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令操盤手 黃唯碩 濁酒 期億 stockliao 羅威 jaway 大帥哥 皮皮pipi12157 大帆 論不敗 白茶 麥門 洋神 睿言銳語 御風一朗
聚財網 wearn.com 首頁
 
 查閱主題:知識是投資的起點;而智慧決定了投 ... 短網址
[閱文紀錄]1187 次讀取 本主題只有一頁
sagemao:知識是投資的起點;而智慧決定了投資的終點。   將本主題只顯示我的回覆 僅顯示作者   將本主題加入我的收藏 加入收藏 解除分類鎖定 加黑名單

 聲望:4608
 個人著作


請  
收通知

X 4

  發表時間  發送悄悄話 傳悄悄話  引用 引用回覆  檢舉主題 檢舉 
轉貼
3

本篇最後由 sagemao 於 2019/11/15 21:19:46 編輯

2019年11月15日星期五

知識是投資的起點;而智慧決定了投資的終點。 另開


成長型投資能致富?如果只是買進並且持有眾人皆知的業績爆發股票,那麼世界上早就沒有窮人了。當一個行業普遍擁有高溢價的時候,其隱含的意思是這些企業未來都將勝出,這很荒謬。大部分的企業在熱門時刻賣出反而是合理的,畢竟其未來更大的市值,是建立在競爭不確定性的基礎上,而當前的溢價過高卻已是事實。只有未來優勢型企業,其已經具備但遠未充分揮發的內在價值特性,才具有長線的持有意義。

安全邊際究竟是什麼?是很低的P/E(本益比)?還是很高的增長率?都不是。安全邊際是對於一筆生意的商業價值和發展前景的程度、確定性加以評估與打折(貼水)的過程。價值程度越高、確定性越高、打折程度越高的,潛在投資價值越高。危險在於,市場往往過高的估計了價值程度,忽略了遠期競爭的不確定性,並草率地給予高溢價。

為什麼這個世界上永遠沒有一種在任何情況下都能戰勝市場的投資方法?因為市場的偏好和偶然性是無窮盡的,但是每個人的『能力圈』卻總是有限的。那為什麼『價值投資』又具有穿越時間周期的可持續有效性呢?因為不管市場的偶然性多麼不可窮盡,其建立在企業內在價值和溢價機理的必然性終會反映在價格上。

人做事情要目標明確。比如你想搏點擊率,那麼你一定要預測市場,而且預測的越細越好(君不見,博客中排名最靠前的不但要預測市場,甚至要預測到未來幾分鐘^^);如果你想搏出名,那麼就一定要罵市場罵管理層,而且最好是情緒飽滿充沛。但如果你只是想通過投資獲取財富,那麼最好別做傻事兒。

投資不是打官司,要證據確鑿才能如何如何。在企業分析中,太多時候其實並不能得出什麼清晰的結論,但「沒有結論本身就是一種結論」。投資不過是找自己能夠看懂的東西,排除掉一些看不清或者明顯存在重大疑慮的東西。投資千萬不要搞成大專辯論賽,為了維持某種立場而作無意義的辯論,那樣入戲就有點兒深。

關於巴菲特、格雷厄姆「過時」的說法也不是這10年8年的新鮮事兒了,太多人只是讀2本書觸及到表面,就以為理解了思想的實質。正因為這種論調會毫無疑問地一直延續和重複,所以『價值投資者』的機會才能不斷出現。我提一個問題,請問:把一個值10塊錢的東西6塊錢買入,然後20塊錢賣出,這種行為怎會過時?

