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財網 wearn.com 首頁
 
 查閱主題:通靈選股 短網址
[閱文紀錄]2371 次讀取 本主題只有一頁
sagemao:通靈選股   將本主題只顯示我的回覆 僅顯示作者   將本主題加入我的收藏 加入收藏  加黑名單

 聲望:5333
 個人著作


請  
收通知

X 5

  發表時間 
轉貼

本篇最後由 sagemao 於 2020/05/31 08:39:40 編輯

2020年5月31日禮拜天

通靈選股 另開


我認識很多中西醫生,都是醫生們到我家來做客成為朋友的。
  
經常有那麼多醫生到我家來談天,以致寒舍除了被視為『佛教俱樂部』之外,又被稱為『醫生俱樂部』。 後者未免略有誇張。不過,倘若說醫生上門來找我幫他們看病,恐怕更難以令人信服。偏偏是實情,醫生們光臨寒舍,有些是來找我談醫學或佛學、科學,有些是來叫我幫忙診斷奇難雜症,有一些醫生乾脆就是來叫我為他們診病的。

我家來的醫生那麼多,以致有人打電話來約我,也問:「馮醫生在嗎?」「可不可以跟馮醫生約一個時間?」

這種情形當然不太多,只發生過幾次而已,人家這樣弄錯我的身份,我一些也不煩惱,相反地,我感到受寵若驚,自己不免還有些陶醉呢!想一想,我沒受過正式的大學教育,更別說七年的醫科了,竟然被別人呼為醫生,豈非令人飄飄然? 這種誤認身份,比那些誤認我是江湖術士、相士的,相差何止千里?

當然我不敢冒認是醫生,碰到有人誤稱,都會聲明我不是醫生。 對方就會很愕然地反應:「怎麼?你不是醫生?人家傳說你是三眼醫神,連醫生都來叫你看病呀!」

這就過份恭維了,我連醫學都沒念過,又不會醫術,怎敢當『醫神』之名? 不錯,有些病人來求我,我為之祈求觀音菩薩,獲得了菩薩加被,病好了,這種病人不少,包括一些癌症和心臟病人在內的各種病症患者。但那並不是我的功勞,而是病人深信而且堅持虔求觀音 菩薩的感應,否則,僅憑我的『營養建議』也還是不足以痊癒的。 說到『三眼』,有人以為我真的像二郎神模樣一般,其實不是的。我可以承認是運用天眼、慧眼與法眼三種眼去觀察,但那絕不是外面人家可見到的三隻眼二郎神一般的。 毋寧說只是『超感』,是從佛家戒定慧三學而得的超感,世俗有些人宣稱跟他練氣功就可以開天眼,又有些人說跟他煉內功可開天眼,更有些人說他的道術可開天眼,有些人說催眠可開天眼,這些都不是我所知的外道天眼。我的三種眼,是從佛教戒定慧三學得來。

有很多人苦苦要求我傳授天眼給他們,我卻不知道天眼是可以學得到的。佛家的天眼並非可以傳授或學得,佛家的天眼、慧眼、法眼,與最高的佛眼,都是戒定慧而得的。我怎麼說,人家也總是不信,反而誤認我是存私不肯教人,我只好叫他們多去讀佛經吧,那就會明白了。

提及為醫生看病,倒是有些真事。

一位來訪的醫生,是從紐約專程來見我的,這是一位女醫生。而事先我並不知道她是醫生。這件事,得從頭說起。1984年夏天,香港《內明月刊》主編沈九成居士寫信給我,說有一位好友F先生託他問我兩件事,那就是F先生的親家太太的病況,還有一位友人某先生的病況。這兩個人都是住在香港的。沈伯伯信中提到兩人的住址及姓名,並不知曉詳情,亦無附寄兩人照片給我看。

我知道沈伯伯不會故意考我,只是他手頭沒有兩人的照片或資料。可是這件事,我覺得十分困難,幾乎是全無可能觀察。

通常慣例,都會至少有照片寄來,讓我認人比較方便,我喜歡的彩色生活全身近影,最不喜歡的是照相館拍的大頭照,尤其是那些咸豐元年或民國初年的發黃照片,死活難分,哪裡能辨認?

這一次,竟連照片都沒有,我又不熟悉香港,已經離開了三十多年,香港變化多大,叫我往何處找尋去?

沈伯伯採用我的稿子多年,可說是一手提拔我的人,凡是他交辦的事,我沒有不盡力的,也知道他不會隨便介紹,我只好姑且一試,按址去找吧!

我剛接了信,沈伯伯那天晚上打了越洋長途電話來,文字之交將近十年,這還是第二次和這位素昧謀面的佛教學者講電話呢!透過電話能看見他的健康臉色,聽見他的洪亮聲音,我心中非常歡喜:「啊!沈伯伯,您好!」

「培德兄!」沈伯伯是那麼客氣稱呼我:「我的信你收到沒有?我的一位好朋友F先生想請你幫幫忙,看一看兩個人的情況。」

「收到了,正打算看一看,沒有照片,比較吃力。」

「那麼,我叫他們補寄照片。」

「不必了,郵政時間太長!」我說:「我姑且一試能不能『出神』找到他們吧,有了住址就好辦。」

「那麼請你費心。」

「試試看吧!可沒有什麼把握。」我說:「我找到了就給您回音。啊!找到了,」我在說電話時突然看見兩位病人:「這位女病人,是患的癌症好像已經開刀割除了,她現在已經沒有危險,她家裡行善積德,會獲得佛菩薩保佑平安的。至於那位四十多歲的K先生,糟了,癌症已經擴散到了全身,侵入了腦子,他有些宿業,不是今世的,恐怕難度今年。」

沈居士說:「我也不知道他們患了什麼病,沒見過他們。照你這樣說,那位先生就可能有危險了,你有沒有法子救他?」

「我寫信詳細告訴你吧!」我說:「不好累你付出太多長途電話費,我盡我所知,提供一些意見給他們分別參考。」

為了避免我看錯了人,沈伯伯還是請F先生用快郵寄了兩人的照片來給我,我一看,沒有錯,正是這兩個人,我詳細寫了回信。

後來,F先生拍電報來謝我。大半年後,他從紐約來訪,同來的有他的太太和他的女公子。

我以素餐招待這位初次見面的F伯伯全家,因為他們是沈伯伯的好友。F伯伯與我一見如故。 他告訴我:「你看的完全正確,我們親家太太已經逐漸復原了,那位K先生卻不治身亡了。」

