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財網 wearn.com 首頁
 
 查閱主題:炒股炒到沒朋友 短網址
[閱文紀錄]2549 次讀取 本主題只有一頁
sagemao:炒股炒到沒朋友   將本主題只顯示我的回覆 僅顯示作者   將本主題加入我的收藏 加入收藏  加黑名單

 聲望:5549
 個人著作


請  
收通知

X 5

  發表時間 
轉貼

本篇最後由 sagemao 於 2020/06/15 04:34:08 編輯

2020年6月15日星期一

炒股炒到沒朋友 另開


有人帥到沒朋友;有人美到沒朋友。而我是炒股炒到沒朋友。

世事洞悉之後,早不再像十八九歲那般渴望友誼。青少年階段,鮮衣怒馬,與三五好友同行,或載舟湖上,覺得人生至此無憾。然而,逐漸發現,越長大越孤獨,不僅僅是我自己,看看身旁的人,一旦到了三十多歲,無論男女,朋友都會少一大截;再看看那些年過四十的中年人,朋友更少;至於五六十歲的人,朋友又會再少一些……究其原因,朋友大多因為兩個基礎:第一是『相近的想法』,第二是『共同的利益』。

年輕人,相似的想法多,並且都憧憬未來,假想著多認識幾個朋友能在未來幫助到自己實現利益,因此樂於廣交朋友,朋友自然多;而到了三十多歲、四五十歲後,發現曾以為相近的想法,其實存在著巨大分野,人與人之間真正有相似想法的不多,至於共同利益,其實真能幫到的也並非想像的多,於是朋友自然就少了。
   
儘管如此,在社會上打拼,多數的行業裡,都必然需要團隊合作,原因是社會分工越來越細,要完成一件事情,你一個人顧不來所有環節,「一個籬笆三個梆」,因為利益的捆綁,社會上多數人不得不投身於一個又一個『關係網』,使自己成為關係網裡的一個節點,說穿了就是使自己能被別人用得上,同時也使別人能被自己用得上,因此,在社會多數行業裡,都是需要朋友幫扶的。

而炒股的人則不同,其朋友往往遠少於其他行業的人。而這,本質上緣於炒股這個行業的特殊。炒股者之間,是很難有相似想法的。甚至就算買了同一支股票,買的動作一致,思想認識卻往往不一致,有的是技術派,看圖形買;有的是看基本面;有的做短線,有的做中線,還有的做長線……因此,哪怕買了同一支股票,內心的想法也全然不同。遇到該股票走勢變動時,會做出的反應也截然不同……更何況,股民之間通常各自追逐著不同的股票……
   
這麼多年來,我發覺,股民與股民,是最沒必要交流思想的,也是最無法交流思想的,原因在於,炒股如同修道者走在一條沒有盡頭的小路上,身邊只有曠野,你只能非常孤獨地行走,許多經驗都不是語言可以傳遞,必須自己慢慢在實踐中才能逐漸悟道。

財不入急門,有時候,我們會看到某些高手,在某一兩年突然從幾十萬變成幾百萬,或從幾百萬突然成長為幾千萬,這就是所謂的『暴發』,但大多數暴發者,都是經歷了漫長時間積累之後,因此,看著他似乎突然發了急財,其實,那是他用漫長時間作為成本的,依然並非『急門』。世人只注意到其進入『暴發期』之後賺錢的速度快,卻沒注意到,他在進入暴發期之前漫長的忍耐時期,有的可能長達十多年。這種時間的磨礪,不是一般人所能忍受的。

所以,炒股的人,在思想的交流上,分三種情況:

1,要麼就都還沒『悟道』,彼此都有許多似是而非的觀點,這些似是而非的觀點彼此交流來交流去,往往互相助長對錯誤認識的固執,往往使錯誤的思想延續,交流毫無意義。

2,要麼彼此都悟道了,那麼,大道至簡,其實也就不需要交流了。兩個或幾個都已經悟道的炒股者,在一起其實是無法交流的,因為沒什麼東西可以交流。

3,「悟道了的」和「沒悟道的」在一起,即使悟道者有心,他也無法把經驗傳遞給沒悟道的人。不是他小氣,其實有些高手已經把最精粹的思想在論壇公開地、毫無隱藏地說了,但你如果自己未付出長期努力和實踐,你看到的就只是那文字的表面涵義,必須你親身經歷多次破產,親身長夜痛哭,你才驀然能看到那些文字背後的內涵,這實在是用語言文字所無法傳遞的。