投資,真的不需要上什麼商學院課程、考什麼證券執照啥的。最好的教科書早就寫好了,到處都買得到,最棒的商業案例就在公開資料裡。最需要鍛煉的是相信常識,保持理智和獨立思考,學會從商人的角度思考問題。有了這個,就能在市場裡做出對的反應。

在對事物的認知上,智商並不重要(當然至少得正常)。認知的分歧,很大程度上來自思維方式和視角。比如評價一件事物,在多大的範圍內來評價?比較的基準是什麼?由誰的視角來論述?都是造成分歧的主要因素。100%純黑和純白的事件極少,所以要讓人感覺正確很簡單,心態要維持客觀很艱難。

現場調研有無必要?籠統的講,能到現場看看當然是沒壞處的。不過缺乏經驗的投資者可能由於諸如企業管理者魅力、亮點資料(比如國家領導人視察)或者一些片面印象(員工態度、辦公環境)等等,反而形成主觀上的偏見。總之,在缺乏對公司生意本質,以及未來經營主要矛盾認知的時候,「現場」並不能讓你的判斷更正確,例如參觀工廠。

有些所謂的「清算價值」或者「資產變現價值」,就像我們的身體器官一樣,看著好像在器官交易市場裡能賣個不錯的價錢,就算在街上裸奔也是個富翁了。但實際上這些「價值」永遠也無法變現,其意義只陷於yy(意淫),以此作為投資的一個假設條件是很搞笑的。

有朋友提到真清算的時候就有用了,當然,但也不盡然。真走到清算那一步的時候,早先的所謂「資產價值」很可能化為烏有。

看一個公司有時候與看一個投資者相似,就是在順境中能有不錯的表現固然很好,但更重要的是在低迷的大環境中,在大多數同業者都苦惱困頓的時期內表現如何?這才是其「不同尋常」的證明。這種結果靠的不是「靈機一動」,而是厚積薄發;靠的不是「抓個好項目」,而是戰略的視野與執行的能力。

人們往往津津樂道於某企業或者投資者靚麗的業績表現,但卻忽略了這一表現所依托的環境到底是怎樣的?一些業績爆發的公司或者投資人,如果其業績的基礎不過是大環境上的某種高景氣度的結果或者僅是較短周期內的一種概率勝出現象,那麼就要思考其可持續性有多高?而這恰恰是其估值的關鍵因素。

在別人貪婪時恐懼和恐懼時貪婪,靠的並不是勇氣,而是理智。一個值10塊錢的東西你3塊錢買,需要勇氣嗎?需要的是評估其真實價值的能力和理智。評估的前提是放下偏見,尋找資料,展開邏輯,抓住對象的主要矛盾和本質性問題,並在恰當定「性」的基礎上去謹慎定「量」。

知識和智慧的差別。知識是可以傳授的;而智慧只能啟迪。知識的天花板取決於智商和受教育機會;而智慧的天花板取決於太多說不清的東西。知識能讓人具有更高的能力;而智慧卻更讓人認識到局限性。知識是規矩和死板的;而智慧卻是靈動而不拘一格的。「知識是投資的起點;而智慧決定了投資的終點。」

投資的風險是什麼?我想包含3個層面。第一,是在根本不理解什麼才是投資,並以近乎「技能裸體」的方式進入這個市場;第二,是無法理解風險的本質在於不確定性,而它只能降低卻無法杜絕;第三,是忘記了投資本身一定是需要承擔風險的,風險與報酬不一定是絕對的。這與第二條並無矛盾,而是彰顯風險與機會的關係不是固化的而是動態的。

投資時的一種錯誤下意識,認為企業老板是知道企業命運的,由此總喜歡站在揣測其行為和心理的角度來做投資決策。實際上老闆雖然在具體營運和行業理解上遠勝普通投資人,但其實遠談不上掌控了競爭中的一切變化要素。與其做他們的蛔蟲,不如回到商業的本質來看問題──有時「不在此山中」也是一種優勢。而且經營者的誠信,你要等到出問題時才能看出來。

最不要怕的,就是誰都躲不過的系統性大恐慌。因為它就像女人鬧小脾氣,來得快、去的也快。最怕的就是基本面逆轉型的斷然下跌,因為那就像女人愛上了別人,離你只會越來越遠而不再回頭。

雖然我從不認為股市只有1種賺錢辦法,但確實認為方法是分高下的:【上乘武功】收益率高、風險低,天天不緊張,生活好心情,躺著把錢賺;【中乘武功】收益率也很好,但天天操碎了心,日日過勞,一旦停下就不知道該如何賺錢了;【下乘武功】操賣白粉的心;賺賣麵粉的錢,收益率分布完全隨機漫步。

在很多書裡發現從幾十年前就開始出現,一直到今日還在進行的一種努力,就是試圖構建某種自動找到大牛股及優秀企業的神奇模型。模型種類有涉及財務的,有技術指標的,甚至還有許多稀奇古怪的條件配置的。我一直很疑惑的是:這條路對不對先別說,就這份挑戰上帝的信心來自哪裡呢?

