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閱主題:期貨大濕 短網址
[閱文紀錄]1907 次讀取 本主題只有一頁
sagemao:期貨大濕   將本主題只顯示我的回覆 僅顯示作者   將本主題加入我的收藏 加入收藏  加黑名單

 聲望:5892
 個人著作


請  
收通知

X 5

  發表時間 
轉貼

本篇最後由 sagemao 於 2020/08/12 13:57:04 編輯

2020年8月12日星期三


我剛剛來到『天涯論壇』 感覺這裡整體氛圍還不錯 寫寫我自己的『期貨』經歷 獻給大家 事先聲明 我不是什麼金融學家也不是什麼操盤手 我說的事情都是自己的親身經歷 提到一些什麼觀點 也僅僅是自己的拙見 我也沒什麼目的 只是想告訴那些想參與期貨交易的朋友們 我自己走過或經歷的彎路。

我出生在一個普通的家庭 很普通 父母用辛苦工作換來的微薄收入 養育著我和妹妹 我卻很不給他們爭氣 叛逆倔強 上學時 不好好讀書 輟學後整日游手好閒 混跡網咖 電子遊戲廳 讓父母操碎了心 19歲那年我遇到了她 改變了我一生的女人 我們是『相親』認識的 我對很漂亮的她一見鐘情 慢慢的我也了解了她 她的家庭比我的家庭還普通 她爸爸因為家境貧困遭人白眼 憤而去『意大利』工作 一走就是六年 她媽媽拉拔著她 靠種地維持生活 她很現實 想找到一個有錢、有才華的老公讓那些瞧不起他家的人看看。我了解到這一切 我發誓要當她心目中那樣的老公 可是這並不簡單 因為從小就遊手好閒 好吃懶做 我幹什麼都不行 我也從她的眼神中 看到了她對我的失望 我好害怕失去她。

這個時候 我的舅舅 在我們這個還算富裕的鄉鎮 開了一家『期貨客服中心』 無聊的時候我就去那裡玩 慢慢的我發現這是一個可以坐在屋裡賺錢的行業 我去和父母要錢想做期貨。父母開始不同意 老實本分的他們 根本就不相信 天下有這種美事 當然更是讓他們對我這個兒子失望了。好在天無絕人之路 和我一樣沒事在客服中心玩的小舅舅 也和我抱著一樣的心思 我們一拍即合 由他出面和我父母說 小舅舅從小就是人們眼中的聰明人 我媽媽很相信他 他說可以賺錢就肯定可以賺。我家出一萬 老舅出貳萬 拿著三萬塊我們殺進了期貨市場。那時候我自信滿滿 整日想著有錢了我會怎麼樣 約會時 我和她坐在『啃的雞』對面吃炒麵 海闊天空的說著自己從網上看來的巴菲特、江恩的成功經歷 誇下海口 以後把『啃的雞』買下來。

第一次做盤 坦白說不算真的做盤 我坐在電腦邊上 看著小舅舅操作 那時候豆粕期貨漲勢如虹 我們卻只記得 客服中心老m的一句話: 期貨簡單 高了買落 低了買漲(老m是營業部派到客服中心的人員 當時我們這些菜鳥對他45度仰望)。半倉『空』了豆粕 結果可想而知 當天我們就賠了600多元 我心裡很難受 600元 去網咖夠半年的網費了 那時候 也不知道有外盤 晚上睡了個安穩覺。第二天 豆粕直接跳空高開 扶搖直上 我和小舅舅坐在電腦旁手足無措 往往 它往下落幾塊錢 就樂壞的感覺熬到頭了 但隨即更大一次拉升又把我們的夢想打得粉碎。中午收盤 小舅舅給老m打了個電話 老m問了問我們虧損多少 還有多少錢 沉吟半晌 告訴小舅舅一個『價位』要在那時候加倉。下午開盤 豆粕繼續拉升 眼看離老m告訴的那個『價位』接近了 小舅舅已經點開了交易軟件 豆粕卻突然跳水!我們遲疑了 轉眼之間豆粕已經落到開盤價附近隨後開始盤整。那時候我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我打開新聞 看到一條關於金融之類的消息 下邊還有對這個事件的分析 說的頭頭是道。總而言之一句話吧 下午的跳水就是這個原因 而且還得落。我們很高興找到了原因 找到了市場的方向 如果以後 看這些新聞 還能不發財?收盤時我們的交易軟件上已經是滿倉了。晚上 心情大好 連吃飯都多吃了一碗。第二天 打開軟件 我們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豆粕高開 而且開盤價比昨天的最高價都高。當天下午 我們接到了期貨公司的電話 『爆倉』了!

晚上 爸媽回家 問我這幾天賺錢了嗎 我支支吾吾的說賠錢了 爸媽問賠多少 我有些惱火的說 賠點錢算什麼 期貨大師 都是賠出來的。然後 又說了一頓巴菲特、江恩的奮鬥史 老實本分的父母 望子成龍的心 讓他們高興的說 兒子 好好研究這個 以後你發達了 爸媽跟你沾光! 聽著父母對我的鼓勵 沒心沒肺的我 居然很心安理得 可事實總是殘酷的 我們的期貨帳戶不斷縮水 不到2個月 我們的三萬塊就只剩下一萬了。我還記得那天晚上 我和小舅舅舅 在小酒館 小舅舅說著有賠的沒吃的呀 要了很多菜。小舅舅對我說 期貨 就只能 『賺點就跑』、『短線操作』這是他賠著些錢總結出來的。想想很多次 我們都是 賺錢單子 抱著 變賠錢 我一個勁點頭 嗯嗯 是這樣。那天晚上我們給自己打氣 幻想了一下 未來又變得自信滿滿。可父母不幹了 二萬塊 差不多他們辛苦半年才可以賺到這些錢呀 父母讓我把剩下的錢退出來幹點正事去。我不願意 和父母吵得很凶 甚至離家出走。到最後 開客服中心的舅舅知道了 和我爸媽說 他這麼喜歡期貨 這樣吧 先不讓他和他小舅舅自己做盤了 你讓他來客服中心上班 讓他跟著學習學習人家怎麼做的 這事研究好了再說 爸媽同意了!

我懷著一種神聖的心情 來到客服中心 因為我以為這裡全是高手 我當時心想 我要跟他們好好學習一下 以後再自己做。可不到一個星期 我就失望了 這裡的人 嘴上說的天花亂墜 實際一做照賠不誤。而 老m 我們那位 45度仰望的人物 也不知道是真才實學 還是裝深沉 他不做盤 也很少說話即使說話也是一些讓人頭暈的術語。 我那時唯一的希望就是 老m 我仍然認定 他是人物 是高手 他讓我們加倉的那次 讓我印象很深刻 他咋就知道 那『價位』附近 盤就得落。我開始討好他 天天圍著他轉 給他買煙 買酒 請他吃飯 甚至給他打洗腳水 哎 反正就是拍馬屁。老m 漸漸地 和我熟悉起來 他也很喜歡我這個馬屁精 有一次 我們喝酒 他喝醉了我就跟他打聽做期貨的訣竅 他和我打馬虎眼 還說什麼高賣低買那一套 後來被我煩的沒辦法 回到客服中心 他從自己的房裡 給我翻出來一本書 和我說 期貨 就得一步步學 這本日本蠟燭圖 是最初步的 你拿去看吧!我不死心 非纏着他 讓他教我 他說 我教你 你也學不會 去看書吧 一本『期貨的書』一萬個人看一萬種想法 就看你小子悟性了。以後很長時間裡 我都很痴迷的研究 老m 給我的這本書 和每個剛剛接觸『期貨』的人一樣 書上說的那些東西當時感覺都非常有道理 天真的以為期貨就是這樣子 這種心態幾乎可以害死人。