關於這第3點,我想多講講一些感悟,那就是,炒股的『道』,別說是股友之間難以傳遞,甚至就算父母有心傳遞給子女,也難以傳遞。大家看看,世界上那些投資大師,有幾個他們的子女也通透了投資之『道』的?巴非特的子女懂炒股嗎?索羅斯的子女懂炒股嗎?難道他們不願意傾囊傳授所知的一切給子女?假設說他們子女不想學,那麼我們再擴大範圍,所有投資大師,有哪一個的子女也成為投資大師了?竟然一個也沒有,不可能連一個子女也不想學,這就只能應證出:炒股之『道』無法父傳子,子傳孫。

每個成長為『炒股高手』的人,哪怕彼此之間有一定的師承關系,其實最核心的還是各自人生經歷裡,在炒股求道之路上的孤獨探索,只不過有些師承關係,師父在弟子關鍵時刻點撥了幾句,但一個師父往往有多個弟子,能成長為大師的弟子卻難得有一兩個,這也說明本質上還是靠『個人修為』,炒股是世界上所有行業裡最孤獨求索之道。

甚至於我認為,同一個人如果讓他的炒股經歷從來一次,那麼,即使是這個相同的人,其對股市最後的認識與覺悟,以及其所抵達的高度,都可能完全不同。又或者把一個人複製出一個完全一樣的他,讓他在另一個時間進入股市,那麼這個『複製人』,很可能在股市的結局完全不同。

這說明炒股是一個非常需要『天時地利』的行業。同一個人,你的股市歷程哪怕稍有偏差,你在某個時候假如不是買了某支股票,你可能就完成不了你的原始積累,甚至一步偏差、步步偏差,你可能最終不僅在金錢數量上完全不同,甚至可能對炒股的認識也完全不同。

也正因此,一個炒股大師級的父親即使把平生所知告訴兒子,讓兒子也炒股,但兒子進入市場後,與父親當年的市場已經不同,每一步都不可能複製,而一步偏差,其最後的結局可能完全不同。

說白了,每個炒股成功的人,都是從無數陷阱和死人堆裡爬出來的。他哪怕總結出許多經驗,當他自己重新到那陷阱與死人堆裡再爬一次,他能不能爬出來都不一定,更何況是他把經驗告訴子女,他子女自然也不一定爬得出來。   

說得更白一點,每個炒股成功者,其實就是因為各種因緣際遇,從那陷阱和死人堆裡爬出來的人,爬的過程需要技巧,需要經驗,需要勇敢,需要悟性……但還需要一個重要的元素──運氣!讓你重爬一次,哪怕其他元素你都依然有,但沒了運氣,你依然爬不出來,最終被困在死人堆裡。而所有那些從死人堆裡爬出來的人,其實各自的技巧、經驗、勇敢、悟性……也並不完全相同,但在一個模糊的大『道』上,是能有一個模糊的、相似的認識。但正因為炒股的特殊性,即便這些都悟『道』的人,他們所悟,依然有著各自的區別,而且難以真正完全彼此理解,難以真正做到溝通。  

因此,炒股即使悟了『道』的人,也只是一個大『道』,依然不可能徹底溝通,而在大『道』這個層面,由於大道至簡,確實也無法並且無需溝通。

綜上所述,我從朋友存在的第一個要素:「有相近的思想認識」這一點上,論證了炒股者之間是最難有相似思想認識的,因此炒股的人很少有能交心的朋友。

這麼多年來,我在網路上和現實世界裡,看到過許多炒股的人,他們大多在相遇時談談股票,而談股票的目的卻只是消除生活中沒人和他談股票的寂寞,如此而已。其實每個談股票的人,內心都已經先有了一個『成見』,他們幾乎都是帶著那個成見,彷彿帶著一個框框,去與別人交流,他們內心其實大多認為自己是對的,別人是錯的。所以股民之間的友誼若要維持長久,唯一的辦法就是褪去股民色彩,轉變為其他相似愛好,譬如說棋友,都喜歡下棋,經常交流一下;或驢友,都喜歡旅行,一起「混帳」去(混帳原意是未婚男女同一帳蓬);炮友,異性股民之間,或是有著某種傾向的同性之間,演變而成;P友,一起去玩3P或4P……無非如此,如果僅僅是股民之間的交情,那注定是長期不了的。