真正困難的不是正確,而是客觀、全面。「事實」有時就像拼圖碎片飛散在各處,湊成一個完整的結論並不簡單。即使是「絕對的真理」,也未必是「唯一的真理」,可大多數人只願選擇一個,然後崇拜。市場上的事實,通常僅是一部分的事實。

很多人喜歡爭論投資和投機哪個更好?我的看法是:要比「最高收益率」,它們都遠不如賭博和彩票;要比「普遍收益率」,它們都是少數人獲勝的結局。它們在本質上都有苛刻的要求:投機貴在善於捕捉變化;投資貴在領悟不變性的東西。所以前者彈性必然高於後者,而後者可持續性必然高於前者。

投資這座大廈,上層建築是「思維的視野和前瞻性」,而地基則是「企業價值分析方法論」。光有上層建築只能是空談甚至淪為概念炒作,而只有地基則很容易事倍功半甚至只能撿煙蒂。

企業是幹出來的,不是預期出來的。天天研究誰誰怎麼看這個企業啊,券商報告的預期怎麼樣啊,市場價格的走勢隱藏了什麼秘密啊……啥叫不務正業?這就是。多想想企業是幹什麼的,是怎麼幹的,是哪些人在幹,與別人相比幹得好在哪兒……別被預期,特別是別人的預期牽著鼻子走,否則就是交學費的老黃牛了。

我對初涉「企業投資分析」的朋友建議:不要陷入企業零散信息的汪洋大海中,也不要糾纏什麼價值or成長,而是集中火力去想清楚三個問題:第一,到底什麼才是一個好生意?第二,好生意是不是就是好企業?第三,好生意好企業為何也可能變成糟糕的投資?本質沒搞清楚,再努力也停留在表面。

投資做到某種程度,所謂的會計財報等硬功夫的比拼基本都是浮雲,你不可能通過這點遠遠超越市場平均認知而獲得長期超額收益。最終比拼的可以濃縮成2條:一,商業洞察力;二,品性。前者決定了判斷出好機會在哪裡的能力,後者決定了能否把握這種機會的能力。而這2種能力既無法被複製也偷不走。

一般公開發表文章所談的企業,都是具有某些特色但又達不到很感興趣的東東。真正深入研究的核心企業是不會公開發表的,因為:1,深層研究和思考是種知識產權,正常人會予以保護;2,某些觀點或思想是小圈子討論的智慧,個人無權代理,或者有保密義務。我一直認為,方法學探討遠比具體結論要尊重讀者智慧。

幾乎任何一個職業當中,你都會不斷碰到比你更專業、更聰明的傢伙,而你要想再上一個台階也就被迫必須與他們競爭。似乎只有證券投資這行,你根本不用擔心上述情況出現──只要確保自己堅持做對的事情,最厲害的傢伙也無法阻止你成功,並且你會發現自己的那堆競爭對手永遠沒啥長進。

投資有沒有秘密?可以說沒有,投資方方面面的道理甚至原理和很多具體方法都已經擺在書架上了。也可以說有,因為結合到具體對象上的一些觀察、思索、資料乃至於個人在企業分析上的一些獨到方法等等不盡相同且未必公開。但後者的「秘密」並不形成對成功的壟斷,而對公開智慧的學習則是成功的基礎。

每個人都可能對特定領域的專業知識、人脈及信息方面有獨到的優勢。這種優勢在相關「企業分析」中無疑是加分的。但如果沒有對投資基本規律這個「1」的充分認知,則類似專業知識這種後面無數的「0」就都沒有太多的意義──就像我們很少看到某個行業的專才在相關的證券投資領域取得成功。

