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唯碩 濁酒 期億 羅威 大帥哥 stockliao jaway 皮皮pipi12157 洋神 麥門 艾斯 大帆 白茶 林梵心 御風一朗 Almany
聚財網 wearn.com 首頁
 
 查閱主題:我的閨蜜賭友 短網址
[閱文紀錄]1348 次讀取 本主題只有一頁
sagemao:我的閨蜜賭友   將本主題只顯示我的回覆 僅顯示作者   將本主題加入我的收藏 加入收藏 解除分類鎖定 加黑名單

 聲望:4421
 個人著作


請  
收通知

X 4

  發表時間  發送悄悄話 傳悄悄話  引用 引用回覆  檢舉主題 檢舉 
轉貼
2

2019年9月8日禮拜天

我的閨蜜賭友 另開


2014年5月,我在新加坡南洋藝術學院已經讀了一年的服裝設計,作為一個留學生,父母給我的生活費並不算太少,足夠我租一個像樣的房間,負擔朋友的聚會、偶爾的逛街。那時候我和賭其實不能算太沾邊,頂多是假期回去重慶和朋友打打麻將,最多是炸金花,當然這些所謂的娛樂項目我也輸了不少錢,從懂事以來多多少少幾萬塊總是有的,這也許奠定了我骨子裡的賭性,但在新加坡這一年多我只去過一次金沙賭場,當時只帶了3百新幣相當於1千5人民幣,抱著想去看看的心態,玩了一會兒德州撲克,只有三把,我還在雲裡霧裡的時候,籌碼就沒了,當時心想這錢真不經輸,賭場不適合我。

這一切看來平靜,直到她的出現,她比我小,1996年的一個廣西妹子,第一次見到她,我在想怎麼會有女孩可以這麼可愛,臉上寫滿了稚氣,我們第一次遇見是在7-11,那時我沒什麼朋友,一個人住在東海岸附近的一個主人房,那天半夜我去便利店想買一桶泡麵,但是收銀員是一個印度人,而我雖然到新加坡一年,英文程度卻是爛到不行,於是在我和黑人店員都無法溝通的情況下,她幫我解了圍,然後她伸出手說:hi,我叫Stacy。我當然回以微笑,我說我叫Kiki.然後她熱情的幫我泡麵,我們就坐在便利店吃著東西聊著天,她像個害羞的小朋友一直問我,妳眼睛真好看,是天生的嗎?你鼻子好高,有沒有做過,然後很羨慕的眨著眼睛,她說:妳真美,妳是平面模特兒嗎?我終於忍不住噗哧一笑,:我並不是平面模特兒,我在nafa讀書,妳呢?一問才知道她在我附近的學校讀會計。只是那天我沒有告訴她,在我心裡,她比我美太多,甚至有一股說不上來的自卑感,或許是她過於單純的眼神,或許是她過於稚氣的可愛臉龐。

我們一見如故,幾天下來,有一種閨蜜之間相逢恨晚的感覺,一方面為了有個伴兒,一方面一個月1600新幣的房租(約合台幣36768元)還是有點太貴,我們決定合租,這樣算下來一個月我可以省一半的房租,何樂而不為,沒有想到這只是一個噩夢的開始。

她屬老鼠,我屬羊,在屬相裡面這是極為相剋的,有時候這些東西你不得不信,在她搬進來的第二天我出了車禍,右腿骨折,由於是我自己橫穿馬路,所以肇事車主沒有賠償一毛錢,甚至我疼得在地上打滾,她都沒有送我去醫院,反而很心疼的責怪我撞壞她的後視鏡,她甚至告訴Stacy,我應該賠償她的後視鏡,說是橫穿馬路。其實我們公寓就是相當於國內一個居民區,汽車極少,根本沒有人行橫道,所有人都是這樣過馬路,而汽車應該慢行。因為對方是新加坡公民,而我只是一個卑微的留學生,我的檢察官對此事也就不了了之,之後漫長的一個月,我杵著拐杖,打著石膏,衣食住行都極其困難。Stacy偶爾會帶吃的給我,偶爾會煮餃子給我吃(她並不會煮飯),學校也給了我兩個月的假期。那時候我有一個男朋友叫阿君,他是澳門人比我大一歲,家住廣州,剛從美國讀書回來,我們一直兩地分隔。

Stacy由於專業不喜歡,所以也很少去上課,於是兩個人大部分時間是在家裡大眼瞪小眼,然後聊八卦,聊哪個女生是否整容,聊哪個女生又用A貨,聊對象,聊對象的前任。我記得那時她的對象是一個女生,她老家的,長相看起來是男孩子,其實是女生。終於熬過了漫長的一個月,感覺整個人都快要發霉了,加上那時候我用錢特別節約,基本不買東西,除了房租、吃飯,一年多時間父母給的生活費省下來約10多萬人民幣。去醫院拆了石膏,可以瘸著腿走路,並無大礙。她跟我商量,我們要去旅遊,趁大家都有假期,我們商量去香港玩玩,於是兩個人坐飛機到了香港,住了一個1千左右港幣的酒店,瞎逛了兩天,女生嘛,也就是逛逛哪裡打折了,我買了一雙GZ的鞋,還看上一雙jimmyChoo的,沒捨得買,大概也是因為腿瘸著,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穿高跟鞋。玩了兩天就感覺無聊了,因為之前我們都來過許多次,所以並不新鮮。第二天晚上我們打算訂回程機票的時候她突然提議:要不要順路去澳門?因為我們兩個拿著新加坡學生證,從新加坡回國是分別可以在香港、澳門各自逗留7天的,我當時興趣並不濃,因為此生就去過一次賭場還輸了300新幣,然後她開始給我洗腦,賭場如何精彩,哪個朋友開了一台10多萬的車從珠海過去,回來就變寶馬了,於是我也心癢癢,想著那就去小小玩一下,輸贏也就幾千塊,那是我低估了澳門這個糜爛的城市,高估了自己的自控能力。

兩個人興高釆烈的坐船到了澳門,我們定了喜來登酒店,一是價格相對便宜,二是據她所說離賭場比較近。到達第一天去金沙一樓吃了自助餐,兩個人沒心沒肺拿了一大堆東西。Stacy有一個壞毛病,她英文並不差但也不好,可她總喜歡在中文裡面夾雜一下英文,吃完時經理過來買單,她老毛病犯了,中文加英文,誰知道經理直接回覆了一大堆英文,然後把我倆說蒙圈了,糗大了。我指責她以後別這樣,丟人。