F伯伯叫我為他透視健康,我樂於服務,我很詫異他的身體那麼健康,血壓不高,心臟健全,樣樣都好。

「你毫無疾病,」我笑道:「你比年輕人更健康,這是你多年天天游泳的功效,而且也是飲食有度的好處。」

「你知道我天天游泳?」F伯伯詫異地問。

「看見的,」我說:「你年輕時還是游泳運動員,出席過運動會,現在還天天游泳,你家有游泳池。」

「都瞞不過你呀!」F伯伯大笑。

F伯伯的女公子也要求我為她透視,我立刻就說:「妳右邊的一隻腎臟怎麼不在了?」

「啊!」F小姐叫了起來:「我現在相信你是真有這種能力的了! 是的,我的右邊腎臟有病,給開刀割掉了,這是去年的事,真奇怪呀!你怎麼能看得透人體的?」

「人體有多厚呢?」我笑:「難道是百尺厚的銅牆鐵壁麼?」

F小姐就笑問我可看得出她是幹什麼職業的?我沒有立即回答,因為我一時看不出來,等到她要到廚房幫忙我洗碗碟之時,我突然就看見了,我阻止她,因為我看見她是個牙醫。

「F大夫!妳不要來幫我洗碗,」我笑道:「洗粗了妳的手,可不方便使用妳的牙科儀器治牙啊!」

F伯伯本來就是很虔誠的佛教徒,非常發心,常常樂捐支持佛教慈善及刊物。又參加香港『中道佛學會』研究佛學,真是福慧雙修的好榜樣。人又隨和,平易近人。他來和我談佛學,彼此都非常歡喜。1986年女公子又再來訪,並說以後每年來美加都必來看我。

世界著名權威腦科學專家之一的大夫和夫人全家蒞臨寒舍,更把我嚇得心慌。

這位W醫生在香港及遠東赫赫有名,每年的世界國際腦科專家會議,都邀請他出席發表演說。1985年秋季,W醫生應邀赴愛丁堡出席腦科會議致辭,會後在蘇格蘭會同了他的女兒,也是當地的一位醫生,就飛到加拿大探訪他的岳父。就是他的岳父帶他們全家來看我的。

我雖有微名,但不至於有名到人人皆知,更不可能有名到驚動世界名醫。W醫生怎會知道我呢?當然這是他的岳父馮公夏老居士介紹的,是我認了宗尊稱為伯父的。馮伯伯很愛護我,他的佛學造詣很深,他與我常在電話上談談佛學,他也不時來舍下。他八十多歲高齡,健步如飛,修養已到爐火純青,學問又好,待人厚道,最肯接引人學佛法。到世界佛教會『佛恩寺』去聽這位馮老師講經的人真多,平時就有兩三百人,節日會多達千人。我和他本來是不認識的,十年前初會一面,未有機緣向他請益,1980年洗塵法師從香港來溫哥華,在半島酒店舉行『觀音寺』籌建茶會,我去參加。羅午堂伯伯在座,把馮伯伯請過來,為我們介紹。 後來,彼此來往多了,我越來越欽佩馮伯伯,就認了宗,承他不棄,也認了我是他侄兒。 使我這個身在異國,只有母子相依為命,舉目無親的天涯遊子,得到了溫暖親情。在我心目中,馮伯伯和羅伯伯都等於是我的親伯父了。 這兩位老伯對我真是好,時常鼓勵我,幫助我,使我獲益很多,但若要達到他們兩老的修養與學問,那是很難做到的。

馮伯伯為什麼會帶W醫生來看我呢? 這又得簡單地從頭說起。

早在1980年,溫哥華唐人街中心地區某店的老闆H先生的最小弟弟,突然病倒,給送進了總醫院,這家人和我並不認識,也從未見過面,我也不知此事。那天晚上馮公夏伯伯打電話來,叫我試用『天眼』一觀那位青年的病況怎樣。馮伯伯也不知他患什麼病,只知他是給緊急送到總醫院急診室,馮伯伯也沒有見過H家小弟,只說H家打電話請我觀察一下。

有了地點總比沒有容易一些,我運神望向十英里以外的總醫院急診室,找到了H家小弟,那是一個二十四歲左右的青年,長得很清秀,眼睛像女孩子似的。我就形容給馮伯伯聽,馮伯伯說沒有見過那男孩,馮伯母說我講得對,我就告訴他們,這個青年的腦子某部份有一粒水瘤,引起劇烈頭痛以至於昏倒,我勸馮伯伯叫H家別呆在急診室,應立即送腦科的急診病房。

馮伯伯再打電話來,告訴我說醫生已經證實,但是H全家都很擔憂,問我應否讓醫生對病人開刀。我答覆說:「開刀是必死無疑,不開刀則還不至於立刻死,假如用其他方法,也許還可以消除水瘤,讓病人活下去。當然,這得由他的父母決定。」

「你有沒有方法可以救他呢?」馮伯伯問。

「我方法是有,不過,沒有把握。」我答:「我可以提供我的方法。盡我力去救他,因為他的惡業還不多。救得了救不了,那可不敢說。最好他全家都祈求觀音菩薩加被,那麼才有希望。」

H全家都來見我,病人的哥哥們跪下來懇求我救他們的弟弟。他們說決定不讓醫生開刀了。

「你們頂禮拜求觀音菩薩吧!」我說:「別拜我,我只是個凡人。」

我帶領他們全家跪下,叩拜觀音菩薩聖像,我為他們祝禀,並且叫他們許願今後多做慈善,多救貧苦饑饉的病人或難民。他們都依言許了宏願。我又叫他們每天祈求觀音菩薩。

然後我就告訴他們應該用什麼食物來給弟弟吃,我說他大約半年就會痊癒的。

H小弟給接回家中養病,H家完全採用我的方法,還不到半年,他的頭痛就不再復發了。到醫院去再檢查,水瘤已經消失了,這青年後來還結了婚,生了一個女孩。

H全家都來見我,小弟也來了。大家又跪又拜的,弄得我不好意思,回禮不迭,從此我與他們成為朋友,有一天晚上,H家大哥突然再來,說他的一位襟兄在美國加州沙卡緬度急病進了醫院,不知有無生命危險,他說在長途電話中說不明白,他急了,只好來問我。

「你的親戚心臟有幾條冠狀動脈塞住了。」我將我看見的情形告訴他:「這是生死關頭,看來是必須由醫生開刀做By-Pass改道手術,否則必會很快死亡。」

H大哥嚇得大驚,慌忙求我救他襟兄。

「我這一次是毫無辦法了,」我說:「他平時吃得肉太多,尤其是豬油和肥肉吃太多了,脂肪膽固醇塞住了血管,他到了這種程度,我還有什麼辦法救他?」

「他是在肉食公司做工的。」H大哥說:「你說的對,他每天都從公司帶些頭頭尾尾的剩餘豬肉豬油肥肉回家去吃,不過,也只有兩三年呀,怎麼會這樣嚴重?」

「天天吃紅燒肥肉,用得著三年嗎?」我說:「三個月就足以使心臟血管栓塞了!」

「馮居士,求你救救他吧!」

「我救不來,他仍應該由醫生開刀做改道手術,我可以為他求觀音菩薩保佑他手術成功平安。不過,手術成功後,他仍須戒絕吃肉,聽從我的素食計畫,那才可保平安長久。否則,很快又會再塞血管的,下一次就不可能再做改道手術了。」

