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閱主題:失敗的投機 短網址
[閱文紀錄]2212 次讀取 本主題只有一頁
sagemao:失敗的投機   將本主題只顯示我的回覆 僅顯示作者   將本主題加入我的收藏 加入收藏  加黑名單

 聲望:5912
  預約作者

請  
收通知

X 6

發表時間 
轉貼

2020年4月19日禮拜天


成功的投機叫做投資;失敗的投機叫做賭博。

晚飯後,易軍從廣州過來了。臨近五一,易軍的日子過得很苦,多家債主上門討債,他也是走投無路,約好了今晚過來我這一起喝啤酒解悶。易軍一直是我生意上的搭檔,是好哥們,他的欠債,完全是為了救我而被拖累。半年前,我的財務危機剛爆發的時候,易軍為了挽救我的公司,不斷在貨物和資金上給我支持,希望能幫我度過難關。沒想到,這個黑洞迅速地將他拖垮。加上去年又被不良工地惡意拖欠了一筆貨款,最終,他也背上了接近四百萬的債務。

「現在最開心的,就是能安靜下來和老婆一起煮一餐飯吃。」易軍說。「最難過的,就是覺得對不起家人。」我又何嘗不是!一年來,多少個夜深人靜,多少次驚懼徬徨的時候,想到自己帶給家人的痛苦,想到原本幸福安逸的生活,到如今重重壓力下,老婆、姐姐們眼神裡話語中的絕望,怎一個『愁』字了得!

對不起的有很多人,眼前的易軍就是其一。但事已至此,我們之間還是能坦然相對,因為說對不起沒有用,後悔也沒有用。易軍的飛蛾撲火沒有把我從火坑中拉出來;我的殊死頑抗也沒有讓大家的處境有任何好轉。今晚用最便宜的啤酒,還能讓我們在閒聊中彼此找到安慰和鼓勵。

現在這個兩室一廳的房子位於郊區,是我與人合租的。躺在客廳沙發上,吹著風扇,喝著啤酒,我們一邊看電視一邊有一句沒一句地閒聊。這是兩個落魄男人的夜晚。「如果我去坐牢,你恐怕連能聊天的人都沒有了。」我說。因為欠了太多的債,我們已幾乎沒有其他朋友了。「老天一次又一次給你機會,但是你沒把握住。」易軍說。是的,上帝真的給了我很多次機會。就在去年4月的那場賭局,雖然輸了180萬,但上帝還是讓我一夜之間贏了回來。可惜我心已狂,喪失理智,竟然不肯入袋為安,直到輸了450萬才半死不活地回來深圳。那一場賭局,也許會是我這輩子最痛心、最後悔的經歷。我時常想,為什麼那一場贏回後,我沒有抽身就走?以往我總是能做到『冷靜地』帶著贏利離開。如果當時我懂得離場,是否就不會導致今日的身敗名裂,傾家蕩產?每一個輸光的賭徒都會有這樣的經歷與懊悔。我姐夫是一個冷靜有條理的精算師。他曾對我說,沒有用。就算那一場我贏錢走了,只要我以後還繼續賭,依然還是在這個賭局當中。贏了,我就會不斷把賭局加大;輸了,我就會不停地尋求扳本,最終的結果還是輸光。我姐夫分析得很透徹、很正確。因為我當時賭得太頻繁,越賭越大,冷靜與理智已經一點一滴被貪欲吞噬,心態逐漸扭曲,這是我自己意識不到的。

所以之前贏多少錢、贏多少次都沒有用。一旦理智被貪欲吞沒後,金錢的價值,風險的意識,甚至生活的意義都會被拋在腦後。我已經不是曾經的我了,只是任賭場宰割的羔羊。到了這個程度,銀行行長又怎樣?首富又怎樣?市長又怎樣?這種狀態的賭徒上了賭桌,思考能力連一個小學生都不如。但如果真的有如果,像《MIB星際戰警3》那樣從摩天大樓跳下去就能實現時光倒流,我願意從樓頂往下跳,回到去年4月22日那一天〔現在是2013年4月26日〕。因為如果那場我贏錢走了,仍然能夠挽回我一生中最痛心的錯誤。即便還有今日的身無分文,還有今日的債務重重,至少我的女兒不會死。

2012年4月22日,澳門。我和老婆小萱回到酒店房間休息,小萱問是不是因為家人的到來對我有影響,或者是大肚婆從風水上對賭博不利?家人觀戰當然會有不利的影響,但輸的根本原因還是在我自身。至於風水,女人的想法總是較為單純天真。因此,對老婆簡單安慰幾句後,憐愛與愧疚的心理讓我更萌生了趕快翻本贏回的念頭。 沖完涼,小萱就過隔壁房間陪她姐姐去了。算一算時間,現在是22日的凌晨一點不到。從20日下午到現在,我還沒有認真地睡過一覺。但我不想今晚浪費在床上,因為輸了太多,趁小萱在隔壁房間陪她姐姐睡,我想今晚多少要贏一些回來。於是我把手機鬧鐘調到凌晨四點,我想好好睡三個小時,然後用150萬的本把我輸掉的180萬贏回來。

錢在腦袋裡真的只是一個數字。睡覺前,我先打了一個電話給華姐,告訴她想再簽150萬。結果她不太願意,說凌晨商舖裡沒這麼多現金。她其實是另有打算,由於已經簽了180萬,為了降低風險,她想和其他朋友一起合夥繼續接我這個『單』。華姐那邊不肯,我於是打電話給阿強。「150萬?我猜你肯定在外面輸了不少!」阿強是個行家,一語就道破天機 。但他還是很爽快地答應了,因為我還有1000萬的股本在即將開業的賭廳裡嘛!他告訴我睡醒之後就直接去威尼斯賭場的貴賓廳拿碼。

這下子安排妥當,我放下心裡包袱,真的美美地睡了一覺。凌晨四點半不到,我來到威尼斯賭場,阿強他們集團在這裡有一個六張賭台的中等規模貴賓廳。阿強在他住的公寓裡睡覺沒有過來,但他已向帳房交代好了,這裡的公關經理也認識我。我拿身份證給帳房,簽了借據後,順利地取出了150萬港幣的籌碼。

剛坐下來頭兩局較為不順,也許是受到之前連輸的影響,自己的信心不足。兩局下來輸了接近70萬。好在第三局開始牌路變得清晰整齊,我抓住機會,三萬五萬地下注,用兩局贏回了80多萬,現在籌碼有160萬了。

第五局開始,我的心態徹底放開,又開始採用以前既定的『套路』下注。牌很好,經常出現長莊或小路長藍,我連續有兩輪都連贏了七八口以上,檯面籌碼變成300萬!