下面,再從朋友所需要第二個要素「共同的利益」來進行分析,在這一點上,分析後會發覺,炒股的人更加必然是少有朋友的。

各行各業,只要是團隊運作,就必然有共同利益。團隊協力越必須,則共同利益越緊密。而炒股在本質上,卻是最孤單、最孤軍奮戰的。

當然,由於股市如此浩瀚,也由於股市裡存在一級市場和二級市場,還存在著利益鏈。利益鏈裡的權貴及其幫凶,組成團隊來獵殺散戶,那是其共同利益。但這其實本質不是炒股,而是人類社會裡各個領域都存在著的權貴對草民的獵殺,這和股市技術領悟等等完全無關,更與股市的大『道』裡的悟道完全無關。

一言以蔽之,在股市裡賺錢了,不等於悟道了,通過非悟道的方式利用制度的不合理賺錢,我不認為那就是炒股成功。這就如同有一個「傻逼貴族」利用貴族權柄,將轄區內草民的供奉撈到手裡,賺得遠比草民多,但那傻逼貴族依然是個傻逼。這個邏輯我相信大家不會否定吧?

同理,在二級市場,有些黑嘴當莊家的幫凶,還有的組團操作,利用團隊的「鼓動力」牟利,其實,這些也是二級市場生態鏈裡必然存在的,並且有的確實也能撈到錢,但這也不等於悟道了,而是營銷手段高明,這能說明寄生於炒股這個領域裡並成為了營銷高手,類似於一些聰明人在金礦賣水,挖金的人不一定都能發財,但都需要喝水,所以在金礦裡賣水的人能發財。但只能說他賣水成功了,而非挖金成功了。因此,並非在金礦裡賣水賺錢了就是挖金成功,同理不能因為某些人在股市裡組團賺錢了就說明其取得了炒股上的成功。

我認為,真正炒股上的成功,只能是追尋炒股之道並取得成功。當然,二者不完全排斥,例如有一些在股市之道上追尋並有所成就,但組合在一起也不錯的人,但我認為他們之間的友誼也是薄弱的,股市如果還能好三年,則他們的共同利益可以維持三年,友誼能維持三年,但假如三年後股市大跌,他們建立於股市的利益就會立即瓦解,他們的友誼也就可能煙消雲散。而所有這些,都是正常的,原因是股市裡的利益與股市大環境太相關了,一旦股市在幾年後進入漫長的類似於日本失落的十年那樣的大蕭條,那麼,所有寄生在股市之上的團隊必然成為仇人。所以說,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

上面論述了一些表面上看起來似乎股市存在著共同利益的方面,譬如權貴集團對普通股民進行獵殺的共同利益,以及二級市場裡必然出現老千團隊利用資訊不對稱進行套利的行為,但我在上面已經通過邏輯,論證了那些都並非股市大道。

而股市的本質,則是一個異常孤獨的荒原,對,就是美國詩人艾略特筆下的《荒原》。在這個荒原裡,多數炒股的人,不可能存在共同利益,每個人都獨自苦行,走在沒有盡頭的寂靜之路上。也正因為股民之間缺乏共同利益,因此難以在利益的聚集下成為朋友,這和其他行業是很不同的。

比如,我們以「從政」這個行業為例。一旦當官了,手裡就有了可支配的公共資源,官員的本質,就是分配社會公共資源。由於那個資源不是他私人的,而是公共的,因此他沒必要自私地不捨得分配,而同時由於他有權利分配,所以必然有人巴結他,並根據其分配權限的大小,形成一個範圍不等的朋友圈。許多靠近這個朋友圈的人,都能從中分到利益。

