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財網 wearn.com 首頁
 
 查閱主題:走近頂級交易天才——艾迪·塞柯塔 短網址
[閱文紀錄]58 次讀取 本主題只有一頁
外匯天眼WikiFX:走近頂級交易天才——艾迪·塞柯塔   將本主題只顯示我的回覆 僅顯示作者   將本主題加入我的收藏 加入收藏  加黑名單

沒有設定個性圖像

 聲望:0
 個人著作


請  
收通知

  發表時間 
原創

一:設計電腦交易程式

  艾迪·塞柯塔在金融業內名頭並不響亮,投資大眾對他認識的不多,舉例說,第一位出現在投機智慧欄的馬加斯清清楚楚的說明,自己最初由失敗的投機者搖身一變成為出色的職業炒家艾迪·塞柯塔的指點迷津功不可沒,1970年初艾迪·塞柯塔在一間大型經紀行工作,自行設計及發展一套電腦買賣的程式系統,由於管理層的多番打擾,成績為如理想,艾迪·塞柯塔對自己滿懷信心決定自行創業,為自己炒賣,同時管理小量的基金,根據自己設計的電腦買賣程式系統作出買賣的決策。由72年到88年成績超人,以其中一個戶口為例,五千美元開始,至88年為止,增長超過250000%,如果將期間客戶提款的數額撥出計算,增長率更高,艾迪·塞柯塔管理的基金長時間的高速成長,似乎尚無其他炒家可以與之比擬,史惠加訪問馬加斯的時候,馬加斯大力推薦[你必須訪問艾迪·塞柯塔他不但是極出色的炒家,而且是極出色的思想家,艾迪·塞柯塔買賣的基礎全部以電腦發出的訊息作為依據,報價機退避三舍。

  艾迪·塞柯塔開始投機生涯,也難免嘗盡酸甜苦辣,1960年末美國財政部停止出售白銀,艾迪·塞柯塔認為此舉將會導致白銀價格上昇,一心以為鴻福將至,開立期貨戶口,準備大展身手,在等候入市機會的時候,經受不住經紀的引誘艾迪·塞柯塔沽空黃銅,結果最終以止損離場,金錢及信心同時慘受折磨,痛定思痛之餘,精心等待買入白銀的良機,可惜購入白銀之後,銀價開始回頭下跌,消息利好,而價格反而回順,其實是投資市場常見的事情,但對於當時的艾迪·塞柯塔來說,自然造成慘痛的經驗,入市後不久在次止損離場,市場的變幻莫測,令到艾迪·塞柯塔深感詫異,百無聊賴之際,理唐志仁發表議論,認為電腦的買賣系統,純粹以跟隨大勢趨勢作出買賣的決定,就足以在投機市場上大派用處取勝勝利,艾迪·塞柯塔出身於麻省理工學院電子工程系。但對於投機心理學極有研究,心理學方面的研究成果,對於炒賣成功艾迪·塞柯塔承認佔有重要地位。艾迪·塞柯塔過人之處,尚包括觀察入微,及反應敏捷。舉例來說,史惠加習慣將手錶撥快,避免遲到。艾迪·塞柯塔在接受訪問期間,便問[你將手錶撥早若干時刻],艾迪·塞柯塔給人的感受。不但炒賣成績出眾,兼且已經尋獲生活真正意義,天下海闊天空任我飛翔。

走近頂級交易天才——艾迪·塞柯塔 另開

  二:英雄無用武之地

  艾迪·塞柯塔首次與投機行業結下不解之緣,他在一間大型經紀行擔任分析員,並且負責設計電腦買賣系統。由於艾迪·塞柯塔設計的電腦程式證實可行,經紀行通過數百名營業員向外界推銷該套買賣程式,同時吸引數百萬美元的資金,根據電腦訊息的指示進行買賣,在1970年代初期,幾百萬美元已經屬於相當龐大的管理基金,可惜試驗成績並不理想,導致艾迪·塞柯塔毅然決定辭職,自行創業,理由甚為簡單,管理階層經常漠視電腦發出的買賣信號自作主張作出決策,結果便是炒的一團糟,下麵舉出一個典型的例子,糖價在五仙的價位,電腦分析系統發出買入訊號,管理階層認為不宜冒險進貨最好在糖價回吐二十點的時候才購入,期糖的價格義無反顧頭也不回的繼續上昇,決策層認為不宜進貨,最好在糖價回吐二十點才加入戰鬥。價位仍然上昇,若無買入的機會,最後決定等候回吐五十點才是適合的入貨時機,三反四次的錯過上車的機會之後,糖價突破九仙大關,決策者這時反而認為牛市形成,機不可失,為管理基金購入期糖合約,結果期糖隨即見頂回落,電腦接著發出沽出的訊號,決策同事在次視若無睹,自然一敗塗地,全無紀律的買賣方式,令到英雄無用武之地,艾迪·塞柯塔除了自行創業之外,在無其他對策。

  問:閣下毅然辭去分析員的工作,除了因管理階層多方阻撓,令到基金成績未如理想之外,可有其他原因?

  答:有,管理層希望我修改電腦買賣程式,以增加買賣的頻率,賺取較多的傭金。

  問:修改程式,是否是艱巨的工作?

  答:易如反掌,但做的次數多,出錯的機會也比較多,並非明智之舉,若依照管理層的意願去做,買賣成績將會受到不良影響。

  問:公司明白你的苦衷嗎?

  答:剛好相反,管理層堅持要修改程式。

  問:道不同不相位謀?

  答:為了對客戶負責,我決定辭去分析員的工作,改任期貨經紀,管理少量的戶口。

  問:經紀生涯為期若干?

