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閱主題:賭博的魔力 短網址
[閱文紀錄]1283 次讀取 本主題只有一頁
刺客伍六七:賭博的魔力   將本主題只顯示我的回覆 僅顯示作者   將本主題加入我的收藏 加入收藏  加黑名單

 聲望:195
  預約作者

請  
收通知

X 3

發表時間 
原創

經過幾個小時激烈的戰鬥,到了盈利25萬港幣的時候,我告訴阿水可以收工了,吩咐他去換錢。我使勁揉了揉雙眼,伸了下懶腰。本來從緊張的戰鬥中大獲全勝,應該放輕鬆了,但隨之而來的卻是異常的疲乏。腦力勞動遠比體力勞動要累得多,何況是在這種高強度的環境中,反反復復一次又一次心理鬥爭。值得慶幸的是,今天總算取得了澳門之戰的首次大捷。心情還是非常愉悅的。
站起身,挺直腰板準備離開賭廳的那一刻,我用疲倦不堪的雙眼向四周一掃,在角落的一張『百家樂』賭桌前竟然看到了似曾相識的面孔。我快速地搜索記憶,那人便是幾年前曾被我仰慕崇拜的『劉總』。劉總40出頭,身家早已過億,是我省傑出的年輕企業家。在C市市委組織的一次針對全市各所大學的巡迴創業培訓中,我有幸聆聽了他在台上慷慨激昂的勵志演講,那時候聽得我是熱血沸騰,渾身雞皮直起!

我走到他的賭桌前,距離只有1米的距離。他沒抬頭,也沒看我,專心致志地搓著手裡的紙牌,我便靜靜地旁觀。終於,他把紙牌皺巴巴地蓋在牌桌上,鬆了一口氣,身體後仰在椅背,端正的臉上露出一絲欣喜與威嚴。從檯面上可以看出劉總賭得很大,目測剛才那一手,他就贏了幾十萬。

「劉老師,您好!」我滿臉堆笑地向他打招呼,並伸出雙手。都說一日為師,終身為父,之所以不稱呼他劉總,是想讓關係顯得更親近些,畢竟如果能套近乎,利用他的人脈、經驗、財力,哪怕只是一句簡單的指點,都有可能讓我在賭博這個『事業』更上一層樓。

「你好,你是?」劉總抬起頭,表情略顯尷尬地問我。大手有力地跟我握了握,讓我感到有點榮幸。賭徒之間似乎存在著一種在其他環境找不到的默契,因為我們都有共同的目標。嘻嘻哈哈的聊了幾句,他對我的印像似乎好多了,也變得熱情起來。我吩咐阿水去換回45萬籌碼,打算陪劉總打打。在虛榮心的驅使下,我認為45萬賭資,起碼能讓劉總感覺到,我並非只是他眾多桃李中最普通的那一種。

劉總向我解釋,這是一張限紅50萬的台子(單局最高盈利額),他分別用5、10、20、40(萬)這四種注碼的追攬方式投注,即第一次押5萬若不中,不連續投注,而是理性的『看準』哪口之後,第二次投注額再追加到10萬,再不中20萬,再40萬,四手中贏了任何一手後,投注額便回到最底層的5萬。

「若出現連續『黑』四手都不中的情況,該怎麼打?」我心裡拋出這個疑問,但他倒是沒說。以我之前倍投追彩票的經驗,作為一個精明生意人的他,不應該選擇這麼一種不太高明的方法。 即使從概率學上算出『四連黑』的概率僅有6.25%左右,但收益和風險終究還是不成正比。

我一邊聊天,一邊腦袋開始計算起來,今天只打了三、四個小時就輕鬆贏了25萬,已經很滿足了,沒必要再冒風險。所以只是偶爾3000元一手的陪他押。兩靴牌結束,也贏了3萬多,投入小,收入卻挺穩定。再看劉總,他設定的『攬』從未斷過,又多打出了大概150萬的盈利。