我把150萬的籌碼還給帳房,取回那張借據。現在,檯面剩下的150萬是贏來的資金,再贏30萬,我在四季賭廳輸的錢就能全部回本。

心態極其放鬆,在碰到一段兩莊一閒的路子時,我開始下10萬、20萬一注,連中了三注。這樣檯面籌碼已經有202萬,我不但把四季賭廳輸掉的180萬贏了回來,還倒贏了22萬!

我的情緒高漲,喜悅與驕傲又充滿了我,嘿嘿,不管昨天輸了多少,我又一次『反敗為勝』了!這再次證明了我的賭技。我彷佛重新把世界踩在腳下,我要繼續延續這個不敗神話。

可憐的我被上帝拯救,卻又重新被魔鬼引誘!艱難地度過一劫,贏了22萬,我還要再繼續賭嗎?趁荷官換牌休息的時候,我暗中問了自己。那一刻,其實我正站在一個通往地獄的大坑裡。左邊,地獄之門已經敞開,乍看裡面富麗堂皇;右邊,有一個搭往坑口的梯子,可以讓我爬出坑口回到人間。

恰巧電話來了,打斷我的思緒。第一個電話是阿強,我看看時間,不知不覺到了中午一點,是阿強起床的時間。他看到手機裡賭場公關發給他的短信,知道我已經贏了200萬。「戰績了不起啊!可以停下來了吧?」阿強奉勸我『見好就收』,畢竟贏200萬不是一件小事。剛好下午我們的新賭廳要搞一個拜神上香的儀式,阿強說,大部分參股的股東都會到場。他希望我把籌碼兌換了趕過去參加。第二個電話是華姐打來的。得知我在威尼斯賭廳找了別人簽碼,華姐心裡有些不是滋味,很快,她和路仔(華姐的跟班)趕過來威尼斯賭廳。「昨晚我不是不願意簽碼給你,是因為另一個合夥人的現金沒拿來,商舖的現金不夠。」華姐說,現在她的資金夠了,問我願不願意退了威尼斯的籌碼,重新去四季賭場玩,或者兌了現金,就此收手。華姐和阿強一樣,都是為了我好。雖然我是華姐最優質的客戶,但相處久了,我和她之間除了合作利益之外還是存在友誼的,她常給我介紹一些澳門的人際關係,希望在生意上可以幫助我。雖然華姐也擔心客人被阿強這樣的競爭對手拉走,但作為長輩,她更關心我的輸贏和發展,希望我次次贏錢就走,並好好把事業做大。

奇怪的是我老婆竟然沒有來電話,睡醒了也沒有來找我。如果小萱來了,當時我一定會走。因為我不會在她們家人面前繼續賭下去。但小萱睡醒後帶她家人直接坐船回深圳了。事後她說,當時手機恰好欠費了(國內手機在澳門的漫遊費很貴,100元只夠打幾個電話),寫給我的短信其實並沒有發送成功。她沒有來找我,也是因為怕影響我輸錢,她不願意家人再看到我賭博的身影。

還賭嗎?上帝確實在拯救我。上帝不會輕易施與懲戒,但祂更不會幫一個賭徒贏錢?祂只是在一個剛好的時機,規勸一隻迷途的羔羊。讓我回復理智,讓我冷靜下來,重新有思辨的能力。上帝的拯救是不起眼的,彷彿是自然而然的一件小事,是整個過程中微不足道的一個插曲,但如果你跟隨他的指引,卻能在無意間避開暗礁和驚濤駭浪。魔鬼的引誘反倒太過明顯。大門洞開,裡面富麗堂皇似乎有無數寶藏,讓你忍不住想進去一探究竟。

「再打一會兒,贏到50萬就走。」我對華姐說。我又起了貪婪之心,腦中浮現那輛心儀的白色賓士,選擇開向地獄。我的本錢是180萬,要贏50萬,只需要把檯面的202萬籌碼打到230萬即告成功。要用202萬去贏28萬,很難嗎?對一個運氣正旺,年富力強,經驗豐富,又有足夠財力支撐的賭徒來說?

我要趁旺,『迅速』結束戰鬥!所以我看準了一段要開莊的路,就直接把30萬的籌碼押在莊上。輸了!我又押了一注20萬買閒。輸了!我換了一張賭檯,忍耐了五分鐘,又押了一注50萬!還是輸了!撒旦在冷笑,看吧,『那傻子在地獄裡尋寶』!

那一刻,賭了兩天兩夜後,已完全被狂妄和貪婪控制的我,終於賭瘋了,徹底忘記了自己定下的賭博戒律。我忘記了辛苦創業的十幾年經歷;忘記了從小到大一個普通家庭父母的省吃儉用;忘記了兄弟姐妹澹泊平靜的生活;忘記了挺著大肚子在家等我消息的老婆;忘記了將為人父的重大責任。我已徹底淪為魔鬼手中的玩物!

華姐搖搖頭,籌碼不是她簽給我的,她無法干涉。但她實在看不下去,起身先走了。路仔留下來陪我。阿強聽到消息也匆匆從公寓趕過來,他到廳裡的時候,我手上還剩下60萬籌碼。他把我拉到一邊,很嚴肅地責問:「你怎麼能這樣下注?你好自為之,只有檯面這些籌碼了,我要對你的公司負責,不會再簽碼給你!」阿強留下了嚴厲的警告,很快就離開了威尼斯。

但我真的很想贏!我銀行卡裡的每一分錢,都是我承諾給妻子女兒美好的未來,我絕不能讓它們輸出去!我不聽任何人的勸。路仔不停勸我回去休息,我不聽。輸錢──倒贏──又輸錢,這個過程讓我抓狂,讓我心理崩潰,心態絕望。我好累!請給我一個機會再贏回來,我一定收手!半夜兩點,當沮喪和疲憊將我完全擊垮的時候,我手上的最後一個籌碼也輸完了。被打回原形,又回到輸180萬的狀態,彷彿夢遊了一場。

「該回去睡了吧?」路仔的語氣又冷又硬,連『海哥』二字也省了。他恨我為什麼會如此糟蹋金錢。 我更恨我自己,厭惡現在這個素不相識的我。但我好睏,只想馬上睡覺。這晚確實是睡著了。因為我已竭盡了全部體力,腦力也消耗完了,甚至連思考、懊悔的力氣都沒有。睡眠很淺,做了幾個亂七八糟的夢,每一段夢結束時都被嚇醒。但加起來總算是睡著了五、六個小時。我努力讓自己不去想昨天的經歷,因為一回想會讓我很沮喪。