也正因此,我們可以發現這個社會現象:許多人成天給官員唱讚歌,許多人用各種厚顏無恥的方式──甚至把自己老婆奉送給官員奸淫的方式,來圖謀交換利益。別說什麼省長,哪怕是個市長、縣長,甚至鎮長,都有無數人肉麻之極地巴結。並且,他們也都利用職權,形成互相交換權力的朋友圈,所謂「官官相護」,就是如此而來。所以官員的『朋友』是很多的。

相比之下,在炒股這條路上,你即使炒得再成功,你的錢是你自己的,而非公有資源。任何人都有著人類天然的自私心,你當然不可能把自己的錢僅僅因為別人唱點讚歌就白送給別人。

其實,這個世界上,尤其是東方傳統文化下的富翁普遍是十分小氣的,就連李嘉誠,你別看他捐獻了那麼多錢,他的捐獻多數都有著交換利益的目的。再者,哪怕是巴非特,他受到西方普世文化的影響,做慈善是真心的,但也是捐錢給慈善機搆,而不可能因為你讚美他幾句就送你一筆錢。

官員所處的行業決定了必須分配社會資源,反正都是分配給別人,自然是分配給朋友和大唱讚歌的人。而炒股的人即便最終成為超級高手,因為沒有花錢交朋友的必要性,因此,朋友在他們那裡難以獲得利益,缺乏利益鏈的糾結,自然也就沒多少人巴結,更沒多少朋友。

所以,當你決定走上『炒股』這條路,就注定了無論成功與否,都十分孤獨,你將注定不會有多少朋友,從爆發到繁華落盡,都由自己獨享。
     
原題:炒股的人沒什麼朋友
作者:雷立剛
時間:2013年6月16日
來源:360個人圖書館
小編:sagemao

Sage Mao



在這刊登您的廣告


 
股票張
沒有設定個性圖像
 聲望:2032
 個人著作

  回覆時間 2020/06/15 07:58:16


報朋友贏錢不會感謝你 輸錢怨言一大堆 久了就自己玩自己的 這是人性 !!!




刺客伍六七
 聲望:110
 個人著作

X 2
  回覆時間 2020/06/15 08:34:16





sagemao
 聲望:5549
 個人著作

X 5
  回覆時間 2020/06/15 10:31:01


【重新整理】

炒股炒到沒朋友

有人帥到沒朋友;有人美到沒朋友。而我是炒股炒到沒朋友。

世事洞悉之後,早不再像十八九歲那般渴望友誼。青少年階段,鮮衣怒馬,與三五好友同行,或載舟湖上,覺得人生至此無憾。然而,逐漸發現,越長大越孤獨,不僅僅是我自己,看看身旁的人,一旦到了三十多歲,無論男女,朋友都會少一大截;再看看那些年過四十的中年人,朋友更少;至於五六十歲的人,朋友又會再少一些……究其原因,朋友大多因為兩個基礎:第一是『相近的想法』,第二是『共同的利益』。

年輕人,相似的想法多,並且都憧憬未來,假想著多認識幾個朋友能在未來幫助到自己實現利益,因此樂於廣交朋友,朋友自然多;而到了三十多歲、四五十歲後,發現曾以為相近的想法,其實存在著巨大分野,人與人之間真正有相似想法的不多,至於共同利益,其實真能幫到的也並非想像的多,於是朋友自然就少了。
 
儘管如此,在社會上打拼,多數的行業裡,都必然需要團隊合作,原因是社會分工越來越細,要完成一件事情,你一個人顧不來所有環節,「一個籬笆三個梆」,因為利益的捆綁,社會上多數人不得不投身於一個又一個『關係網』,使自己成為關係網裡的一個節點,說穿了就是使自己能被別人用得上,同時也使別人能被自己用得上,因此,在社會多數行業裡,都是需要朋友幫扶的。