這下我開始糾結了。我要是和他一樣下注,現在我不也能贏一百多萬了? 這對我來說可不是小數目!不過,想想算了,沒什麼好不平衡的,多大的腳穿多大的鞋,我的財力根本不允許我下大注,雖然我還是很羨慕他,不停地奉承他。

「走,小寶,出去喝兩杯!場子裡的飯菜實在太難吃!」劉總高興地拍著我的肩膀,嚷著吃飯去,一副贏錢不知輸錢苦的財大氣粗樣兒。不等我回答便兜著我往外走,他每次說話時總讓人感覺到一種不可抗拒的威嚴。人家本來就是創業導師嘛,也難怪。然而,在這份強勢背後卻隱藏著一個驚人的大秘密。

「劉哥,您剛才打的可真漂亮啊!」酒桌剛坐穩,我立刻諂媚地說。劉總苦笑地搖搖頭,若有所思地發呆了幾秒鐘,繼續說,「遇到你之前輸了三四百萬,剩一百來萬不知道怎麼押了,只能用『倍投』的笨方法了,呵呵!」說完拿起水杯一飲而盡。 對著服務員喊:「服務員,拿酒來!」聽劉總這麼說,我有點錯愕,原來我們看到的永遠是表象。

「您事業做那麼大,肯定很忙吧?怎麼也有時間來澳門玩?」我接著問。「我在深圳談一個項目,順便來小玩玩,消遣消遣!」劉總回道。邊喝邊聊,劉總對我也比較了解。倒不是我班門弄斧,只是誰都想在這種大人物面前,刻意展示一下自己,讓他盡可能地知道我的能力。

「有沒有興趣在我這裡做些投資啊?」劉總突然話鋒一轉。「您太瞧得起我了,我手裡這點小錢還不夠您打一靴牌呢!」我假裝苦笑地說。「呵呵,日後有機會的話,我帶帶你,算是幫一下年輕人。年輕人就要敢拼,放手一搏,大不了從頭再來嘛!」語畢,和我碰杯,一飲而盡。 雖然分辨不出他說的到底是場面話還是真心話,總之我因又結識了一位成功人士而心裡暗喜。

半夜一兩點鐘的樣子,我倆帶著醉意,互相搭著肩膀,踉踉蹌蹌地回來了。這裡的『回來』是指回到了賭場,賭場現在就是我們這兩個異鄉人的家,我們和澳門唯一的聯繫就是因為這裡有賭場,我們像回家一樣自然。

劉總取出存在賭廳裡的300多萬籌碼,在眾多賭桌旁走走停停,最後選擇了一張剛開了三個『莊』的台子坐下來,並吩咐我也坐在他身邊。 「你今晚不玩了?」劉總問我。「嗯,不玩了,我給您助陣就好。」我像收心的小朋友抿著嘴,自然地說。今天贏了28萬,我有點知足了。再說,我上場還得顧及是否要和他統一戰線,那就沒意思了。我還是喜歡自己拿主意去賭。

「飛牌!」劉總瀟灑的沖著荷官擺擺手。(飛牌是指台上沒其他賭客的時候,可以選擇不押注,空發一局或數局牌,以便找到最好的路子再出手。)荷官機械式地操作著,彷彿這工作她已經無需動腦般地駕輕就熟。劉總『飛』出了一口莊,再『飛』,還是莊。5個紅色圈圈連成了一條直線,看上去像一串令人垂涎欲滴的『糖葫蘆』。劉總眼神裡可以看出一絲略帶希望的光亮,我知道,他和我一樣,肯定也會認為這是一條連『莊』的長路。

果然,他出手了,直接甩了兩個10萬的籌碼到莊上! 開牌,8點對7點,一槍過,贏了!荷官賠付完之後,他從贏來的籌碼堆最底部抽出一個10萬籌碼,餘下的30萬又推到了莊上。同樣是經歷了一番複雜的搓牌過程,又順利的贏了! 我在旁邊忍不住都想為劉總拍手叫好。作為觀眾,我很享受的觀看著『表演』,同時大氣都不敢出的替『表演者』做的危險動作擔憂。真是皇帝不急太監急,劉總這麼大手筆,幾十萬在他的心裡根本激不起什麼波瀾,他背後到底有多大的金山在當後盾呢? 如此底氣令人捏汗!