晚上兩個人去了賭場,就在喜來登樓下叫凱運,那時候她還沒21歲,所以只能拿我的學生證進賭場,還能蒙混過去。我什麼都不會玩,平常會的那些賭場裡面並沒有,她跟我說她來過一次,朋友教過她玩百家樂,所以我們一進賭場直奔百家樂台子,記得那時候一個人取了5千塊錢,女孩子膽量都比較小,所以我們一開始只是5百的玩,她開始教我百家樂玩法,莊閒,我也沒聽太懂,只知道9點是最大的,然後8點,看著屏幕裡面那些紅藍的小圓圈,其實靈感還是有的,但是基本台子大多數都是最低注碼1千,所以我兩都是意見統一然後各出5百合著買。也許是剛剛來賭場的好奇感,我們喜歡去沒有人的桌子玩,為了看牌,偶爾有一兩個人也沒所謂,但我們兩個又都是比較強勢的人,所以跟許多女生又不一樣了,她們喜歡跟著別人玩,我倆那時候就是一切跟著感覺走,路啥的也都不會看,反正全靠蒙,每把都押,誰的感覺強烈就跟誰,誰看牌好,誰就看,但也不會看什麼腳啊邊的,只是為了配合那種緊張感,看牌也要用老半天,心裡面各種默念然後看看第一張,然後再默念需要第二張牌是什麼,那時候覺得下5百塊錢都特別大,緊張的都會冒汗。那天我倆運氣還挺不錯,在一張百家樂的賭台,除了我們還有一個40多歲的東北人(聽他口音應該是),他賭得特別大,一把就是5萬3萬的下,旁邊跟著一個像洗碼仔的男生,然後還有一個年紀挺大的女生,應該是他老婆。我們兩個一開始沒想作對,只是真的全憑自己感覺,記得有一把,他押莊我們押閒,他押了大概5萬這樣,我們倆一人5百押閒,他那個時候估計已經輸了不少錢,所以整個人比較急躁,看牌特別快,開出來一個6點,然後到我們了,Stacy看牌,開出來是2點,Stacy看牌會各種默念,然後搓來搓去,那男的已經特別不耐煩了,在我們補第三張牌時,他開始說:「看那麼久幹嘛呀,才下那麼一點錢,好意思看那麼久嗎?直接翻開也就是一張公。」本來心裡還有點愧疚感,跟他反押,但他這麼一說我們也來氣了,就回了他一句:「賭場你家開的嗎,我們就愛看這麼久。」然後我們對視一眼,一定要贏他,Stacy說「你相信我,他現在這樣欺負人,上天不會給他贏的,結果牌翻開一張5剛好叉燒他,我們得意的笑了,那男的就惡狠狠的看著我們,他老婆也一直用方言罵我們,畢竟我們年輕氣盛,他們越罵我們我們就越反押,Stacy又告訴我一個小秘訣,她說這人押得大賭場會吃他咱們就反他肯定贏,我贊成於是連贏他8局,他桌上最後一點籌碼輸完他起身走了,臨走還罵了一句特別難聽的話說輸死你們。然後Stacy生氣了站起來,我拉住她我就平靜的對東北人說,「沒事,我們賭那麼小輸死也輸不了太多,你這樣的輸了就真的死了。」當時覺得一定氣得他夠嗆,只是我也許猜對了他的結局,不曾想,同樣那也是我的結局。

那個男的走了之後我們算了一下一個人大概贏了4千左右,當時感覺,真的是開心到了極點,Stacy提議回酒店,她說咱們回去休息一下,我當然不肯罷休,因為剛剛嘗到百家樂帶給我的刺激和甜頭,於是我們換了一桌只有我們兩人的桌子繼續玩,那時候其實沒有概念到底贏多少收手,只是單純的貪戀初嘗百家樂帶來的自我膨脹,好運並不是時常伴隨,不出半個小時贏的輸沒了還把自己的5千塊錢也搭了進去,當時只覺得一股熱氣沖上頭腦,又取了1萬5,心想著1萬5扳回1萬簡單不過,那時開始我倆初進賭場那怯生生的樣子已經沒了,像兩隻受傷憤怒的小獸,於是Stacy教我,現在必須要孖寶(double),就是輸1千下一把2千,人是奇怪的動物,天賜予你的時候畏畏縮縮,擔心它有極大的陰謀,天要強取豪奪的時候你那股「不服輸」的勁上來了。越心慌越亂了方寸,每次都想要快速回本,結果不到一個小時,我們一個人的1萬5也都全軍覆沒。後來Stacy告訴我那種不服輸的勁,叫「上頭」。

一下子感覺自己整個人都蒙了,2萬塊錢,連那雙鞋子都沒捨得買,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上頭的感覺卻沒有在這節節敗退中消逝,反而更加強烈。Stacy說:「今天這裡不給咱們錢,咱們收了吧,明天再繼續。」我這個人倔起來,10頭驢也拉不回來,我說不行今天的帳必須今天了結,不是它幹死我就是我幹死它,終於Stacy妥協了,答應今天清帳,不過前提必須換一間賭場,她說澳門大大小小那麼多間,我們不能弔死在一棵樹上,我贊成,於是在賭場外面的當鋪一人又刷了2萬港幣,穿過金沙城的那條長廊,來到威尼斯人,威尼斯人相對而言比金沙樓下的兩間賭場大許多,當然賭博種類也是更加數不勝數,但我們腦子裡面此刻除了百家樂還有什麼呢?直接奔向百家樂的賭桌,然後也就是那時候開始發現Stacy的神經質,如果她去香港某個天橋底下擺攤當神婆,那被她忽悠的回頭客肯定不少。

因為上一場戰鬥基本我來操刀,我們在此刻輸錢的情況下她卻表現比我淡定許多、於是決定跟著她的感覺走,這一局我們押對了寶,當晚她神婆上身,勢不可擋,我欣賞她膽子夠大,起初也是1千2千這樣平注,運氣算是不錯,她很有氣勢,哪怕是一個公加白牌她依然不氣餒,也要頂到至少3點,也許正是因為她的這種勢如破竹的氣勢、我們沒費太大力氣,2萬塊錢本錢就回來了,我說收了吧,她不理我,直接押在一個閒上5千塊,說實話我當時猶豫了,我並不看好這口閒,因為跟前路沒有任何關聯,但如果不跟這局她贏了,我就少收入5千塊,算了說好要共同進退,那麼跟吧,放上去荷官開牌那一刻我渾身開始冒汗,一定要贏,Stacy看牌,是一個三邊加兩邊,於是她回頭看我,她說頂,我頓時有些氣餒,我說還有啥可頂的,這就是馬路邊了,她說不可以,我們一定要頂到最大,我只能跟著她頂,開出來是8加6四點,到莊家開牌,她慣性的用她中指指着莊家的牌說小小小,她的中指比起常人是彎曲的,她之前告訴過我,這跟手指是她最衰的地方,所以她要用這根手指去衰對家的牌,莊家開出來3點,到我們補牌了,我真希望她能來個4或者5,那我的5千塊錢就有著落了,天不遂人願,她偏偏來了一張公,我泄氣了,她好像自信滿滿的,叫著莊家公、公、公,希望如此吧,我閉上眼不敢看,荷官開牌,我聽見Stacy大叫yes,我知道我們贏了,莊家補出一張公,我悄悄問她這把很確定嗎?押那麼大,她很神秘地告訴我,首尾閒,就是豎牌閒開頭,也會是閒結束,我暗暗捏了一把冷汗,總之當晚我們把本錢全贏回來,還倒贏了1萬5。

這場戰役給了我們足夠的信心,我們回到酒店侃侃而談之後要大戰賭場,這一切都似乎手到擒來,那天我們很安心的睡了一個好覺,當然,也是第一次感受到了極大的誘惑,來自金錢來自貪欲,來自地獄,原本計畫玩夠3天就回去新加坡,那晚我們卻因為首戰的勝利改變了這個計畫,我們試想著,如果呆夠7天是否能夠贏到10萬人民幣?因為歸根結底,我們目前還不是一把可以推3、4萬上去的人。