而炒股的人則不同,其朋友往往遠少於其他行業的人。而這,本質上緣於炒股這個行業的特殊。炒股者之間,是很難有相似想法的。甚至就算買了同一支股票,買的動作一致,思想認識卻往往不一致,有的是技術派,看圖形買;有的是看基本面;有的做短線,有的做中線,還有的做長線……因此,哪怕買了同一支股票,內心的想法也全然不同。遇到該股票走勢變動時,會做出的反應也截然不同……更何況,股民之間通常各自追逐著不同的股票……
 
這麼多年來,我發覺,股民與股民,是最沒必要交流思想的,也是最無法交流思想的,原因在於,炒股如同修道者走在一條沒有盡頭的小路上,身邊只有曠野,你只能非常孤獨地行走,許多經驗都不是語言可以傳遞,必須自己慢慢在實踐中才能逐漸悟道。

財不入急門,有時候,我們會看到某些高手,在某一兩年突然從幾十萬變成幾百萬,或從幾百萬突然成長為幾千萬,這就是所謂的『暴發』,但大多數暴發者,都是經歷了漫長時間積累之後,因此,看著他似乎突然發了急財,其實,那是他用漫長時間作為成本的,依然並非『急門』。世人只注意到其進入『暴發期』之後賺錢的速度快,卻沒注意到,他在進入暴發期之前漫長的忍耐時期,有的可能長達十多年。這種時間的磨礪,不是一般人所能忍受的。

所以,炒股的人,在思想的交流上,分三種情況:

1,要麼就都還沒『悟道』,彼此都有許多似是而非的觀點,這些似是而非的觀點彼此交流來交流去,往往互相助長對錯誤認識的固執,往往使錯誤的思想延續,交流毫無意義。

2,要麼彼此都悟道了,那麼,大道至簡,其實也就不需要交流了。兩個或幾個都已經悟道的炒股者,在一起其實是無法交流的,因為沒什麼東西可以交流。

3,「悟道了的」和「沒悟道的」在一起,即使悟道者有心,他也無法把經驗傳遞給沒悟道的人。不是他小氣,其實有些高手已經把最精粹的思想在論壇公開地、毫無隱藏地說了,但你如果自己未付出長期努力和實踐,你看到的就只是那文字的表面涵義,必須你親身經歷多次破產,親身長夜痛哭,你才驀然能看到那些文字背後的內涵,這實在是用語言文字所無法傳遞的。

關於這第3點,我想多講講一些感悟,那就是,炒股的『道』,別說是股友之間難以傳遞,甚至就算父母有心傳遞給子女,也難以傳遞。大家看看,世界上那些投資大師,有幾個他們的子女也通透了投資之『道』的?巴非特的子女懂炒股嗎?索羅斯的子女懂炒股嗎?難道他們不願意傾囊傳授所知的一切給子女?假設說他們子女不想學,那麼我們再擴大範圍,所有投資大師,有哪一個的子女也成為投資大師了?竟然一個也沒有,不可能連一個子女也不想學,這就只能應證出:炒股之『道』無法父傳子,子傳孫。

每個成長為『炒股高手』的人,哪怕彼此之間有一定的師承關系,其實最核心的還是各自人生經歷裡,在炒股求道之路上的孤獨探索,只不過有些師承關係,師父在弟子關鍵時刻點撥了幾句,但一個師父往往有多個弟子,能成長為大師的弟子卻難得有一兩個,這也說明本質上還是靠『個人修為』,炒股是世界上所有行業裡最孤獨求索之道。

甚至於我認為,同一個人如果讓他的炒股經歷從來一次,那麼,即使是這個相同的人,其對股市最後的認識與覺悟,以及其所抵達的高度,都可能完全不同。又或者把一個人複製出一個完全一樣的他,讓他在另一個時間進入股市,那麼這個『複製人』,很可能在股市的結局完全不同。

這說明炒股是一個非常需要『天時地利』的行業。同一個人,你的股市歷程哪怕稍有偏差,你在某個時候假如不是買了某支股票,你可能就完成不了你的原始積累,甚至一步偏差、步步偏差,你可能最終不僅在金錢數量上完全不同,甚至可能對炒股的認識也完全不同。