「求觀音菩薩慈悲吧!」H大哥說:「也求馮居士慈悲。」

我為他們拜了觀音菩薩,並叫他們自己也天天祈念觀音菩薩。

那位病人在加州被送進手術房,開刀做改道手術的過程,我在溫哥華全都〔用天眼〕看見,我打電話告訴H家大哥,告知開刀已經成功,他還不知道已經動手術。他說:「還沒有電話來告訴我呢!」

幾小時後,加州來電話了,證實我所見的詳情,H大哥吃驚不小,他打電話來說:「馮居士!你真神奇!剛才加州電話來,證實了,真是開刀做改道手術,成功了!」

「這不是我有什麼了不起,」我說:「這是觀音菩薩加持的結果,你們從今以後要多信佛法,多行慈悲!」

自從這兩件病案之後,溫哥華的佛教圈差不多都知道了。馮伯伯與我接觸也越來越密切,以後他又介紹了不少病人來見我,其中有幾個也是腦科的,我的透視也都能符合醫院的檢查。

1984年,馮伯伯和羅伯伯分別打來電話,叫我盡力幫助一位教友的四歲女兒。因為醫院的醫生都已經宣布無法查出病因,叫她回家了。

那時我在閉關,不見客,我常常閉關的,每次總有兩星期之久,我若不宣布閉關,就無法有時間做自己的事,日夜都有人來找我,來求見我的人,也不約定,隨時上門來求我看八字,看相、看掌,問前途、生意、婚姻、愛情、家庭糾紛……擾得我不能安寧,我早就宣布過絕不為人看八字,不看相,不談俗事,不管婚姻、生意之類的俗務。我只『看病』救人苦難,我不是江湖星象家。但是,很多人不理會,照樣闖關,有些人願意『相金先惠』,這使我更不開心。我不願意用得來不易的『三眼神通』去做媚俗的工具換取金錢,我認為,佛菩薩賜我與生俱來的『超感神通』,雖是小道,卻是用來弘揚佛法,慈悲濟世的,不是用來做江湖星象占卜謀衣食的。我若妄用三眼來謀錢財富貴,那就違反佛旨了。尤其是,有人要求我用天眼查她丈夫與情婦的奸情,這種事情,我是很感到侮辱的。香港一位太太打來電話這樣要求,許以金錢,都被我嚴詞拒絕甚至譴責!

在我閉關期間,我只允許馮羅兩位老伯和極少數的人來見面,我也只接受緊急的病案,馮伯伯打電話來關照,羅伯伯親自持了病人的照片來給我看,因為他知道我不肯會客。

那是一個非常美麗的小女孩,彩色照片中的她兩歲半,可愛極了,可憐,真可憐啊!我眼中流下了同情之淚。

「這個小女孩活不了多久了!」我對羅伯伯說:「她的腦部受到了極大的震盪,腦子像攪亂了的豆腐一般了!可憐呀!」

「培德!」羅伯伯是很慈悲的人,他懇求我:「你救救她吧!她的父親從大陸移民來不久,環境很困難,他到佛教會來找我們介紹,要來見你。」

「我不是不肯救她,」我說:「羅伯伯!這堶惘酗@件因果,這女孩是來收債的,收完就走,她就快走了,我不能破壞因果。」

羅伯伯很難過,半響才說:「我們佛教徒,總得盡量救人一命呀!培德,你看看有什麽方法,叫他家做些功德,行不行?」

「他現在做功德也來不及了。」我說:「何況,這是兩件事,做功德是種新的善因,將來自收善果,但是並不能抵消前因的業。」

「那麼,你怎麼對這家人說?」

「我只能幫助小孩盡量拖久一點。」我說:「我沒有本事救她,讓她收完業債走吧,我會婉轉對女孩的父親說的。」

這家人湊巧也姓H,我打電話去給H先生,我說:「你的女兒頭部曾受到極大震動,以至腦漿已經混亂,現在已不能飲食,不能動彈,不能講話,是不是?」

「你講得對,不過,」H先生說:「醫生沒有告訴我她腦漿受震混亂,醫生曾經抽過她的脊椎液去做檢查,又查不出有小兒麻痹細菌,醫院不肯收留她,叫我們帶回家來。至今,連病因都不知道。」

「H先生,」我說:「你要有心理準備,這個女兒在這兩三個月內會走的,我不能瞞騙你,我很抱歉,我的確無力救她。」

「馮居士!求求你!」H先生哭泣了起來:「救救我這個女兒的生命吧!」

「我可以幫助你盡量拖延她的生命,也許只能拖延三個月,也許半年。」

「拖得一天也是好的,」他哭道:「我也知道我女兒不能長久,她已經不會吃食物了,現在只用管子灌流質進去。」

我教給他用什麽營養灌餵小女孩最好,我們談了多次,每次都談很久。H先生始終想不起來他的女兒在何時何處給碰撞了頭部。

「沒有呀!」他說:「我們向來都很小心看住她的。」

「我倒看見她被一架推行李的小車的鋼柱碰撞了她的頭。」我說:「時間我看不出來,地點可看到,是在飛機場的旅客出關之處。」

「哎呀!」H先生說:「對了,今年一月份,我們有親戚從香港來了,我們全家到飛機場去接機,也帶了女兒一起去,她太頑皮了,不肯被人管住,她自己東奔西跑,旅客出來的時候,人很多,有一架行李車碰撞了她,撞倒在地,我們去抱起來,當時也沒有看見有什麽嚴重傷痕,只有少少的浮腫,所以也就沒有注意。回家以後,不到兩三天,她就開始不肯吃東西,漸漸就不會講話……越來越嚴重!」

「那就是了!」我說:「就是那一撞闖下的大禍!把腦漿都震爛了。」

「但是腦科醫生為什麽看不出來呢?」

「怎麽看不出?」我說:「他們做醫生的有那麽多精密儀器,還會看不出嗎?分明是他們明知小孩已無望,所以不肯將真相告訴你,免得你傷心。」

「那麽,我怎麽辦呢?」H先生又再哭泣:「我又沒有錢找更好的大醫生醫治她,我只是在工廠做夜工的小工。」

「找他們大醫生也沒有用了,你還不如盡量使她快樂開心吧!讓她開心度過這無多的來日吧!」

「馮居士,有人送了些雲南白藥給我,」他說:「據說雲南白藥有救命還魂之功,我可不可以給她灌下去呢?」

「雲南白藥的功效,最好是用於止血外傷,槍傷、刀傷。若說內服有救命還魂之功,我可沒有聽說過。」我這樣回答他:「我認為不宜妄用雲南白藥給她內服,否則,可能反而促成她早死。」