今天,華姐和她的新合夥人南海貴會簽碼給我。我得重振旗鼓,把輸掉的錢贏回來。談談南海貴這個人。南海貴已經六十多歲,是澳門早期黑社會的一個前輩大佬,年青的時候在澳門地區也算是一號有字頭的人物。回歸前,在澳門黑幫鬧得最兇的那幾年,他也被捕入獄,吃了十幾年的牢飯,幾年前才出來。南海貴個子不高,頭髮花白了,但還像年輕的蠱惑仔一樣,扎著一個小辮子。坐了十幾年苦窯,錯過了澳門發展最快的十年,南海貴手頭應該是沒什麼錢。但由於他在澳門幫派內元老級的地位和名氣,出來後,還是有一幫徒孫跟著他混。加上早年跟隨他的一些手下,現在也有不少發了家,成為貴賓廳的廳主。這些人也會在賭場給他一些資金或客源方面的照應。

華姐在洗碼生意上與南海貴合作,是因為畢竟她的主業是錢莊生意,對大額的賭資放數收債,她需要和南海貴這樣有一點勢力的人合作才有安全感。澳門幾乎所有的黑幫,所謂的社團,沒有哪一個不與賭博有關,而且是完全依賴賭業。其中有人從事正規的洗碼業務,有人以高利貸為生。

既然踏足澳門涉及賭業,我也不忌諱與各式各樣的人打交道。活在這個世代,只要能廣開財路,沒有人會不樂意多交幾個朋友。誰會去計較牢獄出身呢?就算某人現在是道貌岸然的處長局長,甚至市長部長,你巴結過去,又能保證他明年不會因『豔照門』或『關說門』成為階下囚嗎?再說,我的事業蒸蒸日上,在深圳也算是一個有前途有財力的年輕老闆。我難道會因為賭錢得罪黑社會被人追殺嗎?絕對不會。但是,正因為華姐找了新的合夥人,分擔了風險,他們才敢放手簽更多的碼給我。而我的賭局,就這樣不受約束地被成倍放大了。現在這賭局規模,遠遠超出了我的財力承受範圍。

23日這一天,在四季賭廳,我又向華姐他們簽了170萬,加上之前的180萬,共簽了350萬。而從這一天開始,我無法再專注於賭桌上搏殺了。因為身邊的朋友們已經開始擔心,我的『信任危機』初現端倪。

首先是老婆小萱一早發來短信:「怎麼樣了?老公。」我不想讓她太擔心,於是回覆:「贏回二十萬,要慢慢打,爭取明天回來。」接著是大鵬打電話過來:「海洋,贏回沒有?」我含含糊糊地說,還是輸一點,不過好些了。其實大鵬這個電話只是一個試探,他回到廣州後,感覺我的賭局太大,超出他意料之外,就把情況告訴了另外兩個股東。於是另外兩個同學又輪流打電話過來,說:「海洋,注意風險,我們還是要以經營賭廳為主。小小玩玩便可,輸一點回來沒關係。」事實上哪止輸了一點!我在心浮氣躁中,又多輸了100萬!我知道自己現在處境很危險。從來沒有輸過這麼多,而且發展事態很不妙!阿強知道我賭得很大,雖然我知道阿強不會輕易把數字透露出去,但大鵬他們卻逐漸開始擔心了。我必須要止住頹勢,儘量贏回來,實在不行,輸幾十萬也得走了! 大鵬他們的短信不斷。開始我還會覆個信息敷衍一下,但到傍晚的時候,因為輸得太多,我想摒絕外部的干擾,就索性關機了!就當手機沒電吧!沒料到晚飯後,阿強派了手下一個男公關過來四季賭場找我。那男孩是番禺仔(廣東人),在賭廳見過我很多次。他遞來手機,說:「海哥,強哥想和你通個電話。」阿強在電話裡說:「海洋,我回到了廣州,現在正和大鵬他們在一起吃飯。你的手機關了機,兄弟們都很擔心你。不要賭了。我知道你肯定輸了不少,但是我不希望看到你栽在澳門的賭桌上。我這麼多客人,這樣的事情我見得太多了。」我知道瞞不過他,何況他派人來賭廳找我,就說明大鵬他們已經感到事態嚴重。但這次的窟窿太大,已經輸280萬,如果就這樣回去,拿什麼錢來填補現金的虧空?雖然錢都是我自己的,但這個數字對懷孕的老婆小萱,對大鵬他們都無法交代。而且涉及到以後賭廳的運營,就更讓股東們不放心了。所以我還是硬著頭皮說:「放心吧,輸的不多,我現在手上還有20萬,明天不管結果怎樣我都會回來。」不管阿強信不信,至少我要安定一下幾位同學的人心。

剩下60萬籌碼的時候,我又讓華姐他們拿了100萬過來。華姐說,這真的是最後一次了,不能再追加了。現在總共簽了450萬,而我的檯面籌碼剩下160萬,大約是借款總數的三分之一,要填平的難度很大,況且時間已被限制了,明天必須回去。無論輸贏,我不能棄我的江山美人於不顧。所以只能儘量多追些回來,能打平是最好的結局。

為了防止阿強再派人過來找我,我決定離開四季酒店,換一個賭廳,安靜的打一個晚上。華姐帶我來到位於金沙賭場對面的華都酒店賭場,我們包了一個房間,這樣就完全不受外界干擾了。只是敗局已定(那時當然不這麼認為)。天時、地利、人和,沒有一個因素能掌握在我手裡。我坐在賭桌上,心裡有很重的罪惡感,從昨天贏回又再次輸光後,這種感覺就深植我的心裡。何況我的股東、夥伴們正在外面為我擔心,人心惶惶。已輸掉的290萬更是一塊千斤巨石。我已經輸掉一套深圳的房子;輸了我老爸老媽一輩子沒有見過的巨款;輸了我艱辛創業的小公司一年的利潤。

還能靜下心來賭嗎?越急著贏,越贏不到。華姐和她的朋友珍小姐;南海貴和他的女兒;路仔,這麼一群人在我身後觀戰。他們為我打氣,同時也一樣緊張。贏錢就能銀貨兩清,洗碼人當然不希望客人留下一個幾百萬的欠條才打道回府。

應當說,老天在任何時候都是仁慈的。即便是面對這樣一個心態已經扭曲的賭徒,他還是給我補救的機會。有一段時間,一度讓我檯面的籌碼打回到350萬。這個數字是損失最小,在我可承受範圍內,最後一次起身離場的機會。

但是我沒有走。於是檯面籌碼又開始減少。等到晚上十一點,大鵬和小萱找不到我,紛紛打電話給華姐和路仔的時候,我的心理終於徹底崩潰。輸完了。華姐和南海貴他們已經提早走了。在我檯面還剩100萬籌碼的時候,他們提前離開,就是怕我輸完後大家面對面尷尬的情景。只留下我和路仔。洗手間裡,一個穿土黃色西裝的禿頭男人笑嘻嘻地問:「運氣不好啊?下次再來吧!」我知道他是這間賭廳的老闆,湖南人。華姐跟我說過。

有人幸災樂禍,亦有人痛心疾首。痛心疾首的是路仔,他比我小幾歲,吃過不少苦。這兩天與我一同經歷這場荒唐又讓人心痛的罪孽之旅,讓他忍不住不停地責備和埋怨我。有人想死,心如槁木,那個人是我。450萬港幣!海洋,你這個扑街,去死吧,以謝天下!