也正因此,一個炒股大師級的父親即使把平生所知告訴兒子,讓兒子也炒股,但兒子進入市場後,與父親當年的市場已經不同,每一步都不可能複製,而一步偏差,其最後的結局可能完全不同。

說白了,每個炒股成功的人,都是從無數陷阱和死人堆裡爬出來的。他哪怕總結出許多經驗,當他自己重新到那陷阱與死人堆裡再爬一次,他能不能爬出來都不一定,更何況是他把經驗告訴子女,他子女自然也不一定爬得出來。 

說得更白一點,每個炒股成功者,其實就是因為各種因緣際遇,從那陷阱和死人堆裡爬出來的人,爬的過程需要技巧,需要經驗,需要勇敢,需要悟性……但還需要一個重要的元素──運氣!讓你重爬一次,哪怕其他元素你都依然有,但沒了運氣,你依然爬不出來,最終被困在死人堆裡。而所有那些從死人堆裡爬出來的人,其實各自的技巧、經驗、勇敢、悟性……也並不完全相同,但在一個模糊的大『道』上,是能有一個模糊的、相似的認識。但正因為炒股的特殊性,即便這些都悟『道』的人,他們所悟,依然有著各自的區別,而且難以真正完全彼此理解,難以真正做到溝通。 

因此,炒股即使悟了『道』的人,也只是一個大『道』,依然不可能徹底溝通,而在大『道』這個層面,由於大道至簡,確實也無法並且無需溝通。

綜上所述,我從朋友存在的第一個要素:「有相近的思想認識」這一點上,論證了炒股者之間是最難有相似思想認識的,因此炒股的人很少有能交心的朋友。

這麼多年來,我在網路上和現實世界裡,看到過許多炒股的人,他們大多在相遇時談談股票,而談股票的目的卻只是消除生活中沒人和他談股票的寂寞,如此而已。其實每個談股票的人,內心都已經先有了一個『成見』,他們幾乎都是帶著那個成見,彷彿帶著一個框框,去與別人交流,他們內心其實大多認為自己是對的,別人是錯的。所以股民之間的友誼若要維持長久,唯一的辦法就是褪去股民色彩,轉變為其他相似愛好,譬如說棋友,都喜歡下棋,經常交流一下;或驢友,都喜歡旅行,一起「混帳」去(混帳原意是未婚男女同一帳蓬);炮友,異性股民之間,或是有著某種傾向的同性之間,演變而成;P友,一起去玩3P或4P……無非如此,如果僅僅是股民之間的交情,那注定是長期不了的。

下面,再從朋友所需要第二個要素「共同的利益」來進行分析,在這一點上,分析後會發覺,炒股的人更加必然是少有朋友的。

各行各業,只要是團隊運作,就必然有共同利益。團隊協力越必須,則共同利益越緊密。而炒股在本質上,卻是最孤單、最孤軍奮戰的。

當然,由於股市如此浩瀚,也由於股市裡存在一級市場和二級市場,還存在著利益鏈。利益鏈裡的權貴及其幫凶,組成團隊來獵殺散戶,那是其共同利益。但這其實本質不是炒股,而是人類社會裡各個領域都存在著的權貴對草民的獵殺,這和股市技術領悟等等完全無關,更與股市的大『道』裡的悟道完全無關。

一言以蔽之,在股市裡賺錢了,不等於悟道了,通過非悟道的方式利用制度的不合理賺錢,我不認為那就是炒股成功。這就如同有一個「傻逼貴族」利用貴族權柄,將轄區內草民的供奉撈到手裡,賺得遠比草民多,但那傻逼貴族依然是個傻逼。這個邏輯我相信大家不會否定吧?