  答:前後不過兩年,最後轉任基金經理。

  問:為什麼?

  答:擔任經紀或多或少會為傭金著想,對客戶來說,並不公平擔任基金經理,則純粹靠真功夫創天下,要炒賣勝利才可以得到管理費及分紅。

  問:仍以自己設計的電腦程式作為入市的根據?

  答:對,但不斷改良。

  問:管理基金的成績,可否透露一二?

  答:實際成績,我暫時不打算公開,但其中一個戶口可以作為代表,在1972年以五千美元開始,16年後賺取一千五百萬美元以上,如果按照曆年來戶主提取的款項計算在內,成績更加理想。

  三:天人合一

  問:閣下歷年戰績非常突出,為何投資界的人士並無蜂擁而至要求加入?

  答:非也,我經常收到加入基金的要求,但我甚少接納新的戶口。

  問:生意道門,也拒絕不理?

  答:賓主之間的互相瞭解,才可能夠合作愉快,因此對於要求加入的新客戶,必須仔細調查,認為合適才接納。

  問:審查的要點包括什麼?

  答:主要是客戶對管理基金的態度,事實上,經理與客戶的關係異常微妙,倘若,客戶對於短期得失過於關注,將會影響基金經理的表現。

  問:換言之,客戶應該將眼光放在長期收益方面。

  答:對,如果客戶能夠充分支持我的買賣方式以較長時間去衡量損益,可以暢所欲為,自然事半功倍。

  問:開始時有多少客戶參加?

  答:大約六至七個,當時士1970年初期。

  問:最初的一批客戶,尚有多少繼續賓主關係?

  答:四個。

  問:已經停止戶口的損益如何?

  答:其中一個客戶贏了一千五百萬美元,感到心滿意足,提款後自己買賣,另外一位客戶取得一千萬美元的利潤後決定歸隱,在海邊的地方購置房產,享受田園之樂。

走近頂級交易天才——艾迪·塞柯塔 另開

  問:什麼幫助你設計第一套程式買賣系統?

  答:理查。唐志仁的五日與二十日平均線交叉系統。及他的每週買賣制度,都是啟發我的導師,事實上,今日小弟略有所成,唐志仁的功不可沒。

  問:也就是說,以第一套電腦程式買賣系統的平均線作為設計的基礎?

  答:對,以五日與二十日平均線交叉理論為主,略為經過修改,計算方式以EMA的辦法處理。

  問:為何不用傳統的方法計算?

  答:EMA的計算方法較為簡便,出錯的機會較低,第一套買賣系統以平均線為主,但每一個炒家都會擁有其獨特的性格,因此,必須因材施教,將買賣策略加以修改。

  問:未作更改之前,閣下與原始的系統是否可以相輔相成。

  答:原來的買賣系統極為簡單,但不容許作出越軌行為,因此經常出現個人的靈感與電腦的訊號互相矛盾的情形,令我感到非常困惑。

  問:最後終於以電腦訊號作為買賣的根據?

  答:經過修改的電腦程式買賣系統加入了傑出炒家的買賣規則,足以信賴,與本人合作無間。

  四:失敗的經驗

  問:多年投機生涯當中,可有某一年的成績較為差勁?

  答:有,以1980年的表現最劣。

  問:道理何在?

  答:商品期貨以大牛市告終,而我的好友心態一時未能扭轉過來,經常在低位買入,及嘗試持有好倉面對一面倒向下的市勢。成績自然未如理想。

  問:在此之前欠缺大型熊市的經驗?

  答:對,因此不得不以真金白銀換取寶貴的教訓。

  問:當時閣下的風險管理制度是否失去作用?

  答:實際上,電腦分析系統指示暫時離場而我則堅持繼續作戰,同時不斷去尋找市勢的頂點或者底點,結果在過渡拋售的情況下,持續下跌,令我投資損失不菲。

  問:最後如何了斷?

  答:暫時停賽。

  問:對出入行的炒家,閣下可以提供什麼忠告?

  答:將投機資金交與出色炒家代為炒賣,同一時間選擇自己喜歡的工作努力耕耘。

走近頂級交易天才——艾迪·塞柯塔 另開

  問:閣下的買賣規則包括什麼要點?

  答:

  第一,減低損失,儘早投降。

  第二,贏要贏到盡,有風駛盡帆。

  第三,減低入市注碼。

  第四,遵守紀律。

  第五,在適當的時間修改買賣規則。

  問:閣下談到一方面要遵守紀律,另一方面則需修改買賣規則,兩者之間,如何能夠共存?

  答:魚與熊掌,必須兼得。

  問:在什麼時間修訂買賣戒條?

  答:大部分時間我都會遵守紀律,根據既定規則。

  問:可曾有難於跟隨既定規則的買賣經驗?

  答:遇到上述情況在沒有應付的方法的時候,便自動停賽放假去也,直至心情平靜,可以循規蹈矩方再次投入戰場。

  問:換言之,任何一個炒家,都不可能長期跟隨既定的規則進行買賣?

  答:第一,規則符合炒家的個性。第二,日久生厭,是人之常情,因此作為傑出的炒家,買賣規則必須不斷改進,才能取得出色的戰績。

  問:從事投機買賣,勇氣是否重要?

  答:非常重要。

  問:如何訓練,才可能達到充滿信心的階段?

  答:透過默想,沉思作戰方法。訓練潛意識發展潛能,日久有功,效力自然顯示。

  問:說來容易,是否可以輕易訓練成功?

  答:第一,要持之以恆。第二,必須認真從事。否則將會變成做白日夢,必須分清楚靈感與空想之間的分別。

  五:趨勢是你的朋友

  問:圖表分析是否有助於投機買賣?