很多人看到某個成功者的故事後,就認定「這才是真理」並與其他「教派」爭論不休。但我的想法恰恰相反,至少在證券投資領域,很多種看起來完全不同的投資方法都可以取得成功。但這些不同的「具體方法和投資標準」背後,其實高度相同的是理智、耐心和堅韌。

經常看到很多人在說投資的時候提到「信仰」,慚愧得很,我的投資中從來沒有信仰這種東西。信仰在我看來是一個無條件的詞彙,不過在投資世界裡,我的一切判斷決定都是有條件的,且必須有一系列邏輯上的條件。沒有信仰並不代表左右搖擺,我只能因為「道理」而堅定,而不是什麼漂亮的信仰。

信仰是什麼?信仰是「不可以道理計的無條件忠誠」,試問信教的朋友會質疑神的存在嗎?但投資不同,任何一種投資方法首先開始的就是對其「可行性」的各種質疑,並在這種質疑中尋找方案。價值投資本身也是在不斷的質疑和再思考中發展前進的,理性的目的不是「窮盡真理」,而是思考。

當然信仰話題是有限的(僅限於投資),我並不是說什麼事情都是無信仰的(比如好人有好報就是無法科學證實的,但我願意相信)。信仰具有巨大的力量毫無疑問。但我想說的是「巨大的力量」是個雙刃劍,可能好、可能壞。在投資這個領域,盲目的信仰不如冷靜的算計。堅持的力量如果只是信仰支撐,則反而是脆弱的。

世界上最奇妙的化學反應可能有 2 個:當男人遇到女人,和當大腦遇到金錢。前者讓無數英雄競折腰,後者讓無數聰明人變昏頭。誰也不能保證在這兩種化學反應中,始終保持正確和清醒──否則就不是人了,至少不是凡人了。但可以保證的是,不犯太愚蠢的錯和致命的錯,這只需要告訴自己「別太耍聰明」就行了。

在大多數領域要想成功必須將專業做到極致。但投資可能正好相反,對「尺度的拿捏」可能才是最重要的,對「多種能力的綜合」可能才是決定性的。投資追求某個方面的極致並不是好事,特別是如果認為這種極致可以代替多方面的融合,就更危險。無限拔高某個方面,是搏出位的需要,而不是投資的需要。例如外資分析師常幹的調高、調低目標價,短期都有一些英雄出頭,長期來看,沒有一個準的。

很多人既不是像巴菲特一樣保持著常態的大量現金及現金等價物倉位,也沒有類似保險費這類的持續性現金流入,卻很喜歡高唱「如果股票下跌50%,我將異常興奮」之類的東東,這總是讓我很費解。高倉位滿手股票未必是錯,低倉位滿手現金等待市場犯錯也未必是錯,這些都要放在不同的環境下來檢視,但邏輯上的不一致肯定是錯。有時股票下跌50%,還會再下跌50%。

看了最新的巴菲特股東大會發言及採訪。說實話,沒什麼很關注的內容。這不是貶義,正好相反,這是因為股神和他的天才搭檔最重要的真知灼見早已說出來很久很久了──你不可能要求已經創造出「九陰真經」的人每年再去發明一個新東西,呵呵。現在對股神每句話的熱捧倒更像是某種儀式了,意義不大。

企業分析的過程就像拼圖遊戲,極少數的企業拼圖能較完整清晰的描繪出「高價值」的面目;也有一些企業拼圖清晰地指向了「絕不能碰」的輪廓。但大多數的企業,往往拼不出個所以然來,有靚麗的一角,也有可疑的幾塊,面貌模糊。不過,這個遊戲沒有既成的全像,拼出什麼完全取決於遊戲者的功夫。

回顧投資這幾年,我犯過各式各樣的錯誤,但總體來說那些都是我可以原諒自己的、不算過於愚蠢的、學習過程中正常的問題。我認為自己犯的最大的錯誤就是人生太晚關注投資的意義。可惜直到現在,我依然看到大把的人重複這個最致命的問題。

