成功。張良功成身退和春秋時代範蠡看透越王勾踐一樣,這種形而下的王者,成功僅在於“執天之行”。 

他自己明白,他說:「一介匹夫,提三尺劍,得天下,天命也。」 

張良教劉邦每一步子踩在點上,得道者多助,漢三傑説明他:韓信、張良、蕭何把內外大事全包,歷代開國皇帝大抵如此,都有文武之助。 

黃帝留下總綱,漢諸葛亮、唐袁天罡、李淳風、(注4)宋邵雍、(注5)明劉基(注6)留下一部部乾淨純粹的中華文明史,比官方篩選、審定的二十四史加清史稿要精粹純淨,沒有宮內穢事,官場權謀,閥宦勾心鬥角;提綱掣領,去粗取精,去偽存真,使人一目了然,看透五千年貫穿歷史的脈絡。這是中華修煉文化所獨有的,是超前講歷史,全部被後來歷史所證實。2000年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高行健說:「隱逸文化是中華文化的精髓。」他說的隱逸文化就是黃、老之學與佛陀東傳的修煉文化。因為老子「自隱無名」,漢代嚴光、(注7)唐代呂岩、韓湘、張果(注8)都是自己把自己邊緣化,深知人干涉不了歷史進程,張良,諸葛,劉基等人卻負有歷史使命,力求功遂身退,無迷於功名利祿。 

原文之三:「人發殺機,天地反復」 

老子對於「反者,道之動」的理解,用於歷史就是「失道而後德,失德而後仁,失仁而後義,失義而後禮」而把以「智」處理人際關係,國際關係,家庭關係,及用契約管束人類行為排除於道、德、仁、義、禮的規範之外,等而下之。 

前文《陰符經》所說「三盜既宜,三才既安」那種天、地、人的和諧,真正實現是在三皇時代,如奧斯維德•斯賓格勒所劃分的「文化階段」如《禮記•禮運篇》所載: 

「天下為公,選賢與能,講信修睦。人不獨親其親,子其子,路不拾遺,外戶不閉,謀閉而不興」。等等,就是蘇軾所遺《廣成子解》中所說的人與環境統一的場,聖人行不言之教,本身的「場」就統一、和諧了天、地、人之間的大循環。 

如前文所提「三盜既宜」:「天地,萬物之道」(宇宙生萬物,又使萬物由衰而亡)是宇宙與萬物間的迴圈;「萬物,人之盜」(萬物供給人,又使人迷戀於物質,人性衰退)是人與物的迴圈;「人,萬物之盜」(人掠取地球資源,貪心不足會破壞生態)是人與地球的迴圈。

恩格斯說:「人每一時刻是自己,同時又是別的什麼」只看到了人與外界的迴圈:吸收與排泄。 

人類從工業時代起,征服自然就在違反自然,三大循環逐步被破壞。大陸的生態破壞只是極端的外在表現,不斷的連鎖反應,發展到全球,因為自然地理是不分國界的。

「反者,道之動」的極限就是壞到極點,就是「人發殺機」:不配作人,人與獸的分界是獸無善心。而喂狼奶,讓民眾崇拜狼圖騰,要龍的傳人改作狼的後代,公開號召學習狼性,「戰爭中向俘虜及婦女兒童開槍」(注9)醫生、護士為創收甘心做活體摘取器官手術,江氏禍首以人民為敵,為「解恨」活摘器官不施麻醉。如人體的健康有標準,宇宙的容忍也有限度,當宇宙要對星系與超星系大掃除的時候,那便是天文工作者在射電望遠鏡中看到的頻繁的天體爆炸,「天地反復」人們常說的天翻地複。 

原文之四:「天人合發,萬變定基」 

當宇宙的衰老即成、住、壞、滅與人類的道德淪喪同步都到了結束的時刻,可能就是黃帝所說的「天人合發,萬變定基」巨大宇宙萬變結束,壽終正寢,變發頃刻。 

但問題又出現在「定基」二字,奠定基礎與毀滅自相矛盾,萬變結束而又定基,實在難解。 

放眼世界歷史,諮詢各個民族,唯有已經滅亡絕種的瑪雅文化,有似乘太空船遨遊的器皿圖畫,有驚人的對銀河系的時間分季,還有地球從1992年起隨太陽系大尺度的運動,會走入從銀河系中心發出的強光段內,歷經多年才能超越、出離強光段,也正是銀河系隨巨宇宙同步的更新期,地球也隨之進入銀河系新階段,淨化了自身一切污濁,進入全新時期,真正的新紀元開始。如果這一福音屬實,「天人合發」可能是和平的宇宙「涅盤」。 

但地球淨化本身當會非常徹底。從這堣]就解開了一個謎:印度人為人增一歲而哀愁,是很有智慧的民族,懂得「反者,道之動」:人在走向死亡,年增一歲,離死亡更進一步。而中國人過年當節日,是否盲目樂天?中國人又懂得「樂極生悲」,但《易經》中還有「剝極必複」「否極泰來。」(注10)幸福是屬於好人的,災禍屬於惡人,好人有好報,付出不會無償。因果有聯繫是宇宙內永恆的規律。恰如美國詩人惠特曼「自然之歌」(片斷): 

「唱歌是屬於歌者的,大部分還回到他身上; 

謀殺是屬於殺人者的,大部分還回到他身上; 

盜竊是屬於盜賊的,大部分還回到他身上; 

禮物是屬於給予者的,大部分還回到他身上; 

演說是屬於講演者的,表演是屬於男女演員的,

並不屬於觀眾。」 

那麼淨化後的純淨、美麗的地球是什麼樣?恰如惠特曼的回答: 

「除非自己偉大和美好, 

無人能理解偉大和美好!」(注11)

注解 

(1)見史記《陳涉吳廣列傳》 

(2)見《梅蘭芳戲劇集》 

(3)見《漢書》及《史記》 

(4)唐初《易》學家 

(5)邵雍字堯夫,宋初學者 

(6)劉基字伯溫,元末明初思想家 

(7)東漢初隱士。 

(8)均為唐代修煉家 

(9)見新浪網上問卷調查:“戰爭中你會向戰俘及婦女兒童開槍嗎?” 

(10)見《易經•係詞》 

(11)見美國詩人惠特曼《草葉集》

諸葛孔明.氣死周瑜.耍弄關公.草船借箭.能借東風...

現代孔明

  回覆時間 2020/12/22 11:18:40


股市進出 最難掌握的就是進出的時機點 因此陰符經的盜機 真乃股市的九陰真經也

諸葛孔明.氣死周瑜.耍弄關公.草船借箭.能借東風...

本主題只有一頁。
作者上一篇主題作者上一篇 作者下一篇作者下一篇主題

回上一頁回上一頁

回頁頂 回頁頂

聚財資訊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wear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TEL:02-82287755 商城客服時間:台北週一至週五9:00~12:00、13:00~18:00 [ 聯絡客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