當然,言歸正轉,我和Stacy起來後就隨意在賭場裡面吃了點餃子,Stacy說昨天贏錢的順序是先去凱運再去威尼斯人,也許這是一個風水陣所以不能變,但可笑的是由於那是第一次去澳門,加上金沙城說實話還是比較大,莫名其妙走進了喜雅,凱運和喜雅這兩間賭場是屬於一個在左一個在右,對於初次過來的人著實有些分不清,後來知道,凱運在喜來登樓下而喜雅在康萊德樓下,在喜雅我們同樣很輕鬆贏到1萬塊,但那時才突然發現,這裡似乎並不是凱運,於是兩人又跑回凱運,想要贏多2萬塊,Stacy自從來到賭場就有些神婆上身,這些早就提到,但她從這次開始又多了一個怪癖,就是在賭場的吸煙室裡對着攝像頭祈禱,她每次都神叨叨的對着攝像頭說:金沙金沙,如果我輸錢我會去死,如果你們給我贏錢那就是我的再生父母,我先叫你們爸媽了,爸媽今天無論如何要給我贏一些錢。也許她的「魔怔」也是一種好事,回到凱運我依舊跟著自己感覺走,押莊或閒,每次注碼2千、3千,可是好像又中邪似的,一直輸一直輸,奇怪的是Stacy今天卻是穩如泰山,她一直坐在旁邊看我押卻不跟,還一直在跟桌上那個有點暴牙的荷官聊天開玩笑,偶爾跟我反一把,她也贏,不一會我在喜雅贏的1萬沒了,自己昨天贏的1萬5輸了5千。反觀Stacy她卻贏了1萬。我有些生氣於是問她:你既然有感覺為何不告訴我?看著我輸錢呢?結果她又神經兮兮跟我說,寶寶妳別急,這個荷官其實一直在暗示我下什麼,而且每一把都準,我瞬間覺得她瘋了,不過她卻振振有詞,於是她跟荷官說你笑一笑,那齙牙荷官就笑了,她說妳看我們這把押閒,一個人押了4千閒,閒9點直接贏,我費解:荷官怎麼給妳暗示了,她說天機不可泄漏,跟著她的歪理押了5把全贏,1萬5回本倒贏5千,她贏了3萬。那個齙牙荷官遺憾地說,他要下班了。於是我們跑去吸煙室,Stacy點著煙慢悠悠的告訴我,荷官笑的時候漏出牙齦,因為他是賭場的人所以莊家贏,如果不露牙齦,那麼閒贏。當時一聽,我真的直冒冷汗,如果她一早告訴我,我肯定不會跟她的。

當時一看晚上10點,於是決定回去酒店休息,今晚贏了2萬加上昨晚1萬5離我目標不遠了,Stacy贏的比我多,估計有5萬多了,回去房間卻莫名地興奮,她放了一首number9,是韓國一個女子組合tara的歌,那段時間我們對這個組合真是追瘋了,Stacy說多聽一下這首number9,之後一定把把拿9點。又無邊無際的談著賭神周潤發吃朱古力。我心裡一直掛念著明早男友一家人就抵達澳門這件事情,所以很想逼自己儘快入睡,卻更加興奮,Stacy提議,不然再下樓玩幾把,她現在很有feel,正合我意。

酒店房間走廊上有一部販賣機,我們想買些吃的,以防下半夜體力不支,也許是巧合,販賣機裡剛好就有朱古力,Stacy買了兩盒,她說,寶寶,拿著這盒朱古力,看牌時咱們吃一根,絕逼賭神上身,雖然對她的神經質有些不齒,不過鑑於這幾次她的神經質都貌似很準,所以我沒有拒絕。

來到賭場,已經凌晨4點,依然是凱運,我看到一個長相斯文,白白淨淨的小帥哥,心想這個帥哥荷官應該不是凶狠之人,沒有殺氣,於是坐下來,賭場的冷氣真的很給力,我穿了一件黑色毛外套,上面有許多流蘇,Stacy說像是賭神的戰袍,很華麗,是一桌新牌,牌面有了3個莊,我不知道哪裡來的感覺,說下個莊吧,小小的玩,Stacy同意,一人5百,我直接讓帥哥荷官開牌,5點,毫無壓力,我先起腳,看到一隻腳加一張畫牌,再一看,四邊,於是跟Stacy說,吹啊,Stacy用盡全力一邊吹一邊大叫吹啊吹,9點,毫無壓力的勝局,我們當然繼續押莊,也是1千平注,每一局都是8、9點贏,連贏4把,莊7粒(連續7次莊),已經感覺到後面零零散散站著兩三個人來跟著我們押,於是注碼漲到2千,繼續押莊,但是我們更有信心了,因為畢竟有人支持,贏得自然輕鬆,莊連到12粒的時候,座位已經坐滿,後面站了4、5個人,我繼續開牌,已經有人開始下5萬注碼,但還是讓我開牌,頓時感覺自己特別厲害,Stacy一直拿朱古力給我吃,賭神必備,她這樣說。終於14粒斷了,我起身想走,算了算贏了差不多2萬,但是那種頭腦特別興奮的感覺又拉著我,我心想再玩多一把試試,或許閒也是14粒,押了2千,不想小帥哥直接9點秒殺我,自然不服氣,繼續2千押閒,又輸了,我心裡開始暗暗叫罵,說好的賭神呢,Stacy安慰我沒事,賭神一兩把輸了也是正常,結果連輸5把,人群也幾乎沒了,我們開始上上下下,那副牌結束了,還是贏了8千,抽了一支煙回來決定繼續在這桌玩,能贏回今天最高時候2萬就回酒店睡覺。

這桌牌開始我似乎又找到了感覺,2粒莊2粒閒,連了很長,我們一直8、9點秒殺對方,人群越來越多,甚至有人下注10萬,不過依然一直給我看牌,我轉過頭一看,後面圍了至少3排人在跟著我們押,人多齊心,這桌一直傳出各種歡呼聲、讚美聲,有說小妹厲害啊,有說,小妹太旺了,贏3把頂多輸1把,牌局60多手的時候,我桌面籌碼已經不少了,後面依然站滿了幾排人群,心裡想,再玩多2局,真的回去酒店了,實在也是睏了,這把押了閒,我拿到三邊加公,對方7點,我對著身後人群大叫頂啊,於是大家齊呼頂頂頂,這時我感覺有人過來蒙上我眼睛,我轉過頭正想破口大罵,一看,是我男朋友,心裡覺得驚訝,也很驚喜,那張牌也是很聽話給了我一張8,happy ending。男友溺愛的摸了一下我的頭,他說:「妳是不是一晚沒睡,快跟Stacy回去睡覺,」我沒有拒絕,乖乖的跟他走了,換錢的時候算了一下,總共贏了5萬,就這兩局牌,可以安心睡覺了,男友送我們到酒店樓下,他說,你們先去睡會,我陪家人逛逛,等你們醒了,我再過來找你們一起吃飯。那一刻我覺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有著如此高大帥氣愛我的男朋友,有著一個這樣的好閨蜜在身邊,人生如此足已,我萬萬沒想到,2年後會在ins上寫道:我想回到那年初夏,一切安好,你在,Stacy在。我萬萬沒想到一切的美好都只能變成回憶,我親手葬送了這一切。

我們三人找了個沒人坐的桌子獨自戰鬥,Stacy又開始她的神婆套路,非讓我們三個一起拉著手,說是一起發功,男友玩比較小,500、300放在我們籌碼上跟著我們押,這場戰役非常完美,細節不多說,我贏了5萬,Stacy贏了4萬多,男友贏了1萬,用Stacy的話說我們三個臭皮匠能打過一個諸葛亮。

中午在賭場裡一間叫作南方小廚的餐廳,點了幾個菜吃了,不過男友好像有些不滿Stacy,他說:「你們這樣在賭場瘋瘋癲癲,一點都不注意形象,Stacy年紀太小腦殘,妳少跟她接觸,早點回去上課,」我不以為然,閨蜜和男友之間總會有些不合,彼此會在意我分給他們的愛是否平等。

下午男友說看到一條天路,所謂天路就是一直是閒龍,或是莊龍,於是非拉我們過去,我們一看,牌真是不錯,一條莊龍已經到了第8粒,Stacy二話沒說,下了6千,我當然跟,男友也下了3千,那桌台子很給力,一直連到17粒,所有人都贏了不少錢,我和Stacy每把6千、7千,贏了差不多5萬塊,男友贏了1萬多,加上吃飯前的5萬一共贏了10萬,算一算來澳門已經贏了將近13萬人民幣了。

男友他家人第二天一早就已經從橫琴出關回去廣州了,當下我覺得10萬目標已經完成,還有剩餘的幾萬塊錢,可以去買一些東西。其實那個時候的欲望還沒有太過膨脹,理智還是在的,於是我跟Stacy商量,我說:「我們是不是應該走了?」哪知Stacy立刻拒絕我的提議,她說,她感覺還可以再贏多點,她還想贏多一個channel的包包,大概5萬塊。我總不能丟下她,說好共同進退,那麼一起吧。不過總覺得這次不能再玩了,說不出來的一種沒底氣,和之前那種雄心壯志已經大不相同。