原題:微博投資感悟摘錄2--18
時間:2011年12月27日
原作:星期六早晨、水晶蒼蠅拍
來源:簡書、雪球
編輯:sagemao

   
3
Sage Mao



在這刊登您的廣告


 
刺客伍六七
 聲望:80
 個人著作

X 1
  回覆時間 2019/11/16 00:31:22 發送悄悄話 傳悄悄話  回覆並引用原文 引用回覆  檢舉回覆 檢舉

來拜讀會長的新文章,謝謝會長的分享




sagemao
 聲望:4608
 個人著作

X 4
  回覆時間 2019/11/16 03:08:03 發送悄悄話 傳悄悄話  回覆並引用原文 引用回覆  檢舉回覆 檢舉

【重新整理】

知識乃投資的起點;而智慧決定了投資的終點。

知識是投資的起點;而智慧決定了投資的終點。 另開


成長型投資能致富?如果只是買進並且持有眾人皆知的業績爆發股票,那麼世界上早就沒有窮人了。當一個行業普遍擁有高溢價的時候,其隱含的意思是這些企業未來都將勝出,這很荒謬。大部分的企業在熱門時刻賣出反而是合理的,畢竟其未來更大的市值,是建立在競爭不確定性的基礎上,而當前的溢價過高卻已是事實。只有未來優勢型企業,其已經具備但遠未充分揮發的內在價值特性,才具有長線的持有意義。

安全邊際究竟是什麼?是很低的P/E(本益比)?還是很高的增長率?都不是。安全邊際是對於一筆生意的商業價值和發展前景的程度、確定性加以評估與打折(貼水)的過程。價值程度越高、確定性越高、打折程度越高的,潛在投資價值越高。危險在於,市場往往過高的估計了價值程度,忽略了遠期競爭的不確定性,並草率地給予高溢價。

為什麼這個世界上永遠沒有一種在任何情況下都能戰勝市場的投資方法?因為市場的偏好和偶然性是無窮盡的,但是每個人的『能力圈』卻總是有限的。那為什麼『價值投資』又具有穿越時間周期的可持續有效性呢?因為不管市場的偶然性多麼不可窮盡,其建立在企業內在價值和溢價機理的必然性終會反映在價格上。

人做事情要目標明確。比如你想搏點擊率,那麼你一定要預測市場,而且預測的越細越好(君不見,博客中排名最靠前的不但要預測市場,甚至要預測到未來幾分鐘^^);如果你想搏出名,那麼就一定要罵市場罵管理層,而且最好是情緒飽滿充沛。但如果你只是想通過投資獲取財富,那麼最好別做傻事兒。

投資不是打官司,要證據確鑿才能如何如何。在企業分析中,太多時候其實並不能得出什麼清晰的結論,但「沒有結論本身就是一種結論」。投資不過是找自己能夠看懂的東西,排除掉一些看不清或者明顯存在重大疑慮的東西。投資千萬不要搞成大專辯論賽,為了維持某種立場而作無意義的辯論,那樣入戲就有點兒深。

關於巴菲特、葛拉漢「過時」的說法也不是這10年8年的新鮮事兒了,太多人只是讀2本書觸及到表面,就以為理解了思想的實質。正因為這種論調會毫無疑問地一直延續和重複,所以『價值投資者』的機會才能不斷出現。我提一個問題,請問:把一個值10塊錢的東西6塊錢買入,然後20塊錢賣出,這種行為怎會過時?

投資,真的不需要上什麼商學院課程、考什麼證券執照啥的。最好的教科書早就寫好了,到處都買得到,最棒的商業案例就在公開資料裡。最需要鍛煉的是相信常識,保持理智和獨立思考,學會從商人的角度思考問題。有了這個,就能在市場裡做出對的反應。

在對事物的認知上,智商並不重要(當然至少得正常)。認知的分歧,很大程度上來自思維方式和視角。比如評價一件事物,在多大的範圍內來評價?比較的基準是什麼?由誰的視角來論述?都是造成分歧的主要因素。100%純黑和純白的事件極少,所以要讓人感覺正確很簡單,心態要維持客觀很艱難。

現場調研有無必要?籠統的講,能到現場看看當然是沒壞處的。不過缺乏經驗的投資者可能由於諸如企業管理者魅力、亮點資料(比如國家領導人視察)或者一些片面印象(員工態度、辦公環境)等等,反而形成主觀上的偏見。總之,在缺乏對公司生意本質,以及未來經營主要矛盾認知的時候,「現場」並不能讓你的判斷更正確,例如參觀工廠。