早上十點,澳門四季酒店。老婆在電話那頭傳來溫柔的話語:「老公,是不是輸了很多,告訴我不要緊。」我說:「是,輸了一百二十幾萬。」我的聲音很低沉很喪氣,事實上這是我偽裝的。我的心在發抖,但我努力讓語氣顯得平緩。因為我豈止是喪氣,我內疚悔恨得想死!只恨昨晚計程車在經過跨海大橋的時候,我為什麼沒有勇氣推開車門跳下去!但是我必須對小萱撒謊,因為她有身孕。我們即將有一個美麗可愛的女兒,我決不能在這個時候給她太大的打擊。一百來萬會讓她有些難受,但這個數字不會傷害到她。因為小萱知道我們之前的贏利是多少,我們還輸得起。同時,我亦不能騙她說我沒輸錢。告訴她輸了這個數字,回到深圳後,我才有理由動用現金儲備來還給華姐他們。果然,小萱僅是沉默了幾秒,就在電話那頭柔聲說:「回來吧,輸了就算了。回來陪我到醫院做產檢。」對大鵬他們同樣也是如此,我一早睡醒,就在四季酒店的房間裡給大鵬發了短信:「對不起,輸了百來萬,我一會兒坐船回深圳。」大鵬回答:「好吧,大家說明天過深圳開個會。好好休息。」睡了一晚,我的腦袋可以有一點力氣思考了。輸已成事實,但局面尚待補救。等回到深圳,我必須咬死120萬這個數字。因為這個數字是『針』而不是『刀』,讓人痛而不傷,不會讓股東們過於生氣;不會影響我們公司正在蓬勃發展的大好局面。況且在這個年齡,以我們的實力,120萬港幣這個程度的錯誤是可以原諒、可以改正的。也不會影響大家對我經營賭廳(投資阿強的賭廳)的信心。我還不至於因為輸了百來萬,就偷偷把1000萬股本拿出檯面來一次輸掉。

華姐和南海貴上來飯店房間後,我也是向他們提出這個方案:回到深圳後先轉帳還120萬,剩下的330萬在兩個月內還清。而且如果小萱或我的同學們向華姐問起,華姐也要配合我這個說法。南海貴聽了馬上就犯急,他原以為我今天會從澳門賭廳的1000萬投資中提出450萬清帳才走。「那怎麼可能,這樣做股東會散伙,會搞垮我的公司。」我說。於是他要求派個人跟我回家,要看清我家住在哪裡。他這是想用那套大耳窿收債的模式來對待我。我聽了也很惱怒,毫不客氣地頂他:「貴哥,我老婆是大肚婆,受不起驚嚇。我不會帶你們上我家。如果你想跟著去深圳收錢,以後就不要做我的生意!」華姐插話:「算了算了,貴哥,阿海的實力你儘管放心,再說他今年贏了十幾場。」看我們越鬧越僵,趕快出來打圓場。

還款方案就這麼商定,華姐陪我草草吃了午飯,開車送我到港澳碼頭。其實這三天的賭博,據我估算洗碼至少有1.5億以上,他們出資450萬,三天就已賺取了160萬的碼糧。至於四季酒店房費和招待費加起來不過是兩三萬,幾乎可以忽略不計。這樣高的投資回報率,就算分兩個月還債,他們也不冤了!何況,對於賭場來說,我是一個黃金客戶,還有別的貴賓廳願意簽碼給我。

臨走前,我想起農行卡裡還有40來萬人民幣,就先刷出來還了他們50萬港幣。至於下一步怎麼辦,我的腦力還沒有恢復,只能等回到深圳再說。我有一個優點,是我們的老祖宗阿Q遺傳下來的(詳見阿Q正傳),就是不管受到怎樣的打擊,總能迅速恢復,我的自愈能力很強。而且大學畢業後,在商界、社會上混了這麼多年,我們這一類人,多少是具備一些逆境求生能力的,不會輕易被挫折擊垮。

坐上中午離開澳門的船,我躺在二樓貴賓艙的沙發上,思路逐步變得清晰。輸了450萬,有什麼可怕?我的目標不是今年要賺1000萬嗎?這只是一次試飛前的考驗而已。還120萬港幣,現金相當於只流失了100萬人民幣,剩餘欠華姐他們的錢,我用兩三個月的時間,分多次贏回來,暗度陳倉,把窟窿無聲無息地補上,不就得了?股東們又怎麼會責怪我呢?我的公司業務,又怎麼會受到絲毫影響呢?中糧瀾山的房子,推遲兩個月去買又有什麼關係?難道這兩個月房價會飛天不成?至於那輛白色賓士,罪魁禍首,不要也罷!這樣一分析,雖不足以讓我從沉重的心情中解脫出來,但我已恢復理智和信心。我不想死了!不要著急,回家休整,來日方長!我這樣安慰頹喪的自己。

下午回到深圳,先陪小萱去寶安婦幼醫院做了產檢,寶寶情況很好。於是我們順路在附近市場買了些菜回家做飯。每次離家數日之後,一回到家,我就喜歡下廚做飯。最拿手的一道菜是粵北的酸筍炒鴨。因為廚房是一個充滿愛的地方,親手做一餐飯可以給家人很多溫馨,又能讓我暫時忘卻外界的煩惱。家真的是能快速治愈心裡傷痛的地方。我第一次犯下這麼大的錯誤,昨晚我還以為自己是根本無法承受的,也許痛苦一個月都恢復不了。但一回到家,我才真切感到一種很踏實的安全感。這夜與小萱相擁而眠,撫摸著肚子裡的寶寶,她治癒了我的全部傷痛。我們給女兒起了名字,叫雨辰。