也許我的感覺是準確的,那晚的戰況節節敗退,基本是押哪死哪,不過可能是我當時已經感覺到不妙,所以並沒有每把跟著Stacy押,而是她玩5把或許我跟1把,不多一會的時間她輸了將近6萬,我只輸了3萬。當下我已經有些害怕了,我不想把這幾天熬夜辛苦贏回的錢送回去。Stacy明顯已經上頭,越輸下越大,我已經停止下注,只是坐在旁邊陪她,甚至不敢多說一句話,怕她生氣。我只拿了幾千散錢換了1百的去押對子、和。她越輸越多,不一會,她已經輸到本來十幾萬的純利潤到還剩六萬塊錢。我勸她咱們收手吧,趁現在還有利潤,哪知這只是矛盾的導火線,她立馬生氣的回應我,妳當然可以收,妳還贏著十多萬人民幣呢,我只有六萬港幣了。我再也不敢說話,只能專注的1百1百買我的對子和,這把她押了閒,而我強烈的感覺到要出來對子,於是買了5百對子,這時走過來一個大概模樣20多歲的小男孩,戴一個黑框眼鏡,他坐下來,買了5百莊,那一局他拿8點秒殺Stacy,最重要的是他給我開了一對四。我中了5千,我忍不住對他說了一句,你一來就開對子,真厲害。我沒有注意到此刻的Stacy冷著臉,那個男孩也很健談,然後跟我聊起了他們看得懂的所謂小路大路,雖然我依舊茫然,我一邊聽他在嘟噥,一邊在對子跟和上一個買了5百,這把Stacy買莊,眼鏡男買閒,Stacy下了4千,眼睛男依然5百,眼鏡男開出來一對A,2點,我一看,又是對子,我又中5千,然後開心的跟眼鏡男說謝謝了。Stacy開牌,一對Q,我中了孖對,我別提多開心了,不過又暗暗為Stacy捏了一把汗,希望她能贏,眼鏡男補了一只公,我鬆了口氣,不過那天運氣真不錯,Stacy補了一張2,打和,我連中三寶,開心的大叫yes。我萬萬沒想到Stacy當時立刻站起來白了我一眼,然後很生氣的走了,剩我在那一頭霧水,這局她並沒有輸錢,只是打和。

我當時無法理解她在氣什麼,不過現在想想,在這種我贏得比她多的情況下,我就算繼續贏錢也不應該表現出來開心,因為她在難過著。當時她一走,瞬間沒了人影,眼鏡男說你朋友怎麼這樣?脾氣不太好啊。我苦笑了一下立即去尋找她,找遍整個賭場也沒有看到她,卻又遇到眼鏡男,我問他有沒有見過我朋友,他說剛剛看到去了高額區,於是帶著我過去找她,所謂高額區就是注碼2千、3千起,但是可以飛牌。Stacy坐在一個角落,正在讓荷官飛牌,於是我們坐了過去,她沒好氣的看了看我們,也沒說話,眼鏡男遞了一張會員卡給荷官想要積分,我定睛一看,是一張鉑金黑卡,我在賭場這幾天似乎沒有見過這樣的卡片,就問荷官,這是什麼卡,荷官鄙夷的看著我說,這是最高等級的卡。我當時覺得不可思議,我問眼鏡男,你多大?眼鏡男說25,我說你以前玩很大嗎?他說並沒有,一直都只是這樣3百、5百的玩,有時候也會壓1百在別人上面。我說那你一定是玩了特別久的百家樂對嗎?他推了推眼鏡,似乎回憶了一下,說,應該有10年了吧。我頓時對他產生了好奇,細聊之下才知道,他15歲就來澳門賭,那時候是拿別人的護照偷偷進來,後來20歲去韓國讀書,就在濟州島的賭場賭,但是一兩個月還是會來澳門一次,畢竟這裡是他初識百家樂的地方,他告訴我,他說,他有一個百家樂群,裡面都是百家樂愛好者,都是這些年他在賭場認識的全國各地的朋友,大家平時會一起在群裡總結作戰方案,還有一些百家樂的數據。我一句沒聽懂,只是突然意識到,百家樂這個東西可能並沒有我們想像中那麼簡單,也許這次真的只是運氣,並不是那麼輕鬆可以贏到錢的,然後他給我講了一些什麼大數法則,又告訴我他電腦裡有幾萬種百家樂的圖形,他沒事的時候就會研究,他來賭不是為了贏錢,只是為了實踐他研究的圖形和數據是否準確,我當時覺得他可怕,覺得他像瘋子,竟然可以把賭博弄得像搞科研一樣,我覺得他走火入魔,他失心瘋,很晚的時候他說要回去房間休息了,讓我們也早點回去。並告訴Stacy,贏了就走吧,不管多少,少的妳不要,也許最後什麼都不會給妳了。他走的時候跟我說了一句話,讓我突然明白,也許失心瘋的那個人是我們。他說:你們贏了錢也許很驕傲,太正常,你們現在只是百家樂最初期,後面的路還長著呢,險著呢。說完這句話他笑了笑,走了,我卻突然覺得他是上帝派來提醒我的人,上帝想要告訴我,快離開這裡,後面的路很漫長且險峻。我突然感到莫名的恐懼,於是我決定,無論如何,明天我一定要回去新加坡。

Stacy當晚輸到只剩4萬塊,雖然還是贏了4萬,不過內心或許是無法接受的,因為她喜歡跟我作對比,從那次爭吵開始,我已經看到了我們之間的一些潛在矛盾,她年紀太小,心理素質太差,不夠成熟,可以是好朋友,不過我覺得應該保持一些必要的距離,在我的強烈要求下,第二天我們回到了新加坡,我帶著贏的12萬人民幣凱旋歸來吧,算是,一回去房子的續租突然出現了問題(我們都是一個月一個月交房租),房東因為一些原因,臨時停租,因為當時沒有簽正規的租賃合同,所以我們不得不重新找房子。

於是換去一間靠近小印度的公寓,公寓環境非常不錯,我向Stacy提議說一人住一間,也就是說住在一套房子裡,不過自己有自己的臥室,她猶豫再三也接受了,很快,她掃淨在澳門沒有贏到像我一樣多錢的陰霾。我們每天一起去游泳、健身、上課,日子開始回到最初的平靜,這間公寓一共有4個女孩住,主人房住了兩個跟我一樣nafa的學妹,然後兩個普通房分別是我和Stacy。南藝這間學校可以說美女如雲,主人房的兩個女孩也是出類拔萃,特別是那個叫笑笑的女生,有點像網路紅人周青楊,甚至比過周青楊,不過唯一的缺憾就是她似乎得了一種酷愛整容的病,據她所說,她的臉大大小小做過20多次整容手術,一切可以說完美無暇,只有眉毛根部遺憾的留下淡淡的疤痕。可是她告訴我這樣她依然不能滿足,她還想重做鼻子和眼睛。她說她每個月的生活費是5千新幣(2萬5人民幣),她說她很節約,去掉房租,她一個月只花3百新幣用來生活,存4千,幾年下來全用在整容上面,她說她沒辦法停下來。

如果從那時候我開始學會遺忘,遺忘在澳門所經歷的一切跌宕起伏,甚至忘記最終的榮耀,那該多好。Stacy的出現我不確定是福是禍,記得曾經有人告訴我,每一個人出現在你的生命中不論是福是禍,都是在幫你度劫,或許讓你擁有一些,或許讓你失去一些,你才會從人生的漫漫長路一點點摸索出來活著的意義。