  答:炒賣成功,跟隨趨勢行事,是必要的條件。正確分析圖表,有利於認清市場的趨勢,一如滑浪風帆,圖表分析可以協助你認清水流的傾向及特點順勢而行無往不利。

  問:1987年的股災,閣下戰績如何?

  答:股災當日,有所得利而且整個月計算,甚至一年總和,我都站在勝利的一方。

  問:股災對於閣下,全無影響?

  答:月有陰晴圓缺,世事豈有完美,股災當日,由於拋空了利率期貨,略有虧損。

  問:跟隨趨勢買賣的炒家,87年股災時表現如何?

  答:大部分應有所斬獲,最低限度,應該已經平好倉,避過大災難認真依章辦事的,則會拋空期指和股票大獲全勝。

  問:近年職業炒家日漸增加,市場走勢,會否因而出現轉變。

  答:與五年或十年之前比較市場傾向,依然故我,並無本質上的變化。

  問:閣下管理的基金日趨龐大,買賣張數增加,是否造成不便?

  答:買賣張數較多,略有困擾,但如能得到能幹的經紀協助,實際上困難不大。

  問:能幹的經紀,要具備什麼條件?

  答:有經驗,同時具備專業的態度,另一方面,與志同道合的炒家傾談,也是有益及有建設性的事情。

  問:閣下戰績彪炳,卓然成家,對於市面其他顧問的意見,是否尚有兼顧?

  答:透過經紀報刊及經紀專遞的消息。我對大部分了然於胸。

  問:根據該等意見入市可有斬獲?

  答:大致來說,勝負均等,但部分專家有沾沾自喜的態度,可以斷定將會慘敗終場。

  問:投資通信之類的刊物應該如何看待?

  答:出色的炒家,專責炒賣,妙筆生花的撰寫通信,各盡所能,各取所需。

  問:言下之意,可以不理。

  答:對。

  問:在決定入市買賣之前,其他炒家的意見,是否要加以考慮?

  答:完全不理,尤其是信心十足的意見,更加沒有參考價值。市場老手只會說:[看來機會甚高][或類似判斷態度審慎,然而命中率甚高]。

  問:在什麼時候開始,閣下認為可以成為長勝將軍?

  答:長遠以來,我都在兩個心理狀態之下來回跳動。第一,我戰無不勝。第二,以往佳績,幸運成分居多。每當我信心十足的時候,接著便會出現一連串的敗仗,慘不堪言。

  問:諺語說:[滿招損,謙受益]豈非大派用場?

  答:是我的座右銘,不敢或忘。

  六:報價機可免則免

  問:對於通貨膨脹,美元及黃金的長期走勢,閣下看法如何?

  答:通貨膨脹是新陳代謝的必然階段,世界貨幣最終下場是一文不值,黃金將會成為儲藏的對象。

  問:傑出的炒家,天分是否重要?

  答:一如出色的音樂家,或者運 動員天分是成功的重要條件,天分與成功炒家合而為一,根本分不開。

  問:天分與勤懇兩者孰重?

  答:難分難解。

  問:投資買賣與閣下的私人生活,如何配合?

  答:事實上兩者已經溷為一體,我的生活便是不停的投資買賣。

  問:閣下辦公室之內,似乎並無報價機的蹤影?

  答:設置報價機等於將老虎機設在寫字臺上,後果便是不停向老虎機奉獻,直至山窮水盡。

  問:然則,又如何作出買賣的決定?

  答:每日收市後,取得價位資料,交由電腦分析,然後制定入市的策略。

  問:閣下炒賣成功,市場分析及心理分析,兩者重要性如何衡量?

  答:心理分析是推動工作熱忱提高市勢分析的素質。輔助行動,可以說,正確的心理分析是駕駛員,而市勢分析,則是精確的地圖。

  問:閣下對心理學素有研究,請問如何判斷某人是成功的炒家?

  答:成功的炒家,從事任何行業均有出色的表現。

  艾迪·塞柯塔認為炒賣成功時,在市場取得應有的利潤至於失敗的一群,輸錢後可以四處訴苦受到親友的關懷,變相的透過輸錢贏到同情,也算是勝利者。

  投機技巧未臻化境,而又想在投機市場分取一杯羹者,可求助於傑出的炒家,另一方面,潛心自學或者參加各類研討會和投機理論課程,也是進步的途徑。

  艾迪·塞柯塔之二基本分析本無用

  從來不看報價機

  在著名交易員麥可·馬可斯眼中,塞柯塔不只是了不起的交易員,更是一位天才;因為塞柯塔所獲的投資報酬率高得令人難以置信.此外,他還提出了每個人都能在市場上如願以償的觀念,值得投資人深省.

  艾迪·塞柯塔儘管在金融圈內名不見經傳,但是他的成就確實可以名列當今最高明的交易員之一,1970年代初期,塞柯塔受雇於一家經紀公司,他在這段期間,開發出第一套代客戶操作期貨的電腦交易系統。這套系統獲利能力頗高,但是該公司管理階層的橫加干預與猜忌,卻使其功能大打折扣。這段不愉快的經驗是促使塞柯塔決定自立門戶的主宰因素之一。

  自立門戶·締造佳績

  塞柯塔自立門戶之後,就用這套電腦交易系統為客戶和自己操作。在這段期間。塞柯塔所獲得的投資報酬率高得簡直令人難以置信。例如他的一位客戶在1972年投資他5000美元,到了1988年中,其投資報酬率達2500倍。就我所知,沒有一位交易員能在這段期間獲得如此高的收益。