有些所謂的「清算價值」或者「資產變現價值」,就像我們的身體器官一樣,看著好像在器官交易市場裡能賣個不錯的價錢,就算在街上裸奔也是個富翁了。但實際上這些「價值」永遠也無法變現,其意義只陷於yy(意淫),以此作為投資的一個假設條件是很搞笑的。

有朋友提到真清算的時候就有用了,當然,但也不盡然。真走到清算那一步的時候,早先的所謂「資產價值」很可能化為烏有。

看一個公司有時候與看一個投資者相似,就是在順境中能有不錯的表現固然很好,但更重要的是在低迷的大環境中,在大多數同業者都苦惱困頓的時期內表現如何?這才是其「不同尋常」的證明。這種結果靠的不是「靈機一動」,而是厚積薄發;靠的不是「抓個好項目」,而是戰略的視野與執行的能力。

人們往往津津樂道於某企業或者投資者靚麗的業績表現,但卻忽略了這一表現所依托的環境到底是怎樣的?一些業績爆發的公司或者投資人,如果其業績的基礎不過是大環境上的某種高景氣度的結果或者僅是較短周期內的一種概率勝出現象,那麼就要思考其可持續性有多高?而這恰恰是其估值的關鍵因素。

在別人貪婪時恐懼和恐懼時貪婪,靠的並不是勇氣,而是理智。一個值10塊錢的東西你3塊錢買,需要勇氣嗎?需要的是評估其真實價值的能力和理智。評估的前提是放下偏見,尋找資料,展開邏輯,抓住對象的主要矛盾和本質性問題,並在恰當定「性」的基礎上去謹慎定「量」。

知識和智慧的差別。知識是可以傳授的;而智慧只能啟迪。知識的天花板取決於智商和受教育機會;而智慧的天花板取決於太多說不清的東西。知識能讓人具有更高的能力;而智慧卻更讓人認識到局限性。知識是規矩和死板的;而智慧卻是靈動而不拘一格的。「知識乃投資的起點;而智慧決定了投資的終點。」

投資的風險是什麼?我想包含3個層面。第一,是在根本不理解什麼才是投資,並以近乎「技能裸體」的方式進入這個市場;第二,是無法理解風險的本質在於不確定性,而它只能降低卻無法杜絕;第三,是忘記了投資本身一定是需要承擔風險的,風險與報酬不一定是絕對的。這與第二條並無矛盾,而是彰顯風險與機會的關係不是固化的而是動態的。

投資時的一種錯誤下意識,認為企業老板是知道企業命運的,由此總喜歡站在揣測其行為和心理的角度來做投資決策。實際上老闆雖然在具體營運和行業理解上遠勝普通投資人,但其實遠談不上掌控了競爭中的一切變化要素。與其做他們的蛔蟲,不如回到商業的本質來看問題──有時「不在此山中」也是一種優勢。而且經營者的誠信,你要等到出問題時才能看出來。

最不要怕的,就是誰都躲不過的系統性大恐慌。因為它就像女人鬧小脾氣,來得快、去的也快。最怕的就是基本面逆轉型的斷然下跌,因為那就像女人愛上了別人,離你只會越來越遠而不再回頭。

雖然我從不認為股市只有1種賺錢辦法,但確實認為方法是分高下的:【上乘武功】收益率高、風險低,天天不緊張,生活好心情,躺著把錢賺;【中乘武功】收益率也很好,但天天操碎了心,日日過勞,一旦停下就不知道該如何賺錢了;【下乘武功】操賣白粉的心;賺賣麵粉的錢,收益率分布完全隨機漫步。

在很多書裡發現從幾十年前就開始出現,一直到今日還在進行的一種努力,就是試圖構建某種自動找到大牛股及優秀企業的神奇模型。模型種類有涉及財務的,有技術指標的,甚至還有許多稀奇古怪的條件配置的。我一直很疑惑的是:這條路對不對先別說,就這份挑戰上帝的信心來自哪裡呢?