之後,羅伯伯也受我之托打電話去勸H先生勿將雲南白藥灌餵給小女孩,H先生也答應了。不幸地,H有一天晚上做工去,他的家中成員竟將雲南白藥灌餵給女孩,到了半夜,女孩就斷氣了,H先生得報,趕回家中,送她到醫院,已經還魂無術了,他從醫院打電話來給我。

「馮居士!」他悲傷地痛哭:「我家小妹妹已經走了!本來用你指導的營養,她已經漸漸恢復體重,也能叫爹爹了,誰知,今晚,我家堛漱H,給她吃了雲南白藥……才幾個鐘頭,她就走了!」

雲南白藥固然是中國名藥,但是,一般人未免太過分迷信,當它是仙丹,把這一種治療外傷的外用藥,用作內服,殊不知這是多麼危險的事!

雲南白藥的成分,從未公開過,也沒有充分的臨床報告,沒有定性定量分析報告!而且,世上哪有能治萬病的一種仙丹呢?就像從前流行數十年的什麽『油』什麽『丹』,都說可治百病,拆穿了,內容只不過是薄荷、豆蔻油、樟腦油之類,發明人已賺了天文數字的大財,蓋了些俗不可耐的別墅花園,今日仍成為觀光旅遊勝地,他的後人也享不盡福澤,這些丹油,其成分不能治百病,但是,人們迷信了它將近一百年,什麽都拿它內服,多麽可憐吶!不過,至少它們的成分也比雲南白藥溫和得多。如果我所見不謬,那麼,雲南白藥的主要成分之一就是X霜,這是可以隨便內服的麼?

我想阻止H家,可是他們還是太迷信雲南白藥,終於使小女孩提早死亡。這件事,不能不說是遺憾,中國人往往太過份迷信秘方古藥,這毛病什麽時候才能改呢?

H家小女孩的個案詳情,我都有跟馮伯伯談及的。像這一種的腦病案不多,但是其他的腦病個案不少,我寫也寫不盡。總之,我透視腦病個案的事,馮伯伯是一向都留意的,或者這就是他為什麽要帶他的女婿W醫生這位世界著名腦科專家來看我。

W醫生來舍下之時,H家小女孩仍在世,我就將此案,提出向W醫生報告,我說我感覺小女孩沒有希望活三個月,我請問W醫生有無辦法可救她。

W醫生回答說:「聽你說的這種個案,碰到過很多件,很少有能活到半年以上的。不過,沒有見到病人,不便判斷她的情形怎樣,假如小病人是在香港,我可以盡力幫助她,可是她是在溫哥華,就不方便了。」又說:「多倫多總醫院腦科很有名,何不叫他送去看看呢?」

我明白W醫生的意思,他不是加拿大籍的醫生,不方便在加拿大過問這件事,這是可以理解的。我知道H家的環境不好,也不可能把女兒送到香港或多倫多去就醫,W醫生似乎是小女孩唯一的最大希望。但是,W醫生已經說了這種情況的病人很少活到半年的,看來就算H家孩子送去香港,也沒有什麼大用處了。我遇見小女孩頂多只能活三個月,這預言後來不幸言中,令我心中十分難過,我見到橫躺在路面掙扎的蚯蚓,我也要救它一命,把它放回草地去,何況是小女孩呢?

W醫生的太太,就是馮伯伯的長女,也是醫生,他倆的大女兒在蘇格蘭愛丁堡醫學院當醫生,兒子在念醫科,只有幼女還未念完中學。 像他們全家都是醫生的來看我,豈不令我緊張萬分?

W醫生一家一進門,我就把我預畫他們的速寫送呈。這不是我第一次憑預見把從未謀面的訪客畫下來。事實上,我常常這樣做。並不是有意賣弄小聰明,只是想印證一下我的『預見能力』是否準確。我都是在客人一進門之時,就把預見速寫像立即當面贈送給他們,往往會使他們大吃一驚,W醫生全家看到速寫像,也都很驚奇。

當然,有些速寫並不很肖似,有些則不錯,不過,大致上都能把來客的輪廓特點畫出來,不會太離譜。

W醫生全家都感到驚奇,連馮伯伯也都驚奇,他說沒料到我會畫畫,他們都說畫得很像,只有W老太太說:「完全不像!」

我在念中學的時候,學科成績平平,但美術年年得全校第一,油畫,粉畫、炭畫、水彩畫、國畫,樣樣都來的,也開過小小畫展,不過這些年太忙碌,都把畫拋下了,畫這一點小速寫,實在不算什麼。

「生疏得很,見笑了,」我這樣說。

W醫生一家老遠地從蘇格蘭愛丁堡飛來溫哥華看我,還帶了一瓶著名的蘇格蘭蜂蜜送我,萬里送蜂蜜,真是盛情可感。那蜜糖是天然的,蜜汁內還有蜂房一團,芬芳清冽,真虧他們乘飛機,轉機多次,又攜帶了那麼多行李,怎樣那麼細心帶了一瓶蘇格蘭野蜂蜜來。加拿大是不准帶食物來的,沒查出它和沒收它,真是我的福氣。

名醫與我
馮馮:永懺樓隨筆之九十四
來源:隨意窩
小編:sagemao
附錄: 大通靈者之死
結語: 大通靈者投資股票賺了不少

我在研究靈異之初,看了不少馮馮的書,他很早便不避諱的談他的通靈能力,他幫過不少人,也替許多不孕的夫婦求子成功,他們在喜獲麟兒後寄照片給他,他有幾百張嬰兒的照片。

我雖從未體驗過他的特異能力,但從他的書以及受他惠的人口中,他應是我見識過的『通靈人』中功力最高的。

癸本來以為他經濟狀況不好,直到他這次來台,才發現他十分富有,在夏威夷還有靠海邊的豪宅,價值至少兩百萬美元。

他存款簿中還有好幾百萬存款,由於他一向哭窮,習於受人供養,一應費用都要朋友支付,那些人一直以為他窮,後來才發現他很富有。

我問癸他那些財產日後留給誰?他在書中不斷要人看開世間名利,他為何老了還執著於世間財富?

他從未工作過,版稅收入不豐,他怎會有錢?癸說她曾委婉問過,馮馮說是他『投資股票』賺的。難道說他因『通靈』而會『選股』嗎?