  在著手寫這本書之前、我根本沒聽過塞柯塔的名字。然而在我採訪麥可·馬可斯的時候,馬可斯卻多次提到塞柯塔,並且強調塞柯塔對其交易事業頗多助益,在訪問結束後,馬可斯對我說:“你知道嗎?你實在應該去採訪艾迪·塞柯塔。他不只是一位了不起的交易員,更是一位天才。”

  馬可斯替我打電話約塞柯塔。我在電話中向塞柯塔說明纂寫本書的主旨,於是塞柯塔答應我接受採訪。

  塞柯塔是在家裡從事交易的。他住在加州東部的大花湖(LakeTahoe)畔。在採訪之前,塞柯塔和我在湖畔散步。那是一個冷例的清晨,田園景致頗富詩意。塞柯塔的工作環境與我在華爾街簡陋的辦公室相比,簡直有天壤之別,我心中不禁湧起嫉妒之意。

  塞柯塔的交易風格和我所採訪的其他交易員迥然不同。他的辦公桌四周並沒有安裝大排的報價機,事實上,根本連一部都沒有。他進行交易之前,也只不過花幾分鐘操作其電腦程式而已。

  睿智敏銳·觀察入微

  在與塞柯塔的交談中,我深深折服於他的睿智與敏銳,他好像總是能夠從各種角度來觀察事情。在談分析技術時,他有如一位科學家(事實上,他擁有麻省理工學院電機工程學位),隨手可從電腦中叫出他自己發展的電腦程式和所設計的圖形。然而,當話題轉移到交易心理時,他又立刻變成一位觀察敏銳的行為學家。

  其實,塞柯塔最近幾年確曾深入研究心理學。就我的觀察,幫助人們解決切身問題的心理學,已經成為塞柯塔生活、分析以及交易不可或缺的要素。對塞柯塔來說,交易與心理其實是一體的兩面。

  塞柯塔的成功不只限於交易而已。事實上,他已經找到自己的生活方式,而且懂得如何享受生活。

  問:你最初是如何與交易搭上線的?

  答:1960年代末期,我判斷當時美國財政部在停止拋售白銀之後,銀價會上揚,於是我開了一個商品保證金交易帳戶,等待這一天的來臨。然而在這時候,我的經紀人說服我放空銅期貨,導致我虧損。於是我又回到白銀,坐等白銀多頭市場的來臨。最後,這一刻終於到來,我開始買進白銀期貨,但是出乎意料之外地,白銀價格卻開始下跌。

  我起初簡直無法相信銀價會回跌,可是事實擺在眼前,不由得你不信。我因此對市場的互動關係與動作更加感到好奇。

  在那段期間,我讀到一篇文章,討論如何以機械式的趨勢追蹤系統在市場上致勝。我當時認為這種理論根本行不通,於是我設計了一套電腦程式來測試這種理論。結果,那篇文章所介紹的理論竟然證實無誤。儘管直到今天,我還是無法確定我這一生真正需要的是什麼,然而研究市場行情以及用資金來支持我對市場的看法,卻是我最感興趣的生活方式。

  不計酬勞投入交易行業

  問:你第一個與交易有關的工作是什麼?

  答:我第一個與交易有關的工作是1970年代初期在華爾街的一家經紀公司擔任分析師。我被派到雞蛋與小雞期貨市場部門工作。才剛進公司擁有提供交易意見給客戶的權力,我感到洋洋自得。後來我寫了一篇文章,建議投資人暫時不要涉足雞蛋與小雞期貨市場,但是這篇文章遭到管理階層的大肆撻伐.原因是這篇文章顯然在阻止投資人進場。

  當時,我希望用電腦來進行分析工作。你要知道,在當時,電腦只不過用來從事計算工作的機器而已。而我對電腦的興趣過於濃厚,最後競導致電腦部門主管誤會我要搶他的飯碗,於是對我的工作百般阻撓。我在這家經紀公司勉強待了一個月之後,便決定辭職。我的部門主管把我叫進辦公室,詢問我辭職的原因。我想這是他第一次有意和我討論問題。

  我後來進入另一家經紀公司工作。這家公司當時正處於改組階段,管理階層尚未完全建立,我於是趁機在週末利用該公司的電腦測試交易系統。公司當時擁有一部IBM360電腦,而我大約花了半年的時間,以10種商品過去10年的資料,測試四種交易系統中上百種的操作規則。今天,這項工作用個人電腦大約只要花一天時間就夠了。言歸正傳,經過測試,我證實趨勢追蹤系統的確可以運用在實際的市場交易上。

  問:既然你是在週末才進行交易系統的電腦測試工作,我想你實際的工作應該不是這個。你當時在該公司負責的工作到底是什麼?

  答:我真正的工作是替路透社的電報機換紙,以及把電報機所傳來的新聞貼到牆上。可笑的是,公司雷根本沒有幾個會去看這些新聞,於是我乾脆自己讀這些新聞,並且把較重要的內容傳送給經紀人。這項工作的好處之一是,我可以因此觀察到許多經紀人的交易手法。

  問:我份工作聽來根本就是充當公司小弟嘛,你怎麼會願意接受這樣的工作?

  答:既然我已經決定要加入交易這個行業,就不會在乎工作內容與待遇。

  問:你為什麼不留在原來的公司?至少你在那裡還是一位分析師?

  答:因為那裡的工作環境很難讓我發揮。我不贊成管理階層橫加干涉分析師的工作,甚至在分析師主張目前不宜交易的時候對其施加壓力,要求他們改變對客戶的建議。況且,在那兒我根本就無法使用電腦來測試交易系統。

  開發大規模交易系統

  問:你在進入第二家公司之前,難道就知道他們會允許你使用電腦嗎?