真正困難的不是正確,而是客觀、全面。「事實」有時就像拼圖碎片飛散在各處,湊成一個完整的結論並不簡單。即使是「絕對的真理」,也未必是「唯一的真理」,可大多數人只願選擇一個,然後崇拜。市場上的事實,通常僅是一部分的事實。

很多人喜歡爭論投資和投機哪個更好?我的看法是:要比「最高收益率」,它們都遠不如賭博和彩票;要比「普遍收益率」,它們都是少數人獲勝的結局。它們在本質上都有苛刻的要求:投機貴在善於捕捉變化;投資貴在領悟不變性的東西。所以前者彈性必然高於後者,而後者可持續性必然高於前者。

投資這座大廈,上層建築是「思維的視野和前瞻性」,而地基則是「企業價值分析方法論」。光有上層建築只能是空談甚至淪為概念炒作,而只有地基則很容易事倍功半甚至只能撿煙蒂。

企業是幹出來的,不是預期出來的。天天研究誰誰怎麼看這個企業啊,券商報告的預期怎麼樣啊,市場價格的走勢隱藏了什麼秘密啊……啥叫不務正業?這就是。多想想企業是幹什麼的,是怎麼幹的,是哪些人在幹,與別人相比幹得好在哪兒……別被預期,特別是別人的預期牽著鼻子走,否則就是交學費的老黃牛了。

我對初涉「企業投資分析」的朋友建議:不要陷入企業零散信息的汪洋大海中,也不要糾纏什麼價值or成長,而是集中火力去想清楚三個問題:第一,到底什麼才是一個好生意?第二,好生意是不是就是好企業?第三,好生意好企業為何也可能變成糟糕的投資?本質沒搞清楚,再怎麼努力也只是表面功夫。

投資做到某種程度,所謂的會計財報等硬功夫的比拼基本都是浮雲,你不可能通過這點遠遠超越市場平均認知而獲得長期超額收益。最終比拼的可以濃縮成2條:一,商業洞察力;二,品性。前者決定了判斷出好機會在哪裡的能力,後者決定了能否把握這種機會的能力。而這2種能力既無法被複製也偷不走。

一般公開發表文章所談及的企業前景預測,大多是具有某些特色但又達不到讓人耳目一新的東西。真正深入核心的企業研究報告是不會公開發表的,因為:1,深層研究和思考是種知識產權,正常人會予以保護;2,某些觀點或思想是小圈子討論的智慧,個人無權代理,或者有保密義務。我一直認為,方法學探討遠比具體結論要尊重讀者智慧。

幾乎任何一個職業當中,你都會不斷碰到比你更專業、更聰明的傢伙,而你要想再上一個台階也就被迫必須與他們競爭。似乎只有證券投資這行,你根本不用擔心上述情況出現──只要確保自己堅持做對的事情,最厲害的傢伙也無法阻止你成功,並且你會發現自己的那堆競爭對手永遠沒啥長進。

投資有沒有秘密?可以說沒有,投資方方面面的道理甚至原理和很多具體方法都已經擺在書架上了。也可以說有,因為結合到具體對象上的一些觀察、思索、資料乃至於個人在企業分析上的一些獨到方法等等不盡相同且未必公開。但後者的「秘密」並不形成對成功的壟斷,而對公開智慧的學習則是成功的基礎。

每個人都可能對特定領域的專業知識、人脈及信息方面有獨到的優勢。這種優勢在相關「企業分析」中無疑是加分的。但如果沒有對投資基本規律這個「1」的充分認知,則類似專業知識這種後面無數的「0」就都沒有太多的意義──就像我們很少看到某個行業的專才在相關的證券投資領域取得成功。明顯的案例:住友金屬工業株式會社在銅期貨虧掉40億美元。

很多人看到某個成功者的故事後,就認定「這才是真理」並與其他「教派」爭論不休。但我的想法恰恰相反,至少在證券投資領域,很多種看起來完全不同的投資方法都可以取得成功。但這些不同的「具體方法和投資標準」背後,其實高度相同的是理智、耐心和堅韌。