貪婪和欲望一點點侵蝕掉我對賭場的恐懼,自制終於徹底瓦解,在半個月後的一個假期,我毅然決定再戰澳門。於是跟Stacy商量,她對於之前的澳門經歷似乎也有了一絲恐懼,自始至終猶豫不決,直到訂了機票,她依然不確定要不要去。但是心魔控制著我的理智和意志,無論如何,一個人我也要去。

周五早上我提前訂好了酒店,再一次確定Stacy不會去,於是一個人拉著行李箱再一次踏上澳門。抵達機場時我發了一條信息給Stacy,我說寶寶,如果妳要來,我會一直在澳門等著你。即將登機的最後一刻,我奇蹟般看到了Stacy,她風塵僕僕的趕過來,我的朋友她最終選擇了陪伴我。她的這次陪伴卻最終導致了我們矛盾的升級,她的陪伴最終讓她嘗到長大之後第一次的痛不欲生。現在想來,我後悔發最後那條短信給她,雖然我不清楚如果沒有那條短信她最終是否會來。

抵達澳門,已經下午,我們毫無睏意,直接殺去賭場,老樣子依然是凱運,因為這次子彈比較足,加上之前注碼越來越大,不一會輸了3萬,說實話,那時候沒感覺,因為下注也挺大,於是Stacy想起賭場櫃台用visa刷籌碼,我沒有visa只能去當鋪,因為她一直拿的我的證件進入賭場,前面說過她不夠21歲,那時候才19,那天也不知道她哪根神經短路,刷visa卡時需要出示她的證件,她居然真的拿出來自己的護照,賭場收銀台的小弟也是很淡定,他說小姐,你們稍微等一下,不一會來了幾個穿黑西裝的人,還有賭場保安,我感覺事情不妙,黑西裝問Stacy這是妳嗎?Stacy說是啊,然後黑西裝很嚴肅的說小姐妳跟我們走一趟,就這樣,我們此生以來第一次被帶進了賭場的小黑屋(我們給它取的名字)裡面有好幾個男的雙手抱頭蹲在地上,然後一個貌似領導的黑西裝在教育著他們,看樣子應該是賭場游蕩的洗碼仔,被賭客長期投訴(澳門有許多喜歡坐在賭客旁邊教別人押哪押哪,然後自己也不玩,贏了就問你拿錢,輸了就瞬間沒影,這類人應該是澳門比較低端的洗碼仔),當時我們就懵了,Stacy直接嚇哭了,還一直問我牆上有一個很大的櫃子是不是毀屍滅跡之後專門用來擺放屍體的。沒多久一個黑西裝裡面的一個經理就過來了,很嚴厲的訓斥Stacy,不夠年紀不可以,然後還問我們有沒有贏錢,如果有必須上交給賭場,太無理的要求就算是有贏我也不會交,Stacy也是一直哭,估計黑西裝看著兩個小女孩也沒有過多的責罵,說以後不許Stacy再進入賭場,就這樣也就不了了之了。發生了這件事情,Stacy嚇得不輕,當晚也就沒有了繼續賭博的興致。

第二天男友抵達澳門和我們會合,由於金沙城的凱運已經不允許 Stacy進入,所以當天我們決定去另一間,就是康萊德樓下的喜雅,我和Stacy一人取了1萬,男友帶了1萬。不一會就輸沒了,男友還剩下1千,他是一個極有自制力的人,所以他說最後1千無論如何都不玩了,我想一想已經輸了4萬了,於是血氣上湧,決定博一博,我跟Stacy商量了一下,她雖然有些膽怯,畢竟經歷了昨天那件事情,但還是決定跟隨我,於是我們一個人去當鋪刷了10萬港幣出來,決定放在一起玩,也就是總共20萬,因為她不能再碰籌碼,怕被賭場看到,如果被看到頂多也就說是進來陪我,男友也把最後的1千交給我,全權由我操作,這次我一定要勝利,所有人都只能靠我了,我暗暗想著,於是走到一桌新牌,先小玩了兩把試試感覺,沒想到這一次我博到了,後面一把我下2萬或者3萬,最小也是1萬,感覺特別肯定時下5萬,這副牌至今為止我已經記不住是一個怎樣的牌型,我只記得當時我押哪裡就中哪裡,一局牌到結束,我基本沒有怎麼輸,導致後面站了許多人圍觀。因為賭的比較大,加上並不是什麼好路,可我就是能夠勝率百分之八十,直到最後一把牌結束,我依然興致高漲,那種感覺至今我還記得,那種賭神上身,身後所有人都在驚嘆,難以置信的眼神,羨慕的眼神,不過,這種感覺或許上天並不會給你太多次機會,它確實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那天換錢的時候,我和Stacy的20萬一共贏了90萬港幣,也就是一個人到手40多萬人民幣,男友因為本錢較少,所以我幫他也贏回4萬。也許是那局牌太過引人矚目,我們在換錢時,幾個黑西裝已經走了過來,惡狠狠的趕Stacy出去,還說,Stacy已經上了整個金沙城的黑名單,以後這幾家賭場都不可以進來,除非她成年。

也許這無形中是一種預警,告訴我們,贏了這麼多,是時候收手了,可是人在驕傲的時候,自以為是的時候,哪怕是走在懸崖邊上,也會不顧一切的向前走下去,或許明知道前面是萬丈深淵,卻存著那萬分之一的僥幸心理想要證明自己。

那天下午我們早早收工,大家在酒店找了一個洗碼仔過來幫我們匯人民幣去帳戶,大家都是無比開心的,甚至他倆還一定要幫我分擔我轉帳人民幣的手續費,大概幾千港幣,說是為了答謝我。

如果時間回到那個時候該多好,我曾經無數次想過要回去,我們都開心的在一起,人性的貪婪可以吞噬掉一切,Stacy說,我們回去吧,這些錢足夠了,然而那時候的我已經自我膨脹到完全不知所謂了,我說不夠,我要贏到100萬,Stacy她選擇跟隨。

晚上我們準備要繼續戰鬥,不過金沙是不敢去了,於是轉戰永利,我依稀記得永利離金沙城有著一段距離,門口有兩隻金龍。一走進永利,我感覺賭場有點古老,比起來金沙,雖然大許多,不過,那種感覺就是不太對勁。我和Stacy依然合股,一共帶了5萬,一人兩萬五,5000一注,因為我們兩個感覺都不太對,男友選擇去另外一桌玩,他因為有了本錢所以想自己一個人去試試感覺,也許上午用光了好運,也許這間賭場的風水就是跟我們不和,不一會就輸光了5萬,我們感覺到氣憤,於是我們去當鋪又刷了10萬出來,依然沒有任何效果,等到輸到還剩2萬的時候我突然明白這間賭場為何不對勁了,是的,這間賭場像迷宮,我們怎麼走都感覺會迷路,而且賭場的人沒有一點生氣,贏了不會歡呼,輸了也沒有表情,所有人都很麻木,為什麼會麻木,因為大部分人都在輸錢,所以大部分人都已經心如死灰。我感到可怕,告訴Stacy,目前我們一人輸了7萬五,我一定會贏回來,不過我覺得如果是在這間賭場,我們沒有任何希望,她也是這樣認為。於是我們決定離開,男友戰績卻不錯,贏了1萬塊錢,他說他玩很小,1千1千的押。所以贏了,而Stacy分析,因為我男友在美國讀書,所以美國人喜歡他,而這間賭場是美國人開的。

我們重新制定了戰略,由我代Stacy回金沙城去賭,她給我5萬,我帶10萬,總之她的注碼比我小一半,男友陪同,回到凱運的時候已經是凌晨三點,我已經耗費太多精力,所以坐在一桌開始1萬1萬的押,沒有很幸運,不過男友突然告訴我,他說這一桌的小路很美,我看不懂小路,所以他幫我看路,我只下籌碼,有時候1萬,有時候2萬,打的很辛苦,來來回回起伏不大,在耗時4個小時後,我贏回來8萬,幫Stacy贏回來3萬,也就是我完全回本,又回到了今天早上贏40萬的時候,Stacy因為注碼比我小,所以還差5萬才回本,也許上天又給我了我一次機會。