  答:我不知道。不過,該公司當時正在進行改組,在若干主管遭到解雇。我猜想,既然該公司有許多部門主管都出缺,管理階層是無暇顧及到我使用電腦的事。

  問:你研究電腦化交易系統的工作後來進展得如何?

  答:最後,管理階層終於對我的研究成果感到興趣。我開發出第一套大規模電腦交易系統。

  問:你所謂的“大規模”是什麼意思?

  答:這套程式後來經由公司數百名業務員推銷到市場上,在其管理下的資金共有約數百萬美元。在1970年代初期,這是一筆相當大的金額。

  問:你如何讓管理階層支持你的研究工作?

  答:他們與理察·唐契安(Richard Donchian)相識,而他又是趨勢追蹤交易系統的先驅,因此,他們原木就具有以交易系統從事交易的觀念。更何況電腦系統在當時算是一個新名詞,在市場上也頗具有吸引力

  問:你的交易系統在當時的表現如何?

  答:相當不錯。但是,問題在於管理階層無法完全信賴該系統所發出的指示。例如交易系統有一次在砂糖以5美分成交時,發出了買進的指令。但是管理階層認為當時砂糖已經超買,因此不理會這個指令。然而砂糖價格持續上場,管理階層於是決定只要砂糖價格下跌20點(100點為1美分)就買進。可是,砂糖價格仍然繼續挺揚,管理階層於是又改變策略,只要價格回跌30點,就立即買進。但是砂糖價格當時根本沒有回檔。最後砂糖價格上漲到9美分,而管理階層直到這時候才相信這是多頭市場,於是決定立即買進以免價格進一步揚昇。到於結果,我想你也猜得出來,砂糖價格沒多久就開始回跌。可是,管理階層根本沒有想到這是忽視交易系統所發出的指令,而犯下的嚴重錯誤。就是因為這項錯誤,才導致一筆原本可以大賺的交易變成大虧,而這也是我後來辭職不幹的原因之一。

  問:你辭職的其他原因是什麼?

  答:管理階層要我增加交易系統所發出交易指令的次數,這樣他們可以多賺些傭金。我向他們解釋,這麼做只會減低該交易系統的獲利率,可是他們根本不在乎。

  客戶態度攸關操作成績

  問:你辭職以後到哪裡去了?

  答:我只是離開公司的研究部門,而轉到經紀部門發展。不過,兩年之後,我又放棄經紀人的工作;而改做資金經理人。這樣的轉變,使我脫離以傭金為生的生活方式,而改以分享客戶利潤維生。我覺得賺取傭金是一種剝削客戶,而且毫無生產性的謀生方式?

  問:你離開公司的研究部門之後,仍繼續使用那套電腦化交易系統嗎?

  答:是的。不過,該系統多年來已做過多次改良。

  問:你能談一下你的操作成績嗎?

  答:我只對外公開我 操作成績的“樣本”。我有一位客戶在1972年投資我5000美元,現在該筆資金已成長到1500萬美元。理論上如果那位客戶沒有從帳戶中提錢,他賺的錢應該不止此數。

  問:你的操作成績如此傑出,可是你的客戶卻不多,這是什麼道理?

  答:我很少接受新客戶,即使要接受,我也要經過長期考慮,並對該客戶進行訪問,瞭解他的動機和態度。我認為選擇客戶對我的操作成績非常重要。我要的客戶是能夠完全信任我,以及長期支持我的人。如果我的客戶過於關心我短期間內的表現,這就一定會對我交易構成阻礙。

  問:你當初有幾位客戶?

  答:在1970年初,我大約有十幾位客戶。

  問:現在呢?

  答:只有四位。有一位客戶在賺了1500萬美元之後,決定撤銷他的帳戶,改由自己管理。另一位客戶在賺了1000萬美元後,決定在海邊買棟房子,然後退休,安享太平日子。

  趨勢追蹤與技術分析

  問:你最原始的交易系統是運用何種分析方式來進行交易?

  答:我最原始的交易系統與唐契安的移動平均數分析系統有所不同,是運用指數移動平均數(Exponentia

  Averaging),因為它比較容易運算,而且運算的誤差在經過一段時間後會自動消失。這套系統在當時算是非常新的觀念,大家稱之為“指數系統”。

  問:你曾經說你的交易系統後來經過多次改良。你怎麼知道你的交易系統需要改良?

  答:交易系統其實並不需要改良,關鍵只是你必須開發出與你本人交易風格相容的系統。

  問:難道你的原始交易系統並不適合你?

  答:我最原始的交易系統其實非常簡單,運用的交易原則很僵硬,不容我越軌。然而我發現,我在運用這套系統時,很難不摻雜個人的感覺。我當時覺得我應該比它高明,因此有時根本就不信任這套系統。此外,我也覺得,如果我不研究市場,簡直就是浪費自己的智慧以及在麻省工學院所學到的知識。不過,隨著交易信心日漸增強,我也就對這套交易系統越感放心。同時,我也持續不斷地在系統中增添“專業交易法則”,和我的交易風格相搭配。

  問:你的交易風格是什麼?

  答:我的交易風格基本上是趨勢追蹤,再加上一些技術形態分析與資金管理的方法。

  感受市場,保持樂觀

  問:老實講,你到底是如何使一套普普通通的電腦趨勢追蹤交易系統,獲得如此優異的表現?

  答:關鍵在該把資金管理技巧融合在交易系統當中。市場上有許多經驗老道的交易員,也有許多勇敢的交易員,可是兼具經驗與勇氣的交易員卻很少。

  問:你還是沒有回答我的問題,我換一種問法,市場上有各式各樣的趨勢追蹤系統與資金管理方法,然而為什麼只有你做是那麼成功?