客服中心裡有幾台電腦 偶爾有幾個開戶的來做盤 慢慢的我和一個常來的大哥 混熟了 我不便透露他的真名 起個代號吧 q 有一次 q做盤 我在旁邊看著玩 當時 銅 走出個烏雲蓋頂型態 q哥和我說 這是昨天漲得太厲害了 我覺得它今天是向下修正 明天還得漲 聽說你這兩天 天天研究 你替我看看 我這想法對嗎 我就和他說了一頓 烏雲蓋頂 買漲不行 盤要落 q哥 看我說的 神乎其神的 就沒有進多。第二天『銅』果然落了 而且 跳空低開 一路下挫 我記得好像落了百分之二。q哥 很高興 和我舅舅說 你外甥前途無亮 是個『期貨人才』反正誇了個沒邊 我那虛榮心呀 呵呵。很快我就笑不出來了。過了幾天q哥讓我替他看看橡膠 當時我們那裡所有人 都對橡膠心懷恐懼 這玩意太妖了 一代天膠引無數英雄竟折腰嘛!可我自負 狂妄的 真以為 成『期貨天才』了 看看 盤面上出現了個 倒錘子線 就自信滿滿的告訴q哥『買漲』 q哥 非常相信我 整個滿倉。可憐呀 第二天 橡膠 暴跌 為此 我被舅舅狠狠的罵了一頓 但我實在搞不懂 明明出現倒錘子線 咋就第二天封跌停呢?很久以後 再去翻 那本日本蠟燭圖 我認為這本書裡 有一句堪稱最關鍵的話 反轉型態只是個跡象 不一定行情會反轉。我們初涉期貨 很多人都會犯迷戀『某一種分析手段』的毛病 其實所有分析手段也就是那麼回事 不一定準。老m 天天裝深沉 敝履自珍的態度 激怒了我舅舅 加上他替我們一位最大的客戶 提出了錯誤的建議 結果導致那位客戶『銅』的空單 被套了7000多點 他也不好意思呆下去 卷著鋪蓋回家了。老m 臨走時和我喝了頓酒 他喝醉了 他跟我說 趁現在陷的不深 快退去『期貨』這個圈子吧 這玩意摧殘人性 你太年輕 幹些別的好 那時我挺不以為然的。

老m走後幾天 老f來了 老f是我舅舅的朋友 年輕時是在國企當頭頭 那時候國企厲害 老f春風得意也是了不得的人物 後來他下崗了 再後來他迷上了打牌 結果輸得傾家蕩產。傾家蕩產的老f迷上了期貨 把它當做自己的救命稻草 拼了命的研究學習 據我舅舅說 他寫的筆記 摞起來就有一人多高。老f人不錯 挺好相處的 來了沒幾天 和我們都很熟悉了 偶爾也給我們講講課 他提的最多的兩句話 就是『止損』嚴格止損 止損錯了也是對的『均線』均線是最古老也最有效的分析手段。老f剛來時 看得非常棒 有幾次叫我印象深刻。

豆粕 這個品種 是我們這所有人都愛玩的 豆粕價格低 波動性卻不低 而且持倉量大 一些主力想在上面折騰 也沒那麼簡單 堪稱『散戶天堂』。老f來的那段時間 豆粕在盤整 天天就是十個個價位的來回折騰 我們都懶得看它了。有一天 臨近半小時收盤吧 老f跟瘋了似地叫我們多豆粕 能買多少買多少。在他的鼓動下 那天幾乎所有人都買了。晚上看外盤 豆粕大漲 我半夜把老m叫醒 問他是怎麼看的 老f迷迷糊糊的說豆粕今增倉放量 突破盤整 我很高興 學了一招。老f經此一役 奠定了他在我們這裡的地位 可是慢慢的隨着我們這幫人捧他 他也開始玩深沉了 不再像剛來時 給我們講講東西。老f不教 我們自有絕招 老f愛喝酒 而且屬於那種 醉了就什麼都說的人 我和幾個同事 買了兩瓶好酒就在客服中心 把他灌醉了 然後一頓馬屁拍下去 老f高興極了 醉燻燻的說今兒個我給你們講講真正的東西。老f和我們說了 一種型態 一條均線。老f和我們說的型態叫『芙蓉出水』 簡單說吧 就是當價格經過一個階段的盤整 而且均線全部聚攏 突然有一天『價格突破所有均線』並放出天量 〔放量突破所有均線〕老m和我們說 那次 豆粕 就是走了這樣一個型態 『芙蓉出水』 在股市中 屬於可以滿倉操做的圖形。老f和我們說的均線 是20日均線 他說 20日均線 也是布林通道的中軌 在所有均線中支撐和壓力最有效。呵呵 在以後的日子裡 老f說的這兩條 有時還真不錯 兩瓶好酒 買的不冤。那次酒醉洩密後 老f再也不和我們喝酒了 丫的還總說我們竟算計他。其實 老f以後如果不迷上做短線的話 我感覺 他會前途無量的。

老m原來沒有實際操過盤 他只是給別人分析 也許是我們的追捧讓老m有些過度驕傲了。他找了十萬塊 想自己在市場上一試身手。剛開始他做的不錯 上來買白糖 正趕上白糖暴漲 連續二個漲停 一個高開 老m樂壞了。可人就止不住自己的貪欲 沒過多久 他迷上了『日內短線』經常說 滿倉日內短線做好了 一天等於長線一個星期 曲線總比長線長。日內短線對於期貨新手來說 就是殺手 短線 你技術多高 也沒什麼用 主要靠的就是盤感和心理素質。老m的重倉炒短線 敗得很慘 而且他似乎也忘了一直告訴我們的『嚴格止損』 往往日內的賠錢單子 放成隔夜 導致更大的虧損。老m百折不撓的做着他的短線 着了魔般 銅不可以買了 買橡膠 橡膠不可以買了 買豆油 豆油不可以買了 買豆粕 豆粕不可以買了 買玉米 玉米買不了了 借錢買 接著來 直到他被逼債的弄得 不敢回家 妻離子散。

日內像罌粟 看著很美麗 其實有毒

我在客服中心也沒什麼事 每天就是收拾一下屋子 打打電話 無聊之下 我加了二個做期貨的qq群 現在那些那些關於期貨的qq群 基本上都是些期貨公司的經紀人搞出來的『掛羊頭賣狗肉』以開發客戶 賣軟件為目的 我記得我加的兩個群基本上都屬於此類 其中一個 qq群 是浙江某期貨公司搞出來的 天天群裡面就是罵中糧系 是漢奸 美國農民收豆時 中糧做多 中國農民收豆時 中糧做空 所以中國農民連飯都吃不上 美國農民開寶馬 浙江系那些老總 總是在一起開會 商討對付中糧 捍衛中國農民的利益我暈 說的真偉大 那個群只做豆子 那段時間天天說做多豆子 我因為提了點相反意見 就被踢了。另一個群 是一個賣軟件的群 xxx期貨軟件 自稱是什麼 xxx大師所率領的投資團隊 編寫的 也很可笑 誰都知道 那位製造亞洲金融危機的金融大鱷 玩的是基本面。那個賣軟件的qq群 每天總發一些軟件截圖 每天說 那套軟件 多麼多麼賺錢 我很奇怪 問了他們一個問題 那麼賺錢 你們自己拿著做期貨不就得了 還賣什麼 qq群的群主 半天無語 最後 說出了一套很牛逼的理論 一套軟件 用的人越多 才會越有效 我們賣軟件 只是讓我們的軟件更加有效 不為賺錢。哈哈哈 如果是因為這個原因 博弈大師 文華財經上那些 kdj macd rsi 之類的東西 用的人非常多 甚至全世界都有無數的人用 大家還花幾千塊 買什麼程序化軟件。其實我覺得程序化交易軟件 只是利用了一個共振原理 所謂共振原理 說起來 非常簡單。當多種指標同時顯示 看漲看落 就形成了共振 有那麼點科學道理 程序化交易軟件上看起來花花綠綠很漂亮 名字很唬人的指標 其實只是我們平常用的東西 變了變樣子 就拿來賣錢。我個人絕無鄙視程序化軟件的意思 其實它從另一個角度說 有一個很不錯的優點 把交易規範化、機械化 別犯那些不必要的錯誤。要知道沒有依據的頻繁折騰 要比總做錯但不亂動還可怕。