書名:賭城不是天堂
作者:深峻海洋
來源:網路
小編:sagemao

Sage Mao


 
Catfish2310
 聲望:112
 個人著作

  回覆時間 2020/04/19 23:17:17



感謝分享


刺客伍六七
 聲望:195
 個人著作

X 3
  回覆時間 2020/04/20 01:01:12



sagemao
 聲望:5912
 個人著作

X 6
  回覆時間 2020/04/23 21:11:20


【重新整理】

失敗的投機

成功的投機叫做投資;失敗的投機叫做賭博。

晚飯後,易軍從廣州過來了。臨近五一,易軍的日子過得很苦,多家債主上門討債,他也是走投無路,約好了今晚過來我這一起喝啤酒解悶。易軍一直是我生意上的搭檔,是好哥們兒,他的欠債,完全是為了救我而被拖累。半年前,我的財務危機剛爆發的時候,易軍為了挽救我的公司,不斷在貨物和資金上給我支持,希望能幫我度過難關。沒想到,這個黑洞迅速地將他拖垮。加上去年又被『不良工地』惡意拖欠了一筆貨款〔同樣是鋼材生意〕,最終,他也背上了接近四百萬的債務。

「現在最開心的,就是能安靜下來和老婆一起煮一餐飯吃。」易軍說。「最難過的,就是覺得對不起家人。」我又何嘗不是!一年來,多少個夜深人靜,多少次驚懼徬徨的時候,想到自己帶給家人的痛苦,想到原本幸福安逸的生活,到如今重重壓力下,老婆、姊姊們眼神裡話語中的絕望〔我有3個姊姊〕,怎一個『愁』字了得!

對不起的有很多人,眼前的易軍就是其一。但事已至此,我們之間還是能坦然相對,因為說對不起沒有用,後悔也沒有用。易軍的飛蛾撲火沒有把我從火坑中拉出來;我的殊死頑抗也沒有讓大家的處境有任何好轉。今晚用最便宜的啤酒,還能讓我們在閒聊中彼此找到安慰和鼓勵。

現在這個兩室一廳的房子位於郊區,是我與人合租的。躺在客廳沙發上,吹著風扇,喝著啤酒,我們邊看電視邊有一句沒一句地閒聊。這是兩個落魄男人的夜晚。「如果我去坐牢,你恐怕連能聊天的人都沒有了。」我說。因為欠了太多的債,我們已幾乎沒有其他朋友了。「老天一次又一次給你機會,但是你沒把握住。」易軍說。是的,上帝真的給了我很多次機會。就在去年4月的那場賭局,雖然輸了180萬,但上帝還是讓我一夜之間贏了回來。可惜我心已狂,喪失理智,竟然不肯入袋為安,直到輸了450萬才半死不活地回來深圳。那一場賭局,也許會是我這輩子最痛心、最後悔的經歷。我時常想,為什麼那一場贏回後,我沒有抽身就走?以往我總是能做到『冷靜地』帶著贏利離開。如果當時我懂得離場,是否就不會導致今日的身敗名裂,傾家蕩產?每一個輸光的賭徒都會有這樣的經歷與懊悔。我姊夫是一個冷靜有條理的精算師。他曾對我說,沒有用。就算那一場我贏錢走了,只要我以後還繼續賭,依然還是在這個賭局當中。贏了,我就會不斷把賭局加大;輸了,我就會不停地尋求扳本,最終的結果還是輸光。我姊夫分析得很透徹、很正確。因為我當時賭得太頻繁,越賭越大,冷靜與理智已經一點一滴被貪欲吞噬,心態逐漸扭曲,這是我自己意識不到的。

所以之前贏多少錢、贏多少次都沒有用。一旦理智被貪欲吞沒後,金錢的價值,風險的意識,甚至生活的意義都會被拋在腦後。我已經不是曾經的我了,只是任賭場宰割的羔羊。到了這個程度,銀行行長又怎樣?首富又怎樣?市長又怎樣?這種狀態的賭徒上了賭桌,思考能力連一個小學生都不如。但如果真的有如果,像《MIB星際戰警3》那樣從摩天大樓跳下去就能實現時光倒流,我願意從樓頂往下跳,回到去年4月22日那一天〔現在是2013年4月26日〕。因為如果那場我贏錢走了,仍然能夠挽回我一生中最痛心的錯誤。即便還有今日的身無分文,還有今日的債務重重,至少我的女兒不會死。

2012年4月22日,澳門。我和老婆小萱回到酒店房間休息,小萱問是不是因為家人的到來對我有影響,或者是大肚婆從風水上對賭博不利?家人觀戰當然會有不利的影響,但輸的根本原因還是在我自身。至於風水,女人的想法總是較為單純天真。因此,對老婆簡單安慰幾句後,憐愛與愧疚的心理讓我更萌生了趕快翻本贏回的念頭。 沖完涼,小萱就過隔壁房間陪她姊姊去了。算一算時間,現在是22日的凌晨一點不到。從20日下午到現在,我還沒有認真地睡過一覺。但我不想今晚浪費在床上,因為輸了太多,趁小萱在隔壁房間陪她姊姊睡,我想今晚多少要贏一些回來。於是我把手機鬧鐘調到凌晨四點,我想好好睡三個小時,然後用150萬的本把我輸掉的180萬贏回來。

錢在腦袋裡真的只是一個數字。睡覺前,我先打了一個電話給華姐,告訴她想再簽150萬。結果她不太願意,說凌晨商舖裡沒這麼多現金。她其實是另有打算,由於已經簽了180萬,為了降低風險,她想和其他朋友一起合夥繼續接我這個『單』。華姐那邊不肯,我於是打電話給阿強。「150萬?我猜你肯定在外面輸了不少!」阿強是個行家,一語就道破天機 。但他還是很爽快地答應了,因為我還有1000萬的股本在即將開業的賭廳裡嘛!他叫我睡醒之後直接去威尼斯賭場的貴賓廳拿碼。

這下子安排妥當,我放下心裡包袱,真的美美地睡了一覺。凌晨四點半不到,我來到威尼斯賭場,阿強他們集團在這裡有一個六張賭台的中等規模貴賓廳。阿強在他住的公寓裡睡覺沒有過來,但他已向帳房交代好了,這裡的公關經理也認識我。我拿身份證給帳房,簽了借據後,順利地取出了150萬港幣的籌碼。

剛坐下來頭兩局較為不順,也許是受到之前連輸的影響,自己的信心不足。兩局下來輸了接近70萬。好在第三局開始牌路變得清晰整齊,我抓住機會,三萬五萬地下注,用兩局贏回了80多萬,現在籌碼有160萬了。

第五局開始,我的心態徹底放開,又開始採用以前既定的『套路』下注。牌很好,經常出現長莊或小路長藍,我連續有兩輪都連贏了七八口以上,檯面籌碼變成300萬!