出處:施寄青〈大通靈者之死〉

Sage Mao



在這刊登您的廣告


 
刺客伍六七
 聲望:110
 個人著作

X 2
  回覆時間 2020/05/31 09:38:39





bbccddeeff2006
 聲望:2.2萬
 個人著作

X 1
  回覆時間 2020/05/31 19:50:12


不錯!




sagemao
 聲望:5333
 個人著作

X 5
  回覆時間 2020/06/02 06:35:30


【重新整理】

通靈選股

我認識很多中西醫生,都是醫生們到我家來做客成為朋友的。

經常有那麼多醫生到我家來談天,以致寒舍除了被視為『佛教俱樂部』之外,又被稱為『醫生俱樂部』。 後者未免略有誇張。不過,倘若說醫生上門來找我幫他們看病,恐怕更難以令人信服。偏偏是實情,醫生們光臨寒舍,有些是來找我談醫學或佛學、科學,有些是來叫我幫忙診斷奇難雜症,有一些醫生乾脆就是來叫我為他們診病的。

我家來的醫生那麼多,以致有人打電話來約我,也問:「馮醫生在嗎?」「可不可以跟馮醫生約一個時間?」

這種情形當然不太多,只發生過幾次而已,人家這樣弄錯我的身份,我一些也不煩惱,相反地,我感到受寵若驚,自己不免還有些陶醉呢!想一想,我沒受過正式的大學教育,更別說七年的醫科了,竟然被別人呼為醫生,豈非令人飄飄然? 這種誤認身份,比那些誤認我是江湖術士、相士的,相差何止千里?

當然我不敢冒認是醫生,碰到有人誤稱,都會聲明我不是醫生。 對方就會很愕然地反應:「怎麼?你不是醫生?人家傳說你是『三眼醫神』,連醫生都來叫你看病呀!」

這就過份恭維了,我連醫學都沒念過,又不會醫術,怎敢當『醫神』之名? 不錯,有些病人來求我,我為之祈求觀音菩薩,獲得了菩薩加被,病好了,這種病人不少,包括一些癌症和心臟病人在內的各種病症患者。但那並不是我的功勞,而是病人深信而且堅持虔求觀音菩薩的感應,否則,僅憑我的『營養建議』也還是不足以痊癒的。 說到『三眼』,有人以為我真的像二郎神模樣一般,其實不是的。我可以承認是運用天眼、慧眼與法眼三種眼去觀察,但那絕不是外面人家可見到的三隻眼二郎神一般的。 毋寧說只是『超感』,是從佛家戒定慧三學而得的超感,世俗有些人宣稱跟他練氣功就可以開天眼,又有些人說跟他煉內功可開天眼,更有些人說他的道術可開天眼,有些人說催眠可開天眼,這些都不是我所知的外道天眼。我的三種眼,是從佛教戒定慧三學得來。

有很多人苦苦要求我傳授天眼給他們,我卻不知道天眼是可以學得到的。佛家的天眼並非可以傳授或學得,佛家的天眼、慧眼、法眼,與最高的佛眼,都是戒定慧而得的。我怎麼說,人家也總是不信,反而誤認我是存私不肯教人,我只好叫他們多去讀佛經吧,那就會明白了。

提及為醫生看病,倒是有些真事。

一位來訪的醫生,是從紐約專程來見我的,這是一位女醫生。而事先我並不知道她是醫生。這件事,得從頭說起。1984年夏天,香港《內明月刊》主編沈九成居士寫信給我,說有一位好友F先生託他問我兩件事,那就是F先生的親家太太的病況,還有一位友人某先生的病況。這兩個人都是住在香港的。沈伯伯信中提到兩人的住址及姓名,並不知曉詳情,亦無附寄兩人照片給我看。

我知道沈伯伯不會故意考我,只是他手頭沒有兩人的照片或資料。可是這件事,我覺得十分困難,幾乎是全無可能觀察。

通常慣例,都會至少有照片寄來,讓我認人比較方便,我喜歡的彩色生活全身近影,最不喜歡的是照相館拍的大頭照,尤其是那些咸豐元年或民國初年的發黃照片,死活難分,哪裡能辨認?

這一次,竟連照片都沒有,我又不熟悉香港,已經離開了三十多年,香港變化多大,叫我往何處找尋去?

沈伯伯採用我的稿子多年,可說是一手提拔我的人,凡是他交辦的事,我沒有不盡力的,也知道他不會隨便介紹,我只好姑且一試,按址去找吧!

我剛接了信,沈伯伯那天晚上打了越洋長途電話來,文字之交將近十年,這還是第二次和這位素昧謀面的佛教學者講電話呢!透過電話能看見他的健康臉色,聽見他的洪亮聲音,我心中非常歡喜:「啊!沈伯伯,您好!」

「培德兄!」沈伯伯是那麼客氣稱呼我:「我的信你收到沒有?我的一位好朋友F先生想請你幫幫忙,看一看兩個人的情況。」

「收到了,正打算看一看,沒有照片,比較吃力。」

「那麼,我叫他們補寄照片。」

「不必了,郵政時間太長!」我說:「我姑且一試能不能『出神』找到他們吧,有了住址就好辦。」

「那麼請你費心。」

「試試看吧!可沒有什麼把握。」我說:「我找到了就給您回音。啊!找到了,」我在說電話時突然看見兩位病人:「這位女病人,是患的癌症好像已經開刀割除了,她現在已經沒有危險,她家裡行善積德,會獲得佛菩薩保佑平安的。至於那位四十多歲的K先生,糟了,癌症已經擴散到了全身,侵入了腦子,他有些宿業,不是今世的,恐怕難度今年。」

沈居士說:「我也不知道他們患了什麼病,沒見過他們。照你這樣說,那位先生就可能有危險了,你有沒有法子救他?」

「我寫信詳細告訴你吧!」我說:「不好累你付出太多長途電話費,我盡我所知,提供一些意見給他們分別參考。」

為了避免我看錯了人,沈伯伯還是請F先生用快郵寄了兩人的照片來給我,我一看,沒有錯,正是這兩個人,我詳細寫了回信。

後來,F先生拍電報來謝我。大半年後,他從紐約來訪,同來的有他的太太和他的女公子。

我以素餐招待這位初次見面的F伯伯全家,因為他們是沈伯伯的好友。F伯伯與我一見如故。 他告訴我:「你看的完全正確,我們親家太太已經逐漸復原了,那位K先生卻不治身亡了。」