說說一個人吧 名字我也不透露了 反正此人在期貨圈 有點名氣。起個代號 老h 當時舅舅的客服中心自開張那天 客戶就沒幾個賺錢的 期貨嘛 本來就這回事 死的多賺得少。老m走了 老f回家專心做他的重倉短線後 這種情況就更糟了。俗話說得好 多個朋友多條路 我舅舅 屬於那種交友遍天下的人 也不知道他哪個朋友替他聯繫到老h 老h就來我們這呆了些日子。第一次見到老h 我有些失望 這個人相當邋遢 而且其貌不揚 瘦的可憐 也很少說話 一副萎靡不振的樣子 我心想就他這樣能有多大能耐。可就是這樣一個人 只要打開交易軟件就跟吃了興奮劑一般。我們可能都遇到過這些情況 看著高高漲起的k線圖 後悔當初咋沒買點 現在嚇得不敢動手 怕它明天就反轉 把我們扔的山間谷底。明明趨勢走得挺好的 因為市場上一些消息 突然跳水弄得我們暈頭轉向。這些情況 老h都是這樣做的 那段時間 銅正在瘋長 我們天天盼著它落下來點 我們好在低位進點或者總想著摸摸頂。老h來了 他大膽地開倉建多 我們都嚇壞了 老h卻買完了就去睡覺。事情還沒完 過了幾天銅依舊氣勢如虹的往上猛衝 我們幾個圍在電腦旁 跟著老n看盤 突然鋅大跳水 就和吃了瀉藥一般 幾分鐘 就落了1000多點 我們幾個驚慌失措 跑到別的電腦上 去看出了什麼新聞。老h卻不慌不忙 尾市臨近收盤 讓我們更是驚訝的 他加倉了。第二天 銅高開 收復失地 接著漲 當時 我們對老h的 膽量 大拍馬屁。現在想想 那根本不是老h的膽量大 而是他知道一件事情 趨勢一旦形成 不會簡簡單單的說反轉就反轉 並且任何突發情況都不能立刻改變趨勢 當市場把這個消息消化乾淨後 它仍舊會回到原來的道路上。

老h期貨做的確實很不錯 我們那時都夢想成為老h那樣的人 可後來知道的事 讓我們不少人都打了退堂鼓 老h此人死過三次 離過兩回婚 才有了那麼點成就 期貨這一行 真的不好混。老h要走了 那天 我舅舅 讓他教給我們這幫菜鳥些有用東西 老h是一個沉默寡言的人 說的所謂很有用的東西 也很簡單 永遠不在5日均線以下做多 永遠不在5日均線以上做空。貌似很有用 又貌似很沒用 哎!高手可能都愛玩這些抽象的東西。

『期貨專治那些不服的人』 因為老y的經歷 我一直很相信這句話

老h在客服中心短短的時間裡 給客戶指導的很成功 期貨行業開發客戶嘛 你說的再天花亂墜不如有賺錢的去到處給你做宣傳 所以那段時間 來開戶的人非常多 老y就是那時候來的 此人屬於白手起家 年少得志的那種 也的確具備了幹大事的智商 可惜這裡是期貨市場 你可能別的行業混的風生水起 在這裡你必須按照他的遊戲規則 否則會付出代價的。老y開完戶 沒有急著操作 而是買了很多書 天天認真的學 這點比別人聰明 過了一段時間 老y開着奔馳600帶着小秘書 來到我們這裡 和我們說鄭州白糖期貨形成了一個上升三角形 理論上說後市還有一波漲幅 最後還挺神秘的和我們說了他在中糖集團倉儲部門一個朋友那裡得到的內幕 中糖集團的糖庫存很低。老y 當天殺進去80手多糖 對於他一百萬的資金 倉位不輕了!也真奇怪了 過了沒幾天 糖真的漲上去了 而且漲了不少 老y弄了幾百點瀟灑出場 這可不得了 老y經此一戰極度膨脹 天天來客服中心胡侃 把我們包括經常來這裡做盤的幾個客戶說的五體投地 技術理論 現貨 國內外經濟形勢 講起來頭頭是道 我舅舅曾開玩笑說要推荐老y去總公司當『分析師』 哈哈哈!也許樂極生悲吧 期貨真的是這樣 賺錢啦 別得意忘形 不然會很快賠回去。

上交所的『滬鋅』是一個很活躍 很多人交易的品種 老y 盯上了滬鋅而且從他的現貨商朋友那裡 又得到鋅所謂的內幕 老y和我們說別看期貨上滬鋅回調 但現貨鋅還是很堅挺 而且滬鋅快接近現貨鋅的成本價了 再落 現貨商就不賺錢了。那時我們都覺得老y會贏 不是有句話嗎 期貨是以現貨為基礎的 老y也充滿自信 勇敢地買進了30手吧 但滬鋅並沒有像老y說的 止跌了 滬鋅還在下跌 老y依舊非常自信 越落越買 結果很快 他就滿倉了 老y的結果可想而知 接到了期貨公司那可惡的電話……老y 也的確是個人才 賠掉了幾十萬 果斷銷戶 離開了期貨市場 以後的日子裡 『我不斷見到那些很了解現貨的人,在期貨上賠錢。』一開始 我也很奇怪 這是為什麼 他們在長線趨勢單上 做的很不錯 敗都敗在了市場的拐點上 後來漸漸我才明白 期貨吧 有種功能 叫『發現價格』。

我當經紀人時 很失敗 可能因為我這人太善良(=^ ^=) 總是很傻的向客戶宣傳 期貨的風險 就像有一次某個大客戶和我說 如果你有一千萬 你是做期貨還是幹實業 我毫不猶豫的說幹實業 而且告訴他 期貨這東西 小玩怡情 大玩傷身 哈哈哈 說傻也實在是傻。我覺得我如此的傻 是因為一個人 我目睹了一個人的遭遇。客服中心 當時最厲害的經紀人叫小h 二十五六歲 小h很聰明 他的眼睛從來不去盯著那些大客戶 而是瞄準了中小客戶 用他的話說 錢越少的人 越想著發財 越容易上船。老w 就是小h開發來的客戶 老w膝下無子 女兒也出嫁了 所以不用擔心為兒子娶媳婦等一系列問題 老兩口有些用來養老的積蓄 也不知道小h怎麼忽悠的 一輩子老實巴交的老h 拿着五萬塊做起了期貨。老w家里沒電腦 所以在客服中心裡做盤 初試身手 和很多人一樣 做對了 買的豆油 賺了3000多 然後因為小h的忽悠 自己也是自信了 嫌豆油波動小 改做鄭州白糖 那時的鄭商所可不像現在這麼火 大部分品種都是死水一潭 唯一比較火爆的品種 就是白糖 而且你很難想像 白糖走的那個詭異 天天都是突然跳水 突然拉升 上下一百多單 幾乎可以把人玩死 後來我曾經聽一個前輩說過 當時鄭商所『有內幕』。。。。。。哈哈!當時有一句很流行的話 形容鄭商所 珍惜生命 遠離鄭州。老w做白糖 他開始做對了 白糖當天那個跌勢 和吃了瀉藥似地 老w很高興 中午還請我們所有人吃飯下午白糖最低點附近收盤 老w隔夜留倉 第二天 白糖就讓老w知道了厲害 在外盤沒有大動作的情況下 開盤就高於前一天開盤價 依靠經驗 第一天大跌或大漲 第二天開盤不好 往往會回來 至少可以減少點損失 可白糖不理那一套 開盤連下探都沒有 直接就發起飆 那個勁絕對會讓持有空單的人嚇個半死 老w絕望的砍了倉。這還不是最鬱悶的 老w砍完倉 白糖就開始跳水 老w砍在了當天的最高價。那段時間 老w猶如一個賭徒 每天近乎瘋狂的做著日內短線 而且越做越膽小 越貪婪 越恐懼 以至於到後來老w賠的僅剩1萬多塊時 徹底的對『期貨』失去了勇氣 你很難想像老w那時是什麼樣子 很憔悴 和吸了毒一般 每天盯着盤面 傻傻的看一天 動都不敢動 嘴裡經常神經質的嘮叨著。。。怎麼辦。。。我怎麼回去交代。。。 以至於到後來 我們都看不下去了 讓老w銷了戶 離開了這個殘酷的市場。因為老w 我這個自認為道德不怎麼高尚的人 總是勸那些沒有閒錢的人 遠離這個市場 我也和小h說過 你小子有能耐就去找那些有錢人殺富濟貧 不要找那些沒辦法承受這個殘酷市場風險的人來參與。