  答:我想這和我的哲學觀有關。我感受市場交易,而且經常保持樂觀的態度。此外,我不斷從交易中學習,也不斷改善交易系統。還要補充一點,即我把自己與操作視為一套系統,總是跟隨一套法則行事,我有時候也會完全脫離這套法則,而依自己強烈的直覺行事,這樣的交易結果可能會導致虧損,但是如果我無法在交易中增添一些自己的創意,最後我可能會被壓得發瘋。因此,平衡工作心態也是登上成功頂峰的關鍵所在。

  問:請你比較系統交易方式與率性 交易方式的優劣點?

  答:系統交易基本上也是率性 交易。資金經理人不論採取何種方式,他都必須決定要承擔多少風險,要進入那一個市場,以及是否要依據資金的多寡增減持有的部位。這些都非常重要,甚至要比進場的時間還重要。

  問:在你所有的操作中,依照系統交易方式操作所占的比例有多少?這個比例是否會隨時間而有所改變?

  答:我的操作越來越偏重於跟隨交易系統行事,因為(1)我越來越相信趨勢追蹤的交易方式,(2)我的交易程式益臻精密。有時候,我仍然會認為自己的判斷可以勝過趨勢追蹤系統,可是這種想法在經過幾次失敗後,便漸漸消失。

  問:你對趨勢追蹤交易系統的前景有何看法?這類交易系統是否會因為日益普遍而導致應用的成效大減?

  答:不會。其實所有的交易都具有某種系統化的特質。許多相當成功的交易系統都是根據趨勢追蹤的理念設計的。生命本身其實也有順應趨勢的現象。當冬季來臨時,鳥類就會南飛,公司也會依據市場趨勢改變產品策略。交易系統表現優劣亦有其週期可循。交易系統表現突出時,一定會大為風行,然而當使用人數大增時,市場趨勢會變得起伏不定,導致交易系統無用武之地,於是使用的人數勢必會減少,而又促使市場行情再度恢復到可以使用交易系統掌握其脈絡的地步。

走近頂級交易天才——艾迪·塞柯塔 另開

  選定價值擇機進場

  問:你對運用基本分析的交易有何看法:

  答:我認為基本面資訊並沒有用,因為市場早已將它反應在價格上了。如果你能比別人早一步知道某些基本面的變化,那又另當別論了。

  問:這是否表示你只使用技術分析進行交易?

  答:基本上,我是一個已經具有20年經驗的趨勢交易員。我需要的資訊,依其重要性的排列為(1)長期市場趨勢;(2)目前走勢形態;(3)買賣的時機與價位。至於有關基本面的訊息則排在第四位。

  問:選擇買進時機是否意味選擇一個會反彈的價位進場?若是如此,要如何避免錯誤?

  答:不是。如果要買進,我的買進價格會在市價之上。我要在這個價位進場,是因為我認為市場動力會推動價位朝某個方面前進,如此價格風險比較低。我不會想去找頂部或底部。

  問:如果你看好後市,你會在短期強勢出場時進場,還是等待行情回檔時才進場?

  答:如果我看好後市,我會儘早進場。我通常會在停損買單被軋的時候轉做多,而在觸及停損賣單時反向做空。

  問:你可曾運用反向思考法從事交易?

  答:有時候會。例如在最近的一次黃金會議上,發現意見的人都看壞黃金市場的後市。我於是告訴自己:“金價也許已經跌到穀底了。”(事實證明塞柯塔的看法是正確的。在這項會議結束後,金價便立刻開始彈昇。)

  成功關鍵在於停損

  問:請你談一下你最戲劇化與情緒化的交易經驗?

  答:戲劇化與情緒化的交易結果都是虧損。自傲、希望、恐懼與貪心都是阻撓交易成功的障礙。

  問:談談你在這方面的“實戰經驗”如何?

  答:我想還是不要談的比較好。因為我每結束一筆失敗的交易,總會儘量設法忘記這個不愉快的經驗,然後全神貫注等待新機會。在我埋葬這筆交易後,我不願意再把它挖出來。也許某個晚上,在用過晚餐後,坐在燈火旁邊,我會回憶過去,但是,不是現在。

  問:你如何選擇交易機會?

  答:大部分是透過交易系統。不過有時候,我也會因為一時衝動而進場。所幸因衝動而進場交易的部位都不大,不致於傷及我的投資組合,

  問:交易成功要具備那些要素?

  答:關鍵是(1)停損,(2)停損,(3)停損。你只要遵守這三個原則,你的交易就有成功的機會。

  問:你如何面對手氣不順的逆境?

  答:我會減量經營直到完全停止交易。在虧損時增加籌碼,試圖翻本,無異“自作孽,不可活”。

  問:基本上,你是根據交易系統來從事交易的。可是,完全靠交易系統,在輸錢的時候它仍然不會指示你減少活動吧?

  答:我在電腦程式中加了一些邏輯,例如根據市場情勢調整交易活動。不過,總體而言,一些重大的決策都是在交易系統之外作成的,例如如何分散風險等。就心理面來說,我會依據操作的表現改變交易活動的大小。如果正在獲利,我的交易活動會比較具有攻擊性,反之則會減少。如果你正在虧損,卻又情緒化地增加交易活動,希望挽回頹勢,那麼一定會損失慘重.

  熱愛市場交易生涯

  問:你是自修成功的交易員,還是曾經接受別人的提攜?

  答:我是自修成功的交易員。不過我也經常研究其他交易員的操作策略。

  問:你在進場交易的時候,是否就已經設定出場的時機?