F伯伯叫我為他透視健康,我樂於服務,我很詫異他的身體那麼健康,血壓不高,心臟健全,樣樣都好。

「你毫無疾病,」我笑道:「你比年輕人更健康,這是你多年天天游泳的功效,而且也是飲食有度的好處。」

「你知道我天天游泳?」F伯伯詫異地問。

「看見的,」我說:「你年輕時還是游泳運動員,出席過運動會,現在還天天游泳,你家有游泳池。」

「都瞞不過你呀!」F伯伯大笑。

F伯伯的女公子也要求我為她透視,我立刻就說:「妳右邊的一隻腎臟怎麼不在了?」

「啊!」F小姐叫了起來:「我現在相信你是真有這種能力的了! 是的,我的右邊腎臟有病,給開刀割掉了,這是去年的事,真奇怪呀!你怎麼能看得透人體的?」

「人體有多厚呢?」我笑:「難道是百尺厚的銅牆鐵壁麼?」

F小姐就笑問我可看得出她是幹什麼職業的?我沒有立即回答,因為我一時看不出來,等到她要到廚房幫忙我洗碗碟之時,我突然就看見了,我阻止她,因為我看見她是個牙醫。

「F大夫!妳不要來幫我洗碗,」我笑道:「洗粗了妳的手,可不方便使用妳的牙科儀器治牙啊!」

F伯伯本來就是很虔誠的佛教徒,非常發心,常常樂捐支持佛教慈善及刊物。又參加香港『中道佛學會』研究佛學,真是福慧雙修的好榜樣。人又隨和,平易近人。他來和我談佛學,彼此都非常歡喜。1986年女公子又再來訪,並說以後每年來美加都必來看我。

世界著名權威腦科學專家之一的大夫和夫人全家蒞臨寒舍,更把我嚇得心慌。

這位W醫生在香港及遠東赫赫有名,每年的世界國際腦科專家會議,都邀請他出席發表演說。1985年秋季,W醫生應邀赴愛丁堡出席腦科會議致辭,會後在蘇格蘭會同了他的女兒,也是當地的一位醫生,就飛到加拿大探訪他的岳父。就是他的岳父帶他們全家來看我的。

我雖有微名,但不至於有名到人人皆知,更不可能有名到驚動世界名醫。W醫生怎會知道我呢?當然這是他的岳父馮公夏老居士介紹的,是我認了宗,尊稱為伯父的。馮伯伯很愛護我,他的佛學造詣很深,他與我常在電話上談談佛學,他也不時來舍下。他八十多歲高齡,健步如飛,修養已到爐火純青,學問又好,待人厚道,最肯接引人學佛法。到世界佛教會『佛恩寺』去聽這位馮老師講經的人真多,平時就有兩三百人,節日會多達千人。我和他本來是不認識的,十年前初會一面,未有機緣向他請益,1980年洗塵法師從香港來溫哥華,在半島酒店舉行『觀音寺』籌建茶會,我去參加。羅午堂伯伯在座,把馮伯伯請過來,為我們介紹。 後來,彼此來往多了,我越來越欽佩馮伯伯,就認了宗,承他不棄,也認了我是他侄兒。 使我這個身在異國,只有母子相依為命,舉目無親的天涯遊子,得到了溫暖親情。在我心目中,馮伯伯和羅伯伯都等於是我的親伯父了。 這兩位老伯對我真是好,時常鼓勵我,幫助我,使我獲益很多,但若要複製他們兩老的修養與學問,那是很難做到的。

馮伯伯為什麼會帶W醫生來看我呢? 這又得簡單地從頭說起。

早在1980年,溫哥華唐人街中心地區某店的老闆H先生的最小弟弟,突然病倒,給送進了總醫院,這家人和我並不認識,也從未見過面,我也不知此事。那天晚上馮公夏伯伯打電話來,叫我試用『天眼』一觀那位青年的病況怎樣。馮伯伯也不知他患什麼病,只知他是給緊急送到總醫院急診室,馮伯伯也沒有見過H家小弟,只說H家打電話請我觀察一下。

有了地點總比沒有容易一些,我運神望向十英里以外的總醫院急診室,找到了H家小弟,那是一個二十四歲左右的青年,長得很清秀,眼睛像女孩子似的。我就形容給馮伯伯聽,馮伯伯說沒有見過那男孩,馮伯母說我講得對,我就告訴他們,這個青年的腦子某部份有一粒水瘤,引起劇烈頭痛以至於昏倒,我勸馮伯伯叫H家別呆在急診室,應立即送腦科的急診病房。

馮伯伯再打電話來,告訴我說醫生已經證實,但是H全家都很擔憂,問我應否讓醫生對病人開刀。我答覆說:「開刀是必死無疑,不開刀則還不至於立刻死,假如用其他方法,也許還可以消除水瘤,讓病人活下去。當然,這得由他的父母決定。」

「你有沒有方法可以救他呢?」馮伯伯問。

「我方法是有,不過,沒有把握。」我答:「我可以提供我的方法。盡我力去救他,因為他的惡業還不多。救得了救不了,那可不敢說。最好他全家都祈求觀音菩薩加被,那麼才有希望。」

H全家都來見我,病人的哥哥們跪下來懇求我救他們的弟弟。他們說決定不讓醫生開刀了。

「你們頂禮拜求觀音菩薩吧!」我說:「別拜我,我只是個凡人。」

我帶領他們全家跪下,叩拜觀音菩薩聖像,我為他們祝稟,並且叫他們許願今後多做慈善,多救貧苦饑饉的病人或難民。他們都依言許了宏願。我又叫他們每天祈求觀音菩薩。

然後我就告訴他們應該用什麼食物來給弟弟吃,我說他大約半年就會痊癒的。

H小弟給接回家中養病,H家完全採用我的方法,還不到半年,他的頭痛就不再復發了。到醫院去再檢查,水瘤已經消失了,這青年後來還結了婚,生了一個女孩。

H全家都來見我,小弟也來了。大家又跪又拜的,弄得我不好意思,回禮不迭,從此我與他們成為朋友,有一天晚上,H家大哥突然再來,說他的一位襟兄在美國加州沙卡緬度急病進了醫院,不知有無生命危險,他說在長途電話中說不明白,他急了,只好來問我。

「你的親戚心臟有幾條冠狀動脈塞住了。」我將我看見的情形告訴他:「這是生死關頭,看來是必須由醫生開刀做By-Pass改道手術,否則必會很快死亡。」

H大哥嚇得大驚,慌忙求我救他襟兄。

「我這一次是毫無辦法了,」我說:「他平時吃得肉太多,尤其是豬油和肥肉吃太多了,脂肪膽固醇塞住了血管,他到了這種程度,我還有什麼辦法救他?」

「他是在肉食公司做工的。」H大哥說:「你說的對,他每天都從公司帶些頭頭尾尾的剩餘豬肉豬油肥肉回家去吃,不過,也只有兩三年呀,怎麼會這樣嚴重?」

「天天吃紅燒肥肉,用得著三年嗎?」我說:「三個月就足以使心臟血管栓塞了!」

「馮居士,求你救救他吧!」

「我救不來,他仍應該由醫生開刀做改道手術,我可以為他求觀音菩薩保佑他手術成功平安。不過,手術成功後,他仍須戒絕吃肉,聽從我的素食計畫,那才可保平安長久。否則,很快又會再塞血管的,下一次就不可能再做改道手術了。」