我把150萬的籌碼還給帳房,取回那張借據。現在,檯面剩下的150萬是贏來的資金,再贏30萬,我在四季賭廳輸的錢就能全部回本。

心態極其放鬆,在碰到一段兩莊一閒的路子時,我開始下10萬、20萬一注,連中了三注。這樣檯面籌碼已經有202萬,我不但把四季賭廳輸掉的180萬贏了回來,還倒贏了22萬!

我的情緒高漲,喜悅與驕傲又充滿了我,嘿嘿,不管昨天輸了多少,我又一次『反敗為勝』了!這再次證明了我的賭技。我似乎重新把世界踩在腳下,我要繼續延續這個不敗神話。

可憐的我被上帝拯救,卻又重新被魔鬼引誘!艱難地度過一劫,贏了22萬,我還要再繼續賭嗎?趁荷官換牌休息的時候,我暗中問了自己。那一刻,其實我正站在一個通往地獄的大坑裡。左邊,地獄之門已經敞開,乍看裡面富麗堂皇;右邊,有一個搭往坑口的梯子,可以讓我爬出坑口回到人間。

恰巧電話來了,打斷我的思緒。第一個電話是阿強,我看看時間,不知不覺到了中午一點,是阿強起床的時間。他看到手機裡賭場公關發給他的短信,知道我已經贏了200萬。「戰績了不起啊!可以停下來了吧?」阿強奉勸我『見好就收』,畢竟贏200萬不是一件小事。剛好下午我們的新賭廳要搞一個拜神上香的儀式,阿強說,大部分參股的股東都會到場。他希望我把籌碼兌換了趕過去參加。第二個電話是華姐打來的。得知我在威尼斯賭廳找了別人簽碼,華姐心裡有些不是滋味,很快,她和路仔(華姐的跟班)趕過來威尼斯賭廳。「昨晚我不是不願意簽碼給你,是因為另一個合夥人的現金沒拿來,商舖的現金不夠。」華姐說,現在她的資金夠了,問我願不願意退了威尼斯的籌碼,重新去四季賭場玩,或者兌了現金,就此收手。華姐和阿強一樣,都是為了我好。雖然我是華姐最優質的客戶,但相處久了,我和她之間除了合作利益之外還是存在友誼的,她常給我介紹一些澳門的人際關係,希望在生意上可以幫助我。雖然華姐也擔心客人被阿強這樣的競爭對手拉走,但作為長輩,她更關心我的輸贏和發展,希望我次次贏錢就走,並好好把事業做大。

奇怪的是我老婆竟然沒有來電話,睡醒了也沒有來找我。如果小萱來了,當時我一定會走。因為我不會在她們家人面前繼續賭下去。但小萱睡醒後帶她家人直接坐船回深圳了。事後她說,當時手機恰好欠費了(國內手機在澳門的漫遊費很貴,100元只夠打幾個電話),寫給我的短信其實並沒有發送成功。她沒有來找我,也是因為怕影響我輸錢,她不願意家人再看到我賭博的身影。

還賭嗎?上帝確實在拯救我。上帝不會輕易施與懲戒,但祂更不會幫一個賭徒贏錢?祂只是在一個剛好的時機,規勸一隻迷途的羔羊。讓我回復理智,讓我冷靜下來,重新有思辨的能力。上帝的拯救是不起眼的,好像是自然而然的一件小事,是整個過程中微不足道的一段插曲,但如果你跟隨祂的指引,卻能在無意間避開暗礁和驚濤駭浪。魔鬼的引誘反倒太過明顯。大門洞開,裡面富麗堂皇看似有無數寶藏,讓你忍不住想進去一探究竟。

「再打一會兒,贏到50萬就走。」我對華姐說。我又起了貪婪之心,腦中浮現那輛心儀的白色賓士,選擇開向地獄。我的本錢是180萬,要贏50萬,只需要把檯面的202萬籌碼打到230萬即告成功。要用202萬去贏28萬,很難嗎?對一個運氣正旺,年富力強,經驗豐富,又有足夠財力支撐的賭徒來說?

我要趁旺,『迅速』結束戰鬥!所以我看準了一段要開莊的路,就直接把30萬的籌碼押在莊上。輸了!我又押了一注20萬買閒。輸了!我換了一張賭台,忍耐了五分鐘,又押了一注50萬!還是輸了!撒旦在冷笑,看吧,『那傻子在地獄裡尋寶』!

那一刻,賭了兩天兩夜後,已完全被狂妄和貪婪控制的我,終於賭瘋了,徹底忘記了自己定下的『賭博戒律』。我忘記了辛苦創業的十幾年經歷;忘記了從小到大一個普通家庭父母的省吃儉用;忘記了兄弟姊妹澹泊平靜的生活;忘記了挺著大肚在家等我消息的老婆;忘記了將為人父的重責大任。我已徹底淪為魔鬼手中的玩物!

華姐搖搖頭,籌碼不是她簽給我的,她無法干涉。但她實在看不下去,起身先走了。路仔留下來陪我。阿強聽到消息也匆匆從公寓趕過來,他到廳裡的時候,我手上還剩下60萬籌碼。他把我拉到一邊,很嚴肅地責問:「你怎麼能這樣下注?你好自為之,只有檯面這些籌碼了,我要對你的公司負責,不會再簽碼給你!」阿強留下了嚴厲的警告,很快就離開了威尼斯。

但我真的很想贏!我銀行卡裡的每一分錢,都是我承諾給妻子女兒美好的未來,我絕不能讓它們輸出去!我不聽任何人的勸。路仔不停勸我回去休息,我不聽。輸錢──倒贏──又輸錢,這個過程讓我抓狂,讓我心理崩潰,心態絕望。我好累!請給我一個機會再贏回來,我一定收手!半夜兩點,當沮喪和疲憊將我完全擊垮的時候,我手上的最後一個籌碼也輸完了。被打回原形,又回到輸180萬的狀態,彷彿夢遊了一場。

「該回去睡了吧?」路仔的語氣又冷又硬,連『海哥』二字也省了。他恨我為什麼會如此糟蹋金錢。 我更恨我自己,厭惡現在這個素不相識的我。但我好睏,只想馬上睡覺。這晚確實是睡著了。因為我已竭盡了全部體力,腦力也消耗完了,甚至連思考、懊悔的力氣都沒有。睡眠很淺,做了幾個亂七八糟的夢,每一段夢結束時都被嚇醒。但加起來總算是睡著了五、六個小時。我努力讓自己不去想昨天的經歷,因為一回想會讓我很沮喪。