回到房間告訴Stacy戰況的時候,她並不是特別滿意,其實我知道原因不是我們贏回來多少,而是我贏比她多,她後悔如果早知道可以贏回來她也會拿10萬本錢出來讓我代打,不過這個世界沒有早知道。越到了這種情況,Stacy是更加不會罷休了,因為她希望跟我贏的錢是一樣多,這一點從上次來澳門我已經發現了,也是我選擇跟她在居住上面劃分一些距離的原因。

這世上原本就沒有後悔藥,來時的路固然平坦,那是因為我們早已知曉它發生過什麼,但是人生就是這樣,不論你稚氣未脫,或是白髮蒼蒼,只能勇敢的走下去,或選擇就此終結。

理所當然的第二天,凱運喜雅不能去了,永利又風水不對盤,我們決定去威尼斯人,威尼斯人比較大所以不用擔心Stacy被看到的問題。其實我當時想收手了,因為此時經過在永利的挫敗之後,我已經沒有了贏夠一百萬的雄心壯志了。但是作為朋友,我覺得應當與她共同進退,既然勸不走她,只有留下來陪她,當天男友已經離開了澳門,走的時候特別氣憤,因為他覺得我歷盡艱難,陪著我贏回來,我應當跟他一起回廣州,然後留下Stacy,之後再回來會合她一起回新加坡,我當即表示我不可以這樣,為此我們吵得特別厲害,不過臨走時,他還是用贏的3萬多買了一件紀梵希的T卹給我,他一直想要,卻沒有捨得買給自己,當時我不以為然。

Stacy也許是因為手裡面資金比較充足,加上原本年級小,沒有輕重,所以注碼下得越來越大,在威尼斯人,她已經開始一注自己單獨下1萬2萬,我比她玩得小,因為我畢竟到現在已經贏了40多萬,我們依然找空台,兩個人玩,真心覺得,威尼斯人的牌其實並不好,比起凱運和喜雅來差勁許多,不過我們依然瘋瘋癲癲,大聲喊叫,卻不見起色。Stacy開始輸得越來越多,到了後半夜,桌子旁的人開始多了,也許是因為我們注碼下得比較大,畢竟是在大廳散台。很多看起來很憔悴的阿姨,叔叔開始過來押在我們籌碼上,因為她們手裡籌碼比較小,桌子最低注碼1千,她們只是幾百而已。個個都是愁眉苦臉,一個大姐坐在我們旁邊,頭髮油油,一直在打瞌睡,她說她已經熬了4天沒睡覺了,因為輸了錢,所以不捨得開房間。還有一個眼圈黑黑的哥哥,瘦得已經像骷髏一樣了,他也是3、4天沒有睡覺了,手上一個只有200的籌碼,他說他也是輸光了。他手裡一直拿著一個小本本在記著什麼,一開始我們沒有注意,後來才知道,他記的是我和Stacy兩個人看牌的輸贏記錄,用他的理論是,如果我們連贏3把,第4把他絕對不跟,如果連輸4把,第5把他肯定跟,當時覺得他們都是可憐人,所以我們一直鼓勵他們,沒關係,我們可以一起打回來的,那時候Stacy還很樂觀,她說我們這麼多輸錢運氣不好的人在一起,負負得正,所以效果搞不好會好起來。

也許應了她的吉言,路開始清晰起來,兩粒兩粒的牌,我們氣勢洶洶,不一會整個桌子的人都稍有起色,那個大姐手上已經有了8千多,而那個哥哥已經用2百打到3千,Stacy基本贏的錢都回本了,而我小贏幾萬。贏錢的時候賭場的公關就像橡皮糖一樣,一個勁跟著你要送房間什麼的,像哈巴狗一樣點頭哈腰,我們很享受這種被人寵為上帝的感覺,一個長得不錯的男公關送了兩天威尼斯人的房間給我們。我覺得自己的驕傲又開始膨脹。

我們四個人一起去吸煙室抽煙,然後大姐開始絮叨她已經欠了許多錢,這點錢是刷信用卡來的,我們問她如果實在睏了怎麼辦,她說,就擦一些清涼油,或者去賭場門口的椅子上瞇一會。

我們休息了一下,繼續開始戰鬥,那個時候已經到了早上,我們卻並無睏意,因為膨脹的驕傲,我們覺得如果帶領這一群輸到精光的人回本,那是一件多麼自豪的事情,可是我們錯了,人在疲憊的時候做的決定往往是最不可以相信的。

新開的一桌牌並不是特別好,來來回回還輸了一點,這時候Stacy一眼看到隔壁桌站滿了人,是一條長閒,已經到了11粒,而且前面也全是龍,於是她毫不猶豫上去放了5萬,我不懂她哪裡來的信心,但是此刻我的疲憊讓我無從思考,糊裡糊塗跟蹤她下了3萬,閒家開牌,1點,Stacy抓緊了我的手,她手心在冒汗,所有人叫著莊家的牌,公公,孖公,荷官一開果然是一對公,所有人鬆了口氣,來三邊,閒來三邊,贏定了,開牌的人搓了搓牌,說真的三邊,頂啊,果然是7,我們8點,所有人都抑制不住的笑容,大叫公啊,這時候荷官突然陰險的看著我們說,這局牌你們肯定贏不了,你們信嗎,說著開了一張9點。8點輸9點,有人開始破口大罵那個荷官,說他故意說話來衰我們,荷官沒有搭理,只是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Stacy當時已經開始抓狂了,第二局,她直接下了10萬的莊,因為前面的牌都有連下來第二粒,我知道她想急於撈回來前面5萬的心理,還是不自覺的跟了5萬,她惡狠狠的坐下來說我看牌,我一定要幹死那個荷官,我說妳加油。有時候上天就是這樣調戲你,一桌下滿了注碼估計有好幾十萬,閒家依然9點秒殺了我們。兩把牌,Stacy失去了15萬,我失去了8萬。

我們灰頭土臉的回到大姐那桌,看到她們手上也基本沒了籌碼,於是我只能開始5千、1萬的玩,想慢慢撈回來那8萬,Stacy那時候已經完全到了瘋狂的地步,我曾試圖勸阻她,可她完全不聽,依然3萬2萬的下注,上天並沒有同情我們,中午的時候,Stacy輸掉了30萬,我一共輸了10萬。我們大家都沒有說話,我知道Stacy現在一共只有15萬的本錢了。想要翻回30萬其實真的有些困難。我雖然心疼,不過還有贏30萬,所以其實可以馬上收手,我們又遇到了那個大姐,她說她已經再一次從信用卡裡面刷了最後的6萬限額也輸掉了。她問我們,可以跟我們一起去我們房間洗漱一下嗎?我想了一下說,好啊。不過Stacy馬上掐了我的手,這時候恐怖的事情發生了,大姐突然看著天花板說,你們看,又到了晚上了,怎麼這裡還能見到星星,事實上那時候才中午,她開始喃喃自語,一會笑,一會思考,她對著一個垃圾桶,絮絮叨叨的說著什麼,當時我們嚇壞了,立即逃離了她,Stacy說,她或許已經瘋了,我沒有說話,我只是感到深深的恐懼,我知道她應該是已經瘋了,不過我還是沒有辦法接受一個正常的人突然在你面前就瘋掉,真的讓人毛骨悚然。後來我才發現,賭場真的可以讓你所有最原始的本性都能夠展露無疑,現在回想起來,其實那幾天,我們兩個的性格也開始發生了變化,變得暴躁、易怒,甚至失控、厭世,還有猜忌。