經常看到很多人在說投資的時候提到「信仰」,慚愧得很,我的投資中從來沒有信仰這種東西。信仰在我看來是一個無條件的詞彙,不過在投資世界裡,我的一切判斷決定都是有條件的,且必須有一系列邏輯上的條件。沒有信仰並不代表左右搖擺,我只能因為「道理」而堅定,而不是什麼漂亮的信仰。

信仰是什麼?信仰是「不可以道理計的無條件忠誠」,試問信教的朋友會質疑神的存在嗎?但投資不同,任何一種投資方法首先開始的就是對其「可行性」的各種質疑,並在這種質疑中尋找方案。價值投資本身也是在不斷的質疑和再思考中發展前進的,理性的目的不是「窮盡真理」,而是思考。

當然信仰話題是有限的(僅限於投資),我並不是說什麼事情都是無信仰的(比如好人有好報就是無法科學證實的,但我願意相信)。信仰具有巨大的力量毫無疑問。但我想說的是「巨大的力量」是個雙刃劍,可能好、可能壞。在投資這個領域,盲目的信仰不如冷靜的算計。堅持的力量如果只是信仰支撐,則反而是脆弱的。

世界上最奇妙的化學反應可能有 2 個:當男人遇到女人,和當大腦遇到金錢。前者讓無數英雄競折腰,後者讓無數聰明人變昏頭。誰也不能保證在這兩種化學反應中,始終保持正確和清醒──否則就不是人了,至少不是凡人了。但可以保證的是,不犯太愚蠢的錯和致命的錯,這只需要告訴自己「別太耍聰明」就行了。

在大多數領域要想成功必須將專業做到極致。但投資可能正好相反,對「尺度的拿捏」可能才是最重要的,對「多種能力的綜合」可能才是決定性的。投資追求某個方面的極致並不是好事,特別是如果認為這種極致可以代替多方面的融合,就更危險。無限拔高某個方面,是搏出位的需要,而不是投資的需要。例如外資分析師常幹的調高、調低目標價,短期都有一些英雄出頭,長期來看,沒有一個準的。

很多人既不是像巴菲特一樣保持著常態的大量現金及現金等價物倉位,也沒有類似保險費這類的持續性現金流入,卻很喜歡高唱「如果股票下跌50%,我將異常興奮」之類的東東,這總是讓我很費解。高倉位滿手股票未必是錯,低倉位滿手現金等待市場犯錯也未必是錯,這些都要放在不同的環境下來檢視,但邏輯上的不一致肯定是錯。有時股票下跌50%,還會再下跌50%。

看了最新的巴菲特股東大會發言及採訪。說實話,沒什麼很關注的內容。這不是貶義,正好相反,這是因為股神和他的天才搭檔最重要的真知灼見早已說出來很久很久了──你不可能要求已經創造出「九陰真經」的人每年再去發明一個新東西,呵呵。現在對股神每句話的熱捧倒更像是某種儀式了,意義不大。

企業分析的過程就像拼圖遊戲,極少數的企業拼圖能較完整清晰的描繪出「高價值」的面目;也有一些企業拼圖清晰地指向了「絕不能碰」的輪廓。但大多數的企業,往往拼不出個所以然來,有靚麗的一角,也有可疑的幾塊,面貌模糊。不過,這個遊戲沒有既定的全像,拼出什麼完全取決於遊戲者的功力。

回顧投資這幾年,我犯過各式各樣的錯誤,但總體來說那些都是我可以原諒自己的、不算過於愚蠢的、學習過程中正常的問題。我認為自己犯的最大的錯誤就是人生太晚關注投資的意義。可惜直到現在,我依然看到大把的人重複這個最致命的問題。

原題:微博投資感悟摘錄2--18
時間:2011年12月27日
原作:星期六早晨、水晶蒼蠅拍
來源:簡書、雪球
編輯:sagemao

Sage Mao



本主題只有一頁。
作者上一篇主題作者上一篇 作者下一篇作者下一篇主題

回上一頁回上一頁

回頁頂 回頁頂

短網址

聚財資訊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wear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TEL:02-82287755 客服時間:台北週一至週五9:00~12:00、13:00~18:00 [ 網站信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