同理,在二級市場,有些黑嘴當莊家的幫凶,還有的組團操作,利用團隊的「鼓動力」牟利,其實,這些也是二級市場生態鏈裡必然存在的,並且有的確實也能撈到錢,但這也不等於悟道了,而是營銷手段高明,這能說明寄生於炒股這個領域裡並成為了營銷高手,類似於一些聰明人在金礦賣水,挖金的人不一定都能發財,但都需要喝水,所以在金礦裡賣水的人能發財。但只能說他賣水成功了,而非挖金成功了。因此,並非在金礦裡賣水賺錢了就是挖金成功,同理不能因為某些人在股市裡組團賺錢了就說明其取得了炒股上的成功。

我認為,真正炒股上的成功,只能是追尋炒股之道並取得成功。當然,二者不完全排斥,例如有一些在股市之道上追尋並有所成就,但組合在一起也不錯的人,但我認為他們之間的友誼也是薄弱的,股市如果還能好三年,則他們的共同利益可以維持三年,友誼能維持三年,但假如三年後股市大跌,他們建立於股市的利益就會立即瓦解,他們的友誼也就可能煙消雲散。而所有這些,都是正常的,原因是股市裡的利益與股市大環境太相關了,一旦股市在幾年後進入漫長的類似於日本失落的十年那樣的大蕭條,那麼,所有寄生在股市之上的團隊必然成為仇人。所以說,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

上面論述了一些表面上看起來似乎股市存在著共同利益的方面,譬如權貴集團對普通股民進行獵殺的共同利益,以及二級市場裡必然出現老千團隊利用資訊不對稱進行套利的行為,但我在上面已經通過邏輯,論證了那些都並非股市大道。

而股市的本質,則是一個異常孤獨的荒原,對,就是美國詩人艾略特筆下的《荒原》。在這個荒原裡,多數炒股的人,不可能存在共同利益,每個人都獨自苦行,走在沒有盡頭的寂靜之路上。也正因為股民之間缺乏共同利益,因此難以在利益的聚集下成為朋友,這和其他行業是很不同的。

比如,我們以「從政」這個行業為例。一旦當官了,手裡就有了可支配的公共資源,官員的本質,就是分配社會公共資源。由於那個資源不是他私人的,而是公共的,因此他沒必要自私地不捨得分配,而同時由於他有權利分配,所以必然有人巴結他,並根據其分配權限的大小,形成一個範圍不等的朋友圈。許多靠近這個朋友圈的人,都能從中分到利益。

也正因此,我們可以發現這個社會現象:許多人成天給官員唱讚歌,許多人用各種厚顏無恥的方式──甚至把自己老婆奉送給官員奸淫的方式,來圖謀交換利益。別說什麼省長,哪怕是個市長、縣長,甚至鎮長,都有無數人肉麻之極地巴結。並且,他們也都利用職權,形成互相交換權力的朋友圈,所謂「官官相護」,就是如此而來。所以官員的『朋友』是很多的。

相比之下,在炒股這條路上,你即使炒得再成功,你的錢是你自己的,而非公有資源。任何人都有著人類天然的自私心,你當然不可能把自己的錢僅僅因為別人唱點讚歌就白送給別人。

其實,這個世界上,尤其是東方傳統文化下的富翁普遍是十分小氣的,就連李嘉誠,你別看他捐獻了那麼多錢,他的捐獻多數都有著交換利益的目的。再者,哪怕是巴非特,他受到西方普世文化的影響,做慈善是真心的,但也是捐錢給慈善機搆,而不可能因為你讚美他幾句就送你一筆錢。

官員所處的行業決定了必須分配社會資源,反正都是分配給別人,自然是分配給朋友和大唱讚歌的人。而炒股的人即便最終成為超級高手,因為沒有花錢交朋友的必要性,因此,朋友在他們那裡難以獲得利益,缺乏利益鏈的糾結,自然也就沒多少人巴結,更沒多少朋友。

所以,當你決定走上『炒股』這條路,就注定了無論成功與否,都十分孤獨,你將注定不會有多少朋友,從暴發到繁華落盡,都由自己獨享。
  
原題:炒股的人沒什麼朋友
作者:雷立剛
時間:2013年6月16日
來源:360個人圖書館
小編:sagemao

Sage Mao



本主題只有一頁。
作者上一篇主題作者上一篇 作者下一篇作者下一篇主題

回上一頁回上一頁

回頁頂 回頁頂

短網址

聚財資訊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wear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TEL:02-82287755 客服時間:台北週一至週五9:00~12:00、13:00~18:00 [ 網站信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