  答:我在進場時就設定好了停損點。不過當市場情況變得難以預測時,我會獲利了結。如此,縱使獲得的利潤會減少,但卻可以減少我投資組合的風險,而且也不會因此弄得緊張。

  問:你每筆交易願意承擔的最大風險,占你資產的比例是多少?

  答:我每筆交易只願意承擔最多5%的風險。不過,有時當重大消息導致市場行情突破我的停損點時,我遭致的損失通常都會高於這個水準。

  問:你是一位非常傑出的交易員,請問是什麼因素使你如此傑出?

  答:我認為我的成功來自於我對市場交易的熱衷,交易對我而言,不只是嗜好或帶來事業,而我的生命。我深信我註定就是要做一名交易員。

  問:你所遵循的交易原則是什麼?

  答:(1)、減少虧損。(2)、乘勝追擊。(3)、小量經營。(4)、毫不猶豫地遵循交易法則。(5)、知道何時打破交易法則。

  問:最後兩條原則顯然相互衝突。老實講,你到底是遵循哪一條,是毫不猶豫地遵循交易法則,還是知道何時打破交易法則?

  答:兩者我都相信。大部分我會遵循既有的交易法則。然而我會不斷地研究市場情勢,有時候也會發現新的交易法則,用以取代既有的交易法則。有時所遭遇的壓力到達極限,我會完全脫離市場,直到我自認為可以遵循交易法則時才再進場。也許有一天,我可以依循較明確的法則來說明如何打破既有的交易法則。

  我並不認為交易員可以長期遵循某條交易法則,除非該法則恰能反映他的交易風格。其實,總有一天他會發展出新的交易法則來取代既有的。我想這就是交易員必須的成長過程。

  靜觀待變掌握時機

  問:你的交易成績在哪一年最糟?為什麼?

  答:我最慘的一年是1980年。當時多頭市場已經結束,然而我卻堅守多頭.並且持續逢低承接。我以前從未見過如此龐大的空頭市場。那次經驗給我了相當大的震撼。

  問:難道你的趨勢追蹤交易系統在1980年失靈了?還是你根本就沒有理會交易系統給你的指示?

  答:當時市場呈現劇幅波動,交易系統也無從發揮效用,而我卻不顧一切地持續從事交易,不斷進出,直到我承認失敗為止。那一年我損失慘重。

  問:你對一般交易員中有什麼建議?

  答:他應該找一個超級交易員替他從事交易,這樣,他就可以高枕無憂,做自己愛做的事。

  問:你認為分析圖表對交易有用嗎?

  答:趨勢追蹤就是分析圖表的一種。根據分析圖表從事交易有如衝浪。你不必瞭解波浪起落的原因,就能成為一名衝浪高手。你只要能感覺到波浪湧起以及掌握乘浪的時機就夠了。

  問:你在1987年10月股市風暴期間的交易成績如何?

  答:我在股市風暴當天賺了一大筆。事實上,我在那一年的交易成績也相當不錯。不過,由於我在債券市場做空,因此在股市風暴的第二天產生虧損。當時大部分的交易員不是放空股票和股價指數期貨,就是乾脆出場觀望。

  問:今天的市場是不是因為專業資金經理人大增,而與5年或10年前的市場有所不同?

  答:不是。目前的市場與5年或10年前的市場並無二致,儘管前的市場在變化,可是以前的市場也是如此。

  股市模式難以捉摸

  問:持有部位的擴大是否會對你的交易造成困擾?

  答:這種情況的確會使操作變得比較困難,然而也會變得比較輕鬆。就前者而言,你很難在不影響市場的情況下進場。但就後者而言,你可以找到許多能幹的人手來支持你從事交易。

  問:你所謂的支持是什麼意思?

  答:比如說一批專業且經驗豐富的經紀人。另外,有些老前輩可以嗅出市場行情的波動。我同時也可以從家人、同事及朋友處獲得我所需要的支持。

  問:我是否會依據同行的意見下決定?或者你完全是獨 立作業?

  答:我通常不會理會同行的看法,尤其是那些自以為是的交易員的看法。有些老前輩“可能會這樣”的看法,反倒是十拿九穩。顧問建議及市場資訊也並不十分有用。

  問:你在何種情況下才會對自己的交易感到自信?

  答:其實我的信心是在“我會贏”以及“我運氣不錯”之間遊走.有時候,我才對自己的能力感到自豪,結果接下來所面臨的卻是一筆慘不忍睹的虧損。

  問:股市是否有別於其他市場?

  答:股市不但有別於其他市場,而且其本身也難以捉摸。這句話聽起來似乎難以理解,然而要瞭解市場根本就是件徒勞無益的事。我認為要瞭解股市就像要瞭解音樂一樣沒有道理,有許多人寧願瞭解市場而不去瞭解賺錢的機會。

  問:你說“股市難以捉摸”是什麼意思?

  答:股市難以捉摸是因為股市的行為模式很少會重複。

  問:超級交易員是否具有交易的特殊天份?

  答:高明的交易員具有交易的天份,就如同音樂家與運 動傢俱有天份一樣。但是,超級交易員則是天生註定要從事交易,他們並不是擁有交易的天份,而是命運掌握了他們。

  成功有時也靠運氣

  問:交易要成功,天份與努力孰輕孰重?

  答:我不知道這兩者之間有輕重之分。

  問:運氣對交易成功的重要性有多大?

  答:運氣非常重要。有些人很幸運,天生就聰明,然而有些人更聰明而且生來就有福氣。

  問:你是否能說得更清楚些?