曾經有一段時間 我很疑惑一件事情 每個行情軟件上 有很多的周期 從一分鐘到月 到底該看哪一個?比如有時你看5分鐘要漲 15分鐘卻要落 甚至於影響到交易中 瞻前顧後 也因此受過不少教訓 後來 我請教過很多前輩 也因為 自己的經歷 對於到底該看那個周期 因人而異 但無外乎兩種 如果做大趨勢的話 周k線圖是首選 你可以不在乎那些短期的波動 如果做短線 15、30分鐘等等都可以 當然還要配合著使用 比如做橡膠的趨勢 單隨便一個波動就是上千點 所以需要用短期k線圖尋找一個合適的買入點 做短線 比如你短周期看空 但長周期看多 那好『你只賺屬於自己那個時間段的錢』貪婪 就成為逆勢了。

說了好久別人做期貨 該說說我自己再次殺進這個殘酷市場的經歷 再次進這個市場 還是因為那個女人我記得那個中午 我正在客服中心無所事事的鬥地主 突然接到她打來的電話 上來就問我 你什麼時候有錢 說她以前的男友 開著車天天在她公司樓下晃 氣死她了 當時我傻 也是因為所謂的愛情吧 我知道她是個自尊心很強的女孩 我要替她爭一口氣 可我什麼都不會 我又一次想起了自己做期貨 我回家和老爸老媽說 老爸老媽死活不同意 那段時間我很煩 很難受 那種沒錢的感覺真的讓人很絕望 沒辦法了 我和我女友說讓她把我們家給的訂親錢 給我一萬 她同意了 我爸媽的確實很聰明的人 他們當時就和我說 我好了什麼都好 做不好我很有可能失去她 我不信 可後來的事實證明 他們是對的。我寫自己的經歷 只是為了證明這個市場 大道至簡 我會說我自己和身邊的人 曾經苦苦追求『捷徑』的經歷 講述每一步的迷茫和感悟 講述『期貨』帶給我們的歡笑和痛苦 我學歷不高 文筆不好 非常感謝那些支持的朋友們。相比很多剛開始做期貨的人 我是幸運的 也是不幸的。我剛剛入市 很多人跟我說一萬塊根本沒辦法做 一個波動就把你洗死了。

我不信 我很自信 事實上 雖然後來我沒被短時間洗死 但承受了太多折磨。一萬塊 我還是做豆粕 我記得當時豆粕盤了好久 我看出來它有向上突破的意思 買了兩手 可能是錢來得不易可能是我膽小 也可能是沒學到家 之後的幾天裡 隨着豆粕在一個小區間 我不斷改變著自己的思路 一會兒害怕它暴跌 一會兒又滿懷希望它暴漲 直到我再也受不了這種折磨 賺了一百多塊平了倉 誰知道 我平倉後的第三天豆粕 向上突破盤整區間 一天之內漲了60點 我悔之晚矣 急急忙忙的追進去多單 三手滿倉 但就像我被某位主力盯上了一般 我買進去 豆粕就開始盤 幾天後向當初的盤整區間回落 我手忙腳亂的胡亂砍了倉。這不是最可氣的 豆粕回落到盤整區上邊沿 轉頭向上 猛漲了幾百點 我看著一天比一天高的價格 不敢追了 我喪失了勇氣 我的第一次交易 就這樣以失敗告終 豆粕一個盤整上拉回踩 成功讓判斷趨勢正確的我交易失敗。豆粕挨了一回宰 我急於把賠的賺回來 也許是幸運吧 過了一段時間 我記得是周五吧那天燃料油期貨的走勢引起了我的注意 當時燃料油已經拉起了猛烈地一波漲勢後 高位盤整 連收兩根小陰線 我感覺挺弱的 抱著賭一把的心態賣出了一手燃料油 那天是周五 美原油跌了近百分之五 而且周六的一個消息 讓我更高興了 美國輪胎特保案。周一 燃料油期貨 跌停收盤 我一手賺了2000多塊 這個高興呀。

詭異的事情 在以後 發生了

我膽子小 燃料油跌停我就落袋為安了 轉而關注橡膠。輪胎特保案 影響很深遠 將嚴重阻礙中國輪胎對美出口 與橡膠之間的聯系 可想而知。當時 幾乎所有的期評 那些大溼都說橡膠會展開一次深度回調 但你們知道橡膠的反應是什麼嗎?二個跌停 一個低開 然後就好像完全沒輪胎特保案這回事 繼續按原趨勢大漲。因為錢不夠 我沒做橡膠 但當時即使我做了 也是做空的 也幸虧我錢不夠。這是我第一次 感覺市場中有一種 搞不懂的力量 來決定走勢。當時 我只是感到奇怪 沒有在意 不久後 我受了次教訓 才開始重視這種奇怪的現象。