劉總又抽回10萬,剩餘50萬繼續惡狠狠的推了上去,閒家竟開出了三張『公』,可憐的0點,『三關』中的最後一關竟被他如此輕易的闖過了,肯定是被劉總的浩大氣勢所震懾住了,這牌像見到真龍天子一樣,只能卑躬屈膝,俯首稱臣。劉總仍然面不改色的用一隻手把那一小座金山攬入胸前,以『調戲』一樣的動作,用右手食指彈掉了這90多萬籌碼堆上所有500、1000、5000、 1萬,直到僅剩下9個10萬籌碼的時候,他又抽出了一個10萬的籌碼,這樣恰好80萬!300多萬賭本最高把賭台撐到80萬限紅。莫非他想過四關?

他若有所思地用右手幾根長長的手指熟練把玩著8個籌碼,快速分成兩根矮的圓柱,又輕輕攏成一根長的,這是所有老賭徒都喜歡玩的把戲!我坐在旁邊椅子上像傻子一般盯著劉總的手,半句話也不敢說,生怕驚動了他的運氣,攪亂了他的美夢。突然,一隻手抬高了,8個籌碼也隨著這隻大手重重的敲在了『莊』上,砰的一聲,嚇了我一跳。80萬啊! 換成硬幣得一車吧?我似乎聽到了那車80萬的硬幣,砸出來的80萬個『鏗鏗鏘鏘』響聲。

劉總把莊家兩張牌中的其中一張迅速翻開,一張J,並吩咐荷官把閒家也先開一張,是張A。另一張牌在他的手裡備受蹂躪,被搓來搓去,「是個四邊!」他喊了聲,分不清是自言自語還是在跟我說話。接著,他的兩片嘴唇上下蠕動,好像在輕聲唸著什麼咒語。

幾十秒的寂靜後,終於一張9不負眾望地被開了出來,換來了沉重氣氛裡兩個緊張的人那久違的歡呼聲!最大的9點,贏定了!「開了吧!」劉總挑釁地說了聲,向荷官揮手。賭客眼裡,荷官要嘛是他們最好的朋友,要嘛就是最大的敵人。一張8落在閒家,1+8=9。 和局了,9點也能和?「操他媽,臭婆娘!他媽的……」劉總憤慨地爆了粗口,像中邪一樣止不住地咒罵,髒話從他嘴裡翻滾流出。一個曾經在講台上斯文儒雅的君子,一個在公眾場合道貌岸然的創業精英,此時,無論他曾經多麼高大偉岸,在賭場裡都會被逼成流氓。這就是賭博的魔力!

「繼續……八!十!萬!」他一個字一個字重重地說,唯恐別人不知道他的決心。又開了一局『和』,籌碼又原封不動地被退了回來。不知道是不是慈悲的神試圖暗示這個曾經輝煌的劉董事長,還是魔鬼仍在興頭上,怎肯輕易讓世人痛快?祂的伎倆就是先精神、後肉體,把這些可憐可恨的賭徒們一一折磨至瘋。

八連『莊』再兩個『和』。我們都看呆了。 他猶豫了、畏懼了,惡狠狠的目光聚焦在牌靴,似乎想用盡全力洞穿下一把牌局的秘密。我在一旁安靜的像隻受驚的小綿羊,不敢發出半點咩咩聲,只是偶爾輕輕地推給他一杯冰水,試圖讓他冷靜一點,少押一點。他一口喝下了我遞過去的冰水,看都沒看我,又把我喝過一口的另一杯冰水灌下肚裡,這下子連心都涼了吧!他知道,現在太需要冷靜了。最後他選擇了飛牌,看來是冰水起到作用了。一個莊『蹦』出來,他緊緊皺著眉頭,很後悔地拍了下桌子,頭用力向後仰,眼睛氣呼呼地瞪著天花板,又低下頭,好像這是他此生做過最差勁的一個決定。