「求觀音菩薩慈悲吧!」H大哥說:「也求馮居士慈悲。」

我為他們拜了觀音菩薩,並叫他們自己也天天祈念觀音菩薩。

那位病人在加州被送進手術房,開刀做改道手術的過程,我在溫哥華全都〔用天眼〕看見,我打電話告訴H家大哥,告知開刀已經成功,他還不知道已經動手術。他說:「還沒有電話來告訴我呢!」

幾小時後,加州來電話了,證實我所見的詳情,H大哥吃驚不小,他打電話來說:「馮居士!你真神奇!剛才加州電話來,證實了,真是開刀做改道手術,成功了!」

「這不是我有什麼了不起,」我說:「這是觀音菩薩加持的結果,你們從今以後要多信佛法,多行慈悲!」

自從這兩件病案之後,溫哥華的佛教圈差不多都知道了。馮伯伯與我接觸也越來越密切,以後他又介紹了不少病人來見我,其中有幾個也是腦科的,我的透視也都能符合醫院的檢查。

1984年,馮伯伯和羅伯伯分別打來電話,叫我盡力幫助一位教友的四歲女兒。因為醫院的醫生都已經宣布無法查出病因,叫她回家了。

那時我在閉關,不見客,我常常閉關的,每次總有兩星期之久,我若不宣布閉關,就無法有時間做自己的事,日夜都有人來找我,來求見我的人,也不約定,隨時上門來求我看八字,看相、看掌,問前途、生意、婚姻、愛情、家庭糾紛……擾得我不能安寧,我早就宣布過絕不為人看八字,不看相,不談俗事,不管婚姻、生意之類的俗務。我只『看病』救人苦難,我不是江湖星象家。但是,很多人不理會,照樣闖關,有些人願意『相金先惠』,這使我更不開心。我不願意用得來不易的『三眼神通』去做媚俗的工具換取金錢,我認為,佛菩薩賜我與生俱來的『超感神通』,雖是小道,卻是用來弘揚佛法,慈悲濟世的,不是用來做江湖星象占卜謀衣食的。我若妄用三眼來謀錢財富貴,那就違反佛旨了。尤其是,有人要求我用天眼查她丈夫與情婦的奸情,這種事情,我是很感到侮辱的。香港一位太太打來電話這樣要求,許以金錢,都被我嚴詞拒絕甚至譴責!

在我閉關期間,我只允許馮羅兩位老伯和極少數的人來見面,我也只接受緊急的病案,馮伯伯打電話來關照,羅伯伯親自持了病人的照片來給我看,因為他知道我不肯會客。

那是一個非常美麗的小女孩,彩色照片中的她兩歲半,可愛極了,可憐,真可憐啊!我眼中流下了同情之淚。

「這個小女孩活不了多久了!」我對羅伯伯說:「她的腦部受到了極大的震盪,腦子像攪亂了的豆腐一般了!可憐呀!」

「培德!」羅伯伯是很慈悲的人,他懇求我:「你救救她吧!她的父親從大陸移民來不久,環境很困難,他到佛教會來找我們介紹,要來見你。」

「我不是不肯救她,」我說:「羅伯伯!這堶惘酗@件因果,這女孩是來收債的,收完就走,她就快走了,我不能破壞因果。」

羅伯伯很難過,半響才說:「我們佛教徒,總得盡量救人一命呀!培德,你看看有什麼方法,叫他家做些功德,行不行?」

「他現在做功德也來不及了。」我說:「何況,這是兩件事,做功德是種新的善因,將來自收善果,但是並不能抵消前因的業。」

「那麼,你怎麼對這家人說?」

「我只能幫助小孩盡量拖久一點。」我說:「我沒有本事救她,讓她收完業債走吧,我會婉轉對女孩的父親說的。」

這家人湊巧也姓H,我打電話去給H先生,我說:「你的女兒頭部曾受到極大震動,以至腦漿已經混亂,現在已不能飲食,不能動彈,不能講話,是不是?」

「你講得對,不過,」H先生說:「醫生沒有告訴我她腦漿受震混亂,醫生曾經抽過她的脊椎液去做檢查,又查不出有小兒麻痹細菌,醫院不肯收留她,叫我們帶回家來。至今,連病因都不知道。」

「H先生,」我說:「你要有心理準備,這個女兒在這兩三個月內會走的,我不能欺瞞你,我很抱歉,我的確無力救她。」

「馮居士!求求你!」H先生哭泣了起來:「救救我這個女兒的生命吧!」

「我可以幫助你盡量拖延她的生命,也許只能拖延三個月,也許半年。」

「拖得一天也是好的,」他哭道:「我也知道我女兒不能長久,她已經不會吃食物了,現在只能用管子灌流質進去。」

我教給他用什麼營養灌餵小女孩最好,我們談了多次,每次都談很久。H先生始終想不起來他的女兒在何時何處給碰撞了頭部。

「沒有呀!」他說:「我們向來都很小心看住她的。」

「我倒看見她被一架推行李的小車的鋼柱碰撞了她的頭。」我說:「時間我看不出來,地點可看到,是在飛機場的旅客出關之處。」

「哎呀!」H先生說:「對了,今年一月份,我們有親戚從香港來了,我們全家到飛機場去接機,也帶了女兒一起去,她太頑皮了,不肯被人管住,她自己東奔西跑,旅客出來的時候,人很多,有一架行李車碰撞了她,撞倒在地,我們去抱起來,當時也沒有看見有什麼嚴重傷痕,只有少少的浮腫,所以也就沒有注意。回家以後,不到兩三天,她就開始不肯吃東西,漸漸就不會講話……越來越嚴重!」

「那就是了!」我說:「就是那一撞闖下的大禍!把腦漿都震爛了。」

「但是腦科醫生為什麼看不出來呢?」

「怎麼看不出?」我說:「他們做醫生的有那麼多精密儀器,還會看不出嗎?分明是他們明知小孩已無望,所以不肯將真相告訴你,免得你傷心。」

「那麼,我怎麼辦呢?」H先生又再哭泣:「我又沒有錢找更好的大醫生醫治她,我只是在工廠上夜班的小工。」

「找他們大醫生也沒有用了,你還不如盡量使她快樂吧!讓她開心度過這無多的來日吧!」

「馮居士,有人送了些雲南白藥給我,」他說:「據說雲南白藥有救命還魂之功,我可不可以給她灌下去呢?」

「雲南白藥的功效,最好是用於止血外傷,槍傷、刀傷。若說內服有救命還魂之功,我可沒有聽說過。」我這樣回答他:「我認為不宜妄用雲南白藥給她內服,否則,可能反而促成她早死。」

之後,羅伯伯也受我之托打電話去勸H先生勿將雲南白藥灌餵給小女孩,H先生也答應了。不幸地,H有一天晚上做工去,他的家中成員竟將雲南白藥灌餵給女孩,到了半夜,女孩就斷氣了,H先生得報,趕回家中,送她到醫院,已經還魂無術了,他從醫院打電話來給我。

「馮居士!」他悲傷地痛哭:「我家小妹妹已經走了!本來用你指導的營養,她已經漸漸恢復體重,也能叫爹爹了,誰知,今晚,我家堛漱H,給她吃了雲南白藥……才幾個鐘頭,她就走了!」

雲南白藥固然是中國名藥,但是,一般人未免太過分迷信,當它是仙丹,把這一種治療外傷的外用藥,用作內服,殊不知這是多麼危險的事!