燃料油那次賺了個跌停後 我就迷上了上海的品種 那段時間 真的特別有意思 我的運氣好的不得了(純屬運氣) 我每天只做燃料油的隔夜 判斷依據有兩個 第一個 燃料油尾盤最後幾分鐘往哪個方向拉 我就做哪個方向 第二 有些奇怪 那段時間 美原油 有個很有意思的現象 周一 周三 通常外盤大漲 周五通常外盤大落 說實話 我到今天也沒搞懂為什麼 但是 靠着這兩條線索 我玩燃料油隔夜的準確率非常高 幾乎是十次八中 資金也漸漸到了將近兩萬多 這樣的日子沒有持續多久 我判斷的依據 那個外盤原油奇怪的特點 不久後 消失了 賠了幾次 我又將目光轉向了大連 重新做起了豆粕 並且在豆粕上親身感受了一次橡膠那樣的詭異行情。再次做豆粕 我怕極了 豆粕主力在日線圖上的瞎折騰 來回抽人嘴巴子 直接去看周線圖 準備做次大趨勢 豆粕主力可以在日線上瞎折騰 我就不信他們還可以折騰得了周線圖 站在更高一層次看 這就是我的優勢 我的想法是很對的 但到最後 因為『心態』的原因我並沒有得到應得的勝利果實 我記得那時 我運氣不錯 上來就發現 豆粕周線圖在走了一個上升整理三角 我當時進場做多 隨後的幾天裡 豆粕不斷的折騰 外盤也在天天下跌 我控制著自己不去管日線圖上的瞎折騰 我堅信 我堅守的陣地是周線 只要豆粕不把『周線』走壞就是死活不動。豆粕瞎折騰了一段時間 開始震盪向上 加速上衝突破了關鍵的壓力價位 (具體價格忘了)我也很快犯了一個很多新手 包括做了很久的人也會犯的毛病──賠錢 勇氣十足;賺錢總想落袋為安──豆粕上漲了100多點後 開始震盪盤整 受了幾天小陰 我就自作聰明的多單平了倉 反手做了空 想得是挺好 等他落下來 再反手做多。『追求利潤最大化』後來證明 這是一個傻逼無比的想法 更傻逼無比的是 我抱著多單豆粕 已經賺了三千多了 做空就有了底氣 空了四手。逆勢空豆粕的我 當然沒什麼好結果 沒過幾天 豆粕繼續強勢上漲 很快做多的盈利 倒了回去 我還是在死扛著空單 直到迪拜危機發生的那天 豆粕以及所有的品種都日內大幅下跌 我又驚又喜 更多的是不知怎麼辦 我的豆粕空單已經略有盈利 想平倉 可再看看 那個大幅下跌的勁頭 又想著賺更多的錢 人在矛盾的時候總是給自己內心中的想法找個理由 我翻著幾個財經網站關於迪拜危機的新聞 那些所謂的專家 教授 分析師 說著什麼影響深遠 經濟二次探底 我也就像找到了勇氣 尾盤甚至加倉空單 第二天 豆粕 以及所有的品種 重現了當初在橡膠上的詭異一幕 彷彿沒有迪拜危機一樣 多數品種(包括豆粕)甚至開盤價 就大幅高於前一天 且多以大陽線收盤 隨後一段時間內 更是漲勢如虹 這一次 我死扛的空單爆了倉 這一次我開始正視市場趨勢的力量 即使是突發重大事件 都無法將它扭轉。豆粕 迪拜危機我被玩了 但是我很感激那次被玩 它讓我認識到趨勢的力量 以及遇到突發事件怎麼辦 在以後類似的情況下 比如什麼高盛被調查事件 浙江大地大戶操縱 小鬼子鬧地震 國家突然性的拋儲 央行突然上調保證金 突然性加息 以及最近的老美被標準普爾降級 我都不會像之前那樣做出被玩的決定 我堅信 趨勢無敵 我只相信趨勢 不再相信網上那些滿嘴跑火車 總說些聳人聽聞言論的 磚家。雖然對突發事件如何應付 有了那麼點感覺 但那種情況畢竟不多見 我的期貨之路仍舊磕磕絆絆 我偏執的去尋找可以『預測市場』的手段 但結果並不理想 有段時間我看了很多書 一個人如果長時間執着於某件事情上 就算比豬八戒還笨 也會有點發現的我找到了一條自以為可以發財的絕招。我發現 價格與均線之間的聯繫 其實很微妙 特別是60日均線 我給自己制定了一條交易規則 15分鐘k線圖 價格上穿60日均線做多 下穿做空 止盈止損完全就是憑感覺了。也許是趕上了震盪市 這套簡單的辦法 整整三個星期的戰績十分驚人 多完空 空完多 無一次失手。又是那句老話 繁華落盡 遍地哀鴻 市場有一天不再震盪 而我還在15分鐘圖上 微觀的以為漲得差不多了 早早的止贏反手。我執着在15分鐘圖上 價格天天往上拉 而我還天真的以為漲的差不多了 最終 我在承受了對我來說是一大筆錢的虧損後砍倉。

我是個心理素質很差的人 15分鐘60日均線的辦法 把我殺了一次 很長一段時間 我對市場失去了信心 加上一段時間裡的賠賠賺賺 我感覺中國『期貨市場』大部分時間裡 毫無規律可言 就是一個『賭局』 與其承受著交易時間的煎熬還不如賭隔夜來得痛快。我再一次做起了賭隔夜的方式 我發現一個規律 外盤很多時候落就總落 漲就總漲 經常是十幾個連續的陰線陽線 我給自己制定了一個規則 只要均價不是拉得太遠 中國盤整時且外盤也沒有太大的漲跌幅 外盤如果前一天收陽 我就做多 前一天收陰 我就做空 交易品種也就是豆類和燃料油之類 與 外盤關係大的東東。也許是無意間符合了一點順勢而為的大道 我賭隔夜的成功率頗高。那段時間 我國內盤基本上不看 就是天天看外盤 賠賺開盤就平 很多人看來 很愚蠢的辦法吧 但還算有效 而且某位王姓期貨界成名人士的成功 也堅定了我這樣搞下去的信心 那時我對中國盤充滿鄙視 認為他不過是外盤的跟屁蟲 我相信很多人接觸期貨之初 甚至現在都是有這種感覺吧 但是我這種想法隨著我的賭隔夜變得不堅定起來。很多時候 我發現外盤漲落了很多 而國內卻幾乎不跟 開盤價和前日收盤價差不多 有時侯 外盤沒怎麼動 次日開盤卻大幅低開高開。剛碰到這些情況 對了 傻傻的高興一番 錯了 臭罵國內盤混蛋 但碰到的情況對了 我不得不重新重視其國內盤 也許它是有自己特點的。賭隔夜碰到這種情況 更讓我加深了對『順勢而為』這句話的理解 不要以為順勢而為是老生常談 有幾個人真正理解這句話 更可笑的 很多人每天都在研究 什麼背離 超買超賣之類的指標 妄圖找尋一個更加有利的買入賣出價位 我這人說話不好聽 但說的都是實話 找吧 找到最後就是個死字 因為這些指標本身就是逆勢的(有些牛人可能說我可以逆勢賺錢 但是你可以活多久)回過頭來說 我的賭隔夜戰術 賭了一段時間 三天的行情就讓我扭轉了對中國盤長久的鄙視。

還是豆粕 一個和外盤高度關聯的品種 我賭隔夜賭的很對 美國豆粕那段時間 每天都在下跌 我天天都在做空 大連豆粕那段時間整體走的卻非常詭異 低開 拉陽線 低開 拉陽線 低開 拉陽線 連續三天吧 因為那段時間我對外盤的痴迷 我覺得早晚大連豆粕也得下來 國內這群人 還扛得住老美 我抱有錢不賺是傻蛋的心理 進場做空 可很快 我就明白傻的那個人是我。豆粕第四天 向上突破了 我還在看著外盤 大大小小的陰線收盤 也正是因為那樣 我沒有及時止損 最后外盤也開始止跌企穩 沒辦法 我只有虧錢砍倉了。呵呵 國內這些人很無能嗎 絕對不是 恰恰相反 他們很厲害 這也算是一個竅門 如果國內某期貨品種 對於和他高度關聯的外盤品種走勢無動於衷時 或者走勢背離時 那恭喜一個勝算很高的好機會來啦!〔國內領先國外〕

期貨市場上的一些遊戲規則 決定了這個市場有很多正確的東西是違逆人性的 在期貨市場上混 不要太過於書本化 那樣既無趣而且還會賠錢。期貨市場上賺錢的無非三種(僅針對普通投資者說):

【第一種】死心眼型 這類人最多 也是成功者最多的 所採取的辦法很簡單 找到一個收益為正的系統 不斷地執行下去 只要你比較死心眼基本上可以做到賠小賺大

【第二種】人民幣型 這類人的特點是什麼都不懂 但是錢多 而且不是那種頻繁交易的 舉個例子 2009年9月末10月初吧 螺紋鋼跌到了3700多 人民幣玩家 入場了 不要認為人家逆勢必死 期貨也是有價值的 反正不可能落到和垃圾股一樣 有錢 碰到便宜貨 做多去吧

【第三種】就是那種高人啦 這種人很少 舉國上下也沒幾個 這種人最大的特點就是明白市場的一切陷阱 並且善於利用一切陷阱 去發現市場的真正方向〔跌停買進;漲停放空→也就是一般常說的逆勢操作〕