「飛!∼∼∼」劉總大吼一聲。在他的咬牙切齒下,聽上去像『廢!』此時,又一個莊『蹦』了出來。如果之前繼續堅持押莊而不是飛牌,僅這兩把牌就能贏160萬!劉總再也坐不住了,站起身推上那被拒絕了兩次的80萬到莊上,又坐了下來。野心和慾望被之前的牌局撐大了,他再也不可能從5萬、10萬的小注碼開打了,即使現在他總數還是贏100萬的。人,都這樣,能上不能下!

開牌,閒,輸了!荷官終於不再推讓面前這個男人送了兩次都沒送出去的『禮物』。又飛了兩口,都是閒,三連閒了!會是『長閒』嗎? 劉總又是80萬推了上去!開牌,莊,輸了! 又80萬,再開牌,輸了!連輸三口,桌上的籌碼還剩不到200萬,他開始用3萬、5萬的注碼來養路,一旦感覺對了,就是一口80萬推上去……

從贏將近100萬到現在倒輸300萬,只用了短短的半小時。哪怕他是中國首富,甚至是世界首富,幾分鐘輸100萬的速度,誰都受不了!

劉總起身整理剩下的籌碼,目測也就不到10萬,押在『對子』上。這種做法,要嘛就是想痛快的求死,要嘛就是僅存一份幻想,希望博下運氣,通過最難出、最高賠率(11倍)的『對子』來翻回幾百萬。但對於賭徒來說,無論是哪一種,都是悲哀,都是折磨,都注定是輸。

劉總掏出手機,不知道給誰發了幾條短信,沒有得到回復。那時我並不知道,他輸完了這次來澳門簽下的最後500萬,已經再也借不到錢了。他很傷感的對我撂下一句,「走了……」便轉身離開。他不想讓人看到他此時的窘樣,不想讓人知道他的秘密,一個不能說的秘密。

我拉長雙臂,想伸個懶腰,舒展一下緊繃的神經。不經意碰到了劉總剛才坐過的座椅靠背,剎那間,我的手像彈簧一樣快速彈回胸前。椅背濕透了,冷汗、熱汗交匯著,就像一塊吸滿血水的海綿。這塊海綿吸走的不只是他的汗水,更是他兩年來的賭博血淚史。記載著他從億萬身家到公司倒閉、妻離子散、負債累累。大江東去,一代天驕終消散,劉董事長竟也變成了一個窮途末路的賭徒!

賭場,似乎在無形中釋放著一種讓人忘卻時間的迷魂香,一種讓人樂不思蜀的毒藥。賭場外,大自然重複著晨昏更替、四季變換,但賭場內,華燈萬千,分不清黑夜白天。


來自:賭徒回憶錄
第六章 滿載而歸衣錦還鄉
編輯:sagemao



 
摩卡兔子
 聲望:240
 個人著作

  回覆時間 2019/12/25 16:13:57


《 此專欄為分享本人的操作邏輯,交易經驗。》
《 投資人交易時應獨立審慎判斷,自負損益。》

sagemao
 聲望:5912
 個人著作

X 6
  回覆時間 2019/12/25 20:00:10


Sage Mao

刺客伍六七
 聲望:195
 個人著作

X 3
  回覆時間 2019/12/31 07:33:46



本主題只有一頁。
作者上一篇主題作者上一篇 作者下一篇作者下一篇主題

回上一頁回上一頁

回頁頂 回頁頂

短網址

聚財資訊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wear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TEL:02-82287755 商城客服時間:台北週一至週五9:00~12:00、13:00~18:00 [ 網站信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