回到酒店房間,我小心翼翼的試探著Stacy,我說,我們回去新加坡吧?誰知道Stacy竟然勃然大怒,她先是一頓大罵說,妳現在贏了錢想丟下我對吧,然後開始哭泣,問我到底應該怎麼辦,說實話,我面對這種情況真的手足無措,我問她想怎麼辦?她開始跟我談,她說她覺得現在手上本錢不夠多,所以害怕。希望我可以借20萬給她,這樣她會比較有信心,而且她說,如果這20萬輸了,她新加坡那張卡上還有10萬,可以轉帳給我,然後再問父母拿一些,總之離開澳門前肯定如數歸還。算下來我這次和上次來贏的手上一共有50萬,其實借她20萬也不是不可以,於是我答應了,但當時我並不知道這個決定不僅害了她,害了我自己,甚至搭進去了我們的友誼,還有我得之不易的愛情。

我去當鋪裡咬著牙刷了20萬給她,手續費貴得我心疼,然後自己再刷了20萬出來,也想想總歸是要陪她的,其實賭博真的不能陪。這是後來才明白的,進了賭場所有人都沒了人性,都是一群兩眼發紅的賭徒。我們不敢去威尼斯人,因為大姐在我們面前瘋掉這件事情讓我們心有餘悸,所以決定冒險回到喜雅,但是我們選擇去會員區,高額區,也就是最低注碼2千、3千的。裡面是可以飛牌的。我們想著這裡面應該不會經常有黑西裝在晃悠,裡面的賭客相對散廳,賭得比較大了,基本都是兩三萬的下注,看著他們下注比較大,我們很快就忘了之前說好的慢慢來,注碼小一點的約定,賭紅了眼,也是兩萬三萬的跟,這次我們出奇的合拍,一天下來,我們一個人已經輸光了20萬,這次我是真的害怕了,所以我告訴Stacy,我真的決定收手了,這次贏的40多萬已經基本沒了。懊惱後悔,這些都沒用,也許在另一個已經急眼的賭徒面前,有個參照反而我會冷靜下來,所以我沒有選擇繼續去追我的30多萬,加上我也沒有了本金,因為借給了Stacy,所以我選擇放棄,至少加上前次,我還是有贏十幾萬的,Stacy已經不管不顧,把卡裡最後十幾萬全刷出來,她只用了三把,就輸光了,這種賭法她也是聽人說過,叫做過三關,就是把最後的本金拿出來分成三份,第一把下三分之一,如果贏就拿贏的和本金一起全推,如果輸就拿第二份,這樣如果運氣好,極有可能4把牌就可以回所有的本,很可惜,她並不好運,連輸三把。最後的15萬也沒了。她當時的狀態我覺得很恐怖,她一直跟我說,寶寶能不能把妳最後的10萬借給我,如果輸了馬上讓我媽給我錢,我說不行,妳不能再賭了,然後她就哭,說如果你不借我,我想去死,我不知道那一刻她是真的悲痛欲絕到想輕生,還是故意裝裝樣子,想哄騙我借錢給她。總之我並不忍心看到自己的朋友這樣,所以還是把最後的錢借給了她。但她答應我會小小玩,一點點贏回來。如果輸了會立刻讓媽媽給她錢還給我,因為我借給她之後就真的身無分文了。

也許是擔心我,男友第二天一早又回到澳門,想要勸我離開。他告訴我,過兩天是他媽媽的生日,他媽媽本來就不太喜歡我這個外地媳婦,他說他媽媽至從上次賭場的事情之後一直讓他跟我分手,他媽媽覺得,我小小年紀就成天在賭場,不是一個好女人該做的事情,甚至拿斷絕母子關係要脅他,他希望我趁著這次生日可以討討他媽媽的歡心。我沒有答應,反而罵他不理解我,首先Stacy的狀況已經到了很可怕的地步,我擔心我走了,她輸光錢也許真的會去尋死,因為她年紀太小,心理素質十分差,她沒有經歷過大起大落,一點小挫折也許就會讓她無法爬起來。另一方面,我現在離開,錢也全在Stacy手中,她說過不管輸贏會在離開澳門前還給我,這對於我並不是一個小數額。
我和男友開始大吵,之前他一直認為我是一個溫柔懂禮數的女孩,而這次的爭吵,我用盡了各種骯髒的字眼,各種粗俗的話語,問候他媽,甚至他祖宗十八代,他很驚訝我的變化,或者他覺得這樣的我才是骨子裡最真實的我。只有我自己知道,這種蛻變,來自賭場,我痛恨它讓我得到,再讓我失去,痛恨它讓我看到這些膽戰心驚的事情,我壓抑,我這麼長一段時間,世界裡只有莊和閒,我想罵,這他媽是哪個挨千刀的發明了「賭」這個東西,從而演變出這麼多人世間的各種悲慘。我甚至開始懷疑我男朋友,我問他,是不是討厭Stacy,所以故意要讓我走,留Stacy一個人在這裡自生自滅,你是想看著她死在你面前對吧?你的心真狠,你真的夠歹毒。說完,我感覺到他的失望,甚至是絕望,我毫不猶豫扭頭就走回到Stacy的房間。Stacy此刻也許也是到了爆發點,她正拿著房間電話,在罵著酒店前台,好像是因為帳單問題,然後她讓我陪她去酒店找那個前台問問清楚,怎麼就莫名其妙扣了一些錢。來到樓下,我看到男朋友,拿著行李,他跟我說,想再跟我談談,然後就要回去廣州了。我視他如空氣,逕直和Stacy走到酒店前台,我們跟她說了一通帳單的問題,她用英文回覆我們,我發誓她長相也就是個華人。然後我問她,妳可以講中文嗎?搞笑的就是,她用中文說:我不會說中文。也許碰巧她只能聽懂我說的這一句中文,也許碰巧她只會說這一句中文,也許碰巧她就是長了一副華人的面孔。然後男友走上來,用英文跟她交流起來,那女人態度瞬間一百八十度大轉彎,眉開眼笑的交談起來,我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麼,我只是覺得我快要氣炸了,這個婊子不就是在勾引我男友嗎?我忍無可忍,破口大罵:妳他媽的欠操嗎?一見到男人妳就發浪,臉都笑爛了,我們跟妳說老半天,妳板著一張臉,我他媽的是操了妳家祖墳還是殺妳全家了,妳他媽的就是逼癢了吧,我幫你找幾個黑人保安過來操爽你行不行,婊子。Stacy看我一開罵,立刻附和起來,那個女人終於暴露了,她開始用中文跟我們對罵。這個事情是絕對屬實,就是喜來登前台,我也納悶了,為什麼一個也算不錯的酒店怎麼會有這種態度的前台。於是三個女人在喜來登酒店的大堂罵得驚天動地,引來許多圍觀的人。這場罵戰終於在男友的大吼之下停止了,他說:Kiki你太過分了,夠了,然後扭頭就要走,我追上前去,說:你什麼意思,你不幫我,還要凶我。他說:你不覺得自己這樣真的特別丟臉嗎?你之前罵我的說我的,我可以理解妳心情不好,現在大庭廣眾之下,所有人都看著,你不覺得丟人,我覺得。我冷笑了一下,說:既然你覺得我丟了你的臉,那麼分手吧。他沒有表情,似乎鬆了一口氣:「好吧,自己照顧好自己。」感情這種事情,也許曾經山盟海誓,也許歷經苦難,都不足以讓你們分開,可是有時候一些看似並不起眼的小事卻是致命的。那時候我以為他只是生氣,並沒有在意,直到過了好幾個小時手機裡依然在沒有他傳來的消息時,我開始害怕了。我打電話過去,我說對不起,這件事情也許我真的太不注意自己的形象了。他很平靜地說,曾經我很愛妳,不過在賭場看到妳種種的行為,我認為這是喚醒了最真實的妳,妳暴戾,妳自我,妳貪婪,妳放肆,這些都是妳,我很想忘記,可是我做不到看到這麼多醜陋的妳之後還能跟妳和好如初,分開吧。