我一點點摸索 一點點研究 一點點努力 我的期貨交易仍舊是賠賠賺賺 很多次我都懷疑自己不適合這個風險巨大的投機市場 我發現了很多賺錢的小花招 我總是自信滿滿 我總是匍匐掙扎。在賺錢的巨大喜悅和賠錢的巨大失落之中 如果不是遇到了x叔 我想我面臨的結果無非是退出或者賠錢到跳樓…… x叔也是我舅舅的朋友 是一個很好的人 也有著非同尋常的期貨經歷(出於隱私我就不說啦) x叔並沒有給我什麼賺大錢的法寶 我也沒有和他學習過什麼課程 點醒我的只是一次很偶然的談話。機緣巧合 我和x叔的朋友 去拜訪x叔 我那位朋友和x叔的關係很好 所以準確的說 那次完全是我在聽他們談話 具體細節我不說了 只說他們談話過程中 震動我的三件事。x叔說起了自己的老師 很厲害很傳奇很大名鼎鼎 x叔的朋友出於拍馬屁吧 稱贊x叔現在比自己的老師還要厲害 x叔說 我不如他 我老師可以完全依靠自己的交易系統去交易 絕對不去干預 而我卻有時忍不住巨大利潤的誘惑去平倉 雖然我這樣做可能有時賺的比較多 但就這一點我比不上我師父 我當時迷惑不解 多賺錢不好嗎?x叔和朋友說的第二件事 講到了白糖 白糖那段時間漲得挺瘋狂 對於我這種(投資名著)看多了的人 腦子裡想的全是 順勢而為不可逆勢 對於做空白糖 想都不敢想 而x叔卻說他在某個價位空了白糖我忍不住插嘴 套住了怎麼辦 x叔說某個位置止損 樣子很輕鬆 甚至開玩笑說 他不止損 就讓我搞死他。x叔說的第三件事 是關於所謂分析師和交易員之間的區別 我們都有過預測市場吧 有時對了而沾沾自喜 有時錯了而有些失落 對於每個有志於做期貨的個人來說 預測市場是一條讓你走入迷宮的死路 預測市場是那些靠嘴吃飯的分析師才去幹的事 交易員是靠手指點鼠標 所以你不需要去預測 對於明天只有三個字 不知道。x叔和朋友談到的三個事情 對我震撼無比 我為自己的醒悟充滿了失落 原來我在期貨市場上 來回的折騰 飽受折磨 到最後自認為學到絕招 只是沒有『內功』基礎的花拳繡腿。

期貨的『內功』是什麼?
第一條:紀律(老生常談但別嫌煩)
第二條:對這個市場所謂『賺錢本質』的參悟
不明白這兩條 就算有人告訴你未來的走勢 只要你能接觸到電腦 你還是會賠錢〔除非不下單〕

賺錢本質是什麼呢?就是:『任何交易方法都會錯。』期貨市場小學畢業的標誌──從心裡面(發自內心的)不再相信可以找到『萬能的交易方式』開始去思考 明白這個市場的遊戲規則。這不是一個簡單的過程 所以做期貨很少有人賺錢 基本上都死在這個過程裡。舉個例子 每一個做過期貨實盤交易的人 都知道如果是虧損的單子 往往我們都拿得很死 而賺錢的單子往往很快就止盈 特別是被套了很久 解套了跑的會更快。作為一個旁觀者 你可能會笑話 這種行為 但是請不要笑 任何人都是如此。可能很少有人理解、克服這個致命的壞毛病。 賠錢大部分人都不怕 但賺錢依然不平倉 眼見到手的錢又變沒了 卻沒幾個人可以堅持住。很長一段時間 我嘗試克服這個毛病 基本上讓每筆單子都虧損 原因很簡單 不止贏 光止損。那段時間 現在想起來 我仍舊感覺非常的不好受。眼不見心不煩 我不碰電腦 不用手機上網 拔電話線 每天出去找人鬥地主 雖然那段時間 我賠了不少錢 但我心裡很平靜 沒有了什麼太大的情緒波動 因為我相信 我只要克服了自己的心理 管住了自己的手 這些錢以後會加倍回來。〔主要就是練習停損〕雖然我不斷訓練著自己的紀律性 也不斷承受著心理上的煎熬 雖然不再糾結賠錢賺錢 但忍受著自己衝動的欲望 真的不好受。 賠錢的原因 我感覺我還是在胡做 只要一看到盤面 所謂的紀律全忘掉了 我總不能這樣一直不看盤逃避吧 這個時候 我簡直後悔死了 後悔自己懂得太多。遵守交易系統 很奇怪 對一個沒接觸過期貨卻理解『賺錢之道』的人很簡單。為什麼呢 原因很簡單 無知所以無畏。舉個例子吧 大部分交易系統都是跟勢系統 做多或者做空突然發現盤面上macd背離了 如果你無知 不懂macd 更不懂某些書上忽悠的神乎其技的背離現象 你可能依舊按著你的交易系統持倉 不會輕易被中途甩下車 如果你懂呢 而且在建立自己的「跟勢交易系統」前對背離現象無比信任 那恭喜你!你就糾結難受去吧。期貨市場 無知並不是錯 如果你的交易被一些什麼都懂的大溼指手畫腳 那也同樣恭喜你!你離賺錢不遠了。我的偶像理查德•丹尼斯先生能把一群無知的人訓練成優秀的交易員 也是因為他早已明白了這個真理 期貨市場無知點好。

期貨市場上有這麼一種人 或許我們每個人都有過這樣的想法 抱著賺大錢的心理 一頭扎進這個市場 最後希望碎了 夢想破滅了 賺大錢的欲望也降低了 變成了一種撇油心理。所謂的撇油 是很多年前 地主老財們 大魚大肉吃不了倒掉 吃不飽飯的窮人用勺子在那些剩菜剩飯裡搞點油水。我有一個期友吧 砍倉砍怕了想出一個撇油的方法。倉輕 買小品種 超短線 賺點錢就跑 還自以為精明。後來他搞不下去了 雖然他總是止盈 但是一次失誤賠的錢 完全就把很多次盈利吃掉了 變成給期貨公司打工。撇油這種想法 在我們小散戶中很常見 但絕對是個『很白痴的想法』。一般有這種想法的都是怕了期貨市場 形成心理障礙了 總是嚇得半死 做空害怕下一秒拉升 做多害怕下一秒跳水。如果有這種撇油的恐懼心理 那奉勸你遠離期貨。在期貨市場 頻繁折騰的死亡率比死扛還要高得多。死扛也不要折騰 恐懼之下就開始折騰。

我有時總想這樣一個問題 美國百年期貨市場的淘汰率高達百分之九十七 中國期貨市場只高不低 難道那些被淘汰的人 都是不勤奮 不刻苦 心理素質不好?那樣未免對失敗者太不公平了 我見過很多 我也曾經寫過很多 進入這個市場的人 絕大多說都是有清醒認識的 他們之中既有那種筆記疊起來近兩米高的學習狂人 也有那種一夜賠千八百萬依舊談笑風生的有錢人 那『為什麼他們到最後都掛了?』不止一個人對曾經雄心萬丈的我說過 期貨是個特殊行業 就算『你努力了很久也只能是個屁!』為什麼很多時候付出和結果不成正比『期貨做的好的人都是變態』 這句話沒有貶義 只是說一個事實。