  答:運氣、聰明和天賦往往會被認為是造成某個人具有特殊成就的原因。有些人的確天生就是音樂家、畫家或分析師。我認為操作的能力是無法後天學習而得。我只去發掘具有操作天賦的人,然後再加以培養。

  問:當你賺到幾百萬美元的時候,你是否會收起一部分,避免遭到所謂“傑西·李爾摩(Jesse Livermore)經驗”?)(李爾摩是美國20世紀初一位知名的投機客,此人曾多次把賺得的錢財賠得精光。)

  答:我認為“李爾摩經驗”是一種心理方面的問題,而與資金管理無關。事實上,我記得是李爾摩曾經把他所賺得的一部分財產保存起來,可是在他需要的時候卻又拿出來使用。因此,要掌握勝利的果實,就必須克服把保存起來的那一部分再拿出來使用的衝動,這與是否要躲避“李爾摩經驗”並無關連。如果你陷入“我要翻本”的情緒中,雖然這種感受很刺 激,可是代價卻相當昂貴。最好的方法在輸錢時越賭越小。這樣做可以讓你保持資金的安全,情緒也可以因此漸趨平穩。

  優勝劣敗適者生存

  問:我發現你的書桌並沒有裝設報價機。

  答:對交易員而言,擁有一臺報價機就像賭徒面對一臺吃角子老虎的機器,其結果是不停地喂它銅板。我都是在市場收盤後,再收集我所需要的市場價格資料。

  問:為什麼有那麼多交易員最後都步入失敗的命運?

  答:這就和大部分小烏龜無法長成是同樣的道理。經過溝汰的過程,只有適者能生存。被淘汰的人只有向別的領域求發展。

  問:失敗的交易員要怎麼做才能變成成功的交易員?

  答:失敗的交易員很難改頭換面而變成一名成功的交易員,因為他們根本不會想去改變自己。

  問:你認為心理因素與市場分析在一筆成功的交易中,重要性各有多少?

  答:在交易當中,求勝的意志是從事交易的推動力,而市場分析就像是地圖。

  問:你認為一名成功的交易員應具有什麼特質?

  答:(1)熱愛交易,(2)熱愛勝利。成功的交易員在任何市場上,只要翻滾幾年,都能成功。

  問:難道不是每一位交易員都希望贏嗎?

  答:不論輸贏,每個人都能在市場上如願以償。有些人似乎天生就喜歡輸,因此他們最大的勝利就是輸錢。我認識一位交易員,他每次都能以一萬美元的本錢在數個月之內賺進二十幾萬美元。接著他的心態就會發生變化,把贏來的錢全部吐出去。有一次,我和他一起進行交易,我在他的心態發生變化之前出場,結果他又一如往常地賠得精光,而我卻賺了一筆。我想他根本就不想改變他這個老毛病,因為他可以從中得到許多樂趣,就像是殉道者,可以博得別人的同情注意。這似乎才是他從事交易真正希望得到的。我有一位醫生朋友,他曾經告訴我一則有關癌症患者的故事.這各病患以其病情來吸引別人的注意並指使其家人。後來我的朋友與病患的家屬作了一項實驗,他們告訴這名病患,目前有一種注射葯劑可以治好他的病,然而他卻一再地找藉口逃避注射。我想,同樣的道理,有些交易員在從事交易時,可能會認為其他事物要比獲利更重要,只是他們不願意承認而已。

  問:我想總也有一些想贏,可是卻由於欠缺技術而失敗的人吧?

  答:求勝意志強烈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因為它會促使人們去尋求各種能夠滿足需求的方法。求勝心切而又欠缺技巧的人,其實可以找一些具有專業技術的人來協助他們。

  每個人都能如願以償

  問:我偶爾會做一些有關市場未來走勢的夢,儘管這種情形發生的頻率不高,可是有些夢最後卻演變成事實。你可曾有過如此的經驗?

  答:我認識一些人,他們宣稱有時可以藉著夢來預測市場未來的走勢。我想夢的功能之一,是把在真實世界中難以整理的資訊與感覺整合起來。例如有一次,我曾告訴許多朋友,白銀行情將會上揚,但事實上銀價卻開始回跌。我當時並不在意,而且猜想這只不過是暫時回檔整理而已。可是我卻得忍受虧損和朋友的譏笑。那一陣子,我經常夢到自己搭乘一架失去控制,面臨墜毀的銀色飛機。最後我決定拋出我的白銀部位,自此以後就再也沒有做過同樣的夢了。

  問:你如何評定成功?

  答:我從不評定成功,我只慶祝成功。我認為一個人的成功與否,與其是否能夠回應命運的感召有關,而與財富的多寡無關。千萬不要被塞柯塔的幽默所迷惑,他的談話其實蘊藏著發人深省的智慧。就我個人而言,他最具震撼性的一句話是:“每個人都能在市場上如願以償。”

  當塞柯塔說出這句話時,我最初的反應是以為他在耍嘴皮子。經過思索以後,我發現他的態度的確相當認真,他的觀念是:每位輸家的內心深處其實都蘊藏著求輸的潛意識,因此即使獲得成功,也會不自覺地破 壞勝利的果實。

  儘管我邏輯化的腦袋並不十分理解這個觀念,可是我很佩服塞柯塔對市場與人類行為所擁有的知識。我會儘量嘗試去瞭解他.

  所謂“每個人都能在市場上如願以償”的真意。這真是一個令人聳動的概念。




在這刊登您的廣告


 
本主題只有一頁。
作者上一篇主題作者上一篇 作者下一篇作者下一篇主題

回上一頁回上一頁

回頁頂 回頁頂

短網址

聚財資訊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wear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TEL:02-82287755 客服時間:台北週一至週五9:00~12:00、13:00~18:00 [ 網站信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