雲南白藥的成分,從未公開過,也沒有充分的臨床報告,沒有定性定量的分析報告!而且,世上哪有能治萬病的仙丹呢?就像從前流行數十年的什麼『油』什麼『丹』,都說可治百病,拆穿了,內容只不過是薄荷、豆蔻油、樟腦油之類,發明人賺了天文數字的大財,蓋了些俗不可耐的花園別墅,今日還成為觀光勝地,他的後人也有享不盡的福澤。這些丹油,其成分不能治百病,但是,人們迷信了它們將近一百年,什麼病都拿來內服,多麼可憐吶!不過,至少它們的成分也比雲南白藥溫和得多。如果我所見不謬,那麼,雲南白藥的主要成分之一就是X霜,這是可以隨便內服的麼?

我想阻止H家,可是他們還是迷信雲南白藥,終於使小女孩提早死亡。這件事,不能不說是遺憾,中國人往往太過迷信秘方古藥,這毛病什麼時候才能改呢?

H家小女孩的個案詳情,我都有跟馮伯伯談及的。像這一種的腦病案不多,但是其他的腦病個案不少,我寫也寫不盡。總之,我透視腦病個案的事,馮伯伯是一向都留意的,或者這就是他為什麽要帶他的女婿W醫生這位世界著名腦科專家來看我。

W醫生來舍下之時,H家小女孩仍在世,我就將此案,提出向W醫生報告,我說我感覺小女孩沒有希望活三個月,我請問W醫生有無辦法可救她。

W醫生回答說:「聽你說的這種個案,碰到過很多件,很少有能活到半年以上的。不過,沒有見到病人,不便判斷她的情形怎樣,假如小病人是在香港,我可以盡力幫助她,可是她是在溫哥華,就不方便了。」又說:「多倫多總醫院腦科很有名,何不叫他送去看看呢?」

我明白W醫生的意思,他不是加拿大籍的醫生,不方便在加拿大過問這件事,這是可以理解的。我知道H家的環境不好,也不可能把女兒送到香港或多倫多去就醫,W醫生似乎是小女孩唯一的最大希望。但是,W醫生已經說了這種情況的病人很少活到半年的,看來就算H家孩子送去香港,也沒有什麼大用處了。我預見小女孩頂多只能活三個月,這預言後來不幸言中,令我心中十分難過,我見到橫躺在路面掙扎的蚯蚓,我也要救它一命,把它放回草地去,何況是小女孩呢?

W醫生的太太,就是馮伯伯的長女,也是醫生,他倆的大女兒在蘇格蘭愛丁堡醫學院當醫生,兒子在念醫科,只有幼女還未念完中學。 像他們全家都是醫生的來看我,豈不令我緊張萬分?

W醫生一家一進門,我就把我預畫他們的速寫送呈。這不是我第一次憑預見把從未謀面的訪客畫下來。事實上,我常常這樣做。並不是有意賣弄小聰明,只是想印證一下我的『預見能力』是否準確。我都是在客人一進門之時,就把預見速寫像立即當面贈送給他們,往往會使他們大吃一驚,W醫生全家看到速寫像,也都很驚奇。

當然,有些速寫並不很肖似,有些則不錯,不過,大致上都能把來客的輪廓特點畫出來,不會太離譜。

W醫生全家都感到驚奇,連馮伯伯也都驚奇,他說沒料到我會畫畫,他們都說畫得很像,只有W老太太說:「完全不像!」

我在念中學的時候,學科成績平平,但美術年年得全校第一,油畫,粉畫、炭畫、水彩畫、國畫,樣樣都來的,也開過小小畫展,不過這些年太忙碌,都把畫拋下了,畫這一點小速寫,實在不算什麼。

「生疏得很,見笑了!」我這樣說。

W醫生一家老遠地從蘇格蘭愛丁堡飛來溫哥華看我,還帶了一瓶著名的蘇格蘭蜂蜜送我,萬里送蜂蜜,真是盛情可感。那蜜糖是天然的,蜜汁內還有蜂房一團,芬芳清冽,真虧他們乘飛機,轉機多次,又攜帶了那麼多行李,怎樣那麼細心帶了一瓶蘇格蘭野蜂蜜來。加拿大是不准食物入關的,沒被查到,真是我的福氣。

名醫與我
馮馮:永懺樓隨筆之九十四
來源:隨意窩
小編:sagemao
附錄:大通靈者之死
結語:大通靈者投資股票賺了不少

我在研究靈異之初,看了不少馮馮的書,他很早便不避諱的談他的通靈能力,他幫過不少人,也替許多不孕的夫婦求子成功,他們在喜獲麟兒後寄照片給他,他有幾百張嬰兒的照片。

我雖從未體驗過他的特異能力,但從他的書以及受他惠的人口中,他應是我見識過的『通靈人』中功力最高的。

癸本來以為他經濟狀況不好,直到他這次來台,才發現他十分富有,在夏威夷還有靠海邊的豪宅,價值至少兩百萬美元。

他存款簿中還有好幾百萬存款,由於他一向哭窮,習於受人供養,一應費用都要朋友支付,那些人一直以為他窮,後來才發現他很富有。

我問癸他那些財產日後留給誰?他在書中不斷要人看開世間名利,他為何老了還執著於世間財富?

他從未工作過,版稅收入不豐,他怎會有錢?癸說她曾委婉問過,馮馮說是他『投資股票』賺的。難道說他因『通靈』而會『選股』嗎?

出處:施寄青〈大通靈者之死〉

Sage Mao



本主題只有一頁。
作者上一篇主題作者上一篇 作者下一篇作者下一篇主題

回上一頁回上一頁

回頁頂 回頁頂

短網址

聚財資訊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wear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TEL:02-82287755 客服時間:台北週一至週五9:00~12:00、13:00~18:00 [ 網站信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