我見過一個奇人 這個人幹的事也許很多人不屑 但也因為他 我對一些書本上學來的信念 產生了崩塌 甚至我現在建倉的手法也是模仿自他 這個人幹的事叫做炒手續費。沒見過這個人操盤你無法想像這個人竟然可以把手續費炒得如此天花亂墜 而且還會盈利。這個人現在很厲害 去了天津 被他現在任職的單位當成了寶貝 隱私原因具體怎麼認識他 我就不說了。我遇到他的時候他還什麼都不是 只是一個小小的期貨經紀人 但是蠻成功的 生活得很富裕。我開始以為他有多少客戶 後來才知道他的客戶權益僅僅17萬 我很奇怪 17萬的客戶權益他怎麼生活得這麼滋潤。那時候我太單純了 根本就不知道期貨圈經紀人代客理財早就已經不是秘密了 也許他以為我很白痴吧 根本就看不懂他是怎麼炒的 所以我有幸看到了幾次他怎麼炒手續費 而且我看懂了(以下內容 請勿單純模仿 )他炒的品種是橡膠 橡膠日內波動大 手續費不低 一直是這些以手續費為生的人 首選品種。簡單說吧 他的手法是這樣子的 價格每到達一個可以稱得上支撐或者壓力的位置 突破後他就反向開倉 賺回手續費或者略有盈利就逃跑 不管行情多麼猛他都敢這樣幹。瘋了吧 傻了吧 依書上說 這就是典型的逆勢。突破應該跟進 他怎麼反向開倉?但他就是這樣幹的 而且他這種看起來如同自殺的方式 造就了他。後來我仔細想過他這種搞法 一個很驚人的事實 他這麼搞 比那些突破跟進的人成功率簡直高太多了。『炒手續費』那位仁兄 他應用了一個很簡單的原理 價格每突破一個關鍵位置 必定引發一系列的平倉盤 導致價格短期反向運動是一個機率很大的事情 不過不要輕易嘗試 這樣搞 對於建倉、平倉時機的把握 是很需要練習的。〔支撐短多;壓力短空〕

聊聊技術指標 很多人以為技術指標的作用是提示一個精確的買賣點 技術指標是萬能的 在你賠錢的時候 某些大溼也總說是你技術不到家 有時買錯了也會十分自責自己技術沒學到家 陷入很大的失落中。對於那些總拿技術指標說事的人 我是很鄙視的 舉一些例子 打擊一下那些人:

1、圖表大師:葛蘭碧 (Grarville)
葛蘭維爾在1980年代早期能以個人的力量左右市場。後來,他在《葛蘭維爾市場簡訊》裡警告客戶股市將有災難。當道指走到800點時,他告訴客戶,股市正在崩盤中,投資人不僅該賣出手中持股,還要賣空,以便在金融末日中獲利。結果股市反而站上1200點。1984年他再度警告數量日益變少的客戶:“多頭市場只是一個泡沫現象”,崩盤將至。他的信徒因此痛失80年代的大多頭市場,他身為股市先知,呼風喚雨的地位也從此一去不返。

2、美國波浪大師:柏徹特
索羅斯說過:“柏徹特是一位依據艾略特波浪理論進行預測的技術分析師,他已成為我們時代的預言家,其預言確能撼動股市”。1987年10月美股大崩盤後,道指跌到只剩2000點左右,柏徹特對長期趨勢轉向悲觀,建議持有國庫券。他認為“大多頭市場可能已結束”,道指在90年代初期將跌到400點以下。可是股市無情地嘲弄了柏徹特:“八七股災”後,美股重拾升勢,道指再未見到400點,而是扶搖直上10000多點。柏徹特讓他的信徒錯失了一個漲幅達4倍多的超級大牛市,其後他的信譽也就不問而知了。

3.指標大師:艾蘭恩·格莎雷莉
繼柏徹特之後,走紅的是雷曼兄弟的副總裁格莎雷莉。她可不光用單一指標,而是集合13種指標來測市。在1987年美股大崩盤之前,她建議客戶在9月1日前完全撤出股市。10月11日前,她幾乎肯定崩盤迫在眉睫。兩天後,她告訴《今日美國報》,道指即將下跌500點以上,這真是驚人的先見之明。一周之內,她的預言實現了。媒體上封她為“黑色星期一的大法師”。但此後她預測道指還要再跌200-400點,說自己不會再碰股市,於是錯過了90年代的超級大牛市。

4.香港波浪大師:許沂光
許沂光先生在1994年7月出版的《投資面面觀》一書中,用波浪理論預測深圳綜指的趨勢。許大師預測得如此之準,令國內股民極為震驚與欽佩。此後,許大師率門徒進軍大陸市場,推廣其投資通訊與技術分析著作,一時洛陽紙貴,風靡全國。但隨後他預測最具爆炸力的多頭“三浪3”遲遲未露面,反而出現了調整時間長達16個月的弱市,跌幅達55%。國內技術分析師與股民對他大失所望。其實,最寒冷的冬天已過去,春天還會遙遠嗎?問題是有些人等不到春天的來臨,已經在冬天的末期凍死了。到1996年春中國大牛市真的來臨時,許大師的投資通訊及影響力早已在大陸的土地上銷聲匿跡。

以上這四位真的都是很厲害的 甚至對於一些人來說他們是神 比如葛蘭碧 這位仁兄 總結過一個著名的移動平均線葛氏八法可是每個技術分析大溼 津津樂道的。最後他們都敗了 為什麼?原因只有一個 他們都相信技術指標是可以預測的。技術分析能預測市場嗎 外國爭論了近百年了 很多人認為測不準 有人卻無比信奉 我不是動嘴可以賺錢的大溼 對於這些爭論沒興趣說什麼 有些期貨行情軟件可以做系統測試 有次我把一些常用技術指標測試了一下 準確率百分之三十已經算不錯的。而一些玩程序化交易的高手 他們設計的程序能有百分之六十的勝率 就已經可以縱橫天下 在這個市場上 到處搶錢了。可能有人會說 有些網上賣的程序可是可以百分百盈利的。普及一下 順便揭穿一下那些(神器)的面紗。系統測試是會騙人的 沒錯 有些系統是可以在系統測試中達到一個驚人的準確率 但這些都是優化成的 一個好的程序化交易系統不追求準確率 只追求盈利與虧損比 在系統測試中百分百賺錢的系統 那以後必定賠的你哭都沒地方哭去(不要指望用錢能買到賺錢的東西 真的有才不會賣呢)現在大家知道了吧 技術指標的準確率還不如扔硬幣呢!明白這些 那事情就好辦了 不會總那樣為了指標錯誤患得患失了。 技術指標 只是給你一個信號 記住 這個信號百分之五十以上(最少)是會錯的 至於搞不搞全在於自己。技術指標只是給個心理寄托而已 不至於讓你去扔硬幣那麼荒唐 而且說起來 我是玩技術的 多好聽。

『這個市場的一切動作就是為了玩你。』記住這句話。總聽人說要尊重市場 我本人對這句話是很鄙視的 市場有什麼值得尊重的 沒有。這裡只是一個人性的放大器 人的一切缺點在它面前都被放大。市場的一切動作都是在玩你市場到處都充滿陷阱。這些陷阱 對於一些人來說是致命的 對於另一些人來說 他們喜歡這樣的陷阱。市場這些陷阱最初級的 也是很多人都知道的 就是回頂回踩〔回測前高或前低〕。不要小看回頂回踩 反正我本人就被玩過無數次了。堅持回頂回踩建倉 第一這樣做可以降低持倉成本 第二回頂回踩也是對市場行情形成的一種確認(例如第二隻腳確認底部)何樂而不為呢?可能有人會說 如果市場不回頂回踩呢 如果市場是搞假動作呢?記住 市場上不存在萬無一失 我們玩的只是大概率事件。如果市場搞假動作 輕倉止損就好啦!