事情並沒有以分手來結束這一切,這只是噩夢的開始,在接下來的兩天,我一個人躲在房間像個偵探一樣去查看男友身邊一切有可能成為第三者的因素,而Stacy在賭場輸光了我最後的10萬塊錢,她很崩潰,所以我當時沒有向她提出需要還我30萬,因為她之前已經說過輸完會讓她媽媽拿錢給她,然後還給我,這一點我是相信她的,可是一連又過了兩天,她也只是在酒店鬱鬱寡歡,我們都沒有資金再去撈,她也沒有提出還錢給我的事情,而此時我卡上已經沒有一分錢,馬上回去新加坡要面臨交房租,所以第三天,我小心翼翼地問她,Stacy,那個30萬大概幾時能給我。她回答說,她明天就找她媽媽要錢,最遲後天就給我。我也沒多說。酒店房費和餐費我依然拿著信用卡在刷。又過去了兩天她還是無動於衷,甚至壓根就沒有當這個事情存在。我開始害怕了,雖然我們住在一起,不過之前說過留學生都是月租的公寓,萬一大家一回去她立刻搬家我是無法找到她的,因為我除了知道她叫做什麼名字,年紀多大,是大概哪裡人以外一無所知。我終於忍不住開始逼問她,她坦白告訴我了,她一開始就沒打算問父母拿這個錢,而是想要以後每個月還我一點點。我當時有一種被欺騙的感覺,如果一開始她跟我借錢的時候這麼說,我還是會借給她,不過至少不會傾盡所有的借給她,因為我現在還要生存。她一開始就在欺騙我,我已經管不了友情了,我說這是絕對不可能的,我現在身無分文,妳現在不給我,我怎麼生活?況且我不了解妳,妳家地址我也不清楚,咱們也就認識短短幾個月,妳還說過下學期可能去美國讀書。所以這個錢妳必須想辦法現在給我。她當時看我的眼神很複雜,有痛恨,有失望。後來她告訴我,當時她想過殺了我,這筆錢就一了白了,所以賭徒的想法真的無比極端,沒有錢想辦法騙來錢,還不上的時候,大部分都想要走極端。我也是那樣的一個賭徒,沒有任何資格來剖析別人的心理。為了防止她趁我睡著偷跑,我逼她交出護照,我鎖在保險櫃。為了防止她不認帳,我逼她寫了一張30萬的欠條,為了防止她長久不還錢,我騙她說我偷看了她手機裡面她父母的通訊方式,如果她不還,我會找她父母還錢。當時的我已經完全瘋狂,我不清楚自己在做什麼,到底做了什麼,後面想想,確實是自己親手毀了這一切,我當時不應該借錢給她,一方面不會產生矛盾,一方面不會害了她。即使借了錢,我更不應該逼著她還錢,而是應該給她時間來緩和這一個困頓的局面。她最終還了錢給我,她哭著向父母拿的,她覺得自己不是人,輸了錢,賭債還要問父母拿。離開澳門之前她去當鋪轉帳給我,她又做了一件讓我無法接受的事情,30萬的港幣,轉帳過去幾千手續費,我說這些都我來給。原本說好的數字,在我去了一趟洗手間之後突然我的錢少了3千,我問她是不是少轉了3千,她說不是,是當鋪突然加了3千手續費,我將信將疑,走進當鋪問了才知道,原來Stacy少刷了3千,是她自己要求的,我當時對她失望到了極點,讓她還了3千塊之後,連回新加坡的飛機都不是同一個航班。

回到新加坡的頭幾天,我和Stacy依然是相對尷尬的局面,不過對於我來說,這並非讓我最難以面對的事情,最難以面對的,是她選擇離開我。回到新加坡的每一天我都在重複的問著她,分開是真的這樣決定好了嗎?隨著她一天天肯定的答覆,我終於不得不面對這個事實。她並不是氣頭上所說的話,她說的每一句話、每一個決定都是經過深思熟慮,而我漸漸的從賭場的魔怔當中脫離出來,於是我開始不斷地向她懺悔,甚至開始回到了最初積極向上的生活態度,我想用實際行動向她證明,在澳門所見的那個不堪的我並不是真實的我,我每天早上7點起床,給自己一杯酸奶,煎一個蛋,做一個三明治,配上一些水果。然後去樓下健身房跑步、建身,我一直記得她說過,她喜歡健康陽光喜歡健身的女孩。然後去上課,中午在學校吃便當,下午放學去對面的商場買一些蔬菜水果還有肉,回家做兩道菜全部都會吃完,之後去樓下游泳,回來看看書、看看電影,一天也就過了。我努力讓自己充實起來,不去想著失戀的陰影,我不想讓自己痛苦到無法自拔,再去嘗試去年所經歷的一切不堪往事。我希望她看到如此努力改變的我,她會選擇原諒。

實在不知道可以用什麼事情來麻痺自己的時候,我只能像個屍體癱坐在客廳沙發,聽著一些曾經他喜歡的歌,我記得有一次我思念他到了無法抑制,卻又沒有任何東西可以麻痺自己,新加坡畢竟不是中國,我想用任何藥物來麻痺自己都不太可能,一旦發現立刻絞刑。我微信裡一直有一個男生,長相酷似男友,身材各方面都很相似,唯一不同這個男孩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浪蕩子,所以我一直沒有跟他接觸,僅僅只是認識。那天我打了語音通話給他,我說了許多想要跟男友說的話,我哭著跟他說,我想你,你不要離開我。我不知道此時的男孩在想著什麼,唯一感激的是他沒有說任何話,只是安靜地聽我哭鬧完,之後也再沒有任何交集。

而我跟Stacy終於在一個禮拜過後和好如初,然而看似和好,其實大家都知道裂痕有多深,不自覺總會有著防備心理。後來她開始變得斤斤計較,她計較我早有了解,不過那段時間她到了最顛峰,她一直重複的一句話就是,我現在輸了那麼多錢,我得省著點。她所謂的省著點就例如,我們在超市買了兩塊牛肉,價格只相差2毛錢,有一次我無意拿錯她的牛肉,她大發雷霆,我對此感到不解,她卻振振有詞告訴我,我那塊貴2毛錢呢。我哭笑不得,丟了一個5毛的硬幣給她,還有一次,我在超市跟她借了20塊錢新幣,當時匯率大概是4.5。於是我轉了100人民幣給她,我說那幾塊錢就不用給我了,第二天房東過來收水電費,拿了50讓我們分,大家都沒有零錢,她只有5塊,於是我說那你轉人民幣給我吧,她當時很認真的翻了當日匯率,4.41。然後轉了88塊錢給我,我當時真的不知道該跟她說些什麼了。其實在這些事情之前,每次我煮飯都會問她,要不要一起吃飯,如果要我們一起去買菜,菜錢AA,她都說不吃,去外面吃,每一次我煮好飯,或者煲好湯,她就很偶爾的出來客廳幹點什麼,然後我會讓她一起吃。我不能怪她,事實上她現在因為輸錢是最痛苦的局面,但我也做不到無所謂這一切,當一個跟你相處不錯的朋友開始跟你算計幾毛幾塊錢的時候,不論她有多麼冠冕堂皇的理由,總是會不自覺感到厭惡。

原題:新加坡女留學生賭場三年真實經歷,關於賭博,關於澳門,關於游走在賭場慢慢消逝的那些鮮活的靈魂---
時間:2019年3月29日
作者:一個人的悲傷
網站:知乎
編輯:sagemao

   
2
Sage Mao



在這刊登您的廣告


 
本主題只有一頁。
作者上一篇主題作者上一篇 作者下一篇作者下一篇主題

回上一頁回上一頁

回頁頂 回頁頂

短網址

聚財資訊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wear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TEL:02-82287755 客服時間:台北週一至週五9:00~12:00、13:00~18:00 [ 網站信箱 ]