今天,華姐和她的新合夥人南海貴會簽碼給我。我得重振旗鼓,把輸掉的錢贏回來。談談南海貴這個人。南海貴已經六十多歲,是澳門早期黑社會的一個前輩大佬,年青的時候在澳門地區也算是一號有字頭的人物。回歸前,在澳門黑幫鬧得最兇的那幾年,他也被捕入獄,吃了十幾年的牢飯,幾年前才出來。南海貴個子不高,頭髮花白了,但還像年輕的蠱惑仔一樣,扎著一個小辮子。坐了十幾年苦窯,錯過了澳門發展最快的十年,南海貴手頭應該是沒什麼錢。但由於他在澳門幫派內元老級的地位和名氣,出來後,還是有一幫徒孫跟著他混。加上早年跟隨他的一些手下,現在也有不少發了家,成為貴賓廳的廳主。這些人也會在賭場給他一些資金或客源方面的照應。

華姐在洗碼生意上與南海貴合作,是因為畢竟她的主業是錢莊生意,對大額的賭資放數收債,她需要和南海貴這樣有一點勢力的人合作才有安全感。澳門幾乎所有的黑幫,所謂的社團,沒有哪一個不與賭博有關,而且是完全依賴賭業。其中有人從事正規的洗碼業務,有人以高利貸為生。

既然踏足澳門涉及賭業,我也不忌諱與各式各樣的人打交道。活在這個世代,只要能廣開財路,沒有人會不樂意多交幾個朋友。誰會去計較牢獄出身呢?就算某人現在是道貌岸然的處長局長,甚至市長部長,你巴結過去,又能保證他明年不會因『豔照門』或『關說門』成為階下囚嗎?再說,我的事業〔鋼材貿易〕蒸蒸日上,在深圳也算是一個有前途有財力的年輕老闆。我難道會因為賭錢得罪黑社會被人追殺嗎?絕對不會。但是,正因為華姐找了新的合夥人,分擔了風險,他們才敢放手簽更多的碼給我。而我的賭局,就這樣不受約束地被成倍放大了。現在這賭局規模,遠遠超出了我的財力承受範圍。

23日這一天,在四季賭廳,我又向華姐他們簽了170萬,加上之前的180萬,共簽了350萬。而從這一天開始,我無法再專注於賭桌上搏殺了。因為身邊的朋友們已經開始擔心,我的『信任危機』初現端倪。

首先是老婆小萱一早發來短信:「怎麼樣了?老公。」我不想讓她太擔心,於是回覆:「贏回二十萬,要慢慢打,爭取明天回來。」接著是大鵬打電話過來:「海洋,贏回沒有?」我含含糊糊地說,還是輸一點,不過好些了。其實大鵬這個電話只是一個試探,他回到廣州後,感覺我的賭局太大,超出他意料之外,就把情況告訴了另外兩個股東。於是另外兩個同學〔股東都是同學〕又輪流打電話過來,說:「海洋,注意風險,我們還是要以經營賭廳為主。小小玩玩便可,輸一點回來沒關係。」事實上哪止輸了一點!我在心浮氣躁中,又多輸了100萬!我知道自己現在處境很危險。從來沒有輸過這麼多,而且事態發展還很不妙!阿強知道我賭得很大,雖然我知道阿強不會輕易把數字透露出去,但大鵬他們卻逐漸開始擔心了。我必須要止住頹勢,儘量贏回來,實在不行,輸幾十萬也得走了! 大鵬他們的短信不斷。開始我還會覆個信息敷衍一下,但到傍晚的時候,因為輸得太多,我想摒絕外部的干擾,就索性關機了!就當手機沒電吧!沒料到晚飯後,阿強派了手下一個男公關過來四季賭場找我。那男孩是番禺仔(廣東人),在賭廳見過我很多次。他遞來手機,說:「海哥,強哥想和你通個電話。」阿強在電話裡說:「海洋,我回到了廣州,現在正和大鵬他們在一起吃飯。你的手機關了機,兄弟們都很擔心你。不要賭了。我知道你肯定輸了不少,但是我不希望看到你栽在澳門的賭桌上。我這麼多客人,這樣的事情我見得太多了。」我知道瞞不過他,何況他派人來賭廳找我,就說明大鵬他們已經感到事態嚴重。但這次的窟窿太大,已經輸280萬,如果就這樣回去,拿什麼錢來填補現金的虧空?雖然錢都是我自己的,但這個數字對懷孕的老婆小萱,對大鵬他們都無法交代。而且涉及到以後賭廳的運營,就更讓股東們不放心了。所以我還是硬著頭皮說:「放心吧,輸的不多,我現在手上還有20萬,明天不管結果怎樣我都會回來。」不管阿強信不信,至少我要安定一下幾位同學的人心。

剩下60萬籌碼的時候,我又讓華姐他們拿了100萬過來。華姐說,這真的是最後一次,不能再追加了!現在總共簽了450萬,而我的檯面籌碼剩下160萬,大約是借款總數的三分之一,要填平的難度很大,況且時間已被限制了,明天必須回去。無論輸贏,我不能棄我的江山美人於不顧。所以只能儘量多追些回來,能打平是最好的結局。

為了防止阿強再派人過來找我,我決定離開四季酒店,換一個賭廳,安靜的打一個晚上。華姐帶我來到位於金沙賭場對面的華都酒店賭場,我們包了一個房間,這樣就完全不受外界干擾了。只是敗局已定(那時當然不這麼認為)。天時、地利、人和,沒有一個因素能掌握在我手裡。我坐在賭桌上,心裡有很重的罪惡感,從昨天贏回又再次輸光後,這種感覺就深植我的心裡。何況我的股東、夥伴們正在外面為我擔心,人心惶惶。已輸掉的290萬更是一塊千斤巨石。我已經輸掉一套深圳的房子;輸了我老爸老媽一輩子沒有見過的巨款;輸了我艱辛創業的小公司一年的利潤。

還能靜下心來賭嗎?越急著贏,越贏不到。華姐和她的朋友珍小姐;南海貴和他的女兒;路仔,這麼一群人在我身後觀戰。他們為我打氣,同時也一樣緊張。贏錢就能銀貨兩清,洗碼人當然不希望客人留下一個幾百萬的欠條才打道回府。

應當說,老天在任何時候都是仁慈的。即便是面對這樣一個心態已經扭曲的賭徒,祂還是給我補救的機會。有一段時間,一度讓我檯面的籌碼打回到350萬。這個數字是損失最小,在我可承受範圍內,最後一次起身離場的機會。

但是我沒有走。於是檯面籌碼又開始減少。等到晚上十一點,大鵬和小萱找不到我,紛紛打電話給華姐和路仔的時候,我的心理終於徹底崩潰。輸完了。華姐和南海貴他們已經提早走了。在我檯面還剩100萬籌碼的時候,他們提前離開,就是怕我輸完後大家面對面尷尬的情景。只留下我和路仔。洗手間裡,一個穿土黃色西裝的禿頭男人笑嘻嘻地問:「運氣不好啊?下次再來吧!」我知道他是這間賭廳的老闆,湖南人。華姐跟我說過。

有人幸災樂禍,亦有人痛心疾首。痛心疾首的是路仔,他比我小幾歲,吃過不少苦。這兩天與我一同經歷這場荒唐又讓人心痛的罪孽之旅,讓他忍不住不停地責備和埋怨我。有人想死,心如槁木,那個人是我。450萬港幣!海洋,你這個扑街,去死吧,以謝天下!