談談第一種形式的回頂回踩。大家有沒有遇到過這樣一種情況 舉個例子 棉花2010年瘋狂的棉花 止步暴跌 然後再次被拉起逼近前高 那個時候 我身邊的人都瘋了 棉花做多的呼聲此起彼伏 我當時也是如此認為 結果呢2011年棉花引領了市場的暴跌。再轉過頭看白銀 2011年五一假期間 外盤白銀暴跌 我一親戚做國內某交易所的白銀 損失慘重。暴跌後的白銀橫盤震盪 我那親戚輸紅了眼 想再次放空 我阻止了他 我和他說了棉花的例子 和他說現在不是好時機 他說棉花和白銀不是一樣的品種 我說品種不一樣 但人性是一樣的 這種回頂回踩的形式十分可惡 一不小心 就會被來回抽嘴巴子 大家要小心。

我們說說敏感的話題 手續費 一個最容易被忽略的危險。很多時候我們向我們的經紀人提出說 手續費高 經紀人總說只要做對了 手續費不算什麼 很多人就這樣被忽悠了。手續費很可怕 不要以為只是幾塊錢的差距 長期下來也絕對可以造成你資金不必要的損失。拿我本人的經歷來說 期貨第一年我也不能免俗的賠錢 但是我算了一下 如果算上我付出的手續費 幾乎不賠錢的 所以在一個新手要踏入這個市場之前要找一個手續費很低的期貨公司 這會替你省下一大筆錢 請記住如果你和我一樣是一個散戶 在這個市場上選擇一家期貨公司 唯一的標準就是手續費低 不要相信什麼客戶培訓 技術支持 網絡速度之類的鬼話 那些都是扯淡 不要指望那些穿著西裝 打著領帶 滿臉青春痘的傢伙能幫你賺錢 賺錢只靠自己 期貨公司本質上都是一個德行。

如果你已經實現了穩定盈利 而且不是一個短線操作者 如果你的手續費與盈利之比低於1比10 那要注意了 你的交易有危險了 我們再來說一個可以在實戰中大幅降低成本的花招。 我曾經有一個壞習慣 如果我等待時機選擇一個價位 用作止損止盈 或者買入賣出 我往往會選擇一個整數價位 比如我想在2500買豆粕 我就會選擇在2500買入。這真是一個壞習慣 這個習慣真的太不好了 我總是被市場玩 有時即使我做對了都會被洗出來。改掉這個習慣還是因為那位炒手續費的仁兄。記得我說過嗎 市場的一切動作都是在玩你 破而後立 不破不立。現在如果我想在2500買豆粕 我絕對不會在2500建倉 如果他不破掉2500我寧可不買也不會動。假破 在中國這個不成熟的、斷裂的期貨市場上 真是到處橫行 如果你會識別 它會幫你賺錢 如果你不會識別 它會玩死人的。不要質疑我說的 特別是那些書看多了 大溼們的課聽多了的同志們 因為我說的都是我賠出來的。

期貨真是一條很不好走的路 我有一個朋友我和他的認識很有戲劇性 我本人喜歡自己做飯給自己吃 有一次我去街上集市小攤買調味料 正好我的經紀人先生給我打電話 聊了幾句期貨 掛了電話 賣調料的大哥竟然和我攀談起來 不談不知道 一談嚇一跳 原來他是一個老期民 。調料大哥是邯鄲人 早年在老家一個飼料公司工作 無意間聽公司裡的人談論期貨 這是他第一次知道期貨 也從那時起玩起了期貨 這一玩就是很多年 他的經歷讓任何一個期民不得不肅然起敬。很多年 調料大哥都在外面漂泊 做小生意 去網吧做盤 很可憐 很可惜 他總是賠 如今也是如此。沒人知道他的辛酸 有時我問他 l哥你怎麼不回老家看看 他總是深吸一口煙 說道 沒臉回去 等我做期貨賺了錢 我再回去。今天在微信上看到調料大哥的個性簽名很難受:
擺攤賣寂寞
博弈心中做
哎!幾乎我們每個人 做期貨之初 都會聽到人說做期貨如何風險大 一些所謂的大溼也不厭其煩的告訴你要注意這注意那。不碰期貨最好 如果碰了最好忘掉那些聽到的『恐怖故事』。 知道期貨實戰派和大溼們的最大區別在哪嗎?期貨實戰派想的是盈利 期貨大溼們想的是風險 可能有人會說 我又胡說八道了!期貨交易風險是放到第一位的 不能逆勢 不能這樣不能那樣。但是我要說的是 只要你交易 你就會在風險之中 你就有至少百分之五十的機率賠錢(別聽什麼套利沒風險的鬼話 套錯了死得更慘 套期保值都有虧死的)正視風險 既然你加入了這個市場 既然你已經玩了這個遊戲 在做好資金管理的情況下 你最好無所畏懼 不然只會像個大溼一樣 一會兒看著線形不好 一會兒怕哪裡出個消息 那樣就趁早不要做了!

恐懼(怕賠)幾乎是做每個期貨人 一個很難翻過的坎 我當然也不能免俗 而且膽小的很丟人 我爆過倉 不止一次 有幾次爆的很冤枉。有次開始接觸白糖 因為見過、聽過很多被白糖玩慘的故事 那時候我的交易沒有任何的思路可言 就是想著白糖如何恐怖 結果就是越怕越賠 賠到後來我犯起了倔脾氣 買上我就不動了。每天嚇得消極的不敢看盤 關手機 拔電話線 草木驚風的怕接到爆倉電話。理所當然的我最後還是爆倉了(很好笑 我的經紀人找不到我 開著摩托車跑了幾十里路 通知我 汗 真是負責) 而且那時候 手裡有單子 晚上看外盤 看到凌晨 真是挺白痴的 進場交易了 外盤就算漲停跌停 誰有辦法控制 但是因為恐懼 每天都睡不了一個好覺 往事不堪回首。

做期貨真的是很孤獨的 你失敗的時候沒人理解你 即使你賺錢了也會有人說你幹得不是正事。前幾天 我一親戚問我 你現在做什麼工作 我說做做期貨 他說賣油漆呀 無語。

言歸正傳 一定要克服恐懼 前面我們說啦 『任何的方法都會錯』 所以每次交易之前 要有一個清醒的認識 『賠錢也是成功的一部分』我認識的很多人 交易之初也想著去克服恐懼 和我一樣 關電話甚至連交易軟件上賠賺多少錢都不敢看 這種逃避的態度 是很不對的 如何做好期貨本身就是和如何教育好孩子是一樣的。如果你總是告訴孩子 這樣危險 那樣危險 不讓他去面對挫折 正視失敗 他未來的人生不會怎麼精彩 〔賠怕了,自己就知道危險!〕

我的期貨經歷
2018-03-03
作者:良風有幸
虧損之道的博客
來源:新浪博客
小編:sagemao

Sage Mao


 
sagemao
 聲望:5892
 個人著作

X 5
  回覆時間 2020/08/12 14:11:32


以下引用由 小發無缺 在 2020/08/12 14:07:48 所發表的內容:
好長的文章,整篇文章只有最後十個字是重點!
〔賠怕了,自己就知道危險!〕


(其實最後十個字是我加上去的)

Sage Mao

刺客伍六七
 聲望:110
 個人著作

X 3
  回覆時間 2020/08/12 17:59:26



往事隨風
沒有設定個性圖像
 聲望:0
 個人著作

  回覆時間 2020/08/12 23:55:30


好文章!只是不曉得有耐心讀完的人有多少就是了 XD


sagemao
 聲望:5892
 個人著作

X 5
  回覆時間 2020/08/13 10:05:15



網友山大只有挺幾個大人物
陳志維、羅威、華仔、吉丞、聚財女孩
居然還有我跟刺客伍六七...
https://www.wearn.com/blog.asp?id=147848
★★★


Sage Mao

刺客伍六七
 聲望:110
 個人著作

X 3
  回覆時間 2020/08/13 17:26:26



sagemao
 聲望:5892
 個人著作

X 5
  回覆時間 2020/10/06 23:39:28


Sage Mao

本主題只有一頁。
作者上一篇主題作者上一篇 作者下一篇作者下一篇主題

回上一頁回上一頁

回頁頂 回頁頂

短網址

聚財資訊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wear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TEL:02-82287755 商城客服時間:台北週一至週五9:00~12:00、13:00~18:00 [ 網站信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