早上十點,澳門四季酒店。老婆在電話那頭傳來溫柔的話語:「老公,是不是輸了很多,告訴我不要緊。」我說:「是,輸了一百二十幾萬。」我的聲音很低沉很喪氣,事實上這是我偽裝的。我的心在發抖,但我努力讓語氣顯得平緩。因為我豈止是喪氣,我內疚悔恨得想死!只恨昨晚計程車在經過跨海大橋的時候,我為什麼沒有勇氣推開車門跳下去!但是我必須對小萱撒謊,因為她有身孕。我們即將有一個美麗可愛的女兒,我決不能在這個時候給她太大的打擊。一百來萬會讓她有些難受,但這個數字不會傷害到她。因為小萱知道我們之前的贏利是多少,我們還輸得起。同時,我亦不能騙她說我沒輸錢。告訴她輸了這個數字,回到深圳後,我才有理由動用現金儲備來還給華姐他們。果然,小萱僅是沉默了幾秒,就在電話那頭柔聲說:「回來吧,輸了就算了。回來陪我到醫院做產檢。」對大鵬他們同樣也是如此,我一早睡醒,就在四季酒店的房間裡給大鵬發了短信:「對不起,輸了百來萬,我一會兒坐船回深圳。」大鵬回答:「好吧,大家說明天過深圳開個會。好好休息。」睡了一晚,我的腦袋可以有一點力氣思考了。輸已成事實,但局面尚待補救。等回到深圳,我必須咬死120萬這個數字。因為這個數字是『針』而不是『刀』,讓人痛而不傷,不會讓股東們過於生氣;不會影響我們公司正在蓬勃發展的大好局面。況且在這個年齡,以我們的實力,120萬港幣這個程度的錯誤是可以原諒、可以改正的。也不會影響大家對我經營賭廳(投資阿強的賭廳)的信心。我還不至於因為輸了百來萬,就偷偷把1000萬股本拿出檯面來一次輸掉。

華姐和南海貴上來飯店房間後,我也是向他們提出這個方案:回到深圳後先轉帳還120萬,剩下的330萬在兩個月內還清。而且如果小萱或我的同學們向華姐問起,華姐也要配合我這個說法。南海貴聽了馬上就犯急,他原以為我今天會從澳門賭廳的1000萬投資中提出450萬清帳才走。「那怎麼可能,這樣做股東會散伙,會搞垮我的公司。」我說。於是他要求派個人跟我回家,要看清我家住在哪裡。他這是想用那套大耳窿收債的模式來對待我。我聽了也很惱怒,毫不客氣地頂他:「貴哥,我老婆是大肚婆,受不起驚嚇。我不會帶你們上我家。如果你想跟著去深圳收錢,以後就不要做我的生意!」華姐插話:「算了算了,貴哥,阿海的實力你儘管放心,再說他今年贏了十幾場。」看我們越鬧越僵,趕快出來打圓場。

還款方案就這麼商定,華姐陪我草草吃了午飯,開車送我到港澳碼頭。其實這三天的賭博,據我估算洗碼至少有1.5億以上,他們出資450萬,三天就已賺取了160萬的碼糧。至於四季酒店房費和招待費加起來不過是兩三萬,幾乎可以忽略不計。這樣高的投資回報率,就算分兩個月還債,他們也不冤了!何況,對於賭場來說,我是一個黃金客戶,還有別的貴賓廳願意簽碼給我。

臨走前,我想起農行卡裡還有40來萬人民幣,就先刷出來還了他們50萬港幣。至於下一步怎麼辦,我的腦力還沒有恢復,只能等回到深圳再說。我有一個優點,是我們的老祖宗阿Q遺傳下來的(詳見阿Q正傳),就是不管受到怎樣的打擊,總能迅速恢復,我的自愈能力很強。而且大學畢業後,在商界、社會上混了這麼多年,我們這一類人,多少是具備一些逆境求生能力的,不會輕易被挫折擊垮。

坐上中午離開澳門的船,我躺在二樓貴賓艙的沙發上,思路逐步變得清晰。輸了450萬,有什麼可怕?我的目標不是今年要賺1000萬嗎?這只是一次試飛前的考驗而已。還120萬港幣,現金相當於只流失了100萬人民幣,剩餘欠華姐他們的錢,我用兩三個月的時間,分多次贏回來,暗度陳倉,把窟窿無聲無息地補上,不就得了?股東們又怎麼會責怪我呢?我的公司業務,又怎麼會受到絲毫影響呢?中糧瀾山的房子,推遲兩個月去買又有什麼關係?難道這兩個月房價會飛天不成?至於那輛白色賓士,罪魁禍首,不要也罷!這樣一分析,雖不足以讓我從沉重的心情中解脫出來,但我已恢復理智和信心。我不想死了!不要著急,回家休整,來日方長!我這樣安慰頹喪的自己。

下午回到深圳,先陪小萱去寶安婦幼醫院做了產檢,寶寶情況很好。於是我們順路在附近市場買了些菜回家做飯。每次離家數日之後,一回到家,我就喜歡下廚做飯。最拿手的一道菜是粵北的酸筍炒鴨。因為廚房是一個充滿愛的地方,親手做一餐飯可以給家人很多溫馨,又能讓我暫時忘卻外界的煩惱。家真的是能快速治愈心裡傷痛的地方。我第一次犯下這麼大的錯誤,昨晚我還以為自己是根本無法承受的,也許痛苦一個月都恢復不了。但一回到家,我才真切感到一種很踏實的安全感。這夜與小萱相擁而眠,撫摸著肚子裡的寶寶,她治癒了我的全部傷痛。我們給女兒起了名字,叫雨辰。

書名:賭城不是天堂
作者:深峻海洋
來源:網路
小編:sagemao

Sage Mao

本主題只有一頁。
作者上一篇主題作者上一篇 作者下一篇作者下一篇主題

回上一頁回上一頁

回頁頂 回頁頂

短網址

聚財資訊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wear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TEL:02-82287755 商城客服時間:台北週一至週五9:00~12:00、13:00~18:00 [ 網站信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